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如何造路


  沈淮目前就是以市钢厂为超越目标。

  梅溪钢铁厂要发展,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

  虽然沈淮很重视内部职工的培养,但梅溪钢铁厂的底子太薄弱了,要完全依靠自身的培养,需要相当长的周期,才能积累下足以应付他所计划的扩张需求。

  沈淮从市钢厂挖人,从来都不会手软:中专学历以上、在市钢厂获得助理工程师职称,到梅溪来,工资福利直接翻倍;中级职称的骨干,工资福利直接翻两倍。

  虽然市钢厂是国营企业,是铁饭碗,但这些年来效益很差,赵东等骨干在市钢厂一个月yě才四五百元工资,结婚分房全无奢望,自然有“树挪死、人挪活”的想法。

  沈淮yě不管梅溪钢铁厂此时实际是处于人员超编状态,只要市钢厂的员工愿意过来,又确实有真才实料,他都不加拒绝的接收。

  甚至因为人力成本过高,造成梅溪钢铁厂的月盈利水平在年后有所下降,沈淮yě在所不惜。相应的好处,就是梅溪钢铁厂的技☆术力量一下子厚实起来。在经过磨合之后,不仅使梅溪钢铁厂的生产管理水平,进一步的提高,yě为接下来的扩张,做好人员及技上的储备。

  听杨海鹏说市钢厂那边指着脊梁骨骂他的事情,沈淮浑不在意的说道:◆“大前tiān顾同在英皇国际,当着我的面,yě想骂我一顿,我鸟没有鸟他,他能奈我何?”

  杨海鹏摇头而笑:

  半年时间,以赵东、徐闻刀、潘成等人为首,市钢厂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骨干跳到梅溪钢铁厂来。而且这时候有勇气跳出来,除了对自己的水平有自信外,yě是野心勃勃,很有干劲跟闯劲的人,可以说是市钢厂长期积累下来,最优质的人才。

  人才逆流的趋势,顾同他们根本没有能力遏制。

  yě因为有梅溪钢铁厂在,顾同他们想要再压制市钢厂的工人,就变得困难,甚至不得不转变态度,对一些有能力的刺头采取安抚政策,以减缓骨干流失的速度。毕竟市钢厂的生产还要维持下去,骨干还是组织生产的中坚力量,不能或缺。

  顾同给逼得焦头烂额,再好的脾气,看到沈淮的人,估计yě难以按耐得住,不过想想沈淮的xìng格,连高tiān河都不鸟,何惧顾同?

  杨海鹏以前yě是在市钢厂受不了窝囊气,跟顾同吵了一架,才自己把铁饭碗砸掉跳出来单干,他更巴不得在沈淮的率领下,梅溪钢铁厂能将市钢厂彻底的压在身下,到时候再看看顾同他们

  杨海鹏问沈淮:“在你的计划,打算几年把市钢厂干翻掉?或者干脆把市钢厂兼并过来?”

  “兼并市钢厂?”沈淮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可能xìng不大,不过市钢厂要是还不整顿,超越它,不是太难的目标……”

  杨海鹏想想yě是:梅溪钢铁厂兼并市钢厂,这涉及到市政fu颜面以及相应行政级别的问题,而谭启平此时yě不可能强力的支持他吞并市钢厂。不过市钢厂的钢材年产量yě就六十万吨,梅溪钢铁厂要是年中的扩容计划能顺利实施,差不多就能达到市钢厂三分之一产能的水平。

  明年建成货运码头,原材料及钢材销运的通道打开,梅溪钢铁厂将进一步突破发展瓶颈。

  杨海鹏对钢铁产业的了解程度以及本身的专业水平,都很高,不在赵东等人之下,他对梅溪钢铁厂的发展影响,要比何清社他们有信心多了。

  市钢厂七八千职工,中专以上学历的,yě有上千人,当初熊文斌选择赵东、杨海鹏等人重点培养,自然yě是有他们的过人之处。

  yě恰是如此,杨海鹏才能了◎解沈淮的志向,才会坚决不移的站在他这一边。

  “对了,”沈淮想起一件事,问杨海鹏,“戴乐生他儿子的情kuàng,你有没有打听出来?”

  “你说那个戴毅啊?我找人打听过,纯粹是一皮包公司☆★。他出售给市钢厂的废旧钢铁,是从淮海钢铁转出来的炉料,他空手套白狼,从中吃差价,甚至连运料的车皮,都由市钢厂这边负责联系……”杨海鹏说道。

  “朝中有爹好发财,给他两边倒一下,轻轻松松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落进口袋里去。”沈淮无奈一笑。

  他大前tiān在英皇国际遇到跟高小虎的那个青年,就是省委组织部长戴乐生的儿子戴毅。听杨海鹏这么说,沈淮yě知道戴毅是来捞钱的,手里没有实体,说到底就是依附在他老子官位之上的吸血鬼、寄生虫。这种人,只要他的老子失势,yě将变得无足轻重。

  虽然这种人很可恨,但不会有太大的威胁,叫沈淮放心不小。

  至于高tiān河拿市钢厂的利益,去交换戴乐生在政治上的支持,沈淮已经能平静的看待这些事情了。

  “赵东刚才电话里说股权改制的事情,镇党政会议已经通过了,”杨海鹏问道,“我想来想去,市里那一关很难过啊。要不是我出面约老熊谈一次?”

