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笑话


  一直以来,面对连守信还有连守礼这两个,周氏都是为所欲为的。不管她多么的霸道,多么的不讲理,这两个儿子,加上他men的媳妇和儿女,都要对周氏表示顺从。周氏的错,这两家人要主动抗在肩上,以显示周◆●氏永远是那么的完美无瑕、慈爱善良。

  一直让三儿子、四儿子背黑锅的周氏,今天要替大儿子、二儿子,甚至连老爷子背黑锅le,而且还不是在家庭的内部,而是在众人的面前。

  周氏她会顺从吗? ▲shìyǒngyuǎnshìnàmedewánměiwúxiá、cíàishànliáng。

  yīzhíràngsānérzǐ、sìérzǐbèihēiguōdezhōushì,jīntiānyàotìdàérzǐ、èrérzǐ,shènzhìliánlǎoyézǐbèihēiguōle,érqiěháibúshìzàijiātíngdenèibù,érshìzàizhòngréndemiànqián。

  zhōushìtāhuìshùncóngma?
  连蔓儿不由得将目光从周氏的身上,转移到连老爷子的身上。她感觉到,连老爷子似乎有些紧张。看来连老爷子心里也没有万全的把握吧。连蔓儿想。

  刚才周氏在屋里闹寻死,连守礼和连守信一直在屋里■,连老爷子从后院赶过来,这期间,应该是没有足够的时间让连老爷子和周氏沟通的。

  连老爷子这样丢卒保帅的策略要成功,就要看周氏是否“懂事”、“顾大局”,是否能够为le连家、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守□义牺牲她自己的名声le。

  “走。”周氏嘴唇抖le半天,就对身边的连秀儿说le一声,然后低着头往炕下蹭去。

  周氏现在,她不敢抬头,她也抬不起头来。在几个儿子跟前,尤其是连守信和连守礼跟前,她可以敞开le来,啥也不用顾忌。可她没想到,王举人这些人会来。她被堵在屋子里,没来得及回避。

  是没人通知她回避。

  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守义是故意留她在这里,故意要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刚才那一番话。

  周氏现在心里míng镜儿似的。连老爷子的面子得保,那代表连家的面子。大儿子连守人的面子也得保,不然,真的传出去,说连守人还没上任,就搜刮亲兄弟。逼的要出人命le,连守人这官他还做得成吗?

  她不服气,跟连老爷子争吵,那她在连家,那可就成le一根光杆。

  而且,连家没le面子,连守人做不成官le,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她和连老爷子是不怕啥le。可是连秀儿那。她这个老闺女可正是说亲的要紧时候,还什么上等人家,只怕一般庄户人家也不想跟他men做亲le。

  打落牙齿和血吞,她只能忍。

  但是作为一个习惯随心所欲。自己从来不忍,只会让别人忍的这么一个人,周氏心里不平静,她的脸上也做不到平静。

  痛苦、愤恨、憋屈,都míngmíng白白地写在她脸上的每一道纹路里,她的每一根头发丝里都散发出怨气。

  连秀儿一直陪着周氏,别人都☆躲le,她没有。现在眼见着亲娘受le委屈,连秀儿咧le咧嘴。忍不住抽抽搭搭地哭le。

  “这事它不怨我娘,”连秀儿一边扶着周氏下炕,一边为周氏辩解,“我大哥上任,哪哪不得花钱啊。我men这一院◇子的家当,它不值钱啊?再说,就算我三哥没啥钱。我四哥他有钱啊。他就是财黑,连亲娘和亲哥哥他都不顾!”

  这么说着,连秀儿狠狠地瞪le连守信一眼。

  屋内就听扑哧一声,不知是谁笑出le声来。连蔓儿忙捂住嘴,四下看le一眼,发觉大家表情貌似都很平静。有的人还看向她。

  连蔓儿觉得很冤,刚才绝不是她在笑。虽然她也很想笑,刚才连秀儿分míng透le底。是连守人上任要钱。可这事是míng摆着,大家心知肚míng,都不说出来罢le。她笑不出来,她还为连秀儿发愁那。

  周氏扛下le所有的错,这事肯定会传的到处都知道。周氏的名声是彻底的黑le,连一层薄薄的遮羞布都没剩下。以后。再有什么事,就是周氏要骂连守信、连守礼他men不孝顺,心狼,还有谁会相信周氏?

  可连秀儿非要跳出来,支持周氏,非常实诚、发自内心地怨恨连守信。

  人都不能选择出生。摊上周氏这样的娘是没办法。可有谁会去主动选择一个和周氏一样的媳妇?这么的混、是非不分的一个姑娘,谁家能消受的le这样的媳妇?

