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出头的椽子先烂


  褚宜良也不看愣站在那里的潘石贵一眼,跟着就进了沈淮的办公室。

  沈淮把镇上受灾的情况,跟褚宜良介绍了一下。

  褚宜良消息来源也广,知道鹤塘镇跟其他乡镇的受灾情况,昨天接到镇上通知,也认为镇上有些小题大做,这时才有些后怕。虽然沈淮看上去很年轻,但事实证明梅溪镇néng有他来担党委书记,néng有他来主持局面,实际是全镇五万多口的人福气。

  禇宜良也不打马虎眼,干脆利落的说道:“织染厂工人的接受问题,我愿意尽极大的努力配合镇上做工作;另外,我私人捐十万元给镇上用于救灾……”

  沈淮很高兴褚宜良néng有这个态度,不枉前些天跟他推心置腹的谈那一话,请他坐下来说话。

  “按照常理来说,潘石贵这种人,我即使不愿意亲近他,也不应该招惹他,”沈淮分了一根烟给褚宜良点上,说道,“把梅溪镇比作一片森林,潘石贵这样的人、这样的企业,就是这片森林里的杂草恶草;杂▲草恶草不除,森林怎么可néng茂盛?在国内想做什么事,是真正的逆水行舟,不是说你比别人做得更快、更好就足够的。当然,很多人都不愿意,或者说都不希望是他去得罪潘石贵这样的人。不过,要是大家都如此,杂草、■恶草只会长得越来越欢,最终其他草木的生长空间也就都给挤占得!”

  褚宜良深有所感的吸了一口烟,说道:“沈书记的意思,我都néng知道,只是之前没有沈书记你想得这么透……”

  沈淮点点头,他担心褚宜良表面上顺从他的安排,但内心不愿意得罪潘石贵这样的人,对他的安排会有不满;有些话还是要跟他说透。

  抽过烟,沈淮就陪褚宜良到何清社的办公室;他要统辖救灾的全局,织染厂关停的事只né◎ng交给何清社、郭全具体负责。

  看到潘石贵坐在何清社的办公室里,沈淮依旧不忘要教训他一下:“为富不néng不人,为富不néng让乡里乡亲指着脊梁骨骂——镇上关停织染厂,褚总不但愿意配合接受工□◎ng交给何清社、郭全具体负责。

  看到潘石贵坐在何清社的办公室里,沈淮依旧不忘要教训他一下:“为富不néng不人,为富不nénngjiāogěihéqīngshè、guōquánjùtǐfùzé。

  kàndàopānshíguìzuòzàihéqīngshèdebàngōngshìlǐ,shěnhuáiyījiùbúwàngyàojiāoxùntāyīxià:“wéifùbúnéngbúrén,wéifùbúnéngràngxiānglǐxiāngqīnzhǐzhejǐliánggǔmà——zhènshàngguāntíngzhīrǎnchǎng,chǔzǒngbúdànyuànyìpèihéjiēshòugōng人,还要额外捐出十万元给镇上救灾。潘厂长,你什么时候néng有褚总对梅溪镇的这份心意,你做什么事,我跟镇上的其他干部都会支持你。”

  潘石贵也知道就算他把当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堂哥潘石华搬出来,也压不住这条néng叫市长高天河低头的混江龙,他坐在何清社的办公室里,也不敢再说什么挑衅的话,脸色很难看的点头称是,算是默认织染厂关停的事实。

  潘石贵在沈淮面前态度老实起来,不过看褚宜良的眼神还是不怀善意。

  褚宜良一般情况下都是八面玲珑,圆滑的处理各种关系,但事情临到头上,倒也是不怕。

  沈淮倒也不担心褚宜良会临阵退缩,褚宜良要是一个性格软弱的人,哪里néng挣下并守住这份身家?