  相比较镇上的官员,沈淮更信得过杨海鹏、褚宜良等人,在改制方案还在严格保留秘密之时,他已经就这些事跟禇宜良、杨海鹏交流过。

  杨海鹏是知道沈淮已经给谭启平疏离,梅溪钢铁厂要进行股权改制●,这么敏感xìng的事情,他担心没有谭启平的强力支持,市政fu那一关很难跨过去。

  他知道熊文斌对谭启平的影响很大,想着去做做熊文斌的工作。

  “不要让老熊夹在当中难做人。”沈淮摇了摇●头,不让杨海鹏去做熊文斌的工作。

  说实话,沈淮更担心此时变得小心翼翼的熊文斌没有支持他们搞股权改制的勇气,结果只会叫大家闹得更不愉快。

  沈淮说道:“高tiān河在省里搭上省委组织部长戴乐生这条线,市里的情kuàng将变得更微妙,潜流会有,但明面上我想大家都会避免再出现剧烈的斗争……”

  杨海鹏点点头,说道:“高tiān河应该不会有将谭书记挤出东华的想法,更多是想保证他那块利益不丢掉,所以有主动妥协的可能。梅溪钢铁厂改制,说到底是要高tiān河批,倒是能看出高tiān河的态度……”

  这时候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沈淮见是孙亚琳的电话,接通说道:“连吃晚饭时间还早呢,你怎么这么着急打电话过来。”

  “姑奶奶我叫你们镇这条破路给坑了,过桥车胎就给扎爆了,你赶紧过来接我……”孙亚琳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说道。

  ************

  沈淮与杨海鹏赶到梅溪大桥东侧,汽修公司刚派拖车把孙亚琳那辆三叉戟拖走。

  孙亚琳穿着玫红色的风衣,她的身材本来就高,再穿细尖根的高跟脚,就显得额外的挺拔;她白皙的脸蛋,给一副超大蛤蟆镜遮去一半,但红唇有如烈焰,肌滑如脂,站在路边就额外的惹人注目。

  “你们镇这破路,什么时候能修一修?”孙亚琳跟杨海鹏打了一声招呼,就坐进沈淮的车,抱怨道。

  “业信银行要是能放三千万贷款给梅溪镇,我明儿就修路?”沈淮说道。

  “不就三千万吗?明tiān我就放给你,你敢要吗?”孙亚琳挑衅的问道。

  就跟梅溪镇之前拖欠朱立近两百万工程款一样,乡镇欠外债的情kuàng,已经相当普遍了,但直接以乡镇政fu的名义,公开向银行大规模借贷,还是严格禁止的;这yě是要防止地方政fu滥用金融资源,给国家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孙亚琳yě是看准沈淮不敢去突破一些政策底线的。

  “走bt程序如何?”沈淮说道。

  孙亚琳愣怔了一下,没想到沈淮脑子里转的是这么念头,一下子觉得刚才出口猛浪了,叫沈淮抓住了把柄,想改口都来不及。

  “怎么,没话说了?还是说想把自己刚才的话给咽回去?”沈淮得意洋洋的看着孙亚琳。

  “你在法国那几年,没怎么读书啊?”孙亚琳侧过脸来,看着沈淮,“你真了解bt的操作程序?”

  “这有什么复杂的?我在省经济学院给学生上了两年的课,要没有一点真才实料,怎么去糊弄人家去?”沈淮不屑一顾的说道。

  “是啊,还把人家小姑娘糊弄上床了,你真厉害啊,”孙亚琳小嘴不饶人,逮到机会忍不住刺沈淮一下,“说起来还真是奇怪啊,你都能把人家女儿肚子搞大了,怎么几次看你跟朱胖子站一起,你们俩都跟事情没发生过似的?”

  病房相见之后,沈淮再yě没有见到朱仪,倒是隔三岔五跟她父亲朱立见面,他心知朱仪应该没有把什么事都跟她家里说,他的脸皮yě厚,时间一长,yě就没有尴尬了,这件事应该就算过去了。

  沈淮摸了摸鼻头,不理会孙亚琳挑刺的话,说道:

  “业信银行再能提供三千万的建设贷款,我明tiān就能说服市建公司接待梅溪大桥的项目。这笔贷款算是由市建公司承接的,用于梅溪大桥及下梅公路拓建工程,工程建成后,移用梅溪镇使用,而梅溪镇则在五年内分期向市建公司支付全部的工程款……”

  “市建公司就算了,”孙亚琳摇了摇头,说道,“说起市建公司的信用,还远远比不上你们梅溪镇。tiān衡大厦是不得已,只能继续交给市建公司承建,你yě应该清楚市建公司的帐目有多混乱。”

  沈淮苦涩一笑,东华市属国营企业有三百来家,基本上都处于资源或渠道垄断的地位,但能维持不亏损的,不到四成。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点击进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