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酒水的学问


  更新时间:2012-08-16

  沈淮给钱文惠、赵东以及杨海鹏打电话,约好晚上见面的事情,临了又把褚强喊到办公室,跟他说:“你打电话问一下你父亲,晚上有没有空到渚溪酒店吃顿饭……”

  沈淮对褚宜良印象很深,在梅溪镇那些sī营老板中,有企业家气度,值得扶持的,也就褚宜良等廖廖数人。

  企业家与银行家之间,是需要相互借力的,合作得好,就是双赢的关系。所以,沈淮打算把杨◇海鹏、褚宜良跟业信银行的高层介绍相互认识,以增加彼此合作的可能xìng。

  沈淮倒不会把这层考虑跟褚强细说,褚强也不问为啥,只是爽利的答应下来,出去就给他爸打电话,很快就回来给沈淮肯定的答复。▲

  临到五点半钟,沈淮正打算给何清社打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的事情,就见孙亚琳直接敲mén进了外间的办公室,与孙亚琳一起的还有业信银行东华分行的筹备小组负责人张力升。

  上回市委书记谭启平陪同业信银行高屋参加梅溪钢铁厂,张力升也是参观人群之列。沈淮自然知道表姐不可能有亲自到政fǔ来邀请他赴宴的诚意,自然是张力升待人接物讲究礼数

  沈淮热情的走出去握手,笑道:“张行长也到了梅溪镇;我本是想着敲我表姐一顿晚饭,没想到把张行长你惊动了……”

  “应该的,姚行长回到省城,对梅溪钢铁厂的经营管理赞不绝口,给我跟孙经理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梅溪钢铁厂这个客户争取过来,”张力升说★道,“我也是打算这两天就专程过来拜访沈书记的,孙经理接沈书记电话时,我赶巧在旁边,想着择日不如撞日,还希望不会太唐突。”

  褚强已经先离开镇政fǔ,沈淮拉过郭全:“郭主任,你找一个何镇长去,问○他晚上得不得空,陪同一下业信银行的张行长……”

  “请郭主任帮助带个路,我去邀请何镇长。”张力升坚持礼数,沈淮就陪同他去三楼。

  张力升今年四十岁,金融科班出身,曾在省建行下面的一家分理处担任主任,后给业信淮海省分行聘请过去担任信贷部副主任,这次就给派遣到东华筹立东华市分行,是孙亚琳的顶头上司。

  张力升实地考察过梅溪钢铁厂的运营状况,也研究过孙亚琳的报告,对梅溪钢铁厂短时间的运营转变,印象非常深刻。不管梅溪钢铁厂以前存在怎样的问题,只要能把当前的经营状态维持下去,就是一个极有潜力的优质客户。

  对业务刚刚发展到东华地区的业信银行来说,张力升出面拉一下关系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更何况沈淮是总行监事沈山的外孙,父系这边的亲属在国内的背景更深厚,不要说张力升了,便是省行的姚荣华都不敢轻视。

  张力升作为国内的老银行,要比那些外资股东推荐的海外高层管理人士,务实、圆滑得多。他甚至可以不yòng特别敷衍东华市的官员,对沈淮倒不能太怠慢,他甚至还担心在乡镇酒店里安排宴请是不是档次太低了一些。

  不过赶到镇政fǔ当面邀请之前,张力升亲自跑到渚溪酒店看了一下yòng餐环境,看到经理年轻又漂亮,也就恍然有悟,不再提宴请换地方的事。

  不要看张力升只是业信在东华分行的筹备负责人,地位也远远不是乡镇干部能比的。特别是银行又掌握着地方极需要的金融资源,即使彼此互不统属,何清社、郭全等人,在张力升面前也会自觉矮人一等。

  在梅溪镇设立营业网点的事,孙亚琳白天有跟张力升jiāo流过。

  不说沈淮的背景,梅溪钢铁厂九四年将以四个亿为产值目标,哪怕是专为拉拢住这么一个客户,也有必要在梅溪镇设一家营业网点。

  梅溪钢铁厂是镇属企业,将来沈淮高升他就,掌握梅溪钢铁厂的,很可能还将是梅溪镇推选出来的官员;而在梅溪镇设立营业□网点,也免不了要跟镇政fǔ打jiāo道——张力升对何清社、郭全这些地方官员,也是不会马虎的。

  不过这次晚宴,是沈淮召集的,赴宴的人选,张力升也是听从沈淮的安排。

  镇政fǔ的接待室相★对简陋,以往也是把渚溪酒店当作接待点,虽然还没有到yòng餐时间,沈淮、何清社便与张力升先去渚溪酒店的会客厅jiāo谈。

  渚溪酒店三楼有专mén的会客厅,装潢豪华,与客房部的电梯一样,都是当初梅溪镇建造文化站大楼超规格的地方。

  走到渚溪酒店之前,看到褚宜良、褚强父子将车停在mén厅里,褚强跟褚宜良的司机,正打开后备箱把两箱五粮液抱出来。

  “褚总,我代人请你赴宴,你也没有必要自备酒水吧?”沈淮笑道,要褚宜良把酒赶紧放回车里去,人过来说话。

  这年头官员吃饭,拉上sī企老板,自然是叫sī企老板跟着买单的。褚宜良接到儿子褚强的电话,没有多想,就一口答应下来,还亲自先赶来渚溪酒店确实菜单,怕一些高档菜肴可能会缺了。

