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少女情怀(三)


  外面的风很大,吹得草折树摇,朱立坐到车里,看了看女儿,发动车,总是忍不住又把车钥匙转回来,问道:“你刚刚说你们班的那个女孩子,是说你自己吧?”

  朱仪没想到她的谎言会这么容易就给戳穿●,有些慌张,又忍不住想哭,沉默盯着车窗外的夜色。

  朱立虽然长得又黑又胖,但不是傻子,从前些天女儿蹲在角落里泪落满面到今天知道沈huái曾经在省经济学院当过女儿的老师,他要是能给女儿的谎言骗过■去,他也不用在社会上混了。

  有时候坚持原则是一回事,但不意味着他看不透。

  “是不是以前给他欺负过?”朱立问道。

  “没有……”朱仪心里委屈仿佛掘堤似的,都倾泄出来,摇了摇头要否认,但终究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那就算了吧,”朱立见朱仪崩溃的大哭,仿佛有无尽的委屈要倾泄出来,心痛的说,“你不用担心我,就算没有援手,你爸我也一定能走出困境去。”

  “不,”朱仪抽噎着,脸叫泪水糊成一片,她知道她的家庭承受不住再一次的打击,抹着泪水,坚强的说道,“我只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分手;我刚才想明白了一些,也许是我以前太任性,不够可爱。他找爸爸,也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他也认为爸爸在梅溪镇真的很了不起;他甚至都不知道我住在梅溪镇……”

  “……”听女儿这么说,朱立更容易接受一些,只当沈huái跟女儿之间只是普通的男女qíng感纠葛。

  谁年轻时就没有受过qíng伤?

  虽然朱立从qíng感更维护自己的女儿,但他是一个成年男人,当然知道恋爱中的彼此伤害,通常说来也分不清谁对谁错,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安慰女儿说道:“沈huái在梅溪镇倒是名声很不错,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朱立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为生计,听到沈huái的传闻有好有坏,但他打心眼底就厌恶官员,对梅溪镇的官员都不怎么上心。

  前天夜里沈huái夜访,nào出那么大的一桩事来,朱立一方面极感激沈huái能如此有担当的把拖欠工程款的事qíng揽过去,主动替他解决问题,但同时也留意起有关沈huái到梅溪镇之后做的事qíng。

  也许是之前吃的亏太深,朱立对政府官员有着极深的戒心,朱立总以为沈huái主动把事qíng揽过去,有着其他目的。

  沈huái到梅溪镇四个月,做的几件事qíng有目共睹:

  梅溪钢铁厂的强势振兴,将鲁小山与○其妻弟这两颗毒瘤连根拔除,一当上镇党委书记,就态度强硬的关停污染严重、民怨极深的织染厂,又给全镇中小学教职工补发两年来欠涨的工资,以及这处雪灾的果断处置,沈huái甚至带病工作昏迷在工作岗位上……

  也许沈huái可能是一个在仕途上极有野心的官员,但朱立也不得不承认,不管从哪个方面,沈huái都要比之前的杜建好上百倍,能由他来担任梅溪镇的书记,确实是梅溪镇五万余人的福气跟幸运。

  即使让陈丹承包接待站,但接待站的承包费从之前的八万陡然提高到二十四万,仅从这一点上来说,沈huái也能于心无亏——朱立也是一个务实的人,不会揪住一小点毛病而不放,甚至能体谅沈huái为什么会让陈丹接手接待站。

  在此之前承包接待站的是何月莲,又一下子将承包费提高了三倍,当时大概也不会有其他人接手,沈huái除了让“自己人”去干这件事,不然就是让整个改制流产掉。

  褚宜良对沈huái的评价也相当高,梅溪镇那么多大大小小的老板里,朱立还就相信褚宜良的眼光:要是褚宜良都看错人的话,朱立心想自己再栽一回,也不冤。

  不过这是朱立在知道女儿跟沈huái有qíng感纠纷之前、对沈h◎uái的看法,之前也大体相信沈huái把拖欠工程款的事qíng主动揽过去,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用心,只是这时他的想法又有些动摇起来。

  “爸爸,你也认为沈huái不是什么坏人?”朱仪问道。

  她的qíng绪很乱,很迷茫,但qíng感受伤的人总是如此。

  即使一千次的确认对方是个薄qíng凉性的人,也会qíng不自禁的去替对方想:他这么伤害我,或许有别的什么原因?

  qíng感受伤最大的痛苦又莫过于执着一个问题不放:他为什么要跟我分开?

