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絮棉花


  二更,求粉红。

  ***………………*****

  连蔓儿正看的欢快,突然觉得身边有些异样。她微微扭过头,就看见连枝儿和张采云也都围着被坐le起来,而且都将头挨过来,也往外看。

  连蔓儿侧着耳朵听le听,外间屋里,啥动静也没有。连蔓儿暗暗点头,李氏肯定shì这两天劳累到le,所以睡的沉。

  连守信站在门外解释,半晌,也没听见张氏有什么动静。连守信就朝门口走le两步,似乎shì想huí屋。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鞋子从屋里飞出来,砸在连守信的胸膛上。

  连守信的身体往后仰le仰,那蝎子就啪嗒一声掉在le地上。紧接着,就shì关门、上门插的声音,在之后,shì张氏轻轻的脚步声,往东屋去le。

  连守信走到门口,推le推门,自然shì没有推开。他只得转huí身,弯腰捡起张氏扔出来的那只鞋,随即就在台阶上坐le下来。

  这个时候的夜晚,天气◆已经有些冷le。

  身上只穿le单衣,即便shì连守信,在廊下坐le一会,也觉得冷le。连守信站起身,走huí门前,试着又推le推门。门依旧shì插着的。连守信就又走到东屋的窗下,抬手敲le敲■◆已经有些冷le。

  身上只穿le单衣,即便shì连守信,在廊下坐le一会,也觉得冷le。连守信站起身,走huí门前,试着又推le推门。门依旧shyǐjīngyǒuxiēlěngle。

  shēnshàngzhīchuānledānyī,jíbiànshìliánshǒuxìn,zàilángxiàzuòleyīhuì,yějiàodélěngle。liánshǒuxìnzhànqǐshēn,zǒuhuíménqián,shìzheyòutuīletuīmén。ményījiùshìchāzhede。liánshǒuxìnjiùyòuzǒudàodōngwūdechuāngxià,táishǒuqiāoleqiāo窗户。

  “他娘,孩子他娘。”连守信低低的声音叫道。

  屋里张氏早已经在被窝里躺下le,听见连守信敲窗的声音,只shì在被窝里翻le个身,就不动le。

  连守信呆呆地在窗下站le半晌,终于绝望le,张氏shì不会心软来给他开门让他进屋le。

  连守信没有办法,只得慢吞吞地从窗前离开,低着头,往前院去le。

  西屋里,看着连守信垂头丧气地去le前院。连蔓儿才将窗帘放下,重新躺huí被窝里。

  “大姑把大姑父给赶走le。”张采云就小声道。

  “嗯。”连蔓儿点头,“咱不管他们,咱睡咱的。”

  “大姑也有脾气啊,我听我娘说,大姑脾气可好le。”张采云又小声地道。

  张氏的脾气当然好,不然也就不只shì将连守信赶出去那么简单le,连蔓儿心里暗道、想想连守信黯然而去的背影。连蔓儿在被窝里偷笑le一阵,才又睡le。

  第二天,神清气爽地起来,略收拾le收拾。连枝儿、连蔓儿、张采云和李氏就到早点铺子来吃早饭。

  张氏和连守信早都起来le,正在铺子里忙活。不过,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连守信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神奇,而张氏却每每躲避着连守信,好似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似地。

  “小七,”连蔓儿就偷偷问小七,“昨夜里,爹上你们那去le没?”

  为le读书方便,wǔ郎和小七就住在前院。他们住书房的外间。和鲁先生的卧房挨着。

  “嗯。”小七将一碗拌好的猫饭放在炕上,招呼奶猫大花过来吃。

  一般的小孩子,都喜欢个猫儿、狗儿的小动物。但shì喜欢归喜欢,好些小孩子就喜欢抓着小动物玩,而真正有耐心照顾小动物的,bìng不多。小七就不一样,也不用大人多关照。他就很有耐心地每天给奶猫大花准备吃的。他还不嫌脏,每天都给大花换猫砂。

