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游泳也有艳遇


  (今天会yǒu一万字更新!)

  回到隔壁屋里,沈淮没去想熊文斌他们会在背后怎么议论自己。

  屋里非常凌乱,积了厚厚的灰尘,很长时间也没yǒu打扫过,屋角的垃圾篓里散发一股酝酿多日的霉变跟腐烂味——沈淮抿着嘴,站在房门口,看着日光灯下的脏乱,心想:也难怪之前的主不讨人喜欢。

  沈淮也不知道还会在这里住多久,一旦组织关系转到霞浦县,葛永秋肯定会第一个过来把他扫地出门,把这房子收回去。

  沈淮心里想:是不是早一些去梅溪镇租一套房子,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除了记忆片段里不那好的印象,沈淮对这间屋子没yǒu什么感情,只是想到不能与熊文斌作邻居,很yǒu些可惜。都说择邻而居,熊文斌这样的邻居,倒是可遇不可求的。

  给谭启平在省城的家里打过电话问候之后,沈淮就手脚麻利的收拾屋子。他能忍受凌乱,但不能忍受灰尘堆积的肮脏以及酝酿发酵的霉腐味。

  一间卧shì,一间摆下冰箱与小房间就显得拥挤的餐厅兼客厅,洗漱间及厨房只能叫人转得开身来,也花了沈淮两个小时去收拾。

  最终弄出六大塑料袋垃圾丢下楼去,整个房子就陡然清爽起来。

  即使在别人眼里,之前的人生再腐烂,从此也应该做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模样。那些面mù模糊的女人留下来的物品,沈淮都统统的作为垃圾丢掉。

  房间里还剩下一台日立彩电,一只铝合金外壳的索尼随身听,客厅里还yǒu一只矮柜冰箱,一张书桌,一张衣橱,衣橱里yǒu四季皆全的男装——之前的沈淮也意识到要随陈铭德在东华住上很长的时间。

  除了随身所带的手机、皮夹外,抽屉里还yǒu两盒避孕套、五千○多的现金以及其他零碎的杂物;抽屉还yǒu一本业信银行的存折,上面还yǒu五万元存款。

  沈淮即使是众叛亲离,给家族抛弃,生活还是要远比绝大多数人优渥。

  这座城市大多数家庭的存款,都超□○多的现金以及其他零碎的杂物;抽屉还yǒu一本业信银行的存折,上面还yǒu五万元存款。

  沈淮duōdexiànjīnyǐjíqítālíngsuìdezáwù;chōutìháiyǒuyīběnyèxìnyínhángdecúnshé,shàngmiànháiyǒuwǔwànyuáncúnkuǎn。

  shěnhuáijíshǐshìzhòngpànqīnlí,gěijiāzúpāoqì,shēnghuóháishìyàoyuǎnbǐjuédàduōshùrényōuwò。

  zhèzuòchéngshìdàduōshùjiātíngdecúnkuǎn,dōuchāo不过那本业信银行存折上的数字。五万元人民市,在东华市甚至能买一小套不错的商品房……

  外祖父、外祖母将他赶回国内,虽说伤心失望,甚至剥夺他的遗产继承权,但还是给了他三万美金,作为最后一笔生活费。

  九三年,三万美金在国内能兑出二十五万人民币来。

  也就两年稍多些时间,这笔钱就差点给之前的沈淮挥霍一空。

  能剩下五万元来,倒也不是那个混蛋知道节约了,而是作为国内第一家国yǒu股混合外资股的业信银行,在东华还没yǒu开设分支机构。

  九三年各大银行还没yǒu实现通联通兑,这张折子上的存款,必须要去业信银行在省城的分行才能取出现款来。

  想到自己以前在市钢厂,正而八经的工资也就五百,这在东华市已经算是不错的工作,沈淮无奈而苦涩的笑了笑,真可谓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会死”。

  好歹这笔存款从今之后归他支配了,沈淮心理又平衡起来,想着是不是抽空去一趟省城,把这钱取出来。想想又算了,还yǒu五千多现金,按月还从市里领着工资,也够他开销一段时间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沈淮也知道他此时不应急于享受。

  之前的沈淮,还假模假样的在书桌摞了七八本城市经济与商业相关的专著,都是崭新的法文版。

  看这一摞书上所积的灰尘,沈淮多少为它们yǒu遗珠蒙尘之憾。

  沈淮学过英语,也在市钢厂跟德国公司搞技术合作时,学习两◎年时间的德语,法语却没yǒu一点基础。

  即使是融合了两个人的记忆,沈淮去翻看这些法文书籍还是相当的吃力,心里暗骂:这个混蛋号称在法国留学四年,法文还这么烂,说不学无术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啊,竟然●还能作为海外人才进入省经济学院教书!

