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欺男霸女


  英皇国际底层大堂,除正门是玻璃大门外,两边也是落地玻璃窗。

  通过紫色的纱帘,杨丽丽能看到袁宏军等人分坐两部车离开,而沈淮站在楼前的停车场悠然的点上烟抽起来。

  沈淮虽然没有什么表示,甚至yǎn睛也没有看过来,杨丽丽却知道沈淮是等她出去。

  杨丽丽心里“咯噔”一跳,沈淮刚才冷着脸不理会她,这时又要她出去单独道歉,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杨丽丽虽然隶属英皇国际市场部门,专门负责维持、招揽客户,算是一份正经的职业,但周旋在贪色好利的权贵之间,耳濡目染之下,对这些人的肮脏心思及狠毒心段,她dōu比谁清楚。

  这混蛋对她存有什么心思,杨丽丽心里也清楚,也知道她要是走出去,怕是不会简单的给摸两把就把这混蛋糊弄过去,但是她躲起来不出去行吗?

  杨丽丽无助的看着大堂里的工作人员,一个人dōu帮不了她。

  这时候沈淮在停车场已经抽完一根烟,杨丽丽看着他将烟蒂扔在地上,拿脚捻熄,接着他打开车门钻进车里去了。

  杨丽丽心里企盼着是她理解错了,巴不得这混蛋没有要她出去的意思,只可惜,车子停在那里,很久时间dōu没有发动离去。

 ▲ 杨丽丽站在大厅里,看到这一切,心里dōu忍不住打起颤来,她知道她今天就算躲着不出去,就算从后门偷偷溜出去,这条毒蛇也有手段整得英皇国际开不下去,到时候老板必然还是会逼着她去“登门道歉”!

  ▲ yánglìlìzhànzàidàtīnglǐ,kàndàozhèyīqiē,xīnlǐdōurěnbúzhùdǎqǐchànlái,tāzhīdàotājīntiānjiùsuànduǒzhebúchūqù,jiùsuàncónghòuméntōutōuliūchūqù,zhètiáodúshéyěyǒushǒuduànzhěngdéyīnghuángguójìkāibúxiàqù,dàoshíhòulǎobǎnbìránháishìhuìbīzhetāqù“dēngméndàoqiàn”!

  **************

  沈淮发动车,将车停在英皇国际门廊左侧的过道里,隔着落地大窗及紫色的纱帘,看着里间灯光huá丽的大堂,看着站在大堂里既不敢出来、也不敢离开的杨丽丽。

  门口的侍应shēng看到沈淮将车停在进门廊的过道上没有开车的意思,走过来问道:“先shēng,你还要等人吗?”

  “你进去跟你们的杨经理说,她再不出来,我就要走了。”沈淮说道。

  侍应shēng小跑回大堂,杨丽丽大概也知道躲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出来,站在车窗前,欠着身子,说道:“今天的事,真对不起。沈秘书,你挑个时间,我在二楼摆酒,专门跟你赔礼道歉?”

  这时候有车从后面过来,通过的道给堵上,不耐烦的按喇叭催促。

  “我有说过要你道歉吗?”沈淮瞅着杨丽丽的脸,示意她上车来。

  杨丽丽哪里敢上沈淮的车,回头往大堂望了一yǎn,希望能有人出来帮她解围。
■   “怎么,我看上去像是要吃人的样子吗?”沈淮探过身子,将右侧的车打开来,等着杨丽丽坐上来。

  后面车里的人等得不耐烦了,探出头来呦喝道:“喂,前面你们能不能干脆点,什么价谈不拢?能不能挪个☆地方,把道给我们先让出来?”

  杨丽丽听着后面人不停催促,心也横下来,坐上车,强作镇静的笑道:“沈秘书要我坐上车来,是想我怎么道歉,才肯原谅我?”

  沈淮没有说话,打着方向盘,从门廊的另一侧驶出去,汇入靖海大街的车河里,到翠湖西畔的市民广场前停下来,看到杨丽丽两手捏成拳头,指关头dōu捏得发白,笑道:“杨经理,你这样子,倒好像是我真会吃人似的?你要真不愿意坐我的车,我也不勉强你……”

  “今天是我对不起沈秘书你,只要你能消气,你就是把我剁成八块吃掉,我也认了。”杨丽丽横出一条心去,说道。

  此时夜还不太深,车外街上有很多附近的居民在散步,沈淮把车停在这里,她倒是稍稍放宽心沈淮不会真对她强做什么事。

  “跟高小虎一起上楼的那个人,就是右脸长一颗恶心痣的家伙,是谁?”沈淮从仪表盘下来的藏物夹里拿出一包烟来,边给自己点上,边问杨丽丽。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周处长、顾厂长他们‘戴总’、‘戴总’的唤他。”杨丽丽抽了一口烟,心思稍稍冷静些,回答沈淮的问题。

  “姓戴?”沈淮自语自言道,脑子里迅速把几个人的名字排除出去,最后dōu忍不住要笑出声,没想到高天河、高小虎在省里找到的援手,竟然是谭启平在省委组织部时的顶头上司,省委常委、省组织部长戴乐shēng。

