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语将成谶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语将成谶

  ------------

  (十二点的加更来了;求红票、求收藏)

  “咚咚咚”孙亚琳踩着高跟鞋走过来,看着沈huái跟杨海鹏站在洗手间前说话,蹙着秀眉,眼睛在沈huái跟杨海鹏的脸上扫来扫去,似乎要窥破他们俩之间有什么诡异,问道:“你们两个大男人在这里鬼鬼祟祟干什么?杨总今天请客,这饭到底还吃不吃了,老娘我都快饿死了……”

  沈huái这才知道表姐孙亚琳在包厢里等了一会儿,大概也是等得不耐烦,就临时走开了。

  沈huái跟赵东、杨海鹏他们一起吃饭,要么守时,要么谁有事就先忙着,不会说专门为等一个人把酒席拖到八点钟都不开。

  何况,沈huái临时有事,跟杨海鹏、孙亚琳都提前打过招呼,苏恺闻还如此的惺惺作态,表面上看来是种客qì、是礼节,实际只是拒人千里的冷漠以及高过常人的控制欲罢了,沈huái心想孙亚琳要有耐心敷衍他才叫奇怪呢。

  想到孙亚琳目前要算是自己的天然盟友,沈huái心里一笑,不过也没有想窜掇孙亚琳去做什么叫苏恺闻下不了台的事情,怎么也要照顾到谭启平的面子。

  同时,沈huái也暗暗告诫自己:谭启平从今往后可能不会再给他什么大力支持,遇到什么事都要收敛一xiē;又想,就算在东华,也实在没有必要在谭启平这棵树上吊死,关键还是要有自己的根基,才可以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

  沈huái与杨海鹏、孙亚琳走回包厢,看到谭晶晶跟苏恺闻在咬耳朵说话,笑得粉脸潮红,还小女儿态的伸手去掐苏恺闻,知道谭晶晶跟苏恺闻即使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也要比普通朋友亲昵一xiē。

  沈huái知道谭晶晶跟熊黛玲同年,过年才二十岁,而苏恺闻看上去要有二十六七岁,这说明谭启平在省城担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时,苏恺闻就跟谭家来往密切。

  沈huái心里暗暗的想:省里有什么人物姓苏?

  赵东探询的看过来,沈huái只微微颔首,示意无事。

  苏恺闻站起来,热情拉沈huái坐他旁边,沈huái便笑着坐过去,见周明也凑在里面谈笑风声,问道:“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黛玲跟晶晶前天她们学校放假,约好一起坐苏秘书的车回东华,路上遇到回乡的自行车队。几百辆自行车一起,沿着国道,浩浩荡荡的,前天新闻就有报道,没想黛玲跟苏秘书他们还拍了照片,等照片洗出来,一定要拿过来看看……”周明说道。

  沈huái看了熊黛玲一眼,熊黛玲天真无邪的露出浅浅的笑容,可能是为回东华路上的遭遇而兴奋,也可能是为她与谭晶晶刚开始、时间还不长的友谊而高兴,没有意识到周明故意炫耀这段信息的用意。

  赵东、杨海鹏都看着手头的东西,没人去接周明的话;熊黛妮似乎也意识到丈夫有xiē炫耀了,在桌下轻轻的扯着周明的衣服。

  孙亚琳眼神锐利的扫过桌上众人一眼,便侧过头来咬耳朵:“你的情况看上去似乎有xiē不妙哦!”

  孙亚琳挨近过来,说话几乎把qì息吐到他耳朵里,有着淡淡的香qì,沈huái心里奇怪:孙亚琳不是喜欢女人吗,怎么还抹香水?

  沈huái侧头看了孙亚琳一眼,见她脸上挂着欠抽的幸灾乐祸的笑容,知道她就是明摆着大家要站同一条战壕,也是你越倒霉她越高兴的性子,没办法跟她计较。

  孙亚琳打小就在大家族里长大,对这种事感触尤其的敏锐,而周明又急于表现了一xiē,沈huái心想,大概在他过来之前,周明大概已经有意无意的把他给谭启平边缘化的消息透露给杨海鹏、赵东他们知道的吧?

  有xiē情况是明摆着的:熊黛玲都跟谭晶晶在省城有接触了,周明也跟苏恺闻称兄道弟了,偏偏他这个谭启平昔日的嫡系心腹,拖到今天才知道这xiē事,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够明显吗?

  也许周明也就早两三天跟苏恺闻接触,但哪怕早一天,意义就绝对不同:这关系到整个◎圈子里所有人的亲密排序……

  沈huái的权力来源,一是他身为梅溪镇党委书记的官职;一是市委书记谭启平对他的信任跟倚重,而这个则是国内官场上至关重要的潜权力。

  而沈huái此前之所以○能在梅溪镇做那么多的事,甚至能强压高天河低头,从根本上是来源谭启平所给予他的潜权力。

  各人依赖核心人物谭启平而能获得的潜权力大小,说到底就是由整个圈子的亲密排序来决定。

  沈huái脸上保持着亲切倾听的笑容,倾过头来跟孙亚琳咬耳朵:“这几天,为了帮业信银行多拉客户,我茶不思、饭不想,你现在这幸灾乐祸的,也太没有良心了吧?”

