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劝学


  二更,求粉红……王掌柜jiù拨拉着算盘珠子报账目。

  今天连蔓儿家一共送来三车的苦姑娘儿,每一车都是十麻袋。

  “……两千二百一十三斤,还是去年的价格,每一斤五文钱,一共是……一万一千零六十五文钱。”

  听着王掌柜报出这个数目,连守信jiù愣了。

  一万一千多文钱,也jiù是十一吊钱,对于看惯了连记铺子每天收益的连守信来说,算不得是巨款。但是以一般的庄户人家的眼光去看,这却是一大笔钱,是足够一家人一年花用,还有富余的一大笔钱。

  连守信之所以有些发愣,是因为他没有想到,随便开荒种出来的苦姑娘儿能一下子卖这老些钱。虽rán当初种的时候,连蔓儿说过到秋下有药铺收,肯定能赚钱。连守信也相信,但那个时候,他心里估算,那三亩多地,最多能挣一吊钱,jiù是上上签。

  现在,才是第一茬的苦姑娘儿,jiù有十一吊钱的收入,让连守信怎么能不xǐ出望外那。

  “我们少东家知道连四爷家种了苦姑娘儿,今年jiù没打算收别人家的。”王掌柜这时jiù笑着道,“现在看来,我们少东家这个决定是对的。”

  王掌柜这话似乎是闲闲道来,不过连蔓儿立刻jiù明白,王幼恒这还是在照顾她们。

  “蔓儿,这个钱,你们是要银子。还是铜钱?”王幼恒jiù问连蔓儿。

  “幼恒哥,要是方便的话,jiù给我们银子吧。”连蔓儿jiù道,她家的铺子每天收入的都是铜钱。所以一有可能,她更xǐ欢收银子。

  王幼恒jiù朝王掌柜挥了挥手,让他去拿银子。

  “幼恒哥。一会上我家吃饭去呗。”连蔓儿jiù道,“鲁先生今天早上还念叨,你有几天没去了。”

  “是啊,王小太医,晚上上我家吃饭吧。晌午家兴给我们送了两条大花鲢,晚上咱jiù炖着吃。别的也不特殊准备,jiù是咱家常的饭菜。”连守信也马上说道。

  “那好。我也正有题目想请教鲁先生。”王幼恒也没多做客气,jiù答应了下来。

  一会工夫,王掌柜jiù用等子称了十一两银子过来。王幼恒又让厨房里准备了两样点心,这才跟着连守信和连蔓儿从济生堂出来。

  路过陈记,▲连蔓儿摸了摸怀里的银子。不由得想起去年,大约也是在这个时候。那时,她才刚到这里没多久,和五郎、小七、连枝儿三个背着连家的所有其他人,拉了一板车的苦姑娘儿来镇上卖。

  那天,她挣得了来这个世上的■第一笔钱。rán后,jiù在这个陈记,吃到了她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一顿白面肉包子。

  如今,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连枝儿、五郎和小七在陈记外面,商量要不要进去吃包子的时候,那种又欣xǐ、又忐忑的神情。她也还清楚地记得,几个久不见荤腥的孩子坐在陈记铺子内,吃着肉包子和酱肉时,脸上洋溢的那种满足和xǐ悦。

  几个肉包子。一碗酱肉,jiù让几个孩子好像过年那样的高兴,连枝儿还感慨,说是没有想到,她还能进馆子里吃顿饭。

  那时候,连蔓儿想的是,她以后肯定能赚更多的钱,到时候带着大家伙到对面的大酒楼吃饭。

  现在,对面的大酒楼她们早jiù去过了,她也赚到了更多的钱,自己家里也开了铺子,卖的包子比陈记的还要好吃。

  她还有了大片的田地,新房子也要建成了。

  “蔓儿,在想什么那?”王幼恒坐在连蔓儿对过,看见连蔓儿出神,jiù笑着问道。连守信赶着马车先回去了,王幼恒落后一步,带着连蔓儿坐他铺子里的马车往三十里营子走。

  听见王幼恒说话,连蔓儿才回过神来。

  “也没想啥……,jiù是想到去年这个时候,第一次来卖苦姑娘儿……”连蔓儿也笑着说道。

  “去年这时候啊……”王幼恒的目光落在连蔓儿乌溜溜的头发上,rán后又落在她白里透红的一张小脸上。

  去年的这个时候,连蔓儿头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头发还是枯黄的,一张小脸也是瘦瘦的,只显得一双眼睛特别的大。

  性情温顺、善良,极少说话,却很爱笑,笑起来意外的好看,可爱也可怜的一个小姑娘。

  是那一场变故,让这个小姑娘的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依旧善良、对待亲近的人依旧温顺。而对待另外一些人,却不再温顺,甚至比一般庄户人家的女孩更泼辣、更厉害。

  那段时间,王幼恒略有闲暇,jiù会记挂起这个小姑娘。即便知道,她泼辣厉害了许多。但是,他更看到,以往爱笑的小姑娘的脸上,笑容少了。

  他想帮助她,出于一点愧疚,更多的是对这个小姑娘本身的怜惜。

  一年的工夫,小姑娘个子高了,头发黑了,脸上有了血色,一双大眼睛比过去更加灵动,还恢复了▲原来爱笑的脾气。

  其shí也不能说是恢复,王幼恒在心里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现在的连蔓儿,笑起来,和过去是不一样的。过去的连蔓儿笑起来总有些腼腆和害羞,现在的连蔓儿笑起来更加开朗、大方了。不过,●▲原来爱笑的脾气。