  沈淮不清楚跟高小虎一起的这个家伙,是戴乐shēng的儿子,还是侄子。

  按照常理,戴乐shēng作为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他的儿子或侄子想捞到好处,应该有更好的地方,而不应该来趟东huá的浑水。但事情不会绝对,倘若谭启平在省里时,跟戴乐shēng就貌合神离、有很深的矛盾,说不定戴乐shēng会乐意支持一下高天河,恶心谭启平。

  说到底省里还是存有玩平衡的心思,即使对东huá近年来的发展不满意,让谭启平下来担任市委书记,希望东huá各方面的工作能有进展,但同时又不希望谭启平到东huá就一天遮天。

  沈淮这时候算是稍稍明白过来了,谭启平到东huá后,身上的压力其实不轻,而且谭启平很可能更早就知道高天河父子接触戴乐shēng的消息。

  省委书记将退,组织部长戴乐shēng在省里地位稳固,即使不能再进一步,在省里的排名也不会退后。希望东huá的发展能打破僵局,是现任省委书记决意要做的事情,但现任省委书记一旦退下去,影响力就会迅速退去,那谭启平很可能就会面临一个叫他焦头烂额的局面。

  谭启平猜到他很可能因为某种原因给宋家嫌弃,从他这里得不到宋家直接的支持,沈淮心里暗想:指不定谭启平心里也有一种给欺骗的怨气吧?

  谭启●平同时又不得不在省里绕过戴乐shēng寻求新的支援,用苏恺闻当秘书,倒是一个极现实的选择。沈淮同时又觉得奇怪,苏唯军能在省委书记退下去之前,一步跃上省常委的位子?苏唯军要不能当上省委常委,仅仅是普通的▲副省长甚至连副省长dōu升不上,是没有办法给谭启平提供太多帮助的。

  不过细想想,苏唯军跟省委书记有二十年了,省委书记退下去之前,加把劲,把苏唯军送上省委秘书长的位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国内的官场从来dōu不是独立的,上上下下牵扯极多。

  虽说沈淮能理解谭启平面对现实做出的政治选择,但谭启平一声不吭,就将他疏离边缘化,也难叫他释怀。

  看到市里的局面有进一步复杂的可能,沈淮倒是乐得看好戏,只想着埋头干好自己的事情,无意再画蛇添足去替谭启平排什么忧、解什么难了。

  杨丽丽见沈淮蹙着眉头想事情入神,一根烟没抽几口,夹在手指间就烧剩烟屁股了……

  杨丽丽不知道沈淮在想什么,她以为沈淮强迫她出来,是对她动了什么心思,但没想到沈淮会对高小虎身边的那个“戴总”如此重视,似乎是专门为打听这个“戴总”。

  杨丽丽不知道要不要提醒沈淮烟快烧到手了;沈▲淮侧过脸来,见杨丽丽盯着他夹烟的手,以为她也想抽烟,伸手要拿烟盒跟打火机递给她,手指给落下来带火星的烟灰烫了一下,手一抖,烟屁股没能夹着,在车窗上弹了一下,落到杨丽丽的胸口。

  虽然春夜寒气也◆重,但杨丽丽在英皇国际工作,小西装里就穿了件丝质衬衫,当即就给烟头烫了一个洞,烟屁股就直接钻了进去。

  杨丽丽也是给烫得连叫带跳,头砰的撞车顶上,又是痛得她差点飚泪。

  沈淮七手八脚的帮她把已经给掐熄的烟屁股拿出来。

  杨丽丽的样子就跟给强暴过似的,衬衫给烫了一个洞不说,扣子也给扯落两颗,敞开来,露出雪腻一片的胸脯与红色蕾丝胸罩……

  见杨丽丽警惕的揪住衣服,遮住走光的胸口,沈淮哈哈一笑,说道:“看来我们今天是扯平了……”

  这就扯平了?杨丽丽将信将疑的看了沈淮一yǎn,她还以为沈淮非要把她的衣服扒下来才会放过她。

  沈淮又换了根烟点上,递过来问杨丽丽要不要。杨丽丽疑惑的点点头,沈淮拨出根烟递给她,看她的手揪住衣襟不方便,便拿打火机过去帮她点上。

  杨丽丽凑头来点烟,嫣红的嘴唇吐出白色的烟雾来,yǎn眸隐于烟中,脸颊丰腴,路灯光洒进车里来,她裸露的肉色如玉,而刚才难免有些肌肤上接触,沈淮手指间还留有柔滑的触感。要不是她今天有些刻薄了,还真是一个漂亮且有风情的女人,

  沈淮倒是知道之前的“他”为何对这个女人上心了,的确应该是●个玩弄起来会极美感、叫男人追逐的少妇。

  沈淮也无意再折腾这女人,他也知道对于有权有势的男人,漂亮女人从来dōu不会是稀缺资源,就在英皇国际这栋楼里,年轻漂亮、吃青春饭的女孩子就有四五百号人,○他想到做一番事业,就不能在这上面太放纵自己,从杨丽丽身上收回yǎn光,说道:“我送你回去吧!”发动车往回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