  然而这时候她父亲一个肯定的回答,莫过于是她所受的伤害以来最大的安慰;也可能是她继续沉溺下去的毒药。

  “嗯,”朱立认真理了理有关沈huái到梅溪镇之后的传闻,至少于大处是不亏的,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他也就没有深想女儿曾在沈huái手里吃过多大的亏,说道“不过你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

  “为什么?”朱仪问道。

  朱立想到沈huái跟经营渚溪酒店的那个女人之间的传闻,即使同为男人,很体谅男人四处留qíng不能算是什么缺点,但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遇到用qíng专一的男人。朱立说道:“我只是说沈huái做官人品不错,不过看他叫你这么伤害,就知道不会是一个好男人。好官不是意味着就是好人;而通常来说,好人做不了好官……”

  “为什么?”朱仪迷茫,她还没有走上社会,哪里能理解她父亲的这番话?

  朱立笑了笑,说道:“有些道理,你以后是会慢慢理解的。”

  ****************

  沈huái躺在病床上,孤零零的想着朱仪的事,手机又突然想了起来,拿起来见又是孙亚琳的电话,就没好气的接通电话:“你还好意思打电话给我?”

  “怎么,生气了,觉得我给你添麻烦了?”孙亚琳在电话那头却是得意洋洋,“要是这点麻烦都把你难倒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合作?”

 ★ 沈huái偏偏拿这个“表姐”没辙,而且知道孙亚琳不会在意一个小女孩子是否受伤,故而也不想把心里对朱仪的“怜惜”跟她说,说了也是惹她耻笑,只能拿出游戏的语气回应她:“你终是不能体会我浪子回头的心啊!”◆

  “哼!”孙亚琳不出其然的不屑冷哼了一声,又说道,“不过说真的,你就不怕人家父亲知道你对她女儿的劣迹之后对你怀恨在心?你就不担心此时如此用心的扶持人家,以后人家反过来会对你形成威胁?”

  说实话,对朱仪的怜惜是一回事,要是朱立知会女儿受他伤害的事后的确有可能会怀恨在心。

  沈huái轻吁一口气,问道:“我自有我的打算。不过,表姐你这么问,是想正式确认我有没有资格跟你合作吗?”

  “……”孙亚琳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算是吧……”

  沈huái心想也许这才是符合“他”对孙亚琳的记忆,大家族出来的子女,即使性格上有着形形色色的怪癖,但通常会有一个共性,就是更关注利害,而漠视qíng感。

  “表姐你想得到什么?”沈huái问道。

  “呦,想探我的底吗?我的野心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姐就是看那些老顽固看不顺眼,想着总有一天就该是☆我来掌握长青集团,”孙亚琳在电话那里欢快的笑了起来,“怎么,你觉得跟你合作,我能离这个目标更近?”

  沈huái哑然而笑,说道:“表姐的野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孙家在海外分枝散叶□有四代人,第一代就有沈huái的曾祖父孙耀庭及曾叔祖父孙耀文、孙耀华三人移居海外。沈huái的“曾祖父”虽然是最主核心的一支,但前后共娶过四房妻室,生下十一个子女,除了死于战乱的,拥有继承权的共有九人□,他外婆仅是其中之一。到沈huái他“母亲”及孙亚琳的父辈,拥有继承权的第三代子弟则有五六十人。到沈huái、孙亚琳算第四代,除沈huái等极少数给剥夺继承权的人之外,还有近百人之多。

  一定◆要分割遗产的话,整个孙家的产业就会支离破碎,长青集团不可能保持长达半个世纪的稳定发展。

  为了避免这种qíng况的发生,孙家两代、三代子弟所谓的继承权,通常只是意味着他们即使不工作,也可以从家族基金会里定期领到丰厚的生活费用,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无法去干涉整个家族基金会的运作,更无法干涉长青集团的具体运营。

  长青集团差不多已经完成从家族企业到现代企业的转变,管理层差不多都聘用职业经理人,唯有董事会的成员,才主要由孙家子弟担任。这些人差不多也是家族基金会的管理者,都是二代长辈跟极个别的优秀三代子弟。

  理论上来说,只要孙亚琳的能力、实际的影响力以及控制力,能得到孙家大多数人的认可,是有可能代表家族掌握整个长青集团,但显然在孙家相对保守的作风下,这个可能性比较小……

  “照我说,”沈huái继续说道,“你还不如另辟蹊径?”

  “怎么另辟蹊径?”孙亚琳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