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是真是假


  第一更,求粉红。

  **************

  “继祖哥,赶紧的,把咱奶扶回屋去。”大家一起朝上房走,连蔓儿一边就支使连继祖。

  等tā们走到上房的门口,就看见连兰儿急急忙忙地从后院走了回来。

  “老四、老四媳妇,你们都来了。”连兰儿看见了连守信、张氏等人,脸上先是有些讪讪的,不过很快就换上了笑容招呼道。

  过年的时候,连守信和连守礼zhè两家人的,都没往锦阳县城去。元宵节前,连兰儿还打发人给连守信捎信儿,说是请张氏带着几个孩子进城看灯会。连蔓儿她们当然没去,只让来捎信的人回去说,她们没空。

  招呼过了连守信和张氏,连兰儿zhè才看到坐在地上的周氏。

  “娘,你咋出来了,我就去趟后院zhè会工夫。娘啊,快起来吧,zhè地上凉,再把你给冻个好歹地。”连兰儿忙上前来搀扶周氏。

  连蔓儿就推了连继祖也去搀扶周氏。

  “……冻死我,zhè帮王八犊子就省心了……”周氏嘴里是zhè样骂,但显然她并不想被冻死,就随着连兰儿和连继祖的劲儿,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娘啊,我zhè不是刚让人给老四家捎信儿吗,你看,老四zhè么快就来了。娘你还骂啥,老四来了,zhè就啥都好了。……继祖也来了。有你zhè四儿子和大孙子,娘,你就想啥有啥。别骂了啊。”连兰儿就笑着劝周氏。

  站起来一半,周氏就又顿住了,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睛盯住了连守信。

  “你不扶我?”周氏盯着连守信的眼神有些怪异。

  被上房的人丢回了三十里营子,可刚才周氏骂街。对此却只字未提。她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口口声声,骂的是留在三十里营子的两个儿子。而且还从炕头跑到门口来骂。特意要招呼左邻右舍来看,呼唤天降雷电来劈zhè两个儿子。

  周氏的性子是一点都没有变。什么对错、道理,在她那都是浮云,她要的只是拿捏住她能拿捏☆的。

  “两个人扶都扶不起来。继祖哥,你说的没错啊,咱奶都站不起来了,看来是回不了太仓了。……那以后就消消停停待在三十里营子吧。反正太仓那边,咱爷、咱老姑啥的,也都不用咱奶操心。”连蔓儿不经意□地拦在连守信跟前,看了一眼周氏,大声说道。

  若是对待一般的老年人。不说别人,连蔓儿就得抢先上去扶。但是周氏不是一般的老年人。zhè时候,但凡连守信、张氏zhè些人心软、善待了周氏,周氏根本不会感激,也不会认为那是善意,周氏只会把zhè当做是一种信号,一种她可以继续拿捏zhè些人的信号。

  既然周氏的心里只有拿捏、服软,那么连蔓儿也只好将善心收起来,用周氏的标准。来对待周氏。

  周氏的目光就从连守信的脸上,落在了连蔓儿的脸上。她狠狠地夹了一下眼睛,闭了嘴巴,站直了身子。

  “刚才看错了,咱奶能站起来,那zhè事就好商量了。”连蔓儿见周氏如此。就嘻嘻一笑,又说道。

  众人呼啦啦地都进了上房。

  住惯了自家的暖屋,一进了zhè空屋子,连蔓儿就感觉到了冷。虽然连守礼和赵氏每天都会到上房来烧炕,但那只是维持着屋子不上冻,根本就达不到能住人的温度。

  刚才在外屋的时候,连蔓儿还特意看了一眼。那灶坑里是空的,连兰儿陪着周氏回来了zhè会工夫,根本就没给周氏烧炕。

  连兰儿扶着周氏上炕坐了,连蔓儿众人就都在地下找了dèng子坐。

  没人说话,屋里的气氛很尴尬。

  连守信和张氏是无话可说,tā们任何错事都没做,周氏一到家,就那样诅咒tā们、要在乡邻面前摸黑tā们的名声,tā们不知道该对周氏说什么。

  “继祖啊,你咋还回来了,你没回太仓去?”半晌,周氏斜着眼看着连继祖,问道。

  “我……”连继祖看看周氏,又看看连兰儿,再看看连守信等人,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连蔓儿心中暗笑,周氏心里应该是明白的吧。刚才她不顾脸面,咒骂连守礼和连守信,走到门口招呼四邻,是因为她心地没底,她害怕。周氏知道连继祖走了,她被扔下了。显然,她也知道身边的连兰儿靠不住。她没别的指望,只能先拿捏住连守礼和连守信,才能过活。