  其shí也不能说是恢复,王幼恒在心里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现在的连蔓儿,笑起来,和过去是不一样的。过去的连蔓儿yuánláiàixiàodepíqì。

  qíshíyěbúnéngshuōshìhuīfù,wángyòuhéngzàixīnlǐzǎixìdìhuíxiǎngleyīxià。xiànzàideliánmànér,xiàoqǐlái,héguòqùshìbúyīyàngde。guòqùdeliánmànérxiàoqǐláizǒngyǒuxiēmiǎntiǎnhéhàixiū,xiànzàideliánmànérxiàoqǐláigèngjiākāilǎng、dàfāngle。búguò,还是和过去一样好看,或者应该说,是更好看了。

  “今天,应该好好庆祝庆祝。”连蔓儿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

  “……是应该庆祝。”王幼恒笑了,目光暖融融地包裹着连蔓儿。

  回到铺子里,吴玉贵、王氏带着吴家兴和吴家玉已经到了,今天晚上,连家也请了吴家一家人过来吃饭。自rán还有鲁先生。连守礼从山上下工回来,也被请了来,他们一家三口,今天晚上也在连蔓儿家吃。

  王幼恒进屋去和鲁先生、吴玉贵、吴家兴等人说话,连蔓儿则是进了厨房,她要帮着张氏准备饭菜。

  张氏、连枝儿、赵氏、连叶儿、王氏、吴家玉都在,张氏见连蔓儿进来,jiù让她陪着王氏和吴家玉到屋里去坐着。

  “我知道,你用不着我们娘俩伸手,我jiù在这,给你打打零儿,咱说话亲香。”王氏不肯,笑着对张氏说道。

  做饭是用不了这么多人,不过让王氏在旁边,大家伙一边做饭,一边唠唠闲嗑,这个张氏也xǐ欢。

  今天晚上的主菜,是那两条大花鲢,每一条都差不多有四斤,是吴玉贵和吴家兴父子俩去一个叫沙金塘的地方帮人说和买卖,主人家赠送的。

  沙金塘jiù挨着张氏娘家的烧guō屯,那里有一个天rán的大水库,jiù叫做沙金塘,村子也因此得名。

  这两条大花鲢,张氏用了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最shí惠、最家常的清炖的方式。jiù是将鱼收拾干净,rán后剁大块,下到炝好的guō里,加水炖煮,中间再加入嫩豆腐,最后调味出guō。

  这样炖煮出来的鱼,鱼香汤浓,能够最大程度地保留原有的风味。

  除了这两条鱼,连守信刚才还从镇上买了两只蔡记的烧鸡回来,再rán后jiù是一大盆的焖肘子,剩下的jiù是炒菜,蒜薹炒肉,蒜苗炒韭菜、炝炒扁豆角等,还有一大盘的蘸酱菜,里面加了酱肉丝和干豆腐。

  连蔓儿又将昨天刚晒好的芥菜丝泡了一小盆。

  “刚晒好的,小七下晌看见了,和我说想要现在jiù吃。”连蔓儿小声对张氏道。

  “真是馋猫托生的。”张氏也小声笑道。

  芥菜丝吃油,连蔓儿切了些肉丝,先下guō炒得变色,rán后将肉丝铲出来,净guō里加豆油,又拿了另外一个罐子,将里面的鸡油又往guō里倒了一些,油烧热了,倒入泡好的芥菜丝,快出guō的时候再将肉丝倒进去,最后调味装盘。

  加了鸡油炒的芥菜丝,吃起来口感和味道极像鸡丝,不仅小七爱吃,连蔓儿也爱吃。

  菜做好了,一个个地端上桌,除了这些热菜,还有凉拌海带丝、凉拌海蜇丝、油炸花生米、凉拌金针菇几样凉菜,王幼恒带来的点心也被摆上了桌。

  因为人多,分了两桌,男人们一桌,女人们一桌。

  今天的主食有白米饭,又经连蔓儿特意要求,增加了连记的招牌--连记灌汤包。

  男人那一桌上开了一坛子酒。因为知道王氏也能喝酒,张氏jiù拿了一个小酒壶,筛了一壶过来,拿两个小酒盅,陪着王氏喝了几盅。

  直到一轮弯月斜挂上天,众人才尽兴而散。

  只剩下自家人的时候,少不得又说起今天苦姑娘儿的收入。

  “jiù这三亩多地,jiù算加上它自己个长出来的,也jiù四亩地到头了,这一下子jiù挣了十一吊钱。那还有一茬,jiù算比这个少点,**吊钱那也肯定有啊。”张氏jiù在那算计,“这要搁过去,咱两年的花销都有了。”

  “可不是,今天碰上村里的人,还说咱家开着这么大一个铺子,还在乎苦姑娘儿这俩钱?”连守信点头道,“这可不是俩钱啊,jiù真是俩大钱,咱出力气能挣来,咱也要挣。”

  “……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连蔓儿在旁笑道……送上二更,求粉红……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