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再议分家


  二更,求粉红。

  ***………………***

  周氏心里有些不待见赵秀娥,不过听她zhè么说,还是扭过头去,给了赵秀娥一个正脸。毕竟,连秀儿的婚事在周氏心中的重要性,几乎超过了所有的其他事情。

  “奶,zhè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叫做县官不如现管。我大伯是去河间府做官,我老姑在老家找婆家,那可jiù差着不只一层了。”赵秀娥走到周氏跟前,眉飞色舞地道,“zhè要是去了河间府,我大伯的任上,我大伯是那里的父母官,是人都得敬着咱,让着咱三分。他那里的好人家,还不是敞开了让咱们挑。说句不客气的话,咱瞧上了谁,打发人透个信儿,他jiù得立刻乐颠颠地上门来求亲。”

  “对,jiù是zhè个话。”连守义点头附和道。

  周氏的眉头jiù是一跳,她觉得,赵秀娥今天的话说的有道理啊。

  “秀儿的亲事,当然是要顶好的,……咱也不能可劲往高里攀。”虽是如此,周氏还是有疑虑的。“咱总归得回来吧,河间府那,离家太远了,zhè不行。”

  “娘,nǐ看nǐ,咋jiù担心zhè点小事那。”连守义jiù笑道,“等咱在那边过好了,弄座大宅院,啥啥都有,咱还回来干▲啥。nǐ老不担心秀儿吗,咱jiù干脆把家安在秀儿旁边,那不jiù得了吗。”

  “奶,人家大户人家和咱们可不一样,出门雇辆车都难。人家出门,马车啥的都是快马拉车,一大堆丫头婆子跟着伺候,出门ji★ù和在家一样舒坦。留在zhè,找个小门小户。一点都不如去我大伯的任上,咱给我老姑找户上等人家。人家有钱有势,几百里地算个啥。奶,咱不可能jiù因为zhè几百里地,jiù把我老姑给耽误了。”赵秀娥jiù◆道。

  连守义和赵秀娥zhè样说。周氏jiù动摇了。

  “娘。秀儿的婚事,绝对得跟我大哥去任上。让我大哥给操办。在家,那档次它jiù上不去。”连守义看着周氏zhè样,jiù又加了一把柴▲◆。“再说了。娘,我大哥去的地方离家zhè么老远,nǐ老说啥也得跟去啊。nǐ老为我大哥那是做了老鼻子的贡献了,现在不跟着享福去。还等啥时候。”

  “我大哥一离开nǐ,那他jiù不是他了。jiù是●我大嫂说啥他听啥了。他jiù把nǐ老给忘了。娘,nǐ忘了以前的事了?等在那边,啥都我大嫂说了算了,别说给秀儿办啥嫁妆啊,啥啥人家也想不到nǐ老了。”连守义往上房屋里看了看,略压低了声音对周氏道。
▲   “奶,我大伯zhè当官,那是靠nǐ老积下的的德啊。nǐ老不跟着去给我大伯当家,让谁去当家?”赵秀娥也压低了声音道。

  跟着连守人去任上当家,周氏的目光jiù闪了闪。

  “娘,nǐ▲是老太太,nǐ不去,那我大嫂她jiù是大天了。”连守义道。

  “奶,nǐ得去,还得把我们都带上,到时候,她谁想不听nǐ老的话,那我们jiù不能让她。……说句不怕nǐ老生气的话,jiùnǐ老带着我老姑自己去啊,到那,说了算的还不知道是谁那。我大伯娘和我大嫂那可都是,长了一肚子的心眼子啊……”赵秀娥道。

  “娘,咱那,赶紧收拾收拾,都一起去,zhè才是正道儿那。”连守义道。

  “一起去,那家里zhè些……”周氏的眼睛在院子里四下扫了一眼,她舍不得zhè个家当。

  “娘,家里zhè些,它到啥时候,它都是nǐ老的。jiù是咱都走了,zhè东西它谁也别想?受……”连守义咧着嘴道。

  “那咱jiù都去?”

  “zhè肯定的。”

  …………

  连家众人再次聚集在上房里,有人面露欢喜,有的人则是忐忑不安。

  “爹,zhè事……”连守人□忍不住先开了口,他已经隐约地意识到,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要向他最不期望的方向发展了。可悲的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我和nǐ娘刚才商量了,我跟nǐ去任上。”连老爷子直接说出了他的决定。

  连守人只觉得胸口被一只重锤击中,让他疼痛到几乎窒息,眼睛里也几乎要滴下泪来。

  “爹,nǐ看我大哥听见nǐ老要跟着去,他高兴的都要哭了。”连守义在旁jiù哈哈地笑道。

  古氏在炕沿◎上坐着,一张脸顿时jiù灰暗了下来。

  刚才已经说了那么多,连老爷子现在决定要跟着去,连守人、古氏、连继祖他们jiù不敢反对,否则一个孝道的大牌子压下来,他们谁都承受不起。

  即便如此◆◎上坐着,一张脸顿时jiù灰暗了下来。

  刚才已经说了那么多,连老爷子现在决定要跟着去,连守人、古氏、连继祖他们jiù不敢反对,否则一个孝道的大牌shàngzuòzhe,yīzhāngliǎndùnshíjiùhuīànlexiàlái。

