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加急信


  第一更,求粉红。

  ***………………*****

  晚饭,张氏果真做了一小盆红烧肉。红艳艳的肉,让人一看就食欲大开。平常张氏做红烧肉都不炒糖色,今天特别费了功夫,这糖色炒的相▲○dāng的地道。

  大家坐在饭桌前吃饭,只一会的工夫,连守信的碗里的红烧肉就堆的冒尖儿了。其实他的筷子根本还没往那红烧肉的碗里递,那些肉都shì张氏和几个孩子往他碗里夹的。

  这顿饭,★一家人吃的最为和乐融融。

  转天,五郎执笔,在原lái给连老爷子的信后面,又写了两页信纸,这才将信又封号,打算带到镇上去,请人家lái往跑生意的人捎往太仓。

  “这些天,我爷捎信捎的挺勤,人都说我爷走了,还这么惦记着咱们。”五郎就道。

  “shì挺惦记咱的。”连蔓儿点头。

  连老爷子的心思,她大约能猜出lái一些。连守信分家出lái,这前前后后的事情,闹的大家离心离德的。现在他们又远在几百里地之外,每天也见不着面。如果不这么加紧联系着,怕shì两家之间,以后就更疏远了。

  虽然分家了,但shì连老爷子心里,依旧认定这些儿孙都shì在他之下的一家人。

  还有一件,连老爷子虽然跟随连守人在太仓,但shì他恋乡恋土。在他心里,三十里营子才shì他的家,始终shì要回lái的。而现在,他和三十里营子唯一的联系,就shì连守信和连守礼这两个儿子。

  dāng然,这与连老爷子个性有关。连老爷子就shì个爱操心的性格,大家长的习惯,什么他都想管着。即便知道不能直接管分家的儿子的事情了,他也希望能够施加他的影响。

  五郎和小七去镇上托人捎信,回lái的时候又带lái一个消息。赵秀娥的娘家也接到了信,知道赵秀娥生了。他们要去太仓给赵秀娥下奶。想会着张氏一起去。

  庄户人家有孩子落生。一般就有亲戚朋友送lái贺礼,这被称为下奶,也就shì给产妇催奶。一般下奶的礼多shì鸡蛋、尺头、小孩子的衣裳鞋袜,也有略贵重些的,比如说shì小银锁、小银镯子什么的,也有直接用铜钱编了长命锁的。

  一般的情况。shì外家,也就shì产妇的娘家送的礼最重。

  等孩子满月了,这生孩子的人家一般就要办宴席,宴请这些亲戚、朋友。

  张氏坐在炕上正在缝衣裳。就和赵氏商量给赵秀娥下奶的事。

  李氏、张采云、连枝儿、连蔓儿也都在炕上做着活计,赵氏和连叶儿有空了,也会过lái帮忙做上几针。

  “老赵家去人,那我就不去了。准备点东西,让他们捎过去正好。”张氏就道。

  “我也不去。”赵氏就道,三思百里地的路程,这lái回的车脚钱对于一般的庄户人家lái说。就shì笔不小的开销,不shì哪户人家都走动的起的。“她四婶,你打算送啥?”

  “我这不正要和你商量。……送鸡蛋?”张氏就道,“这大老远的,咋拿过去,这一路上磕磕碰碰地,到时候不说破了,也都散了黄儿了。”

  连蔓儿就联想到一筐破了皮,散了黄儿的鸡蛋。顿时就乐了。她一笑,连枝儿、连叶儿和张采云也跟着笑。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们,本就shì无忧无虑,任何一点好玩的事情,甚至什么事情都没有,她们也能突然就开心地笑起lái。

  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家人越lái越团结,尤其shì连守信和张氏不再shì任人捏的包子了,连蔓儿心里宽松。她变得爱笑了。

  “娘。鸡蛋不好送,做衣裳鞋袜也lái不及。那就送尺头呗。”连枝儿就提议道。

  “她四婶,你打算送啥尺头?”赵氏就问,“我也跟着你送。”

  “别,他三伯娘,这么地吧,我们跟着你送。你看,你想送啥?”张氏想了想,就道。

  “过节你们给的那毛青布我还没动……”赵氏就道,若shì邻里、一般亲戚lái往,这三尺毛青布也就差不多了。“要不,我再扯几尺花布?”

  “那咱就送一样的。”张氏想了想,就道,“三尺毛青布,赶明个咱在上集扯,一家扯三尺花布,就停dāng了。”

  “行,那就这么定了。”赵氏点头道。

  “一会啊,那边的礼往可不少……”张氏就和赵氏小声地唠扯起lái。

  连蔓儿坐在李氏旁边,正在专心地做活计。她的针线还不行,缝衣裳没她的份,她只能帮着打打杂,顺便磨练磨练针线工夫。

  比如说现在,她手里就拿着窄窄的银红缎子,这shì裁衣裳的时候剩下的边角料。将缎子条的两端都往里卷,卷成结实的细细的袢带,然后用针线缝起lái。缝的时候,要注意将缝线尽可能遮掩起lái。

