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传话


  二更,求粉红。

  *****………………****

  (友情提示。下面将有一小段,不建议吃东西的时候看。 O(n_n)O弱颜的一点恶趣味。)

  小七捏着鼻子叫le一声,◎眼睛四下一看,发现原本在人群中的六郎,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溜le。小七忙蹭到连蔓ér身边。

  zhōu氏一行几个人走的更近le,那股子恶臭气味就更加浓郁。赵秀娥往旁边躲,连蔓ér带着小七就藏身在赵■秀娥身后,也躲远le些。

  zhōu氏的样子很狼狈,头发散乱,脸上被刮出le两道子,衣裳上也乱七八糟的,更惨的是她的脚底下。一双乌青色的鞋子上,还有裤脚上沾le好几块六郎的屎。

  连秀◎ér和古氏也没能幸免,旱黄瓜菜畦前两天刚浇的水,地面本就有些湿滑。她们刚才摔倒,乱成一团,衣襟上、裤脚上和鞋尖上也dōu沾le屎。

  六郎能吃,他也很能拉。他的一泡屎,能顶别人的两泡。而且,这是他几天前拉下的屎,现在已经发酵le。发酵的屎,那臭味是无与伦比的,迎风dōu将人熏一个跟头。

  zhōu氏、连秀ér和古氏dōu吐le,脸皱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连守人、连守义和连继祖扶着这几个,dōu恨不得多长出几只手来,捂住自己的口鼻。可现实中,他们只有两只手。zhōu氏、连秀ér和古氏dōu拖着脚步,自己根本没法走,只能依靠在三个人的身上。所以他们三个,dōu只好双手扶着这三个女人,尽力将脸扭向旁边,忍的很辛苦。

  “你看你作。你dōu作成啥样le?”连老爷子迎le过来,看zhōu氏和连秀ér的狼狈样,他有些心疼。“赶紧的,dōu扶屋里去。”

  说着话,连老爷子抬眼看le下被糟蹋le多半的菜园子。这菜园子是他的心血。被糟蹋le,他也心疼。但是他却没有强力的阻拦zhōu氏。

  一起生活le多半辈子的老夫老妻。连老爷子十分le解zhōu氏的性情。zhōu氏掐尖要强,略有不顺心,她就过不去。今天这样的境地。zhōu氏是从没经历过的。她心里憋le邪火。如果不发作出来,恐怕要坐下病。

  总得让zhōu氏把这一口气出le。但是连守信和连守礼这两家不肯来做这个出气筒,zhōu氏用这些菜来撒气,他不敢、也不忍强行拦下。

  叹le口气。连老爷子领头往屋里走。等人dōu走的差不多le,连蔓ér才缀在最后。也跟着走le回来。

  “dōu扔le,远远地扔le。”路过外屋事,西屋里传来古氏的尖叫声。这是古氏将弄脏的衣裳和鞋子dōu换le下来,要扔掉。

  东屋里很安静,zhōu氏和连秀érdōu没发出什么声音。

  连蔓ér忙就带着小七和连叶ér回le西厢房,一进门,就将刚才的经过dōu跟连守信和张氏说le。

  “原来是这个疯,我就说那。”张氏就道,“这是拿东西撒气,怕她走le,咱跟他三伯家受le那园子的菜。”

  “咱才不稀罕那。”小七就道。

  “那是,咱自家种的菜,咱还吃不完。别说这个时候le,就刚开春那会,咱家没韭菜,后院韭菜下来le,吃不le,你爷让咱去割去,咱去le吗?”张氏道■,“他奶这性格啊……,咱还是趁早收拾东西,先搬铺子住去吧,要不,还不知道能闹出啥事来那。”

  一家人就开始收拾东西。

  连蔓ér出来倒垃圾,就往上房的方向看le看。东西两屋dōu很安静●,zhōu氏没有再闹,看来是被她刚才说的话给吓住le。

  连蔓ér正想回屋,就看见蒋氏从上房屋里走le出来。

  连蔓ér就朝蒋氏笑le笑,蒋氏也点头朝连蔓ér笑le笑,转身就要回屋。

  连蔓ér心中就是一动。

  “大嫂,”连蔓ér叫住le蒋氏,朝蒋氏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蒋氏有些犹疑,不过还是走le过来。在老宅生活的这段日子,蒋氏和连蔓ér一家,从来就没红过脸。后来蒋氏私下去连记帮忙,张氏待蒋氏和妞妞极好。

  “大嫂,你来我们屋,我和我娘有话跟你说。”连蔓ér说着话,也不等蒋氏答应,就将她拉进le屋里。

  屋里只有张氏和连枝ér,连守信带着五郎和小七去铺子里收拾le。

  见蒋氏进来,张氏和连枝érdōu放下手中的活计,将蒋氏让到炕上坐le。

  “四婶,你看……今天这个事……我……”蒋氏就有些讪讪地。

  “四婶明白,你是小辈ér,夹在当间不好处。”张氏忙摆手道。

  蒋氏就松le一口气。张氏心地善良,遇事总为对方考虑,这让人在与张氏相处的时候,dōu感到轻松、自在。比如现在,根本不需要蒋氏怎么解释,张氏就已经替她考虑好le。

  “大嫂,请你过来,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连蔓ér见蒋氏自在le些,就开口道,“大嫂,你看今天这事闹的,你是明白人,你能看出来,咱谁占着便宜,得着好le?”

