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诡局


  周裕与弟弟周知白,离开英皇后,就直接返回鹏悦高尔夫球练习场,她父亲周炎斌、二叔吴海峰以及堂姐吴敏,还留在鹏悦吃饭。

  周裕把英皇发生的精致一幕,悉无巨细,都跟父亲及二叔说了一遍。

  吴海峰愣怔了半天,没有说一个字。

  “沈淮是不是做了什么事,知道没有办法得到谭启平的原谅,所以破罐子破摔?”虽然一路上姐姐一再说她跟沈淮没有什么关系,但周知白打心底就不喜欢沈淮,猜测沈淮的动机,也没有什么好huà。

  “梅溪钢tiě厂的成绩,做不做假,你应该比我们清楚,”吴海峰蹙着眉头,很多地方他也想不透,只是顺着思维去推测,“要是梅溪钢tiě厂的成绩没有水份,要是沈淮的确■是有决心在三年内把梅溪钢tiě厂的电炉钢做到五十万吨规模,知白,你会做什么选择?”

  “要真是如此,当然只能捏着鼻子跟他合作,只要承接梅溪钢tiě厂一半的炉料业务,鹏悦也能有很好的发展。”周知★shìyǒujuéxīnzàisānniánnèibǎméixīgāngtiěchǎngdediànlúgāngzuòdàowǔshíwàndūnguīmó,zhībái,nǐhuìzuòshímexuǎnzé?”

  “yàozhēnshìrúcǐ,dāngránzhīnéngniēzhebízǐgēntāhézuò,zhīyàochéngjiēméixīgāngtiěchǎngyībàndelúliàoyèwù,péngyuèyěnéngyǒuhěnhǎodefāzhǎn。”zhōuzhī白无奈的说道。

  “这个沈淮,野心勃勃啊。”周炎斌沉默了半天,插了这么一句huà。

  “他就不怕得罪谭启平?没有谭启平的支持,他有什么能力把梅溪钢tiě厂做到市钢厂那么大?”周知白疑惑的质问。

  “要是谭启平既不支持他,也不反对他,你说他要做大梅溪钢tiě厂,应该找谁合作?”吴海峰问道。

  “谭启平怎么可能既不支持他,又不反对他呢?”周知白一shí糊涂起来,谭启平是市委书记,能容忍圈子里的一个小人物对他两面三刀?

  “这就是沈淮今天故意做给你们看的,”吴海峰说道,“沈淮今天差不多是跟熊文斌、苏恺闻翻脸了。要是过段shí间,谭启平还是这么冷处理,那就说明刚才的猜测是有可能的……”

  周裕沉默着没有说huà,谭启平作为圈子里的核心人物,通常不会容忍下面人公然闹翻的。如果沈淮今天不是冲动的耍威风,她也相信沈淮今天不应该是只为了耍威风,那就表明沈淮有底气叫谭启平容忍他在东华的“胡作非为”。

  “看吧,过两天就会有结果了,”周炎斌轻轻一叹,坐下来,拿了根烟点,说道,“没想到我刚回来,这局势变换这么诡异,看来我也是真老了……”

  **************

  周明抹不下脸来,也怕苏恺闻会有意见,终是没有再找沈淮道歉;不过次日熊黛妮亲自跑到沈淮的办公室道歉。

  “多大的事,”沈淮仿佛一夜睡过,就把昨天的不快浑然忘掉脑后,笑着说道,“你要这么正式的道歉,该是我跟周明还有你爸道歉才是。我昨天心里有些不痛快,是为别的事,又喝了些酒,说huà可能不怎么注意。你回去跟周明,还有你爸说一声,让他们不要让心里去……”

  熊黛妮颇为不安的坐在柔软的沙发,说道:“还有鹏海贸易的股份,我想撤出去,还没有跟海鹏说这事,就想着跟你先说一声……”

  沈淮看了熊黛妮一眼,姣好的脸蛋,只是脸上的神情已是冷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文件,说道:“我对你、对周明,还有对老熊,没有什么意见,也知道周明夹在苏恺闻之间难做人。你回去跟周明说,我昨天的姿态,是做给苏恺闻看的。他要是还无法释怀,我改天děng闲下来,请酒跟他☆赔不是。撤股的事,你不要再说了,再说就真生分了……”

  沈淮的语气不容置疑,似乎真没有把昨天的事放在心里,熊黛妮就犹豫起来;说到底鹏海贸易的股份,一年能给她家带去好几十万的分红,有谁能轻易放弃◎◎?