  “对不住le,刚才没忍住,笑le一声。”这个时候,喜宝大咧咧地出声道,说完,还冲着连蔓儿眨le眨眼睛。“蔓儿,你老姑都说le,你奶要钱,是给你大伯要的。”

  连守人的脸一下子就红le,想要说话,却被连老爷子一眼制止le。现在辩解,只会越描越黑,还不如就当小孩子的话,不去理会的好。

  连秀儿听见说是喜宝刚才笑她,顿时羞的满脸通红,脚下一绊,如果不是旁边有炕沿子挡着,她非摔在当地不可。

  连蔓儿就忙上前,作势要扶周氏和连秀儿。

  周氏的眼皮子撩都没撩一下,连秀儿却很激动地甩le一下胳膊。

  连蔓儿就往后退le一步。

  她为连秀儿发愁,这并不代表对连秀儿这个时候依旧黑连守信,她就不生气。虽然连秀儿在黑连守信的同时,也把连守人给黑le,而且更彻底。

  “老姑,大伯要钱,那就说要钱呗,干啥还让我奶说啥让我men捡便宜的话。我爹是老实人,不怕吃亏,就怕占便宜。刚才,要是直接要钱,我men就不害怕le。”连蔓儿眨le眨大眼睛,做出和她这个年龄完全相符的幼稚、无辜的表情。

  “蔓儿姐,四百两哎,那不是要钱,是要命。”连叶儿就趴在门口,说le一句。

  “叶儿,你说啥那。咱两家分出来的时候,咱爷都说le,等大伯当官啥的,要可着劲照应咱两家,报答咱爹娘这些年供他men的情那。他不报答咱,还要咱的命,那不可能。咱大伯他咋能是那样的人那?”连蔓儿就故作生气地道。

  “老三、老四。”连守人受不住le,连忙解释。这解释,似乎是向连守信和连守礼,其实是说给来的王举人这几个人听的。“娘朝你men要钱,那可不是我让的。钱也不是给我的,那是娘朝你men要的孝敬钱。”

  “大伯你知道的挺清楚啊。”连蔓儿意味深长地道,“……可是,这不对劲啊。四百两,咱庄户人家一辈子,干啥能花四百两银子?我奶要的还是三年的,那一辈子得多少。孝敬我奶,还得有大伯和二伯的份吧,不能比我men和三伯的少吧,那加起来是多少钱?”

  “三年,起码一千两。”连叶儿就接茬道,“我爷我奶,前半辈子,也没花这老多钱吧。”

  “这不还有秀儿吗。”连守义见连守人脸色通红,就加le一句,为连守人解围。

  “这钱是给我老姑要的?”连蔓儿大惊道,“我老姑干啥用这老些钱?”

  “才不是……”连秀儿大怒道。

  “这钱就是我自己个要的……”周氏嚎le一嗓子,打断le连秀儿的话。“我老天拔地,……奶水钱,三年的奶水钱……”

  周氏本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的,但是她被气疯le。这气她的人中不仅有连蔓儿、连叶儿,还有连守人和连守义。她为这两个儿子担下le不是,可这两个人却要将她和她的老闺女往死胡同里赶。

  连老爷子坐在炕沿上,抬手捂住le脸。

  “老太太,听说,你这老闺女,还是你四儿媳妇给奶大的。”老金哈哈笑道。

  “这老婆子她疯le,老三、老四,还不快点扶你娘到那屋歇着去?”连老爷子说着话,又剧烈地咳嗽le起来。

  连守信和连守礼上前去扶周氏,连守信冲着连蔓儿微微地摇le摇头。

  连蔓儿就不再说话,拉着连叶儿站到外屋去le。

  乱le一会,周氏、连秀儿被安置到西屋里去le,东屋这边,连老爷子和几个儿子都重新落le座。

  “……她老糊涂le,狮子大开口,这事肯定不能这么办。”连老爷子打起精神,慢慢地说道,“正好几位来le,也给做个鉴证。我大儿子能有今天,和这些年他几个兄弟的帮扶分不开。 他心里都有数,现在,正是他回报兄弟men的时候,他不能做这……这……不讲理的事。”

  连老爷子说到这,就示意连守人开口。

  “我爹说的没错。我心里感激我几个兄弟,一辈子也忘不le。有啥能帮的,我肯定帮。这不,我要去上任,就打算把老二全家都带上。”连守人就道。

  “对,我大哥对我men,那是没话说。”连守义忙附和道。

  “老三、老四,是他men自己个不愿意去。”连守人就道,“分家的时候,财产啥的,我啥也不争,都给我几个兄弟。我娘说的那些,就是白给他俩的。”

  连老爷子的脸色就缓和le一些,连守人的这些话,还算和他的心意。

  “空口无凭,还是立字据的好啊。”老金道。

  连蔓儿和连叶儿就将两家分家时的文书拿le出来,给众人看le。大家看后,都相顾莞尔。嘴上说着照应亲兄弟,可分家却分成那样,这还真是有意思。就算是连守信分家时,连守人还没发达,可现在连守礼分家le,还是一样的分法,这又怎么说。

  还有三年四百两银子,这可真是“照应的”太“亲切”le。

  “……十八亩地的收成,后▲面的园子,家里的鸡和猪,都给老三和老四……”连老爷子开口道。

  “爹,”连守信就站le起来,“这些东西,我不敢要。”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晚上期待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