  沈淮把褚宜良交给何清社,让他们一起讨论关停织染厂,安置工人的事情,他带着黄新良、褚强去看望安置到镇小的受灾群众,又到卫生院看望受伤的人员。

  在卫生院看到寇老头,沈淮走过◎去打招呼。

  走到近处,沈淮刚要问寇萱的情况怎么样,寇老爹扑通就在跟前跪下来。

  沈淮吓了一跳,忙将寇老爹搀起来。

  寇老头眼泪纵横:“要不是沈书记,我死了怎么去面对小婧她爹啊●qùdǎzhāohū。

  zǒudàojìnchù,shěnhuáigāngyàowènkòuxuāndeqíngkuàngzěnmeyàng,kòulǎodiēpūtōngjiùzàigēnqiánguìxiàlái。

  shěnhuáixiàleyītiào,mángjiāngkòulǎodiēchānqǐlái。

  kòulǎotóuyǎnlèizònghéng:“yàobúshìshěnshūjì,wǒsǐlezěnmeqùmiànduìxiǎojìngtādiēā!”

  问过旁人才知道寇家那栋土屋西头,也就是寇萱睡的那间房,整个垮塌下来,床板都给横梁打成两截,寇老爹跑回去看过房子,这时候回想起来,心里都直打颤的后怕不已。

  沈淮又问过救灾款的发放情况。

  塌房家庭一户补助五百元,虽然远远不néng帮助受灾家庭重建家园,但也néng帮助他们勉强应付眼前的难关。

  寇老头有一房亲戚,住在花溪cūn。

  农cūn群众很讲究,不作兴留在医院过年,寇老头下午要带着孙女寇萱临时住过去。那个倔强的女孩子,似乎还念着沈淮昨天将她蛮横抱起来的事,看到沈淮走进病房,脸有些红,眼睛转过去也不看他。

  沈淮找到负责分管民政科的副镇长,要他下午给寇老头、寇萱安排好车送他们住到亲戚家去。

  **********

  黄昏时,天收了晴。

  虽说整个东华市的抗雪救灾工作还是持续下去,不过梅溪镇最艰难的时期算是过去了。镇上、cūn里的力量都动员起来,也尽可néng鼓励受灾群众投亲靠友,临了还是三十来户受灾人家没地方安排,都临时安置镇中心小学里,也收集了上百条草褥子、被褥子送了过去。

  沈淮也是到天黑时,才抽出空来看酒店发烧挂水的小黎。

  小黎挂过水,就退了热,裹着被子躺床上,跟孙亚琳、陈丹在那里看电视;电视里在播报各县抗雪救灾的新闻。

  今天市县电视台的新闻,都没有梅溪镇的画面,叫镇上干部相当不满;沈淮则不以为然。

  市县统一的防灾求灾部署通知,也是昨天一直都拖到夜里八点过后才下达到各乡镇;可以说事先对雪灾也没有足够的重视跟警惕。

  电视台以及市县宣传部门,不可◆néng为了表扬梅溪镇的防灾工作做得好,而把市委两级政府推到极被动的地位上去。

  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

  沈淮宁可这次给忽视掉,也不会傻乎乎的去争什么救灾防灾先进。

  虽然镇上◇党员干部的士气,有可néng会因此受到些打击,甚至会为他打抱不平,但也从侧面说明他在梅溪镇干部群众中间已经得到认同。

  沈淮知道自己才刚刚担任镇党委书记,需要一段时间来巩固根脚,没有必要太急着往上爬。梅溪镇干部群众对他的认同,才更有利于他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谭启平到东华市担任市委书记都快三个月了,都不néng强令市钢厂降低天衡大厦的售价转让给业信银行;而他担任党委书记不到十天,声望就达到全面掌wò梅溪镇大局的高度,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沈淮看小黎没有什么大碍,也就放下心来,他也极累,整个人四脚八叉的躺另一张床上就一动都不想动。

  “上午大雪封路,杨海鹏跟周明他们,把车放在酒店里,人走回市区了。”陈丹本来依躺着看电视,沈淮凑过来就躺下,她不好意思的坐直身子,把杨海鹏、周明陪苏恺闻他们上午步行回市区的事情说给他听。

  “哦,”沈淮应了一声,说道,“海鹏到市区后打过电话给我了。这场雪灾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各cūn救灾都来不及,哪里顾得上照应他们?”

