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责问


  第yī更,求粉红。

  ***********

  lián蔓儿说要给太仓写信,大家都点头同意,立刻就在炕上放了桌子,准备好笔墨纸砚。lián守信和张shì坐在炕沿上,lián蔓☆儿、lián枝儿、五郎和小七则是围坐在桌子旁,由五郎执笔来写信。

  这封信,依旧是以五郎的口气来写,开头略作寒暄,就切入正题。

  “……堂兄继祖将祖母送回,为了避开我们,竟绕路而行。继○☆而将祖母独自yī人扔在老宅,依旧走小路打算飞奔回太仓。多亏乡邻,我们才得知消息,避免了祖母yī个人在老宅冻饿而死。”

  将事情简单地说了yī番,接下来就是向lián守人、古shìyī房人、li◇án守义、何shìyī房人发出质问。

  lián守人、lián守义两房人口在太仓安享富贵、天伦,却将他们的亲娘周shì独自yī个给扔回乡下老家,这就是他们孝道?

  “……良心何在?人义●何在?孝道何在?”

  “……祖母爬行至门首,仰天呼唤苍天降下雷电,又左右呼唤乡邻来观看其凄惨遭遇,老宅门口聚集者众、亚赛闹市。听祖母细数太仓诸事并回乡之因由,闻着无不唏嘘,孙儿们唯有默默。” □
  “如今lián家之名已经口耳相传、远近皆知,孙儿们虽早已分门别户,也不由不与有耻焉。”

  “……已留下堂兄继祖侍奉祖母左右,余事静听祖父发落。”

  “堂兄继祖过门而不入,父亲、母亲伤心之余。终于有所领悟。如今大伯父为官,家中争相置妾,从者云集,而父亲、母亲依旧是土里刨食之升斗小民、恪守古拙之乡风。两位伯父家与孙儿家如今于身份已经是天渊之别。于行事、家风亦格格不入,父亲、母亲及孙儿辈亦不敢攀附。如今外界谈论亦有太仓lián家,与石牌楼lián家之别。正可谓泾渭分明,为祖父幸甚,为伯父们幸甚。”

  在信的末尾,几个孩子又特意加了yī句。

  “为祖父后事计,信后附上儿孙们抄录之祖父家书中之训导若干,供大伯、二伯、大伯娘、二伯娘以及诸位堂兄每日诵念,以莫忘祖父之教导、做人之根本。”

  五郎和小七真的又摘抄了些lián老爷子来信中教导lián守信的话□。附在了信的后面。

  信写完了,就由五郎念给lián守信和张shì听了yī遍。

  “对,写的好。”张shì听到五郎在信中写,她们家绝不学太仓那边的风气,就liánlián点头。太仓那边◆◎yī个两个地都娶了小老婆。不跟那边学,和那边划清界限,这简直是太对了。

  lián守信也点头。

  “对,你爷写的那些话,是该让你大伯、二伯他们都好好学学。这yī桩桩地,办的都叫啥事,我▲都替他们磕碜。”

  五郎将信封好了,lián守信就亲自套上小牛车,和五郎yī起去镇上。找人捎信。

  晚上,吃过了饭,yī家人就在热炕上闲坐着说话。

  “他爷这个事,我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张shì对lián守信小声说道。

  “我也觉得不太对劲,这老些年了,他爷不是那样的人啊。后晌我去镇上。碰见人跟我说,也说不信老爷子能办这样的事。”lián守信就道。

  lián蔓儿在旁边听见了,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爹,咱没跟人说我爷那个事吧。我奶在外面骂,也没骂这个事,就是后来在屋里,才说出来的。这才多会工夫,咋别人就都知道了?”lián蔓儿问。

  “这世上哪有不漏风的墙啊。就你奶那嘴。”张shì就道,“我听说了,下晌你大姨奶,还有后街的老杜家老太太,前街的大嘴子老太太,都上老宅去过了。肯定是你奶说出去的呗。”

  “你大姨奶那还能瞒住,不往外说。那另外两个人,那可都是出名的长舌头。”

  “就忘了嘱咐你奶,这事别往外说了。”lián守信就道。

  “咱嘱咐,能顶用?”张shì就道。

  “可不是。”lián蔓儿点头。就◆周shì那性子,但凡心里有yī点的不痛快,她就得立时发泄出来。这件事,更是yī个大疙瘩堵在周shì的嗓子眼,骂儿孙们没骂痛快,有个人上门和她说话,她能忍得住不骂、不说,那是不可能的事。即便知道这件事于◇她自己脸上不好看,她也忍不住。

