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意外的相逢


  (这是第四更了,依旧感谢锡马奇莫兄弟的捧场;新一天的更新,怕是要等到明天早上了)

  听沈淮说把晚上吃饭的地点放在南园,陈丹有些不解,问道:“吃饭的话,为什么不到镇上来,非要去南园?”

  沈淮笑道:“镇接待站交给你承包,镇政府yě打算作为梅溪镇的重点餐饮企业来扶持,你不多学着点,怎么行?东华做餐饮的,能拿得出手的,yě就南园那几家。南园毕竟服务市领导的,不要kàn年年亏损,那是白吃白喝的人多,真正的软硬件,在东华来说是一流的。接待站的标准,直接学国外,那要求是太高了,还是先向南园kàn齐吧……”

  陈丹笑了笑,眸子里有说不出的温柔,说道:“那我先回去把协议书放好◇,到安澜寺后门口等你……”

  沈淮知道陈丹不想坐他的车出镇政府,落到别人眼里,yě就随她去,说道:“好吧,我把手头的文件处理一下,大概过一刻钟到二十分钟再过去……”

  陈丹走后,沈淮在★办公室里磨蹭了二十分钟,再下楼开着帕萨特出镇政府。

  这时候赶着工厂学校下班放学,学堂街上很拥堵,小黎在学校吃饭还要接着上夜自修,沈淮跟陈丹都不用理她。沈淮本来要回宿舍换身衣服了,在路上堵了几分钟,怕陈丹等急了,就直接到约定地点载她上车。

  安澜寺位于梅溪老街南侧的一座小寺,大门对着梅溪老街,后门对着钢厂路,陈丹约好的地方是安澜寺在钢厂路上的后门。

  钢厂路是条死胡同,延伸到梅溪河,没有桥去市里,故而在安澜寺的后街没那么多闲人。不过要去市区,还得从学堂街绕出来,走下梅公路……

  陈丹换了一身薄呢子风衣,九三年在东华yě就呢子布料kàn上去高档些。已经是十二月中旬,天气寒冷,北风吹得地面发白。陈丹系着大红的围巾,暖暖的色调,衬得她的脸蛋嫩腻如脂,红扑扑的美艳。

  “今天降温了,这气温一下子降下来,叫人受不了,”陈丹见沈淮还穿着钢厂的深蓝色工作服,问道,“你要不要回去换身衣服?”

  “咋的了,咱工人就不能带个美女去南园吃饭了?”沈淮问道。

  见沈淮夸张的表面,陈丹知道越说他越得意,美眸横了他一眼,搓着手呵气。

  “真冷?”沈淮说道,“那我怀里借你来捂捂。”

  陈丹拖长音道:“快开车吧……”

  赵东今天是难得休息,yě知道陈丹今天要跟镇里签承包协议,特地跟沈淮说要庆祝一下,沈淮就让他在南园请客。

  吃饭的事,沈淮yě没有跟陈桐、杨海鹏他们说,知道陈丹不喜欢将有些事太公开了。

  开车赶到南园,赵东与他女朋友xiāo明霞都已经先赶到了,在那里等着他们。

  “你就不会换身衣服啊?”赵东这段时间来,难得陪xiāo明霞逛街,又难得来南园这种高档场所吃饭,穿一身西装,人模人样的站在南园外接沈淮他们。

  待沈淮停好车走过来,穿着钢厂的工作服,赵东yě只能无奈的问一声。

  “有什么不好?是你丢掉了工人阶段的朴素作风,等回钢厂再教育你,”沈淮跟赵东开着玩笑,又跟xiāo明霞打招呼,“这段时间,赵东跟头骡子似的给我扣在钢厂干活,叫他没工夫把你伺候舒服了,你不恨我吧?”

  “赵东怎么说你在梅溪官威十足啊,瞪一瞪能止小儿夜啼!”xiāo明霞笑着问,“怎么还是狗嘴吐不象牙?”

  “我年纪轻啊,在政府里不绷着一张脸,他们当我钢厂过去收废铁的,”沈淮笑道,“反正在你们眼底,我就是一个收废铁的……”

  陈丹抿嘴而笑,她yě以为沈淮在镇上太严肃、太严厉了,严肃、严厉得跟他才二十四岁的年纪严重脱钩,倒是很喜欢他此时嬉皮笑脸又显得阳光的样子。

  南园临街的主楼,有客房,yě有餐饮,但南园餐饮的精华,还是在后面的翠华楼宴会厅里。

  翠华楼是民国时一座会堂式建筑,给十几栋旧式洋楼,yě就是市领导们的“行宫”包围其中,从临街走进,一条林荫小道,环境幽静。

  市委市政府稍大型的宴会,差不多都会在翠华楼举行。

  翠华楼用餐价格倒不是说有多昂贵,关键是没有关系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去用餐。

  陈铭德因病猝逝,将责任追究到市政府办管理南园不善的头上,之后就改由市委办分管南园。别人在翠华楼里定不到座,赵东倒是不介意把熊文斌的名义扛出来用一用。

  陈丹与xiāo明霞落在后面说话,沈淮跟赵东走在前面上台阶,刚要推门进大堂,就有名工作人员从旁边插上去,要拦住工人模样的沈淮:

  “对不起,请问先生你找谁?”

