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宋家也有出力


  (每天继续两更,谢谢兄弟们捧场支持)

  沈淮毕竟要算陌生人,他一走,屋子里的人说话就放开了。

  杨海鹏揪住赵东问:“梅溪钢铁厂就是屎坑,这个nǐ心底清楚啊,怎么转头就答应跳下去?”

  沈淮明确说了不能把谭启平的事情透露出去,赵东只能含糊的把球踢给熊文斌:“我还是相信老熊的判断……”

  “赵东去梅溪镇未尝不是机会,”熊文斌替赵东打圆场,说道,“梅铁钢铁厂看上去问题更严重,但处理起来相对灵活。而市钢厂是省重点国营企业,经营的自主权很差,甚于大大小小的管理人员都要通过市里任命,短时间里看到yǒu解决问题的可能。赵东与其留在市钢厂煎熬着,还不如出去闯一闯。”

  熊文斌的理由谈不上充分,但他在内在外的威信都高,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赵东的确应该考虑去梅溪镇。

  倒是周明提到关键问题:“刚刚沈秘书都说,他到梅溪镇顶多就是镇党委副书记,不要说他的靠山已经倒了,就算靠山没倒,他一个镇党委副书记,初来乍到的,也很难直接干涉镇企业的人事安排吧?”

  女人们聚到一些也是嘴碎,在厨房里做弄晚饭,便聊到沈淮失去了靠山,很快就会从市政府给踢到梅溪镇的事情。杨海鹏走过来,口快又将沈淮yǒu意拉赵东进梅溪钢铁厂的事,跟这几个女人贩卖了一遍。

  肖明霞倒是不反对赵东去梅溪镇。

  她对梅溪钢铁厂的复杂情况又不了解,认为只要进到梅溪钢铁厂,哪怕梅铁钢铁厂是个远不能跟市钢厂相比的小厂,只要进去真能当上高层,怎么也要比留在市钢厂当一个谁都能捏的小科长强。

  她以及其他人所担心,沈淮都自身难保了,还yǒu没yǒu能力将赵东送进梅溪钢铁厂去?

  “所以说是要竞聘,”赵东摸了摸鼻子,说道,“不过现在都是没打谱子的事,才说个头。去不去都还没yǒu定,梅溪镇要不要我更没yǒu影。”

  他说话做事都yǒu分寸,把这个话题给搪塞过去。

  “我觉得这个沈淮不靠谱,他可能还yǒu些背景,但就凭着他今天砸花盆这事,就怕他把nǐ给坑了。”周明坚持不懈的劝赵东,也许是个人对沈淮的感观不好所致。

  赵东笑了笑,神情间倒是更坚定了。

  沈淮也只是说谭启平可能会到东huá来担任市委书记,也没yǒu说定、说死,官场上的事情,随时都会出变故,就跟陈铭德的意外病逝一样,但要是一点担当都没yǒu,凭什么叫别人看重自己、顶自己上位?

  说实话,赵东到现在都还没yǒu明白沈淮为什么单单找上他,但既然沈淮在他的人生之前打开一道不同以往的大门,怎么也要走进去闯一闯。

  熊文斌坐在那里没yǒu说什么,yǒu□事情是必须要自己做决定的,赵东要真没yǒu豁出去的勇qì,凭什么叫沈淮顶上他位?

  沈淮是个惹事的主,那只能说明他背景深厚,不怕惹事;市钢厂殴打周大嘴一事,熊文斌没yǒu亲眼看见,不好评价,但□就刚才沈淮砸花盆一事,还是能看到他拿捏分寸很准,是个聪明的主。

  即yǒu足够的背景,又yǒu足够的聪明,这才是混江龙啊。

  周明虽然是自己的女婿,熊文斌也希望他好,但也不敢将他强推到◎沈淮身上去。熊文斌看得出,沈淮这个人太聪明了,做什么小动作都很难瞒过他。周明能不能趁得势,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悟性;没yǒu悟性,硬抬上去,反而不好。

  “nǐ在想什么?”杨海鹏问赵东。

 ■shěnhuáishēnshàngqù。xióngwénbīnkàndéchū,shěnhuáizhègèréntàicōngmíngle,zuòshímexiǎodòngzuòdōuhěnnánmánguòtā。zhōumíngnéngbúnéngchèndéshì,háishìyàokàntāzìjǐdewùxìng;méiyǒuwùxìng,yìngtáishàngqù,fǎnérbúhǎo。

  “nǐzàixiǎngshíme?”yánghǎipéngwènzhàodōng。

 ◆ “我在想,即便闯个头破血流,即使闯得在东huá混不下去,也比继续窝在市钢厂里强……”赵东说道。

  “对嘛,nǐ早该这么想了,怕他个鸟,听nǐ这句话,我支持nǐ,”杨海鹏哈哈一笑,又黯然道,“◎就是海文太可惜了,他比我们都强,考上燕大的博士,本可以跳出东huá这个圈子去海阔天空、鱼跃鸟飞,却摊上这倒霉子事。希望下辈子还能跟他做兄弟……”

  沈淮并没yǒu回屋,而是站在走廊前抽烟,朝着昏暗的天井抽烟。

  别人的声音小,杨海鹏是个大嗓门,沈淮听他说下辈还做兄弟的话,会心一笑,抽过烟后,转身回屋去,翻书看了数十页,才洗漱睡去。

  *************

  过了两天,沈淮接到谭启平在省城主动打过来的电话,进一步搞清楚了省委决定他来东huá的细节,说起来宋家老爷子也是出了大力。

  东huá地方的官员竟然在陈铭德的死上做文章,用心又如上恶劣,这一点不仅省里不能忍,宋家也不能就这么忍下这口qì。虽说事情妥善处理了,也恰恰是妥善处理,才更要秋后算帐。

  这种歪风邪qì不杀,省里及宋家以后还yǒu什么威信可言?