  “咱谁dōu没得着好,笑话让别人看去le,名声吃亏是咱自己的。我们是平头百姓,能不在乎这个,可我大伯他不能不在乎啊。继祖哥,也不能不在乎。”

  “我大伯要去做官,以后我继祖哥考学,也要做官。长子长孙,一提到老连家,肯定先说他俩。老连家好,他们俩就好。老连家不好,那谁不dōu得第一个说他们俩不好啊?”

  “……真的缺那几个钱吗?我大伯宁愿去借高利贷,也把我花ér姐嫁进le宋家,为的是☆啥?为le几个没必要的钱,为le让我们不舒坦,由着我奶这么闹,最后伤的是谁的脸面?今天这个事,但凡来的那几位,给上面递个话,我大伯也许前脚出门,后脚就有文书让他不用去上任le。”

  “还别说这■个。就是谁没事家里人相互写写信,把这事当个笑话说le,这一传十、十传百的,过后,我大伯他也没法收场吧。”

  “奶她要钱,这事我dōu不知道。”蒋氏听的入神,回过神来就慌忙解释道,“不只我,你大伯和大伯娘,还有你继祖哥,他们dōu不知道。要是知道le,肯定得把奶给拦下来啊。”

  连蔓ér就笑le笑,蒋氏毕竟是大房的人,连蔓ér也没想过要让她承认什么。

  “这话我信。”连蔓ér就道。

  连蔓ér这样,蒋氏反而叹le口气,语气也跟着松动le。

  “蔓ér,咱奶的脾气,哎。还有咱家的事,我就是想说啥,也没人听我的。你继祖哥,他其实……是个、不管事的人。”

○  在张氏母女面前,蒋氏放松下来,提到连继祖,蒋氏露出le哀怨的表情。

  “大嫂,我们知道你也为难。就是有几句话,你要听着有道理,就回去给我大伯娘透透。”连蔓ér就道,“咱爷咱奶,那肯定是得跟◇着我大伯le。要咱爷咱奶不去,那就是他们去不le。咱爷咱奶要是去不le,先不说大伯能不能去,大伯娘肯定就不能去le。”

  这话是讲道理,也隐隐透着威胁。

  连蔓ér现在就有把握说这个话,古氏她想耍心机,不让zhōu氏跟着连守人去上任。连蔓ér就能做到,如果zhōu氏留下,古氏就必定要一起留下。甚至,连守人也会因此丢le官。

  蒋氏听le连蔓ér的话,就是一震。刚才在后院,连蔓ér跟古氏说的话,她也听见le。

  连守信一家,已经今非昔比。以前zhōu氏无往不利,她们大房也从中获利,不是因为她们有多厉害,而是连守信一家一直没有反抗。

  现在连守信一家反抗le,而且他们还积聚le足够强大的人脉和舆论导向。

  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也许一开始事情就不会发生吧。但是,谁又能预料到这样的结局那。毕竟,一直以来,连守信和张氏她们dōu是忍让的,而且即便忍耐不下去le,也dōu是在自家内部寻求连老爷子来解决。

  “大嫂,大伯还得赶紧去上任那。那就别想啥别的没用的心思le,先把我爷、我奶给哄好le,高高兴兴地上路。我们一家是哪也不想去的,再出啥事,对我们影响也不大。大伯和大伯娘可是金贵人那……”

  再出什么幺蛾子,只要连蔓ér一家不再妥协,连守人、古氏、zhōu氏这些人就只能是害人不成反害己。

  “大嫂,我说这些话,是为le咱大家伙好。”连蔓ér最后道。

  “这话我肯定给传到。”蒋氏的笑容略有些勉强,“就是……咱奶那脾气,谁说的准那。”

  蒋氏也没继续坐下去,就忙告辞走le。

  连蔓ér知道,蒋氏虽然嘴上撇清,但是这一回去,蒋氏肯定会原原本本地把话说给古氏听。连蔓ér也相信,古氏是个聪明的人,一旦确认此路不通,为le她自己,古氏也会尽力安抚zhōu氏,然后带着连老爷子、zhōu氏、连守义这一大家子上路。

  古氏这边算是摆平le,zhōu氏那边,有古氏和连守人去摆平。连蔓ér可以什么dōu不做,不过,连蔓ér歪着头笑le笑。

  有道是有来无往非礼也,她还是应该去还个礼,让zhōu氏跟古氏以后的生活更“和睦”、“欢乐”一些。

  *******

  送上二更,求粉红。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