  东华市立图书馆以及几所高校的图书馆,建设水平都yǒu些落后,藏书不丰富。

  沈淮以往连英文版的经济学著作都很少读到,手里现在yǒu一大摞法文专著,虽读起来很吃力,也不会轻易fàng过,想着明天去书店看看没yǒu法文词典能买。

  省里虽然明确要让谭启平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也不会过于匆促,不会太明显的让人看到是在陈铭德意外病逝后针对东华的安排。也许需要一两个月,也许更久的时间,谭启平才可能正式调过来,眼下连丁点消息都没yǒu漏出来。

  高天河许了长假,沈淮自然也不会再回市政府去看葛永秋的脸色。就等着市委组织部将他的关系转去霞浦县,就耐心的给自己定了一个长假计划。

  第二天,天濛濛亮,沈淮就起床下楼坐在路边摊前,就着酸辣汤,吃下半斤油得糊嘴的锅贴,然后拿起背包,走路到离市政府不远的市游泳馆。

  沈淮对此时的身体很不满意,感觉这不是他完全想要的身体,他需要一个更健康、精力更充沛、体力更强的身体;他想干一番事情,没yǒu一个好身体可不行。而之前的沈淮,身体差点就给糜烂的生活所摧毁。

  东华唯一的shì内游泳馆,市游泳池馆的泳池没yǒu恒温的,此时已经是九月下旬,天气yǒu些凉,不过沈淮也不挑剔。

  他yǒu没yǒu什么心脏病,不怕受凉水刺激,只要下水前活动开,不手脚抽筋就行,冷水还能促进血液循环。

  沈淮换了泳装进游泳池,时间还很早,晨起的人才开始热闹起来。

  泳池里只yǒu一个女人,在另一头的泳道里游着标准的蛙泳。

  看不见脸,但皮肤白皙,即使穿着保守的泳装,●也能看出身材极好,胸膊浮在水下,但或浮或沉的臀,翘起来的曲线诱人,两条腿又白又长。

  融合了两人的记忆,沈淮发现自己对漂亮的女人会忍不住关注起来,mù光也较为fàng肆,只能克制着不去故意搭讪☆陌生的漂亮女人,只是在另一侧的泳道适应水温——真是透心凉。

  那个女人也为这么早yǒu人来游泳感到诧异,也许是给骚扰过,她停下来,盯着这边看,好像只要沈淮靠过去,她随时就会离开。

  漂亮女人站在水里,脸给宽幅的泳镜遮住,只是嘴唇远远看上去嫣红,色泽十分的好看;高高鼓起来的胸脯,感觉能跟周裕相比;那女人戴关泳镜不摘下来,显然也无法看清沈淮的脸。

  漂亮女人见沈淮没yǒu贴过去◆的意思,也fàng下警惕心,没yǒu离开,继续游了起来。

  两人就在相距甚远的泳道里,无不干扰的游着泳。

  沈淮打算在游泳耗一个上午,那个女人半小时后就爬出泳池,赤脚从泳池边往更衣sh□◆的意思,也fàng下警惕心,没yǒu离开,继续游了起来。

  两人就在相距甚远的泳道里,无不干扰的游着泳。

  沈淮打算在deyìsī,yěfàngxiàjǐngtìxīn,méiyǒulíkāi,jìxùyóuleqǐlái。

  liǎngrénjiùzàixiàngjùshènyuǎndeyǒngdàolǐ,wúbúgànrǎodeyóuzheyǒng。

  shěnhuáidǎsuànzàiyóuyǒnghàoyīgèshàngwǔ,nàgènǚrénbànxiǎoshíhòujiùpáchūyǒngchí,chìjiǎocóngyǒngchíbiānwǎnggèngyīshì走去,不得不经过沈淮的眼前。

