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亲戚


  二更,求粉红。

  ****………………***

  众人都站在附近,听jiàn那小丫头这样说,就都朝那群人看了过去。连花儿也笑着往那边看,不过她只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宋海龙站在人群中,正要上马,却被一个打扮怪异的中年男人,拉住了衣襟。那男人紫黑的脸膛,粗大的骨节突出的手,都昭示着他是个做粗活的身份。但是,那男人的身上,却穿着一件**成新的葵花色□锦缎直缀。不过,那直缀显然并不合体,瘦了些,也短了些,露出英子他爹腿上油渍麻花的粗布裤子。

  而且,那直缀也太花哨了一些,被这男人穿在身上,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别扭。

  连蔓儿这个○时候,已经认出了那个男人。

  “那不是英子她爹吗。”连蔓儿小声gēn旁边的连枝儿和张采云说道。

  连枝儿轻轻点了点头。

  “谁,谁是英子?”张采云并不zhī道英子的故事,因此就◎问出了声。

  怀大奶奶朝连花儿笑了笑,就转身和王举人的太太一前一后地上了轿子。如果不是出远门,她们都更习惯坐轿子,而不是马车。

  大多数宾客都已经出来了,有的已经上了马车,有的正在等自○家的马车。因为沈家三爷先起身告辞,这些人,也就gēn着一起告辞了。而宋海龙,在来的路上,本来是说好了,要等到最后走的。那个时候,他还不zhī道沈家三爷也来了这里。

  现在,沈家三爷要走。宋海龙自然将别的事情就都放在了脑后。他打算陪同沈家三爷一起走。如果能够留沈家三爷在县城住上一天,那就更好。

  结果刚出大门,还没上马,就被个疯疯癫癫的老头给拦住了。

  英子的爹也不过才四十出头的年纪,远算不上老头。但是庄户人家因为殷勤劳作、烈日暴晒的缘故。脸上早就有了皱纹。因此在宋海龙眼里,英子的爹就是个老头。

  “姑爷、姑爷。来家了,咋不到家看看。英子不挺好的吗,她娘想她了。”英子的爹扯住宋海龙的衣襟。叨叨咕咕地说着。

  “哪来的疯子。快把他给我拉开。”宋海龙皱紧了眉头,fēn咐道。

  旁边就有人过来,拉扯英子的爹。

  英子的爹就着急了。他一手扯住宋海龙的衣襟不放,另一只手撩起他身上的直缀。

  “姑爷。姑爷,你看。这不是你的衣裳,让英子给我捎来穿。别说,咱俩这身量还差不离,姑爷你这衣裳,我穿的挺合身。”英子的爹咧嘴笑着道。

  旁边就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宋海龙又羞又恼。不过是gēn个送上门的丫头上了床,床笫间难免说些甜言蜜语,给了那丫头一点好处。

  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往常那些丫头们,都很守本分,zhī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可这个老头,竟然这么上鼻子上脸的,让他在这些人面前成了笑柄。尤其是前面的车上,还坐着沈家的三爷。

  果然,野食虽然吃着新鲜,但麻烦事也多。尤其是遇上这么没有眼色的。回去之后,要尽快将那个丫头处理掉才行。

  宋海龙这边下了狠心,抬腿狠狠地一蹬,就将英子的爹蹬坐在了地上。不过,宋海龙的衣襟,也被扯破了。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认爷爷我做姑爷,不zhī死活的老东西。”宋海龙恨恨地骂了一句,jiàn前面的马车已经走出去了一段路,立马打马向前追去。

  宋海龙没有等连花儿。自有宋家的马车和佣人会照顾好连花儿,一会就能从后面追上来。他现在,最要紧的是gēn紧了沈家的三爷。

  “是那个老疯子啊,咋疯的更厉害了。”连花儿咯咯地笑了两声,提高了声音道。

  一个老疯子,如何能弄到那么件华丽的直缀穿。而且,说的话还有鼻子有眼睛的。旁边众人,这个时候都zhī道,被人认姑爷的,就是连花儿的夫婿,因此看向连花儿的目光,就多了许多意味。

  连花儿强作笑脸,只是那笑声听起来却非常的尖锐。jiàn宋海龙上马走了,连花儿也慌忙带着人坐★上了马车,飞快地去追宋海龙。

  送走了宾客,剩下的就都是亲戚。

  “大姐,你们不是坐宋家的车来的?他们都走了,这一会,你们……”连守信走过来,对连兰儿道。

  “花儿给我们留了一□辆车。”连兰儿就笑道,“就是没车,也没啥可怕的。有我兄弟在这,我要走,管保有车送我,我要留,我兄弟这,也有我吃的、住的。”

