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要防一手


  沈淮要怂恿孙亚琳跟他一起“脱离”家族,另辟蹊径,自然会有的说辞。

  “欧洲的发展已经出现瓶颈,产业资本往新兴国家转移则是必然的趋势,而中国必然将崛起。一旦中国完成工业化,十亿工业化人口,将是何等雄伟的力量,你也不会一点没有感慨吧?”沈淮说道,“但是,东华是孙家叶落归根之地,你看看长青集团拖到今年,对东华都没有一笔实实在在的投资,你不觉得长青集团太顽固、太保守吗?长青集团即使现在看■上去还是庞然大物,但将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不给时dài淘汰。”

  沈淮对产业发展趋势的看法,孙亚琳不完全认同,甚至认为他对国内的经济发展过于乐观了,但也不得不承认,作为新兴国家,国内确实是最佳的产★业资本转移地之一。

  “我都说他们是老顽固了,他们也是见国内的政策忽左忽右的,怕回国给清算,”孙亚琳说道,“对业信银行的注资,也是前后犹豫了很久,最终还将注资额削减了一半。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到国◆内来工作……”

  沈淮不跟孙亚琳扯太远,业信银行的事情他还没有资格去插手,扯太多没用,而是直接进入主题,问道:

  “你的想法跟我一致,那就好办多了。你知道国内目前对引进外资格外的重视,★◎你有多少私房钱,都以产业资本的形式注入国内,就直接投到梅溪镇。要想做到长青集团的程度很难,但我至少能保证你以后不用看孙家的脸色而生存……”

  “我到国内这半年来,看到国内存在很多问题,但总的形☆势,我还是赞同你的观点,”孙亚琳在电话那头说道,“不过,我又不是你,我又能攒下多少私房钱?”

  沈淮想想孙亚琳说的也是部分事实。

  从他外祖母这一支下来,人丁不兴旺,jì承权没有给摊薄。相比较之下,孙亚琳虽然在家只有兄弟姊妹一人,但父亲那一辈就有兄弟姐妹五人。要是他的jì承权不给剥夺,他将来在家族基金会能jì承到的权益,应该是孙亚琳的五倍。

  不过孙亚琳的父亲本身就是长青集团的高级guǎn理者,有高额薪金,也有期权及分红。而孙亚琳毕业后,在长青集团相关企业工作了有三四年时间,也是高薪阶层,到国内薪金也是高得超过常人的想象,不是完全依赖家族基金会生存的寄生虫。

  沈淮相信孙亚琳的生活,没有她所说的那么“艰难”。

  “十万八万,我不嫌少;一亿两亿我也不嫌多,”沈淮说道,“不guǎn多少,你给我一个数……”

  东华在招商引资方面的工作,要比渚江南岸的平江市落后太多,九三年东华实际利用外资不到两千万美元。

  以人均平摊下来,梅溪镇一年只要引进十万美元的外资,就算完成招商引资的基本指标;所以沈淮说十万八万不嫌少。

  沈淮见孙亚琳在国★内开小两百万车的豪车,手里总归还有几十万美元的私房钱藏在那里。就算孙亚琳没有私房钱,但孙家那些子弟,跟孙亚琳关系亲密也有那么好个人,把他们的私房钱拢一拢,也就能叫梅溪镇今后几年的招商引资任务超额完成。☆

  “我拉一亿美元资本过来,就梅溪一个小小的破镇,不怕撑死?”孙亚琳对沈淮的话不屑一顾,说道,“不过,你把话说得不尽不实,还想掏我的底,未免太看不起我了……”

  “电话里说不方便,你是不是已经回宾馆了?”沈淮知道要说服孙亚琳,要她放下戒心来跟自己合作,必须要跟她推心置腹的谈一回。

  “没,”孙亚琳很干脆的吐露实情,说道,“刚才还看到你的小情人坐她爸的车里痛哭呢。”

  沈淮想着孙亚琳过来是不是拿样东西砸她脸上去,不过想想也算了,虽然她喜欢女人,但她的脸还真长得精致耐看,砸坏了也是糟蹋。

  孙亚琳很快就折了回来,搓着手,很夸张的说道:“外面再冷,来回走两趟,手都冻僵了……”

  沈淮也知道是以前一些不那么好的往事,叫孙亚琳在不得不跟他合作的同时,始终不想让他太舒服,也就懒得理会她在朱仪的事上煽风点火,直接说道:

  “国内一直在摸索适合国情的经济制度,也许还需要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经济制度才能真正的完善起来。也的确,国内的经济、产业等层面,是存在一些问题,打比方说,我自以为在梅溪钢铁厂的工作还不错,也能对梅溪钢铁厂的发展有所贡献,但很显然,上面要有人希望我不要再插手梅溪钢铁厂的guǎn理,只需要一纸调令,就能把我隔绝在梅溪钢铁厂之外……”

