第三百七十一章 听谁的


  连老爷子低下头,看了连蔓儿一眼,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爷,我大伯他离不开你的。”连蔓儿也轻声道。其实在她心目中,连守人在某些方面,就shì一个奶嘴男。比如shuō他在高利贷事件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毫无担当、好处自己拿,责任则全部推给年迈的父亲。做为被家庭寄予厚望的长子,已经年过四十,有了孙儿辈,且头上还戴着一顶秀才头巾的男人,正常来shuō,shì应该扛起整个家庭的责任的。

  “shì啊,爹。”连守信也道,“我看我大哥,也许他自己个还不知道,可这实际上,还得爹你再帮扶他几年才行。”

  “嗯,嗯。”连蔓儿重重地点头,一双大眼睛亮闪闪地看着连老爷子。

  刚才在屋里,连守人的话虽然没有shuō明,但shì意思大家都能听出来。连守人根本就没有带连老爷子上任的打算,而且急于脱卸责任。不管连老爷子自己想不想去,看到大儿子这样,他应该shì伤心的吧。

  连蔓儿的目的,就shì要让连老爷子感觉到他很重要,连守人离不开他。

  “哎,眼瞅着就要收秋,咱今年来佃了人家的地,马上就走,这……”连老爷子shuō道,要马上走,他放心不下家里。

  连老爷子这样shuō,shì打算要跟着连守人去上任了。

  连蔓儿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有连老爷子跟着连守人,连守人有了限制。做事就不能离了大谱。就算闯祸,那也就有限了。而连守人之所以将启程日子安排的这样紧,就算他shì有早点上任的打算,但也决不能排除他了解连老爷子的心理,想借此不带家人上任。

  不过,只要连老爷子打定了跟着连守人上任的主意,其他的事都shì小事。

  “爷。这你完全可以放心啊。”连蔓儿就道,“不就shì等着秋收了吗,也没有别的事。我听我三伯shuō。他们shì不打算跟我大伯一起去的。再shuō了,这还有我们那。咋地也能把庄稼都好好地收回来,该咋给人家地租咱咋给人家。家里别的事也一样。”

  “对。我三哥shì个过日子的人,有他在家,你老还有啥担心的。我们在旁边也能帮上一把手。”连守信道。

  …………

  连蔓儿和连守信在后院劝shuō连老爷子,前院,连守人和连守义两家人也没闲着,他们将目光盯在了zhōu氏的身上。

  家里做主的shì连老爷子,但shìzhōu氏的意见,也shì举足轻重的。而且就算不提连老爷子,也有人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带上zhōu氏。而另一些人,却shì一定要zhōu氏一起去河间府。

  “……听shuō那河间府啊,可比咱这三十里营子差多了。咱这shì风水宝地,那地方穷山恶水的。现在犯了重罪的犯人,都shì押到那。街面上可不安全了。哪像咱们这,夜不闭户那都没事。”东屋外窗下,连守人站在zhōu氏身边,陪着小心shuō着话。

  “我这一去,可比在家要艰难的多。要不shì怕身边没个人照应,我都不想让孩子他娘跟着去。娘。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这些年让孩子他娘伺候习惯了,也就shì她伺候的我应心。 我们走了,家里还有老二、老三,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二郎媳妇,三郎、四郎这一两年也大了,家里还能再添人伺候你老。我这一年三节四时的孝敬,那肯定不会少,嘿嘿。”连守人shuō完,还讨好地嘿嘿笑了两声。

  “这一去,离着四五百里地,这一路上年轻人都够煎熬的了。听shuō,在咱们府和河间府交界的◎地方,还有胡子,都杀人不眨眼,我想想,这心里就打颤。”连继zǔ站在zhōu氏的另一侧,也shuō道,“还shì家里好,咱地里那些庄稼,听shuō今年shì大丰收。还有这前后院子,这些鸡,猪圈里那几头猪■,这一大片的家当。奶,你要shì走了,这些东西不知道得落谁手里。”

  zhōu氏站在那,没有shuō话。连守人和连继zǔ的话,正shuō在了她的心上。对于连家大院以外的世界,她shì心存恐惧的。而且,她也想到了,如果她跟着去了河间府,家里这些东西,那不都落到别人手里了吗。尤其shì这猪和这鸡,这都shì她的呀,让她怎么舍得。

  “你们以为我愿意跟着你们去那?”zhōu氏沉着脸,没好▲气地道。她不傻,连守人和连继zǔ掩饰的再好,她也明白她们shuō这些话的目的。“你们原来在镇上住着,这才几里地,我上你们那去过没有?”

  这个大院子shì她住惯了的,她在这里生养了几个儿女,她☆shì这个大院子的主宰,她底气十足。离开了这个院子,一切还会一样吗?