  “我不找人,能进去吃饭吗?”沈淮停下步子,kàn着小跑过来拦他的工作人员,是清秀的女孩子,kàn着脸熟,但记不得名字。

  “沈,沈秘书,”工作人员待kàn清普通工人打扮的竟然是沈淮,脸色陡然就变了,忙欠着身子道歉,“对不起,真对不起,没kàn清是沈秘书你。”又侧着身子将包铜的玻璃门打开,请沈★淮他们进大堂。

  沈淮跟陈丹摊了摊手,说道:“我离开市政府后,脾气其实改了很多……”

  陈丹抿嘴笑了笑,跟帮她们开门的女孩子说了声谢谢,才进门去。

  她知道沈淮在梅溪镇,对同僚■及干部很严厉,但对办事人员的态度平和。就是在钢厂,别人是杀鸡骇猴,沈淮更多的yě是杀猴骇鸡。

  真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孩子如此畏惧沈淮,真不知道沈淮以前在市政府是什么德性……

  yě没有跟工作人员多说什么,沈淮与赵东他们往里走。

  翠华楼这边的餐饮,主要是包厢,但从前堂往里,临湖有一排落地窗,视野极好,设有几个卡座,赵东就把桌子预定在那里。

  政府官员都习惯在包厢里吃喝,大厅这边的卡座倒显得冷清,只有他们一桌客人,沈淮搬出椅子,叫陈丹在自己旁边坐下,笑道:“比起包厢来,我们包下大厅,还有这一片湖景,真是占了大便宜……”

  坐下后,沈淮跟陈丹研究起南园翠华楼餐饮的许多细节来,有好些地方,是镇接待站不用太费工夫就能学习,又怕冷落了赵东跟xiāo明霞,笑着说:“陈丹这几天的心思,都在这上面,你们yě帮着一起拿着注意。梅溪镇的接待站,是我怂恿她接手的,而我又把承包费一下子提高到二十四万,我主要yě是怕接待站没有人接手。不过,她要是做亏,能恨我一辈子……”

  “你可不就是指望人家恨你一辈子?”xiāo明霞笑道。

  陈丹虽然年纪要比xiāo明霞小一些,但历经了那么多事,要比xiāo明霞成熟得多,不像xiāo明霞从小都在相对优渥的家庭里长大,幼师毕业就分配进市钢厂的附属幼儿园工作,又能与赵东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谈hūn论嫁……

  只是听xiāo明霞拿她跟沈淮的事开玩笑,陈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搭腔。

  “明霞,明霞,你个死丫头,说是同学聚会,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听着有人喊她名字,xiāo明霞回头kàn到她爸妈从前堂走过来,意识到谎言给拆穿,笑脸僵在脸上,继续扯谎道:“是陪赵东他同学吃饭哩,爸妈,你们怎么yě来南园吃饭?”

  见走过来的两个人,是xiāo明霞的父母,是赵东的未来岳父母,沈淮yě不敢怠慢,忙跟陈丹站起来招呼。

  xiāo明霞的父母都是唐闸区建设局的干部,他们虽然反对女儿跟赵东的hūn事,但女儿死活都跟赵东在那里,yě不好在外人面前说什么。

  xiāo建只是冷淡的点点头:“原来是赵东的同学啊,你个死丫头,说句实话我们还能打死你啊!”

  xiāo建瞥了沈淮一眼,kàn他身上深色的工作服,年轻人长得很精神,身边的女孩子yě叫人眼前一亮,但不管怎么说,只是个工人,心里很厌烦的想:赵东怎么越活越没出息,怎么尽跟下面的工人混在一起。

  xiāo明建没有跟沈淮握手的意思,kàn过他穿的工作服,甚至都没有正眼瞅着他的脸,视线扫过去,身子yě跟着侧过来,直接跟赵东说道:“区里的领导请客吃饭,就在二楼,有人kàn到像是你们。我们出来一kàn,果然还真是你们偷偷摸摸的来南园吃饭。区里还有建设局的领导在二楼,你跟明霞上去跟大家敬个酒……”

  xiāo建对赵东这个准女婿打心底不满意,但女儿已经给这浑球骗上床,女儿甚至还光明正大的把避孕套放手袋里,他yě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沈淮手伸出去半天,见xiāo建都转过身去,只能尴尬的笑着收回手来。

  xiāo明霞见父亲这么势利让沈淮如此难堪,心里十分不满,又十分难过,说道:“爸……”赵东yě是一脸难堪,明霞他爸已经把利势的脸色摆出来了,说道,“伯父,伯母,这是我们厂的……”

  “我知道,跟同事吃个饭没什么,yě没必要非说是同学什么的。”xiāo建打了哈哈,打心底就不想正眼再瞅沈淮一眼。

  沈淮笑了笑,他是不想叫赵东、xiāo明霞难堪,拍着赵东肩膀,说道:“你们上去敬酒吧,我跟陈丹在大厅里继续聊着,这菜上来还要等一会儿……”

  kàn着明霞她爸妈都走开了,赵东跟xiāo明霞十分难堪,沈淮挥了挥手,笑道:“明霞她爸妈愿意介绍你给区里的领导认识,说明还是接受你这个毛脚女婿的,上去吧,犹豫个啥?”

  把赵东、xiāo明霞赶上楼去,沈淮问陈丹:“我脸上的笑有没有僵掉?”

  陈丹乐不可吱的笑道:“叫你换身衣服,偏叫赵东跟明霞夹在当中难做人,”忍不住在他脸上掐了掐,说道,“还好,笑容没能完全走形……”说罢又忍不住要大笑。

  虽说沈淮官威十足时,陈丹能感到更多的安全感,但kàn到他愿意为别人委屈自己,更觉得亲近,yě忍不住在他面前流露出小儿女态来,仿佛亲密无间的情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