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疑点重重


  第二更,求粉红。

  ******************

  “啊?”连蔓儿大吃一惊,她几乎不敢相信耳朵lǐ听到的,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春柱婶,你说啥?”

  似乎是这样问了,春柱媳妇就能将刚才的话推翻似的。

  “你nǎi回来了,刚我看见进的门。”春柱媳妇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周氏竟然回来了。

  春柱媳妇不会胡说,连蔓儿即便不想相信,也得信了。

  “春柱婶,咱边走边说。”连蔓儿就领着春柱媳妇往铺子lǐ走。

  “……我正在那喂猪,就听见你们老宅门口马车声响。我心lǐ寻思,你们又不住在那,就你三伯他们一家,平常也没人来,这能是谁那。我就走到门口去看。”春柱媳妇一边走,一边告诉连蔓儿,“……你大姑,还有继祖俩人扶着你nǎi从车上下来,进了院了。”

  “我心lǐ就纳闷啊,你nǎi这老大岁数,不是在太仓那边待的挺好的吗?要是有啥事,也不用她回来啊。我正站在那纳闷,就看见继祖又从院子lǐ出来,急急忙忙地上了车,然后那车就走了。”

  进了铺子,大堂lǐ已经没有客人了,赵氏、连叶儿并两个伙计正在打扫、收拾。

  “春柱婶来了。”连叶儿笑着招呼,又告诉连蔓儿,“家兴哥来了,在lǐ屋跟四叔说话那。家兴哥送了两条鱼来。”

  “哦。”连蔓儿点了点头,刚才在外面,看见拴马桩上拴着一头走骡。她还在想是谁来了,原来是吴家兴。

  “三伯娘、叶儿,刚才马车从铺子门口guò,你们没看见吗?”连蔓儿又问赵氏和连叶儿。

  “啥马车?”赵氏和连叶儿对视了一眼。都摇头道,“这半天了,道上就没guò车。”

  “那马车应该是从后街来的。去的你们家。刚才继祖走的时候,我看他特意让那个车夫掉的头,就是奔后街去了。”春柱媳妇就道。

  “继祖哥回来了?”连叶儿就问。

  连蔓儿心中疑窦顿生,就没有听见连叶儿的问话。

  进出三十lǐ营子,只有连记铺子前面这一条官道。按理说,不管是从锦阳县城来的马车,还是从远路的太仓来的马车。要想进村到连家老宅,都要经guò青阳镇,走这官道,经guò连☆记铺子的门前。

  如果要不经guò连记铺子,那么只能是在出了青阳镇后。拐进田地间的小路,然后走村子lǐ的人下地走的土路,到后街上,再到连家的老宅。

  那条路绕远,而且很不好走。没有马车◇,尤其是拉人的马车愿意走那一条路。

  她们想避开连记铺子!

  想到这,连蔓儿不由得心中一动,加快了脚步。

  “三伯娘,叶儿。你们来。”连蔓儿一边疾步领着春柱媳妇往lǐ屋走,一边招呼赵氏和连叶儿。

  连蔓儿一进屋,就看见连守信和吴家兴相对坐在炕沿上,正在唠嗑。

  “家兴哥。”连蔓儿招呼道。

  “蔓儿回来了!”吴家兴笑着欠身道。

  “家兴哥,我有件紧急的事,要托你去办。”连蔓儿也顾不得客气。立刻就对吴家兴道。

  “啥事?”吴家兴吃了一惊,忙问道。

  “家兴哥,你赶紧顺着官道,帮我把继祖哥给追回来。”连蔓儿就道。

  “追继祖哥?”吴家兴有些不解。

  “继祖回来了?”连守信也吃惊道。

  “现在来不及解释,家兴哥,你赶快帮我把继祖哥给追回来,要不然,事情怕是不好办。”连蔓儿说着话,就问春柱媳妇连继祖坐的马车是啥样的。

  “蓝呢子的轿子,两匹青骡子拉车,一匹骡子的脑瓜门上有块白。”春柱媳妇赶忙道。

  “家兴哥,记住没?他们应该没走多远。家兴哥,你追上了继祖哥,不管他跟你咋说,你也不用管,□你就把他给带回来就行,拿绳子绑,也得把他给绑回来。”连蔓儿对吴家兴嘱咐道。

  “行。”吴家兴见连蔓儿这么着急,知道事关紧要,也就不多问,答应了一声,就跑出门,跳上走骡,扬鞭往青阳镇的官道上去了○

  “多亏有家兴哥在这。”连蔓儿见吴家兴骑骡子走了,心中略松了一松。

  连继祖坐的马车,肯定是走guò了长途,脚程上比不guò吴家兴的走骡,而在这青阳镇周围,吴家父子的人脉又是一大优势,如果到了镇上还追不上连继祖,吴家兴自有办法找人帮着他一起追。

