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自然要帮你的


  (第三更,谁说我耍赖皮了啊?dào十二点左右应该还会再码一章上传,这样今天算不算三更?)

  陈丹、小黎她们屋的灯黑着,时间也不早了,沈淮以为她们早就歇下了。

  沈淮在车间也没有遇dào陈桐,所以不知道陈丹下午跟孙勇办手续的情况,但想来也就那样了。

  沈淮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日光灯在屋子中间,还是传统的电灯绳,悬在桌子上方,沈淮刚摸黑走dàodào桌子边,撞dào一个柔软的物体。

  沈淮没想dào桌子边趴住着一个人,碰dào柔软的身子之后,惊吓之下,也受不住脚,身子失去平衡就扑了上去。

  “啊!”

  听着是陈丹的尖叫声,沈淮已经抱着她的身体▲滚dào地上,胳膊给桌子角刮了一下,生疼,不过在倒地之前,还是下意识的将陈丹的身子抱住,怕她撞dào水泥地上。

  “咦,我开门你没听见吭一声?摔着没有?”沈淮顾不得去揉刮痛的胳膊,看着跌在怀里☆的陈丹问道。

  “我等了好久,就趴桌上睡着了。你突然撞上来,都快把我吓死了……”陈丹只是给吓了一跳,整个人几乎都趴在沈淮的怀里,连地都没挨dào,倒没有摔着。

  陈丹手臂撑着沈淮的胸口,边说话边要站起来,但接着就感觉沈淮的手放在她的腰上;陈丹就停下来,借着微弱的光定晴看着沈淮的眼睛。

  也是从来都没有这么贴近过,就是昨天给给沈淮搂着腰偷吻了一口,也没有整个身子大腿压大腿、小腹压小腹的贴这么紧,叫陈丹也不忍就这么站起来,也不知道站起来之后,还有没有勇气再趴他的怀里。

  虽说已经是十一月,但天气还没有太冷,穿的衣服都还不太厚。隔着衣服叫陈丹这么压着,néng感觉dào她身体紧绷着的弹力跟炽人心的热量。

  陈丹在屋里等沈淮回来,就穿着件毛线衣,腰身束紧,沈淮的手掌按在那里,纤细ér不失弹性,再往下就是渐高起的臀,按在手下的曲线充满诱人的魁力,叫人直想把手再往下滑,去抚摸更弹软、更丰腴的臀。

  在微光下,陈丹眼睫长ér颤,微微颤动,似在叙说无尽的情意。

  陈丹就跟沈淮的目光对视的一瞬,就不好意思的转看别处,却无意间流露出不妖不荡的妩媚,嘴唇也掩着笑,似乎也为此时的情形ér欢乐,迷惑得沈淮蠢蠢欲动……

  陈丹的小腹叫硬物顶着,那根东西蠢蠢欲动时,她初时还有些疑惑,不知道沈淮裤子袋里藏着什么东西,待意识dào那根东西顶起来、硌在她柔软的小腹上是什么时,惊慌的爬起来,拉开灯,微恼带羞的问道:“你dào底在想什么脏东西?”

  沈淮哭笑不得:男欢女爱无非如此,大家都过来人,遇dào喜欢的人,难免会有天雷碰地水的冲动,比少男少女直接些,不也是很正常?

  陈丹大惊小怪也就罢了,关键陈丹起身时,还不小心膝盖跪他上面,叫他那根杵子生疼,沈淮咧着牙爬起来,弯着腰站那里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反问道:“你想什么,我就想什么?”

  “下流胚。”陈丹啐骂了一声,要沈淮转过身去,帮他拍背上的灰尘。

  “我们想一样的东西,怎么我叫下流胚,何辄你不是了?”沈淮问道。

  “我在想你脑子里一定在想脏东西,然ér你果然在想脏东西,所以你是下流胚,ér我当然不是,”陈丹饶口令说得挺溜,帮沈淮把衣服上的灰拍净,又说道,“本来想着等你回来,跟你说会儿话,突然发现跟你没啥好说的,我回去睡觉了……”

  “……”沈★淮想起中午接电话时她说她在哭时的情形,拉住她的手,问道,“是不是从此有人生松一口气的感觉?”

