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小人物的逆转


  (这个好像不能算第五更,呵呵)

  肖jiàn很反感赵dōng不求上进,走到楼梯口,忍不住开口教训赵dōng来:“你说说,也都三十岁了,应该知道跟什么人交往,才是有价值的,怎么还尽跟些小工人混在一起?听说市钢厂以前的熊文斌当市委办主任,听说明霞说他以前还挺赏识你的,你就应该还留市钢厂里,怎么偏偏跳到个乡镇企业当什么厂办主任?”

  赵dōng这才想到明霞他爸刚才是故意摆脸色,虽说他尊重明霞的父母,这时候也忍不住有些生气,沉默着不吭气。

  “爸,刚才那是个赵dōng他们的厂长,你怎么能这样?”肖明霞气得快哭出来,又是难堪又是难过。

  “你个死丫头,一天要说多少次谎?”肖jiàn只当女儿嘴硬在胡说八道,也生起气来,板起脸来,说话声音严厉起来,“我说这些,还不是希望你跟赵dōng好?叫你们到楼上给区里的领导敬酒,混个脸熟,还不是希望赵dōng以后能有发展?”

  “你也真是的,少说两句不行,”明霞她妈知道丈夫调干后,脾气就变大了,怕当场闹僵了叫女儿跟准女婿下不了台,轻轻扯着女儿衣袖,责怪道,“你爸说什么,还不是为你们好?”

  赵dōng轻轻吐了一口气,也总不能在餐厅里真叫大家闹不愉快,轻轻的拉了明霞,让她不要多说什么。

  见女儿收住声,肖jiàn脸色才缓了缓,又吩咐道:“我们局长以及周区长都在,你们进去说话什么的,注意一点……”说着就领赵dōng跟女儿进包厢。

  周裕跟弟弟周知白坐在包厢里,听说jiàn设局刚刚走出包厢去的肖科长夫妇,他们的女儿、女婿也赶巧在南园吃饭,说要领过来给大家敬酒,他们也是善意的坐在那里等候…★…

  鹏悦贸易要在唐闸区的下江口批一块地jiàn码头、堆场。这事不归周裕分管,jiàn设局这边要走一道程序。

  虽说没有什么程序上的问题,但在国内办事请吃饭已经是常态,就算鹏悦贸易是周▲家的企业,周知白还是能放下身架把姐姐拉出来,一起请区jiàn设局的领导吃饭。

  这也是鹏悦在dōng华,比万虎声誉要好得多的主要原因。同样是背景深厚,鹏悦的姿态,叫人觉得他们的吃相要好看多了。

  见肖jiàn领着人进来,今天做dōng的周知白,就侧过身来,吩咐包厢里服务的服务员:“加两把椅子,再添两副碗筷,”又笑着跟肖jiàn寒暄,“肖科长的女儿漂亮,女婿也一表人才……”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再平易近人,也不可能为jiàn设局下面一名科长的女儿跟准女婿站起身来打招呼,赵dōng半边身给肖jiàn挡住,他一时也没有认出人来。

  “这位是鹏悦贸易的周总,”肖jiàn侧过身子,拉◇着赵dōng上前打招呼,跟周知白谄脸笑道,“这孩子在下面吃饭呢,就拉他们上来给周总、周区长还有唐局长敬个酒,以后还要请周区、周总、唐局长多关照……”

  梅溪钢铁厂的炉料采购,沈淮指定由赵dōn◆◇g负责。这以后每年要向鹏悦贸易采购至少四千万的炉料,赵dōng怎么可能跟周知白不认识?

  看到周知白坐在那里,赵dōng心里也差点气笑出来,也不理会肖jiàn拿了酒杯塞过来要他敬酒,径直走过来▲,朝周知白伸出手,笑道:“原来是周总在这里做dōng啊,早知道我就过来敬酒了……”

  周知白看清赵dōng的脸,也是吓了一跳,忙不迭的站起来,说道:“哦,原来是赵部长,赵部长你是肖科长女婿啊?”

  周知白在dōng华的地位不低,但鹏悦贸易明年的贸易额也就两个亿左右,眼前这人是掌握鹏悦贸易两成营业额的大客户代表,他再gāo的地位,也不能马虎。

  再说,掌握四千万原料采购大权的☆人,管他行政编制是什么,管他是不是乡镇企业,在dōng华都永远不可能是小人物……

  周知白这一站,除了周裕身份最gāo外,满桌子的人都站起来了。

  jiàn设局的局长唐川也不知道肖ji●àn的女婿,所谓的赵部长到底是什么身份,但见dōng华四大公子周知白都要敷衍的人物,他也不能怠慢,直接往旁边挪了个位子,将周知白身边的位子让出来,还只笑着对肖jiàn:“好你个肖jiàn,找了个有来头的女婿,还给大家打马虎眼……”

  肖jiàn夫妇都傻在那里。

  他们一直以为赵dōng跳槽去了梅溪镇某个破乡镇企业当了个厂办主任。

  在他们看来,乡镇企业的厂办主任,比市钢厂的技术科长还要不堪,都打心眼里以为赵dōng是越活越没有出息,没想到赵dōng一进包厢,竟能叫dōng华四大公子之一的周知白起身相迎?

  这满桌的人,除了副区长周裕坐着,其他人都讨好的站起来,真叫他一时间手足无措。

  也不怪肖jiàn不知道,他们对女儿跟赵dōng的婚事一直都持反对态度,在家里还为此争吵过好几次。

  肖明霞跟赵dōng出来吃顿饭,也要编理由,哪里会详细的告诉他们赵dōng是给沈淮拉去那个叫gāo天河儿子gāo小虎丢尽脸的梅溪钢铁厂?

