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夜深情迷时


  (攒点稿子,凌晨左右爆发,明天更sān章,还是四章,就看兄弟们红票给不给力了!)

  简单在接待站吃过些东西,沈淮就让杨海鹏开车送熊文斌、赵东他们回市里去。看车shàng了下梅公路,沈淮与陈丹才往回走。

  “沈书记回客房休息吧;这会儿不知道小钱还有没有留着门……”陈丹说道。

  “我还是先送你回宿舍吧,等会儿我自个回来敲客房部的门。”沈淮问陈丹,他知道接待站的客房几乎没有什me人入住,陈丹可以挑一间客房睡下,但他不放心小黎一个人睡宿舍,说起来也是莫名其妙的瞎操心,想着先送陈丹回宿舍去。

  镇shàng的宿舍,是在临近钢厂的破旧街区里面,夜深人静的,镇shàng连个路灯都没有,沈淮不能叫陈丹独自走夜路回去。

  “镇shàng的宿舍,还有空的房子,也算整齐,床铺被褥什me,也是现成的,之前是个挂职的副镇长住过一段时间。沈书记要不嫌弃,睡那里也可以的。”陈丹说道。

  “那行,我就凑合的睡一晚shàng。”沈淮说道。

  夜深人静,有淡淡的星辉洒下来,巷子的两边房舍皆黑灯瞎火,只有很少的人家这时候还没歇下、亮着灯。

  居民区的□巷道狭窄,沈淮与陈丹走过去,引起犬鸣猫咽此起彼伏,也惊起无数人家的美梦。

  路shàng铺了煤渣子,走shàng去还有些硌脚,但要比乡村的泥路要好得多。

  梅溪镇是周边少有的大镇,全镇◎xiàngdàoxiázhǎi,shěnhuáiyǔchéndānzǒuguòqù,yǐnqǐquǎnmíngmāoyāncǐqǐbǐfú,yějīngqǐwúshùrénjiādeměimèng。

  lùshàngpùleméizhāzǐ,zǒushàngqùháiyǒuxiēgèjiǎo,dànyàobǐxiāngcūndenílùyàohǎodéduō。

  méixīzhènshìzhōubiānshǎoyǒudedàzhèn,quánzhèn☆有近五万人口,镇shàng的居民也有shàng万人,主要集中住在梅溪老街与下梅横河之间,分两个居委会管辖,多是有些年头的平砖瓦房,仅有少数人家拆旧建成崭新的楼房。

  镇shàng宿舍房,也是六■七十年代在梅溪老街南面建的一批砖瓦房,陆陆续续的分配来镇shàng工作的干部居住。有干部从梅溪调走,房子就收回来,留给接下来到梅溪工作的干部。

  整体的居住条件算不shàng多好,但镇shàng多少会投入资金修缮房屋、巷道,倒也干净整洁。由于多是镇shàng干部居住,周围的卫生环境以及治安,比别处都要好一些。

  陈丹在前面停下来;沈淮心里想着事,没收住脚,贴到陈丹的身shàng,才发现到地方shàng。

  突然的贴近,叫陈丹心里一悸。

  这种突如其来的心悸,仿佛是从未曾熟悉过的情愫,叫她莫名的心慌,像只猫似的跳开来,心脏砰砰的跳起来。

  沈淮还没有来得及有什me反应,陈丹就受惊的跳开来,还以为她误会自己想占她便宜。

  鼻尖还有余香,那碰触的柔软也叫人**,沈淮心知陈丹是个叫人心醉的女子,也怕吓到她了,解释道:“都到地方了?我还在想事情呢……”■

  陈丹低头“嗯”了,脸莫名的烫得厉害,突如其来的慌乱,是她活到现在都没有过的经历,跟少女敏感的心思一般,叫她不知道怎me处理,担心沈淮误会了自己的举动,但又不能跟他解释不是讨厌他才跳开,只是◎低声说道,“沈书记,你等我一会儿,我给你拿钥匙还有洗漱用的热水……”

  陈丹心慌慌的拿钥匙开门,好几次都插不进孔;进了屋,身子抵在门后,摸着胸口还砰砰的乱跳,心里暗骂自己:这是怎me了,不就撞了一下吗?

  “陈丹姐?”小黎在里屋打开灯,探询的问道。

  “嗯,是我,”陈丹回应道,金子从黑暗的角落里窜出来,舔、她的手。陈丹这才打开外屋的灯,跟里屋的小黎说道,“你睡吧,沈书记今天要住隔壁的房子,我过来拿钥匙,再给他拿瓶热水过去……”

  她这一转身,金子抬起爪子去压门把手,拨开门,就撒欢的溜到沈淮身边。

  灯光泄出去,陈丹才看到沈淮坐在门前水泥台阶shàng,看着南面一片错落的房子,这时候叉开手,让金子钻到他腋下撒欢,脸夸张的让到一边,不让金子死皮赖脸的去、舔、他。

  “贱金子,回来!”陈丹娇嗔的要把金子唤回来,金子从沈淮的腋下收回头来,歪着狗头看了站在门口的陈丹两眼,摇了两下尾巴,便在小巷子兜着圈跑开来……

  沈淮转头去,看到陈丹背光站在门口,她的身材没有周裕那me饱满,但婷婷玉立,窈窕多姿,穿着半截绣裳、收腿长裤,衣裳下摆就留到胯shàng,使得腰胯之间的曲线似掩还露,站在那里有着说不出的娴静气息。

  “好了吗?”沈淮问道。

  “啊,”陈丹这才意识到她刚才站门后平息心慌的时间有些长,吐了吐舌头,说道,“沈书记,你再等会儿……”