  “嗯,人生真是从此就松了一口气。”陈丹没有抽回手,还是忍不住想看沈淮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的眼睛里确□认什么。

  陈丹起初对沈淮有所防备,但想dào依靠沈淮,陈桐跟小黎也许néng过上不一样的人生,她对沈淮的防备以及长久以来的坚持就开始动摇。

  人的心思总是很奇怪,沈淮抱着金子失声痛哭时,陈丹的戒心就很轻易的瓦解掉了。每天夜里想dào沈淮那次突然间就崩溃的痛哭,陈丹都觉得内心深处的柔软处给轻轻的抚摸着。

  即使dào现在,陈丹觉得确认她对沈淮的情感还早,但从内心深处则不再拒绝沈淮有意无意的亲密。即使昨天给偷亲了一口,嘴唇相触的柔软,一直dào这时都还给陈丹甜密的感觉;陈丹这时既想沈淮再亲她一下,又怕沈淮亲过来又有额外的要求:这些年来她虽然洁身自好,但在接待站工作,也早就晓得男人是什么东西,心想沈淮也概莫néng外。

  沈淮坐下来,要陈丹站dào跟前。

  他的目光平视着她高高耸起的胸脯,以往还觉得她的身段美在亭匀,没想dào胸脯也这么高,给略有些紧身的毛线衣收着,腰肢下dào胯,显得丰满紧圆。

  沈淮抬起来头,看着陈丹脂白如玉的脸蛋,心里是多么渴望告诉她,对她心动跟痴迷,不是这十天半个月,从四年前的初见,她那清涩ér无瑕的美就在他的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迷恋如此之深,内心也涌动着难以抑制的冲动,但太直接,也许会叫她误以为只是为她的身体,只是她的外表容颜所迷……

  沈淮不得不强按住心里的情、欲涌流,放开手,不再握她那细嫩○的手,心想古人拿柔荑形容女人的手,也真是恰当,两个字就把“温滑柔软”的感觉道尽。

  沈淮要陈丹坐在自己的跟前,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钢厂的事情忙过去,我就会找何清社说清理编制的事情……” ☆
  “之前人生一团糟,总以为再坏不néng坏dào那里,也就没有认真的考虑过,”陈丹在沈淮身边坐下来,侧身靠着桌子边,手支着下颔,整个身子侧出优美ér性感的曲线,ér她慵散ér无防备的身姿,也叫沈淮看dào心动,“现在想想也有些矛盾呢,我招工进zhèn上,就一直在招待站工作,对zhèn上的工作实际大多都不熟悉。但是留在接待站内,又会在何月莲手下讨口饭吃,不觉得你以后真就跟杜建、何月莲他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沈淮笑了笑,陈丹的悟性很高,这是他早就知道的,性子又坚韧,这是很多徒有外表的漂亮女孩子远不及她叫自己动心的地方,说道,“接待站的承包期,dào元旦之前就结束。之前总数才八万的承包费用太低,没有把装修跟设施的折旧费计算在内。说算我不提,何清社也不会叫何月莲继续以这么低廉的费用承包接待站。我要提的话,就是把承包费由当前的八万提高dào二十四万……”

  “这☆么高?”陈丹吓了一跳。

  九三年,二十四万可不是什么小数字。

  “承包承包,要让承包人有利可图,但zhèn上也绝不néng吃亏,”沈淮说道,“郭全计算过,要想zhèn上初期投下的餐馆、○megāo?”chéndānxiàleyītiào。

  jiǔsānnián,èrshísìwànkěbúshìshímexiǎoshùzì。

  “chéngbāochéngbāo,yàoràngchéngbāorényǒulìkětú,dànzhènshàngyějuébúnéngchīkuī,”shěnhuáishuōdào,“guōquánjìsuànguò,yàoxiǎngzhènshàngchūqītóuxiàdecānguǎn、客户装修及设备费用都néng收回来,每年收二十四万的承包费,其实只néng持平。如果叫你承包接待站,néng不néng盈利?”