  肖明霞毕竟要单纯得多,也不知道梅溪钢铁厂的轧车事件在dōng华的影响有多深。沈淮要赵dōng负责厂长室,肖明霞也只以为厂长室的性质跟厂办差不多,都是管家类型,没想到沈淮设立的厂长室才是梅溪钢铁厂真正的权力核心,赵dōng的地位,实际是跟副厂长汪康升、钱文惠以及总工程师徐溪亭平级的。

  肖明霞也傻在那里,他▲父母看不起赵dōng,千方百计的反对她跟赵dōng的婚事,甚至提出一定要见到五万八的彩礼才同意她们结婚。她也知道赵dōng为了跟她在一起,一直都在委曲求全。

  赵dōng给她爸强拉起来,讨好区■里的领导,刚才在楼下,还故意的对沈淮摆脸色,叫赵dōng难堪,肖明霞心里也满是委屈跟难过,在楼梯口就要跟她爸吵起来,没想到赵dōng走进包厢来,却能叫包厢里的人都站起来,肖明霞心里只有要哭出来的冲动……

  周知白还怕他姐跟别人不知道赵dōng的身份,帮着介绍:“嗨,你们不知道吧,肖科长的女婿,就是刚刚你们聊的那个沈淮的手下大将。肖科长说要我关照他女婿,却不知道我还要赵部长关照生意呢……”

  周知白看着唐川局长将座位让出来,拉着赵dōng的手请他坐自己身边,圆滑的说道:“还一直没有跟赵部长吃饭的机会,说错了,是赵部长你一直不给我这个机会,今天一定给我一个机会……”

  “改天吧,我在楼下还陪着人吃饭呢。”赵dōng说道。

  “一起请过来呗。”

  周知白知道梅溪钢铁厂明年要扩产,梅溪钢铁厂在沈淮的主持下,不会再看别人的眼色。他不想公司丢了梅溪钢铁厂这个大单,自然知道要对赵dōng亲近。

  周知白也知道以他的身份,请谁吃饭都是给面子,还很体贴的问赵dōng:“要不要我下去请一下?”

  肖jiàn受宠若惊,忙说:“不用,不用,就是赵dōng厂里的工人,”他可不敢真叫周知白下楼去请人,忙拉他女儿,“明霞,你去把赵dōng那两个同事请上来,就说是鹏悦的周总请客……”

  肖明霞不乐意,站着不动。

  赵dōng说道:“沈厂长在下面,他好像不大喜欢应酬,要不我下去问问?”

  赵dōng知道沈淮在市政府跟大家的关系闹得很僵,跟坐上桌上的美女区长周裕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也知道沈淮真未必会给周裕面子。

  “啪嗒!”

  周裕坐那里半天,看着弟弟游刃有余的应付众人,只是觉得有些无聊,但又不得不给弟弟拉出来应付区政府的同僚,直到听到沈淮就坐在楼下,吓了一跳,直接把手里的茶杯带下桌,在地上砸成两半。

  这一砸,把大家的目光都带过来,周裕身上叫茶水泼了一片,站起来躲让不及,不过她更怕沈淮跟弟弟打照面:市游泳馆的误会实在没有办法说清楚……

  “原来是沈书记在下面,”周裕尴尬的笑了笑,又没有办法不叫赵dōng下去请人,说道,“唐局长你陪赵部长,还有肖科长,一起下去请一下,人家要不想过来凑热闹,那就算了……”她就期待沈淮拒绝上回,也许给挡着弟弟跟沈淮照面……

  肖jiàn这次是彻底的傻眼了■,他记忆还没有差到忘记他刚才故意给人家脸色看:

  那个年轻人就是梅溪混江龙啊!

  就是那个叫gāo天河儿子两百万车给轧了不敢吭一声的人物啊!

  肖jiàn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当◇,tājìyìháiméiyǒuchàdàowàngjìtāgāngcáigùyìgěirénjiāliǎnsèkàn:

  nàgèniánqīngrénjiùshìméixīhúnjiānglóngā!

  jiùshìnàgèjiàogāotiānhéérzǐliǎngbǎiwànchēgěizhálebúgǎnkēngyīshēngderénwùā!

  xiāojiànzàiguānchǎngshànghúnlezhèmejiǔ,dāng☆然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在权势人物面前会多么遭人恨,说不定赵dōng的前途就直接栽到他的手里!

  肖jiàn这么想着,背脊的冷汗就冒了出来,心肝都吓得打颤:他刚才竟然给一个能叫市长gāo天河都低头◇的人物脸色看!

  沈淮不喜欢应酬,之前的沈淮在市政府也是目中无人,所以很多人对沈淮只知其名,不识其人。

  区jiàn设局长唐川不会因为沈淮只是梅溪镇的党委副书记,论级别还要差他半级,而心生怠慢。

  能轧gāo小虎的车,能逼gāo天河低头的乡镇干部,整个dōng华市,也就沈淮这一号,哪里是唐川一个小小的区jiàn设局长能轻视的?

  周裕一吩咐,唐川立马麻利的站起来,拍着肖jiàn的肩膀,只笑着说:“肖jiàn啊肖jiàn,回去我再好好的收拾你……”拍上去,才觉得肖jiàn的身子在打颤,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