  偏zhè两个儿子都净身出户了,她就想用胡搅蛮缠,将zhè两个儿子赖住。

  非常周氏的行为方式。

  “老四啊,咱娘和我说了,她可想你了。老四,你坐咱娘身边来,跟咱娘亲香亲香,都快有半年没见着面了吧。”连兰儿坐在周氏身边,笑着说道。

  也怪不得古氏肯下大力气拉拢连兰儿,连兰儿zhè个身份、zhè个性情,简直就是万能的缓冲剂和润滑油啊。

  “娘,……是咋◇回事啊?”连守信坐在dèng子上,屁股抬了抬,又坐了回去。

  “……你爹那个老王八犊子,tā……丧了良心……娶了个小的……”周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与刚才在外屋的那种干嚎不同,zhè次,周氏是声▲泪俱下,真伤心了。

  “……趁着我去看秀儿,不在家,tā就把人家一个小寡妇给搂上炕了……”周氏一边骂,一边絮叨着。

  连兰儿干咳了两声,拿出帕子假作擦脸,连继祖垂下头,连守信面红耳赤。

  “zhè、zhè不能吧,继祖不是zhè么说的。”连守信有些磕磕巴巴地道,“继祖,你不说是误会吗,就是人从你爷屋里出来啥的。”

  “你咋说的?”周氏抹了一把鼻涕,撩起眼皮,问连继祖。

  “哦……”连继祖支支吾吾地,也说不出什么来。

  “啥误会,当我的眼睛是瞎的?”周氏却火大起来,“……我进屋的时候,老王八犊子正提裤子那……”

  连老爷子的风流韵事,而且还被周氏说的zhè样粗陋不堪,屋内晚辈的女眷们都或是低头,或是将脸扭开,尴尬的不得了。

  “……那也就是赶巧,老爷子……真没那个事。”连继祖低声道。

  “tā没事,tā没事能说要给那小寡妇一个交代?tā没事,tā没事能赶我回来?”周氏厉声道。

  “那不都是话赶话吗。”连继祖道。

  “啥话赶话,老王八犊子就是有了外心,看不上我老婆子了。……缺了大德,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周氏又开始恶狠狠地咒骂起来。

  连蔓儿坐在那,对周氏的诅咒充耳不闻,她迷茫了。

  依连继祖所说,连老爷子和平嫂,那就是一个误会,是周氏的胡闹,将假事做了真。而周氏却又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似乎连老爷子和平嫂之间,还真的发生了点儿不得不说的事。

  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那?

  连蔓儿想了想,就觉得,她想多了。事情到底怎样,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关系那。可以肯定的是,周氏处理事☆情的方式,非常的愚蠢。就是连老爷子和平嫂真的有了什么事,周氏也不该那样明着闹开。那么一闹开,平嫂就没了退路。

  平嫂又不是她们买断了身契的,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只需要暂时忍耐,过后,找个借口将平嫂打发走,周氏在自家屋里,爱怎么跟连老爷子算账就怎么算。

  可周氏不仅闹了,还大闹特闹,将平嫂逼进了死胡同,同时也将连老爷子给逼上梁山了。真是图了一时嘴上痛快,硬生生地给她自己招来一个“小姐妹”。

  而之后,周氏赌气回三十里营子,zhè更是蠢上加蠢了,而且,zhè也不是周氏的作风。zhè架没打赢,而且还输了,周氏的性子,就该坚持到底,非赢了不可,撤退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至于赌气回家的话,周氏是真的可能说。那不代表她真的想回家,那只是她的威胁。

  只不过,zhè一次,周氏的威胁不仅没有奏效、让众人服软,反而让人趁机真的将她从太仓给撮出来了。

  连蔓儿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景,周氏叫喧着要走,连老爷子被气的说你想走就走,然后,没有任何人出面来留周氏,还有人为周氏准备好了车马。周氏下不来台,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被打包给送上了车。

  想到zhè,连蔓儿不由得抿嘴忍笑。

  周氏坐在炕上,咒骂了半天,终于停住了嘴。她似乎有些累了,毕竟上了些年纪,还赶了zhè么远的路。

  “zhè炕跟冰似的,你们想冻死我啊?”周氏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道。

  依旧不会好好说话,每一句都要咬扯着人。当然,周氏的zhè种说话习惯,也分对象,面对的是三房和四房的人,她是习惯成自然。

  谁让zhè两家人都心软,都惯着她★那。

  “继祖哥,你没听见咱奶说啊,你快去给咱奶烧炕去。咱爷、我大伯和大伯娘让你来,不就是为了让你伺候咱奶吗。”连蔓儿lì刻支使连继祖。

  ******…………………………………………*&…………

  先送上一更,晚上争取二更,求粉红。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