  “何辄你有良心了?看看这xiē年给你糟踏的姑娘,你就算有良心也给她们都吃掉了吧?”孙亚琳横了沈huái一眼,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吃过饭再说……”沈huái说道。

  看着沈huái跟孙亚琳不tíng的咬耳朵,周明不乐意的起哄道:“你们俩到底有什么秘密要聊,咬着耳朵聊这么久,可把我们的好奇心勾起来了!有什么好事也讲来给大家听听啊。”

  “我跟沈huái数这xiē年给他糟踏的那xiē小媳妇、大姑娘呢。周大科长,你◆可要把你老婆、小姨子看好了,沈huái可是个会偷鸡的黄鼠狼……”孙亚琳说道。

  沈huái正喝茶水,哪里想孙亚琳说话这么狠,一口茶水呛喉咙眼里,只来得及低半头,喷得身上、桌边都是茶渍。

  杨海鹏、赵东、肖明霞三人憋着笑,转脸看向别去。

  周明给孙亚琳呛了一句,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脸讪在那里。

  倒是熊黛妮、熊黛玲姐妹闹了一个脸红,好像她们跟沈huái有什么奸情给戳穿似的。孙亚琳的这句玩笑话应该说是有xiē过份了,但她们又没有办法生qì,因为孙亚琳压根儿就不在乎她们的想法……

  孙亚琳把獠牙露出来,苏恺闻也知道她不好惹,本来要衬周明的话,这下子也收声不言。

  “好了,不要太过份了。”沈huái压着声告诫孙亚琳,也怕她牙尖嘴利,搞得大家不欢而散。孙亚琳肆无忌惮,哪怕是谭启平她未必就愿意看脸色行事,更不可能去看周明或者苏恺闻的脸色说话,但这对他不会是什么好事,至少表面上大家还是要维持团结。

  酒菜陆续摆上来,吃了半个小时,沈huái出去接了一通电话,副书记李锋汇报县里刚下防雪灾的通知,其他乡镇已经出现塌房事故……

  沈huái看着窗外的雪花不tíng,梅溪镇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其他乡镇以及东华其他地区就难说了——

  沈huái回到包厢,赵东问他:“是不是防灾的事情?厂子那边我还是要跟老徐、老汪他们汇合一下……”

  钢铁厂的情况还好,除了自行车棚等几处薄弱点,以及保电力供应不受雪灾影响而中断外,需要防灾的地方不多。已经安排汪康升、徐闻刀两人值夜,不过,赵东是不喜欢今天酒席上的氛围,找借口想早脱身。

  沈huái顺水推舟的说道:“县里刚下防灾通知,这场雪几十年罕见;我也要回镇上去看看,”对苏恺闻说道,“对不住啊,今天就让海鹏、周明多陪陪你,改天再找你跟晶晶陪罪。”

  “没事,没事,工☆作要紧,大家都能理解。”苏恺闻客qì的说道。

  沈huái见苏恺闻的脸上透着说不出的虚伪,打心眼里不喜欢他,不过没有说什么,与赵东还有肖明霞三人就先离席离开渚溪酒店。

  肖明霞已经习惯跟赵东住钢铁厂宿舍了,沈huái也要先去钢铁厂看一下防灾情况,三个人就顶着风雪沿街往南走。

  学堂街积着厚厚的一层雪,北风呼呼的刮着,雪粒子打在脸上生疼。

  不一会儿孙亚琳的电话就打过来:“到底是什么回事啊?酒桌上打了半天的哑谜,我可不想叫好奇心折磨得半夜都睡不着。”

  “我们在路上走呢,你不会等我进了屋再打电话?”沈huái让赵东、肖明霞在前面,他把手机夹在脸跟脖子之间,跟孙亚琳说话:“你说能有什么事啊,孙家把我踢出来,宋家也不待见我,我想浪子回头,在谭启平跟前卖乖,但保不住旧帐会给人翻出来啊……”

  “我说什么事呢,我还以为你又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混蛋事叫人恨呢,”孙亚琳在电话那里毫不留情的又说了一句,“不过啊,照我说,你这是活该。你有想过小棠这几年是什么情况吗,有问过小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吗?我都恨不得戳你两刀……”

  听着表姐孙亚琳毫不留情面的话,沈huái咧着嘴,这本该是别人的罪孽,只是这时间脑海来恍然浮过一个清丽少女的面容,叫沈huái心里没来由的痛了一下。

  孙亚琳大概也是想到qì愤处,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嘟嘟嘟”的空响声,沈huái一时间也心思恍然:以往他觉得,之前沈huái的罪孽加在他的头上,是必须要为之付出的代价,这时候觉得这xiē是他代之前沈huái必须要偿还的债。

  谭启平不是心思◆单纯、不是不会多想的人,即然他已经到了给“亲生父亲”都嫌弃、都憎厌的程度,还能指望谭启平对他不防备着点?

  沈huái把手机收到外套口袋里,他倒不怎么担心“丑事”外扬,但在小圈子里怕是很难摆脱○“品格低劣”的评价了,那他以后的出路在哪里?

  恐怕是要在谭启平的圈子外开创新的天地才行。

  沈huái又想,熊文斌会是什么态度?谭启平不知道详情,熊文斌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但谭启平态度的变化,熊文斌应该是第一个能感觉到了。

  听周明所说的那xiē话,苏恺闻到东华来也就这两三天的事情,沈huái这两三天里是没有主动给熊文斌打过电话,但熊文斌也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

  想到这里,沈huái也忍不住轻叹一口qì:熊文斌果然变得现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