  “看来谭启平的态度变化对你影响很大啊!”孙亚琳带着幸灾乐祸的神情看着沈淮。

  “不,”沈淮摇了摇头,说道,“在国内当官讲究一个人脉,说到人脉,有向上的人脉,也有铺筑于足下的人脉,更有横向的利益纠缠。总之盘根错节、叫人眼花缭乱,而我们习惯的总是盯着向上的人脉。当然,向上的人脉是需○要重视,但一味盯着上面,只会叫我们的格局变小……”

  孙亚琳难得听沈淮如此高谈阔论,也收敛起轻佻的态度,听他往下说。

  “我现在面临的境地,你也清楚:孙家不喜、宋家不爱,而谭启平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些改变。你或许会说这是我罪有应得,但我并不甘心,”沈淮不guǎn孙亚琳会怎么想,只是把他的一些想法坦然相告,“或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失去上面的扶持,但这无所谓。就算如此,我也比国内绝多大数官员的境遇要好,我也相信,真正的根基在于我们足下,而不在我们的头顶之上,”沈淮说道,“我是主动要求下乡镇的,而在到梅溪镇之前,我对今后的发展就有一些考虑……”

  “梅溪钢铁厂是你早就选择好的立足点?”孙亚琳问道。

  “对,”沈淮说道,“但就像我前面跟你所说的,我不得不防备别人会猛的把这个立足点从我脚下抽走……”

  “你打算怎么做?要是把国内的官僚体系比作生态场、食物链,你一旦失去宋家与谭启平的强力支持,你就处于食物链的底层,你怕是很难掌握主动权吧?”孙亚琳坐到沈淮的床前,认真的反问他的话。

  “也没有你想的那么险恶,”沈淮笑了笑,说道,“国务院已经正式颁布公司法,我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就是要对梅溪钢铁厂进行股份制改造,并且在股份制改造过程中,引进一定比例的外资。从九二年邓公南巡起,改革开放再次坚定的成为国内经济政治以及文化的核心主题,中央对招商引资的工作极为重视。地方官员再贪婪,还不敢太放肆的把手伸进合资以及外商独资企业里去。想必你也清楚,地方乱搞的事很多,但国内真正控制上层政局的一些人,还是极很注意遵守规则的……”

  “引进外资注入,压制地方◇势力对梅溪钢铁厂的贪心,保证guǎn理层能稳定持续。而只要让赵东、钱文惠、汪康升、徐溪亭、徐闻刀、潘成等人能实际控制钢厂的运营,就算你给一纸调令调走,你的影响力也不会给轻易的打散掉,”孙亚琳咂咂嘴,说☆道,“不得不说,你的算计还是有点深沉的,怕是能叫乔治那几个小子吓尿床呢。”

  孙亚琳感觉屋里有些热了,她叫沈淮的话勾起兴趣来,伸着懒腰,将她看上去价值不菲的外套脱下来,就丢在沈淮的床头。

  她里面穿着黑色的绒衫,绒衫齐臀,里面穿着黑色裤袜,把她的双腿包裹得格外的修长,长到膝盖弯的褐色长筒靴,有着冷色调的光泽。由于擅长运动的缘故,孙亚琳的腰肢没有特别的纤细,不过显得健美而有弹力,跟紧■圆饱满的臀构成诱人的曲线,往上又是丰满的胸,在她伸懒腰之时,格外的高挺。

  孙亚琳虽带有混血,深褐色的长发披散下来,微微带有卷曲,仿佛浅浅的波浪,叫她嫣红的嘴唇与雪白的脸蛋相衬,更像一团烈焰,◇褐色的眼眸更见深邃,五官精致深动而美丽。

  即使知道孙亚琳喜欢女人,沈淮也情不自禁的给她迷人的外表所诱惑,忍不住多想了两眼。

  “再看把你的眼睛剐出来!”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倒是有些打情骂俏的意味,也一屁股坐到沈淮的病床头,盘起一条腿,问道,“你会不会想得太多?”

  “你觉得梅溪钢铁厂值得投资就成。引进外资是加一道安全锁;如果引进的外资是表姐你的私房钱,对我来说就相当于又多了一道安全锁,”沈淮说道,“我相信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表弟,你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这个难说,说不定我会帮别人一起欺负你呢……”孙亚琳说过这话,又觉得乐不可吱的笑了起来。

  “如何,要不要跟我合作?”沈淮问道。

  沈淮这么考虑不是无的放矢。

  熊文斌给调出市钢厂之后,他自己受打压不说,他在市钢厂的嫡系也随之七零八落受排挤的残酷事实就摆在眼前。有熊文斌前车之鉴在前,沈淮不防备这一手,就太不成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