  看着陈丹吐舌头、难得在人面露出来的可爱样子,沈淮才想起陈丹今年才二十二岁,心想她要是家境好一些,说不定还在大学校园享受悠闲的青春时光。

  也是陈丹的遭遇,叫沈淮越发的不敢将小黎丢下不管。

  倾耳听着陈丹在屋里跟睡意未除的小黎咕哝着说话,一会儿陈丹进了里屋,看不见她身影,沈淮转回身来,随金子在小巷子里撒欢,他抬头看着前面的一片屋舍。

  镇宿舍前面,就是分布于钢厂路两边的钢厂职工住宅区。

  梅溪钢铁厂的历史要追溯到大炼钢铁的六十年代初期,不到八十年代中期之前,钢厂都是小打小闹,每年的产能也就几百几千吨钢材,是传统的高能耗小厂。不过早期也给梅溪镇打下一定的工业基础,攒下些底子。

  八十年代中期,中央支持乡镇企业发展。梅溪钢铁厂,得到县市及银行的支持,规模才得到迅速的扩张,职工人数也从一二百人扩张的八百多人。

  如此用工规模,即使放在东华地区也要算规模企业。

  只可惜梅溪钢铁厂的规模可以说是完全用银行贷款撑出来的,特别是大规模扩张以来,盈利的月数屈指可数。

  梅溪钢铁厂没有资金能力为所有的职工解决住房问题。

  虽然在八十年代末在钢厂路南面建了两栋sān层职工楼,除了厂领导有分配外,额外也只有二十间挤出来,给青年职工当集体宿舍。很多职工都是附近的农民,不过早期有一百多职工,也是梅溪镇最早的居民户,大多在钢厂路两侧建房安家。sān十年来,钢厂也在钢厂路的两边见缝插针的建了些住宅,分配给一些干部。

  整体shàng,就在沈淮眼前铺开的钢厂职工住宅区,显得凌乱破旧,比城北市钢厂周围的棚户区好不shàng多少。

  “沈书记,好了,”陈丹带shàng门,手里提着热水瓶,还有洗漱的毛巾跟脸盆,抱怨的说道,“也没有准备新毛巾,沈书记要是不是嫌弃就用我的吧……”

  屋里的灯没有关,隔着薄窗帘透出来,沈淮看着陈丹水汪汪的大眼睛,想着能通过毛巾的间接接触,心里也有着旖旎的情思,将热水瓶接过来,说道:“我没有那me娇贵……”

  似乎能猜到沈淮的心思,陈丹脸发烫起来,想着沈淮用过的毛巾一定要丢掉,为了化解两人之间的尴尬,说道:“陈桐的事,还没有谢沈书记呢?”

  “有什me好谢的,我还是让陈桐做普通工人,我还以为你会怨我呢?”沈淮笑道。

  “我哪有那me不知好歹,”陈丹抬头看着沈淮有微弱光线下线条明俊的侧脸,心想他这张脸也应该能迷倒不少女孩子,又奇怪,初次见面也没有他有迷人的地方?又低下头来,看着脚尖,说道,“陈桐他的性子还没有定下来,做事很不踏实,所以更◎需要在车间里锻炼。沈书记你是真心替陈桐想,才会这me安排……”

  “过早或者过容易的得到权力,只会叫人迷失。东华市里那些个横行霸道的公子哥们,无不是如此。他们如此嚣张,如此不知收敛,只会为自己◇掘下更深的坟墓。不论是公义也好,还是潜伏的对手,只要谁抓住机会,给他们兜头一棍子,就能将他们永远下打趴下去,”

  沈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虽然可以直接将陈桐调到我身边工作,让他的工作跟生活立即变得光彩起来,但真正想让他的人生发展更有利,这me做很不好。我可是把小黎跟陈桐当成自己的妹妹跟弟弟……”

  沈淮嘴滑说出最后一句,便后悔了,他是真心实意的这me说,但也知道这话在别人耳朵听shàng去轻浮得很:你跟小黎、陈桐见过几面,有什me资格把他们当成弟弟妹妹看?

  沈淮见陈丹在一旁把头低得更厉害,就知道她想岔了,还不能解释。

  陈丹见沈淮说得这me露骨,偏偏还生不出讨厌的感觉,心里暗问自己:今天这是怎me了?明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个沾花惹草的人,怎me还给他的话迷惑?又心想,或许是因为权力啊,正如他所说,权力总是容易叫人迷失。

  权力除了能带来很多实惠以及高人一等的地位之外,陈丹也知道,权力也能带给她一直都渴望的安全感。今天在替沈淮的命运担忧时,当得知市长都被迫替沈淮解围时,自己不是也突然的感到那难以克制的兴奋?

  看到那一个◆个平时耀武扬威的镇领导,跟霜打茄子似的,内心不是也那样的解气跟畅快。

  都说权力有如毒品,一旦沾shàng,叫让人欲仙欲死的同时,也无法戒除。

  陈丹如此剖析自己的内心,又觉得自己的内☆心是那me的不堪,帮沈淮打开房门,将毛巾放桌shàng,神情有些黯然的离去。

  沈淮不知道陈丹转着怎样的心思,看她离开时有些不高兴,只当他的话唐突了她,也暗暗告诫自己:即使想下手,也应该多花些心思,太露骨的话,大概会叫人家以为只是玩弄她……

  拿起桌shàng的两块毛巾,果断有着跟陈丹身shàng一样的香气,不过接下来又头痛了,忘了问陈丹哪块是脸布,哪块是脚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