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离开


  第一更,求粉红。

  *****………………***

  开门进来的是六郎。做了县丞家的家眷之后就是不一样,六郎比在三十里营子的时候,穿的可体面多了,而且还学会了进门先敲门。虽然他只敲了一下,就自己推门进来了。

  “六郎来了,来,上炕坐。”张shì就招呼道。

  六郎一双大眼睛咕噜噜地转了转,然后才慢吞吞地走guò来,跳上炕坐了。他坐在那,抬起胳膊想擦鼻子,不guò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将胳膊放了回去,反而从怀里掏出个脏兮兮的大帕子,就那么用力的抹了一把鼻子。

  “六郎出息了。”张shì就道。

  六郎依旧不说话,眼睛咕噜噜地依旧左右看。

  来太仓这几天,除了刚到这的那半天和吃喜酒的那一天,连蔓儿她们一般都是吃guò了早饭就上街,在外面吃了晌午饭,临近傍晚才回来。而六郎这几天总跟zhe四郎,神出鬼没的,因此,就没怎么照面。

  六郎就这么莫名其妙、不发一言地坐zhe,张shì也并不在意,因为六郎这个孩子,一直就有点傻。

  连蔓儿就走到旁边,打开自己的包袱,找了两三样点心出来,递给了六郎。

  见了吃的,六郎的眼珠子就不转了,只盯zhe吃的。

  看六郎狼吞虎咽地吃点心,连蔓儿心里想,即便外表有了些变化,六郎还是那个六郎。

  “六郎哥,咱lǎo姑嫁给那么lǎo的人,你预先知道不?”小七见六郎吃完了点■心,就凑guò去小声地问道。

  六郎就摇摇头。

  这件事情,其实很复杂,别说有点笨的六郎,就是一般的小孩子也未必能懂。

  连蔓儿就将她包袱里剩下的点心都拿了出来,让六郎看了,却★没有立刻就给他。

  “……大伯娘给媒婆钱。给了好几回。刚才晌午的时候。又给了一回。”毕竟是熟惯了的,六郎看连蔓儿这样,就知道,他要用消息才能换到吃的。其实他到这屋来,就是想起以前在三十里营子,只要他把听到、看到的事情告诉连蔓儿。连蔓儿就能给她好吃的。

  “大姑和银锁刚到,大伯娘就给了银锁首饰。……我爹说我们要发了,以后就都吃好的喝好的,还有银子拿……。二哥、三哥,都有差事了……,秀娥嫂子她们商量,要给大伯介绍、介绍啥师爷……”六郎就断断续续地,将他能想起来的事,都告诉了连蔓儿。其中有些不guò是琐事,另一些就很值得玩味。

  “guò了晌午那会。奶把你们都叫到东屋去,说啥了?”连蔓儿就道。

  那个时候,因为院子里有郑家的丫头婆子们,连蔓儿就不好去东屋外偷听。

  “我们磕头,给lǎo姑磕头,……打大伯娘了,拿鞋底子打的,大伯娘牙掉了。”六郎就道。

  连蔓儿几个交换了一个眼色,怪不得古shì不出来送客。又说病了,原来是又被打掉了一颗牙。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连蔓儿想,上次古shì就掉了一颗牙,但显然她并没有接受教训,反而变本加厉了。

  “……奶让大伯娘今后就跟她一屋睡,说是晚上要人伺候啥的。”六郎想了想,又说道。

  “啊?那大伯娘答应了吗?”连蔓儿忙问。

  “答应了,不答应的话。奶就不让lǎo姑回去。”六郎道。

  周shì让古shì到东屋去睡。要古shì晚上伺候她。这,这是将一切都怪在了古shì的身上。要折磨古shì了。而古shì又不得不答应,古shì要是不答应,周shì不让连秀儿跟郑三lǎo爷回郑家,那郑三lǎo爷答应给连守人他们的好处,只怕就不能兑现了。而且闹僵了,郑家就成了连守人在太仓最大的对头。

  连蔓儿又向六郎盘问了一会,直到见他再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将点心都给了他,让他走了。

  “咱熬guò这一晚上,明天一早就走,他们爱咋地咋地吧。”张shì就道,显然是对这里完全灰了心。

  到了晚上,蒋shì依旧殷勤地guò来服侍。张shì娘儿几个躺下后,就都有些睡不zhe,正迷迷糊糊之间,就听见上房那边又有了动静。开门声、关门声,有连lǎo爷子、连守人、古shì几个的说话声,周shì的斥骂声,还有连兰儿的劝解声,连朵儿的哭声。

  连蔓儿忍不住围zhe被子坐起来,从炕头的一扇琉璃窗往院子里张望。

  上房东屋外,点zhe一盏灯笼,古shì身上穿zhe单薄的衣裙,弯zhe腰,就站在东屋窗下瑟瑟地打zhe抖。她一手提zhe只马桶,另一只手拿zhe刷子,旁边还放了一桶水,原来是正在刷马桶。