  如果shuō连家还有一个人不想离开这个老宅,那这个人必定shìzhōu氏无疑。

  “这都得看老爷子的。”zhōu▲氏似乎自言自语地shuō道。不管她自己怎么想,连老爷子要走,她就跟着走,连老爷子要留,她就跟着留。出嫁从夫,连老爷子shì她最大的依靠,她当然不能跟自己的依靠分开。

  连守人和连继zǔ交换了一◆▲氏似乎自言自语地shuō道。不管她自己怎么想,连老爷子要走,她就跟着走,连老爷子要留,她就跟着留。出嫁从夫,连老爷子shì她最大的依靠,她当然不能跟自己shìsìhūzìyánzìyǔdìshuōdào。búguǎntāzìjǐzěnmexiǎng,liánlǎoyézǐyàozǒu,tājiùgēnzhezǒu,liánlǎoyézǐyàoliú,tājiùgēnzheliú。chūjiàcóngfū,liánlǎoyézǐshìtāzuìdàdeyīkào,tādāngránbúnénggēnzìjǐdeyīkàofènkāi。

  liánshǒurénhéliánjìzǔjiāohuànleyī个眼色。

  “娘,这件事,我爹他不还shì得听你的。”连守人就道,“我爹他离不开你。你跟我爹shuō不去,我爹肯定就不去。有我爹在家,才有主心骨。……还有秀儿的婚事,我爹要shì走了,秀儿的婚事不就没人操持了?”

  连秀儿的婚事,这又shuō到了zhōu氏的心坎上。

  “老大……”

  “娘,你要跟我去,想着在我任上操办秀儿的婚事,这……我肯定没意见。”连守人知道zhōu氏要shuō什么,就抢着shuō道,“可shì娘,你想没想过,我这shì去做官,最多也就三四年,咱家还在这。秀儿要shì嫁在那边,这离家几百里地,以后别shuō见面了,就shì传递了消息它都困难。娘,你就这一个老闺女,我就这一个老妹子,哪能往远里嫁!”

  “现在我有了官身,上门来求亲的这几天肯定就能踏破门槛,娘你正好和我爹在家,把秀儿的婚事定下来。别的事,都好shuō。”连守人道。

  至此,zhōu氏已经完全被连守人shuō动了。

  “老大,你现在shì官身了,秀儿要定亲、成亲,你这做大哥的,有啥打算?”zhōu氏看着连守人问道。

  “哦……”连守人打了个顿,眼角余光就瞥见古氏在上房外屋的门背后冲他做手势,那意思,shì让她将zhōu氏打发的高高兴兴的。“娘,这还用shuō吗。有我这个大哥在,咱秀儿这首先,她就能嫁个好人家。秀儿的嫁妆,就都包在我身上,到时候娘shuō啥shì啥。”

  连守人拍着胸脯,许下了大愿。

  zhōu氏很满意。

  “一会,我就跟你爹shuōshuō。你爹也舍不得离家,我们都不跟你们去。老大啊,你可不能丧了良心,自己个在那边吃香的喝辣的,就把我们扔脑袋瓜后面了。”zhōu氏就道。

  “娘,这个你放心,我不shì那样的人。以前shì没条件,以后有条件了,啥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我有的,娘就有。我没有的,娘也肯定有。”shuō动了zhōu氏,只要zhōu氏和连老爷子不跟他去上任,连守义一家自然也要留下来。连守人心里也高兴,那嘴巴就像抹了蜜一般。

  打铁要趁热。连守人就让连继zǔ去找连老爷子,他自己扶着zhōu氏往屋里走。

  “我还没老的走不动爬不动,不用你这怪吃啦地。”zhōu氏甩开连守人道。

  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连守人也没生气,陪着笑,就跟在zhōu氏身后走。

  两人还没进屋,斜刺里连守义就走了过来。

  “娘,我跟你老shuō两句话。”连守义扶住zhōu氏,一边扬手招呼跟过来的二郎和三郎两个人,“你们俩,先扶你大伯进屋去。”

  “老二你要干啥?”连守人吓了一跳,只shuō了一句,就被二郎和三郎两个架进了屋里。

  “娘,我大哥跟你shuō的话,我都听见了。”见二郎和三郎两个将连守人架走了,连守义就对zhōu氏shuō道,“娘,我大哥shì啥样人,别人不知道,你老还不知道?他的话要shì能信,那猪都能上树。”

  连守义shuō着,还挥着胳膊愤慨地比划了一下子。

  “河间府,那shì富裕的地方啊。啥穷山恶水,人家比咱这强多了。夏天没咱这热,冬天没咱这冷,个顶个都富的流油。”连守义就道,“这一路上,都shì官道,隔个几十里地,那人家都有驿站,shuō啥时候歇,那就啥时候歇,想吃啥,人家就给做啥。啥胡子啥的,那都shì没有的事,我大哥他那shì吓唬你。”

  “你看我大哥答应的挺好,shuō啥孝敬不孝敬地。以前在镇上,这才几里地,他自己就能攒下房子,让咱在家吃糠咽菜。这以后离着几百里地了,他心里还能记着他姓连,他shì你老生的。他要能有那良心,我这连字我就倒过来。”

  “还有秀儿的婚事……”

  “奶,我可心直口快啊。就shì为了我老姑的亲事,你老也道跟着我大伯去上任。”赵秀娥挺着肚子▲走过来,插嘴道。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稍后会有二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