  不shì一天两天的贪新鲜,而shì每天,根本就不用人提醒。

  所以,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小七,也怪不得奶猫大花最喜欢的人shì小七。

  “半夜里,我和哥都睡着le,爹来敲门。……就在我们炕上睡le一宿。唉声叹气的。”小七告诉连蔓儿。

  “姐,爹和娘生气le?”小七又问连蔓儿。

  连蔓儿点头,又低下头附耳对小七嘱咐le一番。

  “我知道le。”小七眨le眨眼睛,点头。

  大家一起坐下吃早饭,张氏依旧不搭理连守信◇,几个孩子也都低着头。自顾自地吃完。wǔ郎和小七就背le书包准备去上学。

  两个孩子都很有规矩。wǔ郎一一和屋里的人打le招呼,才往外走。小七也一一地和屋里的人打le招呼,却单单没有招呼连守信☆,只shì垂着眼皮在连守信跟前走le过去。

  连守信顿时玻璃心le。

  乖乖的、喜欢粘着他,他的宝贝小儿子小七,竟然不搭理他le。

  连守信几乎shì不由自主地,跟在小七身后。

  “小七,你跟谁都打招呼le,你咋不搭理你爹啊?”连守信追出去,问小七。

  小七扭过头,撅着嘴。他也不说话,就shì用眼神控诉连守信。

  “小七,走le,再晚该迟到le。”wǔ郎在前面招呼道。

  “哦,来le。”小七应le一声,也不理连守信,扭头就跑le。

  连守信被晾在当地,秋末的风吹来,卷着几片落叶,在他的脚跟前打le个旋儿,又吹走le。

  将饭桌收拾le,张氏对赵氏和连叶儿嘱咐le两句,就要huí酸菜作坊。现在连家的酸菜作坊又开张le,张氏就主要管着作坊那边。连记早点铺子这里,由连守信看着。

  连守信没敢拦着张氏,他拦住le李氏。

  李氏总shì要给姑爷面子的。

  “娘。”李氏坐在炕里,连守信就侧着身子,坐在炕沿上。“……他大姑shì这么提le,亲上做亲。可我bìng没答应啊。孩子他娘跟我唠着唠着,不知道咋huí事,就生那么大的气。”

  “亲上做亲,这应该shì好意。”李氏个性温和,说话也慢声拉语。“自己家的孩子啥样,咱自家都应该知道。做亲啊,都讲究个般配,亏着自己个不好,也不能亏着人。孩子们不般配,这shì一生的不如意。手心、手背地,那都shì肉。……咱蔓儿的样貌、人品shì啥样,咋地也得说个差不多的。那差的多的,也不能上门来说不shì吗。”

  李氏的话说的很含蓄,直接说连兰儿做的事不应当,说金锁配不上连蔓儿,那不shì李氏的风格。当然,如果换做shì周氏,这个时候肯定shì直接骂上le。

  不过,连守信也听明白le李氏的意思。

  “自家的闺女,都shì娘身上掉下来的肉。亏着自己个还没啥,这一生的大事,要shì亏着闺女,这当娘的会咋想?这比真拿刀剜她身上的肉还疼啊。你们老爷们心粗,哎。”

  李氏说着话,就穿鞋下炕。虽然心里还有很多的话,但shì李氏不能什么都说,就shì这些她能说的,她也不便往深里说。

  “夫妻俩,没有隔夜的仇。说开le就好le。你忙你的吧。”

  “娘,这事,shì怪我。孩子他娘对我、对我家里的人,那从来都shì没说的。娘,你这一说,我就明白le。”连守信忙站起来道。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李氏笑道。

  连枝儿、连蔓儿和张采云就陪着李氏从铺子的后院出来,绕过菜园,从西跨院的角门进le宅子里,顺道正好去酸菜作坊看le看。

  酸菜作坊里,张氏正带着人忙活着。今年用的都shì去年的老人儿,大家见她们来le,就都停下手,笑着打招呼。

  “都shì利落人。”李氏就笑道,“你们忙你们的吧。”

  因为怕耽误大家干活,李氏只看le看,就出来le。

  “娘,你先huí去,我一会就来。”张氏就道。

  “你忙你的,有枝儿和蔓儿陪着我那。”李氏道。

  huí到内院,大家就都到东屋来。太阳已经升上来le,阳光透过琉璃窗,洒满le炕上,将两间屋子照的亮亮堂堂的。

  “还shì这琉璃窗子好,透亮。”李氏上炕说道。

  说着话,李氏就将炕上一个大包袱打开◇。包袱里面放的shì几个用纸包裹的棉花包,还有几个裁好le的尺头。李氏挑le一个尺头,在炕上铺开。

  那shì一件细布的棉袄里子,看大小,应该shì连守信的。

  李氏又拿le一个棉花包☆打开来,先撕le一大块下来,放在细布里子上,接着又用两手将棉花撕成一小片一小片薄薄的棉絮,一片紧压着一片,层层叠叠地絮le起来。连枝儿和张采云也拿le另外一件裁好的里子,两个人一起开始絮棉花。

  连蔓儿没急着上炕,她先搬le一个小炕桌放在炕上,又拿le一个茶壶,从旁边的茶叶盒子里取le一撮茶叶放进茶壶里,转身出屋。外屋的灶上,坐着一只大水壶,里面的水已经烧滚le。连蔓儿从旁边的架子上拿le块棉布巾帕下来,垫在水壶提手上,将水壶里的水倒进茶壶里。

  茶壶里的茶叶被热水一冲,就有茶叶的清香漾le起来。

  沏好一壶热茶,连蔓儿又将水壶重新放huí炉灶上,又在水壶里加le些水,继续烧着,这才提着茶壶进屋。

  将一壶茶bìng几个茶碗都摆在炕桌上,连蔓儿又拿le攒盒,装le一攒盒各样的点心和果子,也在炕上上放le。

  “姥,喝茶吃点心。采云姐,喝茶吃点心。”连蔓儿招呼。

  连蔓儿也上le炕,坐在李氏身边,看le一会,她也学着李氏的样子,往里子上絮棉花。

  “姥,你知道为啥,我娘就跟我大姑不对付吗。”连蔓儿小声问李氏。

  *****

  送上二更,求粉红。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