  连蔓儿明白了,这就是周shì的报复。古shì不是设下圈套让连秀儿嫁了七旬lǎo翁吗,那周shì就让古shì从此也不能睡在丈夫身边。而且看这样子,大半夜的将古s□hì赶出门刷马桶,这以后周shì肯定是要在夜里折磨古shì。

  这样的折磨,有几个人抗的住。

  “何苦来。”张shì就叹气,“她那么做的时候,就没想到今天?她害了秀儿,你奶这是发狠要整◇死她。”

  古shì自诩聪明,善于算计,又能撇清自己。但是周shì却是个霸道的性子,认准了的事,管你是有理还是没理,她都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这样的两个人相斗,还真不知道最后谁输谁赢。

  …………

  娘儿几个这一晚睡的并不踏实,第二天一早,就早早地起来了。早饭安排在周shì的屋里,连lǎo爷子也在座,古shì两眼下一片青黑,和蒋shì在炕下站zhe伺候。

  周shì板zhe脸,招呼蒋shì也上炕吃饭。这当然是进一步下古shì的脸,蒋shì陪笑,只说那边屋里还得她伺候,坚持zhe没肯上桌。

  吃了几口饭,周shì就又找了个由头发作古shì,被连兰儿劝住了,才没有让古shì吃太多的苦头。

  连蔓儿几个上了桌,做样子吃了两口,就都下了桌子。

  张shì就说了要走的话。

  周shì沉zhe脸,倒是连兰儿笑zhe留张shì娘儿几个再住几天,到时候跟她一起走。

  张shì当然没有答应。

  “……这一来一回,我们出来也好几天了,家里事多,非得回去不可了。”张shì就道,“都说好了,这一会,车就来接我们了。”

  “要走就走吧,我也就不留你们了。庄户人家,家里是不能没人。”连lǎo爷子也撂下饭碗,装了一袋旱烟,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这旱烟买的挺好,挺好抽。”

  “把给lǎo四他们带的东西拿出来吧▲。”连lǎo爷子又对周shì道。

  周shì依旧沉zhe脸,显得很不情愿,不guò在连lǎo爷子的注视下,还是从炕里拿了个小包袱出来,推给张shì。

  “大lǎo远来这一趟,这里一点东●□西,是给孩子们的。”连lǎo爷子就道。

  张shì没接,又将小包袱推了回去。

  “家里啥也不缺,这个心意我们领了。”张shì道。

  娘儿几个就都起身,给连lǎo爷子和周shì行☆了礼,就往外走。

  连lǎo爷子、蒋shì、连兰儿带zhe银锁都送了出来,连朵儿坐在炕上先是不动,被古shì说了一句,就要下地,却被周shì给拦住了。古shì自己要送,也被周shì给叫住,指使她做别的事。

  “这回去啊,给乡亲们都带个好。”连lǎo爷子将娘儿几个送出门,说道,“就说我们都guò的挺好的。”

  娘儿几个就都点头。

  连lǎo爷子就沉默了,一脸的心事重重。

  “人家要是问起……”连lǎo爷子又开口,说了半句话,就停住了,似乎是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

  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爷,咱那和太仓,总有人来往,我秀娥嫂子的娘家人guò两天也得回去。”连蔓儿就道,“到时候一样事,说成两样就不好了……”

  又是一阵沉默。

  “嫁出门的女,哎,你lǎo姑就嫁在这边,是lǎo郑家的人了。你们回去,人要问起,……这事也不值得细说……”

  “嗯。”娘儿几个都点头。连lǎo爷子的意思,他们都明白了。没人问起,就一字不提。如果有人问,能不说就不说。实在要说,也是一言略guò,总之,弱化这件事情就对了。

  蒋shì去帮娘儿几个拿包袱,何shì等人还没从屋里出来,只有连lǎo爷子在。

  “爷,其实、回家种地也挺好。”连蔓儿想了想,就小声对连lǎo爷子道,“三十亩地,再养几头猪、一群鸡鸭,也饿不zhe、冻不zhe。大伯好歹做了几天官,回去找个馆、或是别的差事也不难。……就是普通庄户人家的日子,好歹没啥大祸事。”

  “是啊,爷,是该下决心的时候了。”五郎也道。

  连lǎo爷子的身子就是一■震,他看zhe连蔓儿和五郎,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

  “都走到这一步了……,”半晌,连lǎo爷子长叹,“你们回去,好好guò日子吧。我在这,好好看zhe他们……”

  众人将娘儿几个送出▲院子,就看见一辆马车驶了guò来,却不是郑炳武的马车。

  “宋家来人了,莫不是花儿吧?”何shì就道。

  那马车在门口停下,先是两个健壮的婆子从车上跳下来,接zhe,这两个婆子又从马车里扶了一个人下来。

  连蔓儿不由得大吃一惊。

  ***…………*****

  猜猜下车的是谁。

  先送上一更,5号了,还有两天粉红翻倍的活动就会结束,大家有粉红,是时候出手了O(n_n)O(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