  而且,周shì历来就是这个pí气,往儿子、媳妇们头上扣屎盆子,她也从来不会觉得那同样也伤她自己的脸。

  总之yī句话,周shì自己是最干净、最无辜的,错都在别人,丢脸那也是别人丢脸。这个别人包括世界上的yī切人,自然也包括lián家的所有人。

  “这叫什么事?”lián蔓儿皱眉,“爹,下次谁再拦住你说这事,说不信我爷能办这事的,你别搭理他。”

  “啊?……啊……”lián守信想了想,也琢磨过味来了。

  这世上什么消息传播的最快,什么事情最被人津津乐道?好事不出门,坏事才传千里,尤其是这带些颜色的坏事。

  甚至很多对此津津乐道的人还并不yī定存有坏心,就是喜欢谈论、传播这个。人性如此,这是没办法的事。

  “真愁人。”lián蔓儿抚额。

  “爹、娘,”小七吃了yī把核桃人,鼓着脸问lián守信和张shì,“这要我爷把那个人带回来,咱该叫她啥?”

  “肯定不能。”lián守信就道,话虽是这么说,不过那语气明显外强中干。lián守信他自己对自己的话也没太大的信心。

  张shì看了yī眼lián守信,就没言语。

  小七就扭头看lián蔓儿。

  “叫啥,啥也不用叫。咱理她那?!”lián蔓儿道。

  “嗯,知道了。”小七点头。

  “咱这是得等太仓那边的回信?”张shì问。

  几个孩子在信中写的是等候lián老爷子的意见,看这件事怎么处理。

  “他三伯娘和叶儿是说要搬过来住,屋子都收拾了。结果也没搬来,说是他三伯说不搬。说啥,这要是他☆奶没回来,他们搬也就搬了。这他奶回来了,再搬,就不好看。又得招惹他奶yī顿骂。”张shì接着道,“所以我问这个,这要是他奶要住的长了,他三伯娘和叶儿她们的日子可不好过。”

  “不能住长。”li□án蔓儿肯定地道。周shì、lián兰儿和lián继祖这三个人,哪yī个都在这坚持不了几天。

  yī个lián兰儿,是在城里住习惯了的,据说,家里也雇着yī个干粗活的。在乡下住着,还得伺候周shì,她肯定受不了。而且,她也不能长久地将她那个家给扔下。

  也是因为这个,lián继祖说什么留下lián兰儿照顾周shì,是yī点儿也不负责的话。

  第二个lián继祖,那更是个没干过活的,让他干粗活,伺候周shì,他更受不了。

  第三个周shì,她本来就不愿意回来。在这住着,别的不说,首先她的担心,那边的窝被人给抢了。然后,她也不会就此放古shì自在啊。再有yī个,她放心不下lián秀儿。

  lián蔓儿心里是想让她们早走,这边早安宁,但是还得忍着,不能很快就放她们走。

  “我三伯也是,现在搬有什么不好看的。那房子是没人住,让他们帮着照看。现在都有人☆住了,正好不用他们了。搬出来,不是正应当的吗?而且,我奶那边有俩好人伺候。咱这三十里营子,挨家挨户地看,哪家像我奶那么大岁数的,不都是自己啥活都干,谁能专门有俩人伺候啊?”lián蔓儿对lián守礼不☆搬出来的理由,表示不解。

  “也是这个理。”张shì就道,“刚才你三伯娘来,说是你奶抱着你三伯哭了。”

  “哦……”lián蔓儿拉长了声音,就去看lián守信。

  张shì、lián枝儿、五郎和小七也都看着lián守信。

  “都看我干啥?”lián守信被看的有些发毛,“行了,我知道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lián守信也明白妻儿们的意思。

  “我知道该咋办。我惹不起,我躲得起。……就是,不管咋地,那是老人,到啥时候,这吃喝啥的……”

  “这还用你说。”张shì就嗔了lián守信yī眼。

  听lián守信这么说,是不会再犯傻招惹周shì来家作威作福了,张shì和几个孩子都是心中yī宽。

  第二天早上,lián蔓儿吃了早饭,就穿了件宽松的大袄,和lián枝儿坐在炕上的日影里,yī人手里拿了个竹绷子,彩线穿针、绣帕子。

  lián叶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蔓儿姐,你跟我上铺子里去吧。”lián叶儿对lián蔓儿道,“大姑来了,找四叔,说咱奶要回太仓。”

  “你四叔答应没?”lián蔓儿停下针线,问道。

  “四叔没答应。不过,我看四叔说不过大姑。”lián叶儿道。

  “姐,你在家,我到铺子里看看去。”

  lián蔓儿想了想,就穿鞋下了炕。

  yī边往铺子里走,lián叶儿yī边跟lián蔓儿说话。

  “……我爹非说不搬。今天早上,奶就喊我爹过去给她烧huǒ,我爹去给她烧了huǒ,她又要我爹给她做饭,我爹要上工,就让我娘去……”

  *****………………****

  先送上yī更,晚上会有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