  谭启平还在东huá处置陈铭德后事,省委就考虑要大动东huá的班子,不过那时谭启平只是考虑的对象之一。省委在向老同志征求意见时,淮海省前省委书记姬耀huá直接推荐了谭启平,使这事一锤定音。

  姬耀huá与谭启平的父亲曾经是战友,又在宋家老爷子担任广南纵队参谋长时的部下。还没yǒu等谭启平想到要找姬耀huá说项呢,宋家老爷子在听到这jiàn事后,相当镇怒,直接联络以前的姬耀huá,说东huá的盖子要揭。

  沈淮心里悲叹:这几天来燕京城里连一个电话都没yǒu跟他打,这jiàn事竟然还是通过谭启平转述才知道,显然之前的一两个电话以及所发生的整jiàn事,都不能叫宋家人想起他还在东huá。

  虽然宋家对沈淮的态度很冷漠,这点叫谭启平疑惑,但宋家也不想家丑外扬,故而谭启平对沈淮的感观没yǒu改变。

  沈淮也向谭启平提到熊文斌;谭启平说在事情正式确定下来之后,可以私下先见一见。虽然没yǒu承诺,但yǒu谭启平的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的日子多少yǒu些平淡无奇。

  高天河与吴海峰两人之间虽说矛盾不可化解,但也不会毫无顾忌的撕破脸。

  市里很快就通过周裕担任唐闸区◇常委及常务副区长、葛永秋担任霞浦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等多项人事任命。

  按说葛永秋是可以直接担任霞浦县委书记的,但吴海峰不乐意看到高天河痛快,在市常委会议上阴阳怪qì的强调:“陈副市长的不幸病逝,◎市政府招待办要承担责任,葛永秋不能第一天当众做检讨,第二天就高升。否则的话,以后还怎么开展惩前毖后的工作?”硬把葛永秋往下按了一头。

  不过,周裕调去唐闸区,也没yǒu直接挂副书记,两边算是抹◆平。

  市里对这些人事调整议论纷纷。

  知道市钢厂拳殴事jiàn以及沈淮的组织关系将调到霞浦县的机关人员,都以为沈淮倒了靠山之后,报应这么快就降到头上。

  他们都幻想着沈淮结结★实实的落葛永秋手里,将是何等的求生不能、求死也不能!

  沈淮期间回过几次市政府办,处理组织人事调动的程序,以往同僚与他的关系就极冷淡,这次更是躲瘟神似的绕着走。

  知道更多一些内情的人,又知道沈淮在省里还yǒu些关系,认为葛永秋至少不敢过于明目张胆的欺负沈淮;但见沈淮没yǒu离开东huá回省里,也认为他在省里的关系yǒu限,不至于会让葛永秋太顾忌,他们打着看好戏的心思。

  也是十月初,省委正式找吴海峰谈话,确定吴海峰直接进人大当主任,连平调出东huá的机会也没yǒu。九三年时,中央甚至yǒu老同志建议把人大与群众团体并列,可见当时的人大地位yǒu多低下。吴海峰虽然谈不上彻底失势,也将退居二线,离开权力的核心。

  由于这时沈淮下乡镇的事情已定,高天河、吴海峰等人也给迷惑住,没yǒu想到会是谭启平空降到东huá担任市委书记。

  吴海峰做交易还算是yǒu诺必遵,在市委组织部给沈淮的考评语里,就明确提及他yǒu经济专长,宜分管经济工作。虽说组织关系于十月初调入霞浦县,名字也列到霞浦县乡镇党政机关干部的人事调整名单之列,不过沈淮不急着去霞浦县报道。

  也不知道周裕是为适应新职务忙碌,还是刻意躲开自己,沈淮每天都坚持去市游泳馆游上小半天泳,但不管多早,都再也没yǒu遇到周裕。

  大半个月来,沈淮算是彻底在熊文斌家里入了伙。

  好在熊黛玲早已经返校,没啥事也不会回东huá,白素梅虽说防沈淮如防贼,但小女儿都去了省城,也就不介意沈淮蹭他家的饭菜。

  或许是因为没能与闻机密心里闹不痛快,或许是本身看沈淮不顺眼,熊文斌的女婿周明,在那之后就一直没yǒu回过筒子楼。

  杨海鹏最终支持赵东去梅溪钢铁厂,也动起他的小心思来;筒子楼这边,他跑得比赵东还要勤快,三五天就自以为跟沈淮厮混熟了。

  省里也是一直拖到十月十六日,看到陈铭德的死确实没yǒu留下什么后遗症,才正式讨论东huá市班子的调整问题。沈淮在当天中午就接到谭启平的电话,知道谭启平就任东huá市委书记的组织程序马上就会启动,当即骑着熊文斌家那辆给他霸占下来的自行车,就直奔梅溪镇而来,准备他赴任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