  沈淮克制住不去fàng肆的盯着漂亮女人的大腿、胸跟屁股看,但从眼睛前走过的纤嫩雪足,还是让她心里赞叹:这一定是个极漂亮的女人;忍不住抬头去近看女人的脸。

  这个女人正一脸惊噩的看着沈淮,万万没想到他也会这么早来游泳馆来健身。

  “周秘书长,好巧!”沈淮笑了起来,没想到周裕也喜欢游泳,而且还这么早来游泳馆,大概是她长久以来的习惯,难怪身材会这☆么好。

  周裕莫名的觉得自己在沈淮光着身子似的。她的泳装虽然保守,但再保守也要露出胳膊、大腿,湿漉漉的泳衣也紧紧的贴在身上,使她身体的曲线**的暴露出来。

  周裕慌乱着要去更衣shì,◇抬脚就是一滑,“啪”的一声,一屁股坐在贴着马赛克的泳池边,整个人接着滚下水来,打在沈淮身上。

  听着那“啪”的摔声,沈淮心里都爽透了:就这一下,几天前在翠湖边给这娘们狠砸一下的怨气,顿时间烟消云散。

  沈淮七手八脚的将周裕扶站起来,这次免不得肌肤相触,才觉得周裕虽然已经二十八岁,但肌肤的弹性及嫩滑,不差过青春少女。

  沈淮也不多占周裕的便宜,把她扶站在水里就fàng手。只是他fàng手的瞬时,周裕身子又软下去。沈淮才意识到周裕那一跤摔得不轻,忙抱住她丰腴的身子,托着她紧致的大腿将她顶到泳池边,爬上去问道:“周秘书长,你没事吧!”

  周裕蹲在那里,叫她痛得直抽气,话都说不出——

  “我抱你趴长椅歇一下,先缓一缓;要不行就打120……”沈淮边说边征询周裕的意见。

  周裕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偏偏在沈淮跟前,又要忍住不去摸感觉要断的尾脊骨。

  沈淮将周裕抱起来,让她趴泳池边的长椅上,又跑回更衣shì,将大浴巾拿过来。

  在替周裕盖上之前,沈淮也不由得为她完美呈现在眼前的身材跟诱人的趴臀姿态所惑住。

  腰肢纤细,塌下去,无力贴着长椅上,但那滚圆的丰、臀高高的翘隆起来。泳衣浸了水,从中间嵌进去,衬出两个浑圆的臀、瓣,又白又长的双腿并成一条直线,但就在根部打开一个小小的缺口,能看到那给泳衣湿贴出来的蝴蝶。

  沈淮真正◎的灵魂都没yǒu正而八经的谈过几回恋爱,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诱惑?身体也不受控制,气血情不自禁的往下涌,忙将大浴巾给周裕盖住。

  周裕瞥眼看到沈淮下身的反应,又羞又怕:

  羞是她知道自己的□◇臀很诱人,还以这种羞人的姿势毫无遮挡的暴露在沈淮的眼里;怕是她担心沈淮起色心yǒu不轨的动作,她这时都没yǒu办法反抗,即使把外面的管理人喊进来,也只是徒惹一段风言风语。

  官场上的女人,最怕◇的就是这个。

  当看到沈淮慌手慌脚的把大浴巾给她盖上,又转过身去、弓着身子想要掩护他的丑态反应,周裕又觉得好笑:这还是那个色胆包天的沈淮吗?明明是个没yǒu经历过女人的笨拙少年嘛。

  周裕取得心理上的优势,心情就fàng松开来,也不觉得尾脊骨yǒu那么痛了,反而yǒu心情跟沈淮聊天:“沈秘书怎么也大清早的过来游泳啊,以前没见到过你啊?”

  身体的反应一直消不去,看到周裕裸露出那雪腻无瑕的肌肤,似玉凝脂,沈淮都觉得自己那里都yǒu些胀痛了。

  尼玛的,自己就算在心理上也不是初哥啊,怎么就经不起诱惑呢?

  沈淮蹲起来,掩饰身体的反应,尴尬的回周裕的话,说道:“是啊,到东华大半年都没yǒu游泳,高市长fàng我长假,也没yǒu地方打发时间,可不想周秘书长你会坚持游泳锻炼呢。”

  “打小就养出的习惯,每天游一下泳,整天就会觉得精神足一些;再说了,女人一过三十就老得快,不赶紧锻炼锻炼,到三十岁就没法见人了。”

  男女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当沈淮表现出无害之时,周裕的气势就张扬起来。

  沈淮看向周裕,她眉眼之间的皮肤光滑无比,仿佛新剥的煮鸡蛋,哪里半点yǒu将老的痕迹?

  周裕的脸蛋成熟丰艳,给湿漉漉的秀发衬着,娇媚艳丽仿佛出水芙蓉,鼻子小巧秀直,嘴唇yǒu着健康的红润,特别是这么近细看着,更觉得这张脸是那样的诱人。

  沈淮也忍不住去想:这么一个美人,却给一个瘫痪丈夫空锁在闺房里,也真是可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