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意料不到的电话


  沈淮按着黄新良留下的字纸拨通diàn话,diàn话“嘟嘟”声响了两下,就给很利落的拿起来:“喂,我是宋炳生,你是哪位?”

  事故发生时,沈淮能清醒的意识到他是存活在之前沈淮的身体里,只不过之前沈淮的记忆像是影像资料一般,保留下来。

  也许开始时,沈淮认为这能帮他更好的以新的身份去面对这个世界,他就会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去“翻看”沈淮的记忆。

  人格的形成不是先天的,而是人一生所经历的事件累积。

  沈淮在“吸食”别人的人生记忆,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叫之前沈淮的人生渗透到他的意识里、人格之间,叫他的性格变得更阴柔,人变得更城府。

  特别是在孙亚琳出现之后,这种变化就更加明显,沈淮甚至时常在梦里搞不清楚自己是孙海文还是沈淮,或者说他已经是一个“全新”的人。

  听到这即陌生又熟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沈淮一阵恍乎,仿佛突然间从心里涌出一些不应该有的期待情绪。

  沈淮很奇怪,他只是借着之前沈淮的身份活着,就算他想在地方做出成绩,获得宋家、孙家的认同,说到底还是希望能借助到宋家、孙家的势力,以便能在仕途shàng有更好的发展,而不是说有什么情感shàng的依赖……

  沈淮心里对这些很清楚,这时候怎么会有这种期待情绪?这是之前那个浑球才应该有什么情绪啊?

  也许是沈淮沉默了太久,叫宋炳生在diàn话那头不耐烦,又催问了一声:“你是谁,找哪位?”

  “我是沈淮……”沈淮声音干涩的说道。

  “哦,之前的diàn话是我打的,”宋炳生在diàn话那头声音平淡的说道,“农机部年后会有调整,我算是在农业部工作。你发表在《乡镇企业》期刊shàng的文章,我看过了。你在东华担任乡镇党委书记的事,我也刚刚听说。你在乡镇就好好工作,不要玩这些虚头。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挂diàn话了……”大约过了有两秒钟,宋炳生就直接把★diàn话挂了。

  沈淮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刺痛,这种感觉叫他有些惶恐,叫他意识的他不再是纯粹的借着之前沈淮的身份而活着,怕是从灵魂及情感深处都免不了给打下之前沈淮的人生烙印,不然不会有这么清晰的□失落跟刺痛感。

  diàn话嘟嘟的响着长声,diàn话那头应该是“他父亲”的男人早已不知道消失在哪里,沈淮只是空濛濛、心无着落的坐在那里:

  原来不仅是要背负两个人的人生,还要交融两个人的人生。

  《乡镇企业》是乡镇企业局主办的一份期刊,谭启平要沈淮他把乡镇资产管理的一些想法整理成理论文章,就发表在这个期刊shàng。只是沈淮不知道国务院内部已经将乡镇企业局等部门并入即将设立的农业部之中,故而也没有想到这篇文章落入“他父亲”的眼底。

  “他父亲”压根就不相信这篇文章是他所写,这通diàn话更多的不过是警告要他安fèn守己。

  沈淮不知道农机部何时会调整更名为农业部,也不知道调整后,“他父亲”在农业部会担任什么职务,压根没有人想起来要告诉他这件事;要不是这篇文章,也根本就不会有这通diàn话。

  当然,虽说免不了会受之前沈淮的影响,但更多的是措手不及的期待跟失落,叫沈淮有所难以适应。

  沈淮坐在办公室,抽出根烟点shàng,慢慢收拾自己的情绪,转念间他又想到一个关键问题:他党委书记的任命刚刚才下来,“他父亲”这就知道了;那只可能是谭启平在shàngwǔ或者中wǔ什么时间跟“他父亲”通过diàn话……

  他在基层干出成绩,这么快就得到认同,还能在乡镇独挡一面,听到这里“他父亲”反应却出奇的冷淡——谭启平会这么想?

  要是他“二伯”宋乔生态度冷淡,还有解释,毕竟大家庭里兄弟姊妹叔侄姑嫂的亲戚关系复杂,但他的“父亲”态度冷漠,能让谭启平往哪里去想?

  谭启平在官场浸淫了半辈子,不是单纯的少年,除了寄生移魂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不会有什么联想外,什么坏事好事联想不到?

  想到谭启平跟“父亲”的接触,很可能会直接影响到谭启平对他的感观,沈淮心头就蒙了一层阴云。

  他在梅溪镇能如此顺利的开展工作,跟谭启平的强力支持有着直接的关系,沈淮一时间难以想象:要是谭启平对他态度冷漠下来,对他以后的发展该是何等大的打击!

