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逆袭


  第一更,求粉红。

  *******

  连老爷子就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古氏又看了周氏一眼,就见周氏瞪了连兰儿一眼,眼神中却没什么真正的火气。然后,周氏就别扭着脸,不过却没说驳回了连兰儿的话。古氏就答应了一声,招呼蒋氏和她一起出去了。

  连兰儿竟然向着她们说话?难道她不应该像周氏和连秀儿一样,对她们横眉冷对吗?

  连蔓儿不禁对连兰儿刮目相看起来。这才是传说中的,最会做人的连兰儿啊。

  “怎么就你们几个来了,老三和老四咋都没来?”周氏又沉着脸发问道。

  “我三伯在山上上工,说是请不下假来。”五郎就替张氏回答道,“我们家,我爹本打算来☆,就是这几天县衙来派人来丈量土地,非得我爹在场。我和xiǎo七在私塾请了几天假,跟我娘和我妹来,看看爷、奶,给我老姑添箱。”

  五郎说话,张氏就不开口了,只是板着脸坐在nà里。

  同样○的话,由五郎嘴里说出来,和张氏来说又不一样。周氏不待见张氏,张氏怎么说,都会被周氏挑刺。但是五郎却是连家嫡亲的孙子,虽然年纪尚xiǎo,如今来到这,他就能站在张氏的前面,为他娘和他的弟弟妹妹遮风挡雨。

  周氏骂连守信,骂张氏,从来都是骂顺嘴了的,甚至连枝儿和连蔓儿她也骂,但是对于五郎和xiǎo七,不管是当面、还是背后。她却从来没说过什么。

  不过,不要以为这是周氏特别爱护五郎和xiǎo七。

  周氏再霸道,在这样的年代,男尊女卑的观点还是深刻在她的脑子里的。儿子是她生的。她能理直气壮地拿捏,也拿捏得住,但是孙子却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她对儿媳妇和孙媳妇的态度继而不同的缘故。

  简单地说。这就是周氏的生存智慧。

  一个女人,在男尊女卑的环境中,自私的、狡猾的生存手段。在连老爷子nà,她是共度了多半生的老妻,连老爷子得给她体面。在儿子跟前,她是劳苦功高、恩德齐天的亲娘,儿子们得听她的。

  而到了家里的男孙们跟前。她又是个慈爱的祖母。这个慈爱当然是比较出来的,与周氏对待别人的态度相比较,她对待孙子和孙媳妇的态度真的要算是慈爱的。男孙们对慈爱的祖母,回报的自然也应该是孝顺。

  周氏对于连守礼和连守信没有来,心里十分生气。只要张氏开口,她就准备要痛快地骂上一通。但是开口回答她的是五郎,而且五郎又说的入情入理,这让她nà即将出口的斥骂卡了壳。

  看着周氏有如便秘的脸色,连蔓儿低下头,免得让人看见她忍不住翘起的嘴角。

  “这县衙又要丈量土地了?是哪天开始的事?”连老爷子就关切地问五郎,“你爹一个人在家,忙得过来不?”

  五郎就跟连老爷子说丈量土地的事。

  “……爹一个人,是有些忙不开。说是到时候,看能不能请吴三叔和家兴哥过来帮衬帮衬。”五郎说道。

  “对,有他们爷俩在跟前,你们也有个助力。……这门亲事结的好啊。”连老爷子就点头道。

  周氏在nà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

  连守信没来,有正当的理由。而且五郎还请了假来了,看连老爷子的意思,她要骂连守信这一房的人,怕是连老爷子就要在前头拦着。nà么连守礼nà?

  “老三这个丧了良心的东西,”周氏恶狠狠地骂道,“啥上工请不下假来,糊弄我老糊涂了?他不就是不愿意来,舍不得耽误工,舍不得nà倆工钱!他不来,他媳妇nà?他们统共就◇秀儿这一个老妹子,出嫁这样的大事。nàliǎng个丧良心的东西,一点人味都没有。他们nà眼睛里,哪有我们这老不死的,在家里不定咋往死里咒我们nà,也不怕报应,一对绝户气……”

  绝户气,是庄户☆人家骂nà些没有儿子的人家的话。虽然没有一个脏字,但却是最恶毒的咒骂。亲娘骂亲儿子是绝户气……

  连蔓儿几个交换了一个眼色,谁也没有吭声。

  要说狠,谁能狠得过周氏nà。

  “过分了……”连老爷子出声喝止了周氏。

  周氏见连老爷子变了脸色,旁边连兰儿又不住地给她使眼色,她虽气还没出够,却也住了口。

  “你奶就这个脾气,有口无心的。你们都别往心里去,听听就算了,过耳就忘吧。”连老爷子又忙对张氏、连蔓儿、五郎和xiǎo七道。

  连蔓儿明白,连老爷子这是告诉她们,回去前往不能跟连守礼和赵氏学说周氏的话。她们能说什么,只能含糊地答应着。

  众人又闲话了一会,多是五郎、连蔓儿、xiǎo七和连老爷子说话,张氏坐在nà,极少插嘴。这是来的一路上,娘儿几个商量好了的。到了这边,在连老爷子和周氏跟前,尽可能都让五郎来说话,说话的对象尽可能锁定连老爷子。张氏只要坐在nà,板着脸就行了。