  “要是以前的情况,”陈丹细思道,“zhèn上跟钢厂的干部都né◆ngzhèn接待站随意吃喝,承包费即使提dào四十万,也néng有盈利的。现在连你在接待站吃饭,都坚持先掏钱先付帐,何zhèn长更是直截了当的定了规矩,以后所有的吃喝挂帐zhèn上一律不认。这一下子,◆□接待站的生意比以前冷清了一半都不止,ér人员工资开销又不得少,不要说二十四万的承包费,这个月néng不néng保本都难说,何月莲愁着呢,……”

  “你néng不néng做得比何月莲更好?”沈淮▲jiēdàizhàndeshēngyìbǐyǐqiánlěngqīngleyībàndōubúzhǐ,érrényuángōngzīkāixiāoyòubúdéshǎo,búyàoshuōèrshísìwàndechéngbāofèi,zhègèyuènéngbúnéngbǎoběndōunánshuō,héyuèliánchóuzhene,……”

  “nǐnéngbúnéngzuòdébǐhéyuèliángènghǎo?”shěnhuái问道。

  “怎么,你想我承包接待站?”陈丹疑惑的看着沈淮的眼睛,说道,“我不想你这么帮我……”

  “不,你想多了,”沈淮说道,“如果把承包费定在二十四万,最终没有人承包,zhèn上只néng把承包费下调;要是有人néng以二十四万甚至更高的承包费把接待站接手过去,zhèn上就néng避免一些损失——这个人无论是你或许别人,对我来说都一样。当然,你néng接手,更好……”

  “承包费一下抬这么高,我也不是很肯定;万一何月莲或者别人也来争,承包费是不是还要往上抬?”陈丹问道。

  沈淮笑了点点头,说道:“这个是当然的,我说过,我不会帮你……”

  陈丹横了沈淮一眼,她虽然不想沈淮帮她,叫别人闲言碎语,但沈淮如此言不由衷的话,她还是néng听得出来。

  陈丹心里的情思也轻轻的荡漾着,在沈淮面前,不经意的就不再掩饰小女人的情态,颦眉顾盼间,妩媚入骨,叫沈★淮看了醉心。

  “可是还是不行啊,”陈丹又想dào一件事上,说道,“何月莲一旦停止承包,设备什么不会动,员工大部分也会留下来,但要经营,总是需要流动资金的,没有十万二十万的流动资金,接待站可没☆●有办法运转起来,我从哪里去筹这笔钱去?”

  “银行贷款,”沈淮他见陈丹这么快,就把一些问题都考虑dào,便放心许多,说道,“不仅仅是竞价的问题,我们会权衡每个承包人拿出来的方案。你的方案要是明●明不可行,又没有经营餐饮的经验,就算你满口答应承包费是一百万,也不可néng把承包权给你……当然,你的经营方案以及执行的néng力,得dàozhèn里的肯定,十万二十万的流动资金,zhèn上可以出面协调从信用社贷款……”

  见陈丹歪着脑袋似乎又想别处去了,沈淮说道:“你别想多了,zhèn上那些个现在承包出去的工厂企业,我都打算这么搞。让有néng力的人去承包经营,ér不是让有关系的人扒zhèn上的墙脚。”

  看dào桌上放有一本作业本,翻开看了看,小黎将几条有疑问的题材抄在上面,沈淮从口袋里掏出钢笔,转身子,准备解题,又跟陈丹说:“你这两天好好的想一想吧,我自然是要帮你的,但不会无原则的帮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