  这么想着,沈淮在办公室里多少有些坐立不安,抽了两根烟,心绪还是难以安宁下来。

  沈淮打开办公室门,想出去透透气,看到黄新良还坐在外面的办公室里,很不耐烦的皱眉问道:“黄主任,你是不是下wǔ没事做了?”

  “……”黄新良给闷头打一棍,想问diàn话的事情,又觉得这不是他该问的,脸讪在那里,跟要哭似的,最终是没说什么,就推门要离开。

  “杨成明老师是不是今天出院?”沈淮想起一件事,喊住黄新良。

  “是的,”黄新良站住回答道,“赶着今天要出院,大过年的,在卫生院里也住不心来。”

  “那我们去杨成明老师家里看一下;你去问一下何镇长,他要是没有空,你陪我过去。”沈淮说道。他又不能这时候去陈丹那里,总要找一件事把自己的心思岔开去。何清社兼着教育办主任,沈淮去看望杨成明,怎么也要跟何清社先知会一声……

  一会儿何清社跟黄新良就下楼来,年前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

  春节将至,市委办公室也是懒懒散散的,说笑声也比往常脆利了些,熊文斌也懒得再抽鞭子。说实话,市委办公室就在市委书记的眼鼻子底子,谭启平又是要求严格的人,其他机关的工作都要远比市委办轻松得多,这大过年的,熊文斌也乐意让大家轻松些。

  熊文斌拿着文件夹,推开谭启平办公室的门,见谭启平坐在会客区的沙发shàng,脸shàng有些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

  “谭书记……”熊文斌小声提醒了一声。

  谭启平抬起头,问道:“跟业信的谈判,进展如何了?”

  “这是业信整体收购天衡大厦新的报价跟条件……”熊文斌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递给谭启平。

  谭启平扫看了一眼,问熊文斌:“梁市长跟顾同怎么看?”

  “市钢厂往天衡大厦里已经投入在一亿一千万,地皮不算钱,顾同的意思还是要把一亿一千万拿回去,”熊文斌说道,“梁市长倒没有怎么表态?”

  “地皮当初就是划拨给市钢厂的,现在由市政府划转给业信银行,要收钱,这笔钱也是要由市政府来收,”熊文斌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一亿一千万,跟业信的条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啊!你说这背后是不是有人要顾同咬牙坚持啊?”

  熊文斌点了一下头:很显然高天河宁可这桩交易谈崩掉,也不想天衡大厦的问题在谭启平手里解决掉、来抽他的脸。

  “怎么办?”谭启平问道。

  谭启平虽然是市委书记,但也不能直接指令市钢铁厂将天衡大厦便宜三四千万出售给业信银行……

  当然,市里一定要强行干涉,这个决定只能经市常委会议集体讨论做出。

  把这件事捅到市常委会议shàng讨论,谭启平也是要面临一定风险的:讨论通过,自然能狠狠的打击一下高天河◎;讨论要是不通过,谭启平前期占据的一点主动,就会消亡殆尽。

  “马shàng就是春节了,大家心思都不在工作shàng,或许等到年后,情况会乐观一些,”熊文斌说道,“春节期间,谭书记是不是安排走▲访一下市钢厂的职工生活……”

  “好。”谭启平知道熊文斌是什么意思,也不得不承认熊文斌是个好帮手。

  顾同咬着不松嘴,不愿意低价将天衡大厦的物业转给业信银行,说到底就是高天河在背后死撑着。谭启平这时候把这事捅到市常委会议讨论有一定的风险,也没有必要跟高天河正面交锋。市钢厂一直饱受资金紧缺的困扰,职工生活亟待改善,他应该从市钢厂内部给顾同施加压力……

  熊文斌又说道:“对了,今天是沈淮正式担任梅溪镇党委书记,阚局长刚才打diàn话过来,问我要不是晚shàng敲沈淮一顿饭?谭书记晚shàng也没有什么特别安排,要不要凑个热闹?”

  “不了,我也是难得早回家休息,”谭启平冷淡的说道,“沈淮在梅溪镇当shàng一把手,正应该踏踏实实做好工作,你们也不要助涨他的骄傲,免不得他收不住翘尾巴……”

  熊文斌心里咯噔一愣,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叫谭启平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熊文斌闷闷的出了办公室。

  阚学涛中wǔ提议聚餐的事,熊文斌谨慎的先拒绝了。这个就是在领导身边服务的艺术,熊文斌倒不愁对阚学涛没有什么说辞,只是奇怪谭启平中wǔ时说到沈淮担任梅溪镇党委书记这事,还很是高兴,怎么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态度就突然冷淡下来了?

  谭启平这段时间就在办公室里,也没有出去啊?

  熊文斌看到保密室的小文走过去,想问一下谭启平下wǔ都打了哪些diàn话,又觉得这么做很不合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