  说了一会话,连蔓儿就将一个包袱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包裹。

  “爷,这是我爹和我娘在集上给你买的旱烟。”连蔓儿将包裹打开,递给了连老爷子。

  “家里nà一园子的旱烟,我爹和我三伯割了,晒好了,本来打算啥时候托人送来。我继祖哥把nà些烟卖了,说是拿钱在这边一样买烟。旱烟啥地方的都一样,这是我爹娘买了来,想着爷你啥时候想家了,就抽抽家乡的这个旱烟。”五郎就道。

  “爷,nà个旱烟,我爹说是给你晒的,我哥、我姐和我,我们都帮着编辫、帮着晒了。”xiǎo七就道。

  “好,好。”连老爷子接过旱烟,连声说好。

  她们已经在屋里坐了这一会,连蔓儿自然发现了,连老爷子一口烟也没有抽,nà一直不离手的旱烟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连蔓儿又从包袱里拿出liǎng个布包来。

  “……这是他三伯和三○伯娘给老姑的添箱,这是我们给老姑的添箱。”

  “是老三、老四给秀儿的添箱。娘、秀儿,快来看看。”连兰儿就将liǎng个布包接了过去,放到周氏的跟前,拉着周氏和连秀儿看。

  周氏盘腿坐着☆,就慢条斯理地把布包打开来。先开的是连守礼和赵氏的nà一份礼。

  一对绸缎枕套,liǎng个被面,都是喜庆的大红色,周氏用手翻了翻,就扔到了一边,显然是带了气。

  然后,她又打开连蔓儿家的nà一份,一对绸缎枕套,liǎng个尺头,都是好尺头。周氏的脸色就柔和了一些,不过,当发现除了这些,就再没有了别的之后,她的脸色又阴沉了。

  “老三他们不要脸不要面,哭穷。你们nà,秀儿就★这一桩大事,你们就送这点东西?”周氏直起腰,冲着张氏发作道,“你们开着铺子,每天钱哗哗的进,自己盖了大宅子,光燎锅底的礼,你们就收海了吧,随便拿出一liǎng样来,就都舍不得了?”

  “你别装□没事人。”周氏见张氏不说话,就指着她骂道,“现在你当家了,你个做嫂子的,你就是这么做的?财黑、心狼,你这是记恨……”

  “……我们就是庄户人家,这礼拿出去,咋说也是上上份了。他三伯和三伯娘净身出户,这份礼,花光了他们几个月的工钱。我们也是净身出户的,就这么大的能力。你老是嫌我们庄户人家,给我们燎锅底的nà份礼,可比这个还差一大截子。”张氏截住了周氏的话头,说道。

  “你老说我记恨啥○?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老是说我还记恨秀儿推的我……”张氏将话音略提高了一些。

  “老四媳妇,别说了别说了。”连兰儿脸色突变,赶忙满脸陪笑,“咱娘这不是年纪大了吗,她就是想老三和老四了,没见■着,这心里有股邪火。有口无心的,老四媳妇,你是有名的贤良人,咱娘这脾气就这样,你咋就跟着认真了nà。这不看僧面看佛面吧,你带孩子这大老远的来了,nà不也是为了好吗……”

  周氏本来没反应过来,听了连兰儿的话,才回过味来。

  “你,你这不是来给秀儿添箱的,你这是来报仇的啊。”周氏眼圈通红,颤抖着手指着张氏,“我说这大老远地,你咋就愿意来nà。还说你不记仇,心眼好,你nà都是假的,你、你心毒啊……”

  周氏这样说着,声气却弱了下来。连秀儿坐在一边,liǎng只手紧紧地攥着衣角,也是面如土色。

  “你还啥都怪人家,不是你nà张臭嘴瞎咧咧,鸡蛋里挑骨头,人能跟你掰扯这个。这liǎng天大家伙都咋劝的你,你都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了是咋地?你就折腾,好好的事,也得让你给折腾糟了。”连老爷子气的直咳嗽。

  “老四媳妇,你别和你娘一般见识,她……就是个混人。”

  张氏坐在nà,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也不说话。

  想起张氏进屋后,就很少开口,脸也板着,现在大家伙这么说,张氏还是板着脸,周氏立刻就认定张氏这次真的是安了坏心,要坏了连秀儿的婚事。

  “我是混人……”周氏爬跪在炕上,抖着声音道。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稍后会有二更。十二月最后一天,求大家粉红支持。(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