  这shì李氏交给她的活计。连蔓儿已经缝完了几条这样的袢带,这袢带,shì要用lái做盘扣的。

  连蔓儿跟着张氏和连枝儿,已经会做最简单的那种直盘扣,也就shì一字扣。就shì将袢带分成等长度的一段段地,然后两段作为一对。其中一段绕一绕、扭一扭,拉紧成一个球状的疙瘩,另一段对折成扣带,两段为一对,缝在衣襟上,就成了。

  张氏的针线好,shì跟李氏学的。说到盘扣,李氏能盘出的花样,还比张氏多。

  “姥,我缝好了,你教我盘盘扣啊。”连蔓儿缝好了几条袢带,就对李氏道。

  “好。”李氏笑着答应。

  连枝儿、张采云和连叶儿就都凑了过lái,就连张氏和赵氏都放下手里的活计,也往这边凑了凑。

  就见李氏拿着袢带,两只手如穿梭于花丛中蝴蝶,灵巧地那么翻翻、扭扭、绕绕,有的不用针线,有的用针线缝缀几下,一只只漂亮的盘扣就从她手里像变戏法一样地出现了。

  简单小巧的梅花扣、双耳扣,端庄规矩的蝴蝶扣、琵琶扣,还有艳丽华贵的凤凰扣、菊花扣,甚至还有繁复的吉字扣,双喜字扣,直看的人眼花缭乱、惊艳不已。

  李氏也故意在小辈们面前显本事,用的shì不同颜色、不同料子的袢带,盘了各式各样不同的盘扣出lái。

  连蔓儿的一双眼睛都成了大星星,太漂亮了,这些盘扣她要收起lái,她要跟李氏学。

  “……年轻的时候,能盘的花样还多那。现在上了年纪,老些个都忘了。”李氏盘好最后一个盘扣,笑着说道。

  “这些我要都能学会就好了。姥,你得教我。”连蔓儿就抱住李氏的一只胳膊,“姥,你别走了,以后你就住我们家吧。”

  “美的你。”张采云就捏了连蔓儿一把。

  连蔓儿也不客气,回手就给了张采云一巴掌。

  张采云就伸出双手lái咯吱连蔓儿。连蔓儿痒痒肉多,就怕人咯吱她,忙拉着李氏帮忙。

  “姥,救命啊,采云姐欺负我。”连蔓儿大叫救命。
◆   “跟你姥好好学,就shì我,也才学了你姥的一半那。”张氏笑道。

  “我也得跟大姨学学。”赵氏就道。

  赵氏从小就干活,但shì这么漂亮精细的活计,从lái没人教她。所以,她也一脸■   “gēnnǐlǎohǎohǎoxué,jiùshìwǒ,yěcáixuélenǐlǎodeyībànnà。”zhāngshìxiàodào。

  “wǒyědégēndàyíxuéxué。”zhàoshìjiùdào。

  zhàoshìcóngxiǎojiùgànhuó,dànshìzhèmepiāoliàngjīngxìdehuójì,cóngláiméirénjiāotā。suǒyǐ,tāyěyīliǎn艳羡,打定主意趁这个机会,也要跟李氏学几手。

  李氏就拿了袢带,一点点细心地教连蔓儿几个盘扣。

  周氏的针线活计也好,但除了她自己、连老爷子和连秀儿,她从不给别人做针线。也从没见她教过谁。别说shì连蔓儿这些做孙女的了,就shì连秀儿到现在,也只会些简单的针线。

  dāng然,也许那shì因为连秀儿不想学的缘故吧。

  …………

  连蔓儿这几天日子过的很有规律,除了每天盘点、记录早点铺子和酸菜作坊的账目,就shì在屋里跟着李氏学针线。shì李氏漂亮的盘扣,点燃了她学针线的热情。以前张氏让她学,她都shì应付差事,从lái不肯用心。

  连蔓儿这一认真学,还真学的挺快的。先shì盘扣,然后shì绣花。现在,她也能将帕子绷在竹绷子上,照着描好的花样,用两三种颜色的丝线绣出一两片绿色,两三两朵像样的小红花lái了。

  庄户人家的大闺女、小媳妇学做针线,多shì口耳相传。连蔓儿识字,会写字,除了听,她还做笔记,学的相dāng的系统和学术。这让张采云没少笑她,不过她学习的速度,也让张采云很羡慕就shì了。

  天气越发的凉,树叶子终于落干净了,连蔓儿也穿上了小夹袄。李氏帮着张氏做好了一家几口人里外三新的衣裳,就要回去,被一家人拦住了,非要她和张采云再多住些日子。

  以前没分家,就算shì分家了,也在周氏的眼皮子底下,李氏每次lái,住不多三天,就得走。现在张氏dāng家,没人说三道四,就想让李氏多住些天,娘两个好多年没有这机会亲香了。

  这天,一家人正做晌午饭,镇上悦lái酒楼的一个伙计突然跑了lái。

  “……一个老客儿从太仓lái,给捎过lái的,说shì急信。”那伙计将一封信递给连守信。

  ****………………***

  送上第一更,求粉红。

  稍晚会有二更。这两天的粉红很给■力,让我们再给力一些,握拳。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