  gāngcáiyǐjīngshuōlenàmeduō,liánlǎoyézǐxiànzàijuédìngyàogēnzheqù,liánshǒurén、gǔshì、liánjìzǔtāmenjiùbúgǎnfǎnduì,fǒuzéyīgèxiàodàodedàpáizǐyāxiàlái,tāmenshuídōuchéngshòubúqǐ。

  jíbiànrúcǐ,挣扎还是要挣扎一下的,起码要将伤害降低到最小不是吗。

  “原来我们还担心老太爷不肯去,不敢开zhè个口。老太爷要去,那可是太好了。jiù是劳动了老太爷,我们啊,肯定尽心伺候好老太爷,让老太太□安心。”古氏强作笑颜地说道,没办法,连老爷子要去jiù去吧,能把周氏留下,到时候内宅,还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老爷子去,我和秀儿也去。再把老二一家都带上。”周氏瞥了古氏一眼,开口说道,“家里◎人手多,遇到啥事也不抓瞎,咋地也比用外面的人好。”

  连守人和古氏的脑袋都轰隆的一声,如遭雷击。连老爷子要去,连守人jiù失去了自由。周氏要去,古氏的头顶jiù压上了一座大山。再加上连守义zhè一家人,zhè是不给他们留活路了。

  “爹,娘,我做个县丞,一个月俸禄jiù那点,zhè老些人,俸禄都不够吃饱饭的。”连守人急忙道,“zhè……”

  “大哥,咱以前全家吃糠咽菜,勒紧了裤腰带,jiù是为了供nǐ们爷俩。现在nǐ出息了,要做官了,nǐ要翻脸不认人,想甩掉我们,那可不行啊。”连守义打断了连守人的话,“咱zhè亲兄弟,钱多咱有钱多的活法,钱少咱有钱少的活法。”

  连老爷子的目光jiù落在了连守义的身上。

  “再说了,我们爷几个都正当年,跟着过去了,我们还能待着吃白食。随便找个营生,我们爷几个哪一个,也能养活几口人。到时候,大哥nǐ俸禄不够,我们爷几个帮衬nǐ。”发现连老爷子在看他,连守义想到周氏答应了带他们一家人,但是连老爷子却还没发话,jiù立刻说道。

  “爹,我带着孩子他娘和几个孩子都去,到时候我娘要使唤人,爹nǐ要使唤人,jiù使唤我们jiù行啊。咋地不比生人强?有我们帮着鞍前马后地,咱jiù不怕它人生地不熟。”连守义又道。

  “让老二他们都去。”周氏jiù在旁帮腔,“几个孩子到时候jiù在河间府做亲,也省得在家给耽误了◎。有老二他们,咱说个话,做个啥,那也方处。”

  方处,是三十里营子的土语,意思等同于方便。

  连老爷子耷拉下眼皮。连守义脾气赖,zhè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着一起去。为连守人zhè些年,也确□实苦了连守义和二房的几个孩子。周氏也赞同,而且,真到了河间府,人生地不熟,有连守义父子几个,他们处事确实方便许多。

  到时候多费点心,将他们都管住,不让他们惹祸jiù行了。

  “要去可以,但咱得约法三章,到了那,nǐ们不准随便招摇,有啥事,都得跟我和nǐ大哥商量。”连老爷子jiù道。

  “爹,那肯定的啊。”连守义的脸立刻jiù笑成了一朵花。连老爷子和周氏都答应让他去,那jiù谁也拦不了他。

  听连老爷子zhè么说,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连守人和古氏都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zhè样去赴任,人生还有什么趣味可言。两口子欲哭无泪。

  “老二nǐ要去,jiù带上三郎,家里还得留下几个人。”连老爷子抽了一口旱烟,思索着留在家中的人选,“jiù让二郎留下来吧……”赵秀娥怀了身孕,上路不方便,而且二郎是连家除了连继祖之外,最居长,也是成了亲的孙子,留下他,最为合适。

  连老爷子话音刚落,蒋氏和赵秀娥的目光jiù碰撞到了一起,一时火花四溅。

  “爷,zhè些年,二郎可一直耽误着。在咱zhè,二郎能有啥出息。好容易有zhè个机会,二郎跟着我大伯◆去,二郎好歹能混个出身出来。别看我双身子,啥也不耽误,为了二郎,我啥苦都能吃。”赵秀娥立刻jiù道。

  连老爷子jiù微微皱了皱眉。

  赵秀娥努力挺直腰板,她嫁进来时,jiù怀着zhè●样的念想。眼看着希望jiù要达成,她帮着做了zhè么多,怎么会甘心被留在zhè里做个村妇,怀着身孕又怎样,她是一天都不想等,现在jiù想跟着去上任,也要享受一下做官家女眷的好生活。

  谁敢拦着她,她jiù敢跟谁拼命。

  “爹,nǐ们去了zhè老些人,我jiù不去了。我留下来。”连守礼干咳了两声,开口道。

  “对啊,zhè不有我三叔吗。我三叔留下来,那咋地不比二郎强啊。”赵秀娥立刻笑道,此刻在她眼中,一向好像隐形人的连守礼的形象,变得可爱起来。

  “爹,我大哥去上任,咱家zhè些年的念想算是达成了。nǐ们zhè一去,也不知道几年回来。……我是哪也不打算去。干脆,趁着zhè个便,我jiù分出来过吧。”

  ***………………***

  送上二更,求粉红鼓励。

  最近两天的粉红好低迷,对手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