  镇上一直到下午,才把下梅公路上的积雪彻底的清除干净,不过杨海鹏、周明他们陪苏恺闻步行回市里,也没有多远,从渚溪酒店到梅溪大桥,也就两公里多点——这点路累不着他们,沈淮也是累得够呛,没心思再打电话挨个问平安。

  沈淮不仅没心思去想苏恺闻、谭晶晶,也不再去担心谭启平对他会有什么态度上的转变,眼下把梅溪镇的事情做好,就比什么都重要。

  沈淮掏出手机来,让陈丹帮他充一下电,又伸了伸脚,希望孙亚琳néng自觉跟小黎坐一床去,方便他抽空子小补一觉,却见孙亚琳没事一直盯着他的脸看。

  “我脸上没什么吧?”沈淮伸手抹着脸,没感觉脸上有异物。

  “没想到你做官还真狗模狗样的,”孙亚琳说道,“今天街上,倒是有很多人瞎了眼在夸你部署得早,部署得好……”

  “你这夸人的话听着还真别扭。”沈淮无奈的回应道。

  听着小黎在另一张床上笑出声,沈淮拿了只枕头扔过去,说道:“叫你小心不要把自己冻着了,怎么早上就感冒了?”

  “你脱衣服给我穿晚了。”小黎吐了吐舌○头说道。

  “合辄又是我的不对……”沈淮看看手边就剩一只枕头,想想没舍得扔出去,垫脖子下睡下来,伸脚直接抻在在孙亚琳的屁股上,把她踢下床去,暗道:这女人要不是喜欢女人,这屁股上的肉、弹性真足。○

  沈淮拉起被子就睡,不理会孙亚琳对他呲牙咧嘴,一会儿就打起鼾来;孙亚琳将枕头砸他脸上都没有感觉。

  “对了,沈淮以前在法国时,做事真的很浑蛋吗?”小黎见沈淮眨眼就睡熟过去,又接着沈淮★◎

  沈淮拉起被子就睡,不理会孙亚琳对他呲牙咧嘴,一会儿就打起鼾来;孙亚琳将枕头砸他脸上都没有感觉。

  “对了,沈淮以前在法国时,做事真的

  shěnhuáilāqǐbèizǐjiùshuì,búlǐhuìsūnyàlínduìtācīyáliězuǐ,yīhuìérjiùdǎqǐhānlái;sūnyàlínjiāngzhěntóuzátāliǎnshàngdōuméiyǒugǎnjiào。

  “duìle,shěnhuáiyǐqiánzàifǎguóshí,zuòshìzhēndehěnhúndànma?”xiǎolíjiànshěnhuáizhǎyǎnjiùshuìshúguòqù,yòujiēzheshěnhuái过来之前的话题聊起来。

  “冲到学校里,强迫别人‘耍朋友’的事,他也做过,你说他浑蛋不?”孙亚琳都不知道要跟小黎怎么形容“沈淮”的坏,想着小黎一定对被强迫“耍朋友”这事恨之入骨。

  “不会啊,我想别人也一定会乐意跟他处朋友吧。”小黎天真无邪的说道。

  孙亚琳没辙了,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存有好感时,会觉得他的所有行为都néng理解;她想她再说下去,小黎只怕会认为她故意编排沈淮的坏话了。

  孙亚琳将枕头捡起来,垂头丧气的就坐在地毯上,又探过头看了看沈淮陷入熟睡的那张脸。

  孙亚琳不得不说,沈淮不再像在法国时那副羸弱苍白跟双眼无神的样子,瘦陷下去的脸颊变得丰满些◎,肤色也变得健康,更加难得的是眼睛里充满着神采,显得专注而精力充沛,发现他真的还挺好看,竟然变成一张néng讨女孩子喜欢的脸蛋。

  孙亚琳只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沈淮了,躺在床上的这个人,怎么●可néng还是三年前那个浑蛋?

  业信银行年前在东华的工作,赶在昨天之前就告一段落,张力升跟其他外调员工,差不多都返回省城跟家人团聚去了。由于苏菲娅因为临时有事回了法国,孙亚琳也就只néng困守在东华过春节。

  孙亚琳今天也给大雪困在梅溪镇整整一天,在酒店房间里无聊,也就下楼来力所néng及的做些志愿工作。

  她没想到沈淮把梅溪钢铁厂管理得这么出色,在梅溪镇的干部群众还有这么高的声望。今天她遇到的人,几乎都在感慨庆幸梅溪镇néng有沈淮当书记,庆幸沈淮néng及时果断的提前部署防灾工作。要是拖到等县里下发通知再准备,梅溪镇的受灾情况一定会现在要严重得多。

  孙亚琳情不自禁的会想,国内环境三年时间真的néng让人发生这么大变化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