  大家看着连蔓儿,都是一头的雾水,只有春柱媳妇知道来龙去脉,若有所悟。

  “蔓儿,这是咋回事?”连守信就问连蔓儿。

  “我nǎi回来了。”连蔓儿就请春柱媳妇将刚才告诉她的话,又说了一遍给连守信、赵氏和连叶儿听。

  “……这不正好我看见了,就guò来告诉一声。”春柱媳妇道,“我也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两年连蔓儿家开酸菜作坊,春柱媳妇都是主力,她和张氏原本就交好,村lǐ但凡有什么事,春柱媳妇都会来和张氏说。

  听完春柱媳妇的话,连守信、赵氏和连叶儿就都愣了。

  “孩子她nǎi回来了,她爷没回来,这是咋回事。”连守信迷惑不解。

  赵氏则顿时脸色变得煞白,被连叶儿扶到炕沿上坐了。

  “……就是来告诉你们一声,我那还喂着猪那,我先回去了。”春柱媳妇说着话,就往外走。

  连蔓儿赶忙送出来。

  “春柱婶,今天这事,多亏你给我们送这个信。guò后,我娘得亲自上门谢你。”连蔓儿道。

  “谢啥谢,这么一点事。不值当的。外边lěng,回屋去吧,蔓儿。”春柱媳妇惦记着她那没喂完的猪,又是一路小跑地进了村。

  送走了春柱媳妇。连蔓儿又走回屋来。屋lǐ的气氛很沉闷,连守信、赵氏和连叶儿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

  连蔓儿抚额,周氏这都给○人留下心理创伤了。不知道一会张氏知道了这个消息。是不是也是如此。

  “蔓儿姐,咋办啊?”连叶儿问连蔓儿。

  “你nǎi咋回来了,这不对劲啊。”连守信道。

  是很不对劲,周氏根本●就没有理由回来,而且连继祖表现的太可疑了。

  “咱关门,回家找我娘商量商量去。”连蔓儿就道。

  “不去看你nǎi?”连守信问。

  “我是想去,不guò咱还是先别guò去的好。”○连蔓儿就道。“爹,你想想,我nǎi坐马车,绕远进的村子,还不是为了避开咱。咱现在去。肯定惹我nǎi生气。我nǎi要想见咱了,会打发人来传话的。”

  内心lǐ,连蔓儿并不觉得周氏会避开她们,但是◆当着连守信,她就得这么说。

  连守信只觉得整件事情都不对劲,不guò又想不出来具体的缘故,听连蔓儿说的有道理,就点了头。几个人就将铺子锁了,往连蔓儿家来。

  张氏和连枝儿正在东屋做针线。本来都是高高兴兴的,听连蔓儿说周氏回来了,张氏的手一抖,那针一下子就扎进了肉lǐ,见了血。

  “爹,你看我娘被吓的。”连蔓儿就让连守信看张氏。

  “我娘的手都吓的冰凉。”连叶儿握着赵氏的手。也说道。

  “蔓儿,你让你家兴哥去追继祖去了?”张氏稳了稳心神,问连蔓儿道。

  “嗯。”连蔓儿点头,“这肯定是他送我nǎi回来的。现在他把人往老宅一放,一句话没有,跟咱连个面都不见,他就走了。这往下咱怎么办?”

  虽然听春柱媳妇所说,还有一个连兰儿陪着周氏。可是真有什么事,连兰儿是不顶用的。他们和连守礼家都是净身出户,但是周氏一个人回来,他们真的能不闻不问吗?有什么事,还不是得他们来操心!

  周氏突然回来,有没有什么病痛?她这是回来看看,还是打算长住?她一个人,打算怎么在这生活?

  周氏是连守人和连继祖父子俩的责任,连继祖办的这根本就不是人该办的事。

  “可不是。”连守信这个时候也想明白guò来,脸上就很不好看。“没有这么办事的。继祖这个损犊子。”

  连蔓儿还是第一次听见连守信骂人,看来他这是真被气着了。

  “蔓儿姐,我们可咋办啊?”连叶儿急的直跺脚,“要知道这样,我们早就该搬出来。”

  连蔓儿这一家早就搬离了老宅,可连叶儿一家还住在老宅子lǐ,周氏这一回来,连叶儿和赵氏都感觉到她们的天空又灰暗了。

  “先弄清是咋回事再说。”连蔓儿想了想,就道。

  正说着话,就听见外面脚步声,小七背着书包跑了进来。

  “下学了?”张氏忙问。

  “嗯。”小七点头,将屋lǐ的人都叫了一遍,然后就道,“家兴哥把我继祖哥追回来了,就在前院。”

  “走,看看去。”连蔓儿就道。

  众人就都从东屋出来,往前院走。

  “小七,你在哪碰见的家兴哥。”一边走,连蔓儿一边问小七。

  “是家兴哥打发人给我和哥捎了信儿。”小七告诉连蔓儿,“正好我和哥下学了,家兴哥也把人给追回来了。我和哥是坐继祖哥的马车回来的。……小武哥和金四哥也帮着追来着,多亏有他俩,才能把继祖哥给追回来。”

  小武哥指的是陆炳武,金四哥,是老金的四儿子。

  要好几个人才能将连继祖追回来,连蔓儿就沉下了脸。

  “爹,一会看见我继祖哥,咱可不能客气。”经guò穿堂,连蔓儿向连守信道。

  ****………………***

  送上二更,求粉红。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