  连兰儿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观察着连守信的脸色。

  连守信是个老实人,最不会虚套,要不然,这个时候也不会过来说这样的话。

  “大姐说的对。”连守信憨厚地笑道。

  连兰儿jiàn连守信脸上并没有丝毫的为难,有的只是一片至诚,就也放松地笑了。

  “老四,你gēn姐来,咱姐弟俩好好唠唠。”连兰儿就对连守信道。

  “大姑,咱上里院坐着唠去。这门口,有风。”连蔓儿就笑着道。

  “爹,我吴三叔他们给咱们忙活了半天,还没吃上饭那。爹,我吴三叔要和你喝酒。”五郎就走过来,对连守信道。

  “这个应当。”连守信听了,就忙点头,又对张氏嘱咐,“孩子他娘,你好好陪着大姐。大姐,你要是能腾出空来,就在家多住两天。”

  这○么说着话,连守信就被五郎给拉走了。

  连兰儿看连守信去了前厅,眉头微微皱了皱,就对旁边站着的自家男人使了个眼色,让他快gēn上连守信。

  连兰儿的男人,名字叫做罗宝财,比连兰儿大了**■岁。他个头不高,一张窄窄的、干巴巴的刀条脸,身形也十分消瘦,看上去有些显老。

  连兰儿的这门婚事,还是当年在城里,连老爷子给定下的。罗宝财的爹,也是生意行里的人,与连老爷子交好。那时候,罗家就是罗宝财一根独苗苗。罗宝财的爹攒了些家财,不过却是个吝啬的性子,和他老婆两个将钱把得紧紧的,一个大子也舍不得花用。再加上罗宝财的样貌,亲事一直耽误了。

  罗宝财的爹相中了连兰儿,gēn连老爷子一说,就说成了。罗家舍不得花钱,连老爷子也不在意,觉得两家爱亲做亲,罗家是正经的人家,就将连兰儿嫁了过去。

  连兰儿那个时候,正当妙龄,长的和周氏年轻的时候就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这●么年轻、漂亮,娇嫩的“像根水葱似的”那么一个人,进了罗家。当时就有人说,不zhī道连兰儿要被罗家那二老磋磨成什么样子。

  结果,连兰儿成亲的第四年,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她自己的气色也越来●越好,白白胖胖起来,反而是罗家老两口子越来越干瘦。不到两年的工夫,罗家的老两口子就相继没了,连兰儿成了罗家的当家人。

  这罗宝财虽长的磕碜,但是他性子踏实,吃苦耐劳,凡事都听连兰儿的。他们用罗家二老留下的银钱开起了一间杂货铺,日子很是过得。

  罗宝财jiàn连花儿给他使眼色,犹豫了一下,就扭头也往前厅走去。站在罗宝财身边的金锁,也要gēn罗宝财一起去,却被连兰儿给叫住了。

  “金锁,过来。”连兰儿招呼金锁。

  “娘,啥事?”金锁慢腾腾走过来,抠了抠鼻孔,憨声憨气地问道。

  金锁今年十七岁,白皙面皮,因为个子大,身量粗,看着倒好像是二十岁的人。

  “不是你总张罗要来,说想你四舅和四舅妈了?gēn你四舅妈问好没,你来,gēn你四舅妈打打唠。”连兰儿就拉着金锁,要进内院,“这是你枝儿妹子,你蔓儿妹子,都说话没?”

  “金锁这孩子,勤快、肯干,就是心眼太实,憨厚,嘴上不会说个啥。”连兰儿又向张氏笑道。

  这一行人就要往内院走。

  “金锁哥,快来,有好玩的。”小七从旁边跑过来,扯了金锁就走。

  连兰儿在后面召唤不及,只得跺了跺脚。

  “里外两个院,里面都是姑娘家,金锁这是害臊了。”吴王氏就笑道。

  “都是实在亲戚,还讲究不到那。”连兰儿就笑道。

  “大小伙子,让他们自己个玩去,咱们娘们说话,让他们在gēn前听着,也不是个事。”张王氏就笑道。

  一众人就进了内院,张氏带着李氏、张王氏、吴王氏和连兰儿进东屋说话,连蔓儿想了想,就和连枝儿、吴家玉、张采云和银锁往西屋来。

  “银锁,过来。”连兰儿就招呼银锁道。

  银锁就转身,gēn在连兰儿身边,进了东屋。

  众人就上了炕,说笑起来。李氏和张氏并不善言谈,但是张王氏和吴王氏却是两个能说的。连兰儿几次开口要说话,不是被吴王氏,就是被张王氏给抢了话头。

  ***………………***

  送上二更,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求粉红。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