  沈淮即将接替杜建担任党委书记的事,虽然没有大肆传开,但在政fǔ大院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这年头,官员在外面吃顿饭、泡个澡,让你赶过来付帐,就是看得起你。

  对于梅溪镇这个新的书记,褚宜良只苦于没有太多的机会亲近,哪里不吝啬给敲诈一顿饭?何况沈淮没有吃完饭喊你过来付帐,还让你同桌陪席有联络感情的机会,就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

  九三、九四年,五粮液比茅台还要上档次一些,基本上也能配得上国内的高档酒席。褚宜良车后备箱里总是摆着两箱五粮液,就是方便随时请客吃饭能yòng上,这会儿正要儿子褚强跟司机把酒水搬到包厢里◇去,乍听沈淮从后面走过来,说了这话,褚宜良当下心里就是一沉。

  虽然看到沈淮脸上挂着笑容,褚宜良还想岔到别处去了。

  酒店对外营业,酒水利润最高。在渚溪酒店开一桌两千元的菜单,由于有些◆高档菜还需要临时去配,甚至都赚不了一半的máo利;但一箱五粮液喝下去,酒店就能轻轻松松的赚上千元,这还是相当厚道把真酒拿出来给你喝。

  褚宜良突然觉得自己好蠢,在商场mō爬滚打了十多年,怎么犯这种低级错误?这渚溪酒店的老板娘跟沈淮是什么关系,他搬两箱五粮液上楼去,不是要让渚溪酒店的老板娘少赚这笔酒水钱吗?要是别人都效仿,这不是往沈淮脸上chōu吗?

  褚宜良赶忙使眼色叫褚强跟司机把酒水放回去,跑过来笑道:“上回跟沈书记喝过一回酒,觉得沈书记的海量,这不是怕把渚溪酒店的五粮液喝光了,拿两箱先放柜台寄着,以免存粮告罄,到时候捉急。”

  沈淮笑了笑,给褚宜良介绍张力升、孙亚琳,说道:“业信银行要在东华发展业务,也会在梅溪镇设营业网点,张行长、孙经理托我介绍有潜力的优质客户,我想着我们镇,鹏海贸易算一家,褚总的máo毯厂算一家,就把你跟杨海鹏拉过来,替梅溪镇撑撑场面;今天是张行长、孙经理要热情招待,没有褚总你发挥的机会……”

  听过沈淮这话,禇宜良才稍心安一些,至少今天没有闯什么祸,但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是愚蠢无比,把许多细节都考虑到,却偏偏漏掉最重要的地方。☆

  褚宜良心里忐忑归忐忑,心里还是感鸡沈淮的。

  做企业最怕的就是跟银行搞不好关系,业信银行的招待酒会,沈淮能想到他,把他邀上,不管他跟业信银行以后会不会有业务上的往来,都说明沈淮对他★

  chǔyíliángxīnlǐtǎntèguītǎntè,xīnlǐháishìgǎnjīshěnhuáide。

  zuòqǐyèzuìpàdejiùshìgēnyínhánggǎobúhǎoguānxì,yèxìnyínhángdezhāodàijiǔhuì,shěnhuáinéngxiǎngdàotā,bǎtāyāoshàng,búguǎntāgēnyèxìnyínhángyǐhòuhuìbúhuìyǒuyèwùshàngdewǎnglái,dōushuōmíngshěnhuáiduìtā的重视。

  离开席还有些时间,众人便到三楼的会客厅稍聚,杨海鹏也很快闻讯赶了过来;赵东、钱文惠也随后从钢厂直接赶过来。

  话题自然还是围绕业信银行在梅溪镇设营业网点上,这个话题大家都能扯,也能把大家都吸引过来。

  沈淮直接说道:“镇上梅溪老街跟学堂街的丁字口,临学堂街有家中yào房,归镇卫生院所有,眼下没有什么效益,我考虑裁撤掉,把人员并入镇卫生院。中yào房腾空后,可以整体出售给业信银行。面积大约有四五百个平方,作营业网点应该是足够了。将来,镇上cái政不那么紧缺,我们会考虑改造整条梅溪老街,到那时,对业信银行的经营应该更有利……”

  何清社也附和道:“梅溪镇沿街应该是没有比那处更合适的地方了。”

  张力升对梅溪镇不熟悉,征询的看了孙亚琳一眼,孙亚琳点点头。

  要说一定要在梅溪镇设营业网点,她也看中那个地方,倒没有想到沈淮的眼光跟她一致。

  服务员过来问开席的时间,这边就转移去包厢,沈淮跟何清社走在后面,说道:“年前把这事给定下来,镇上就能多一笔灵活可支yòng的款子……”

  何清社点点头,要能在年前把物业出售谈妥,cái政上就能多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业信银行虽然是国内第一股份制银行,但还是国有控股,镇上把物业出售给业信银行套点现,也不怕别人会说叨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