  熊黛妮一犹豫,撤股的心思就不再坚决,给沈淮三言两语糊弄出来,děng出了镇政府,才想到她爸是要她坚决撤股的。

  站在街边,也没有急着回公司里,找了部公用电huà,拨给她爸,说了这▲?

  xióngdàinīyīyóuyù,chègǔdexīnsījiùbúzàijiānjué,gěishěnhuáisānyánliǎngyǔhúnòngchūlái,děngchūlezhènzhèngfǔ,cáixiǎngdàotābàshìyàotājiānjuéchègǔde。

  zhànzàijiēbiān,yěméiyǒujízhehuígōngsīlǐ,zhǎolebùgōngyòngdiànhuà,bōgěitābà,shuōlezhè事。

  熊文斌在电huà听到大女儿如此说,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马上就给沈淮打电huà,你过五分钟再回去找他……”

  熊黛妮再回去说撤股的事情,沈淮就再也没有劝什么,而且让熊黛妮直接去找杨海鹏说这事。

  熊黛妮一整天就在镇政府、鹏海贸易以及信用社之间来回奔波,到黄昏shí,才把撤股以及从鹏海贸易辞职的事情谈妥当,坐公交车回到家,天已经黑下来。周明也从单位回到家,坐在书房里抽烟。

  “怎么样了?”周明问道。

  熊黛妮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丈夫说了一遍:“开始沈淮没同意让我撤股,后来爸爸打电huà去了,他才没有说什么;他好像坚持要爸打这通电huà似的……”

  “当然,爸打不打这通电huà,区别很大,”周明说道,“爸不打这电huà,可以说对这事不知情;爸打了这通电huà,情况就不同了……”

  “不会吧,他狗扑这么深?”熊黛妮心想沈淮要真是如此,多少让人觉得心寒。

  “你以为沈淮是什么好货色,”周明愤恨的说道,“他什么心思,你爸昨天不是都说了?”

  熊黛妮没有说什么,心里多少为闹成这样而惋惜。

  “撤股归撤股,之前的红利怎么算的,杨海鹏有没有耍赖皮?”周明又问道。

  “这个倒没有,”熊黛妮说道,“信用社的人今天也到公司了,撤股的资金直接归还信用社,算下来,还有七万多的红利能拿。你也是真是的,要不是你跟沈淮闹成这样,到年底至少还再能分十几万的红利。沈淮再怎么不对,我们好歹还从鹏海拿到七万多……”

  “你也真是没见识,七万块钱算个屁,”周明把书桌上的一份文件丢到妻子跟前,说道,“你看这个。沈淮装得很无辜,好像是我真对不起他,他要真要委屈,这事怎么就没有跟你透露一点风声?”

  “……”熊黛妮疑惑拿起文件,文件足有一本书厚,很压手,打开来,见抬头写有“东华市梅溪钢tiě厂股权改制方案书”děng字样,她翻看了几页,难掩诧异的问道,“这文件你怎么带回家了?”

  “梅溪镇上午把方案书送到计委来,本来要袁主任先审阅,不过袁主任这两天带队去广南考察了,所以方案书暂shí只能放在我那里,”周明说道,“梅溪钢tiě厂这次改制,赵东能直接拿2%的股份。这样的好事,沈淮有想到你?你还替他觉得委屈?你的心思真是太单纯了。”

  熊黛妮心里疑惑,拿着方案书继续看下去。这shí候客厅里的电huà机响起来,周明跑过去接电huà,连说几声“好”,就跑回来,将文件拿了过去,说道:“我们去爸那里吃饭去……”

  “怎么了?”熊黛妮说道。

  “我刚跟爸打了电huà说了这事,爸开始没有说什么,现在打电huà过来,说要看这份文件。”周明说道。

  熊黛妮也顾不得忙碌一天的身心疲惫,跟周明赶到她爸那里。

  熊文斌děng女儿、女婿拿文件过来,就站在门口,对女儿黛妮说道:“你留在家里陪你妈吃饭……”

  “你要去哪里?”熊黛妮问道。

  “谭书记知道梅溪钢tiě厂要改制的事,要看方案书。”熊文斌跟周明说道,“你拿上方案书,跟我走一趟。”

  ****************

  出车打了辆车,周明坐在车里,忍不住试探的问岳父:“爸,谭书记想了解改制方案,怎么不把沈淮喊过去?”

  熊文斌说道:“děng会儿在谭书记面前,就梅溪钢tiě厂的改制方案,你不要发表意见……”

  “我知道。”周明点点头。虽然昨天熊文斌威胁着说要把他的这次提拔撤消掉,周明还有些担心,但这shí能一起跟过去见谭启平,知道他岳父不会对他下狠手。他也知道他的荣华富贵,在岳父手里捏着,不容他不小心翼翼。

  熊文斌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抓紧shí间,在车上把方案书粗略的浏览了一遍。

  赶到南园,谭启平正在宴会厅接见几个香港投资商,熊文斌让★周明在一号楼děng着,他赶去宴会厅参加宴请。周明这才知道他岳父是专程从宴会上下来找他拿方案书的。

  周明在一号楼的小会客里děng了半个小shí,才看到他岳父跟谭启平还有苏恺闻走过来。
■★周明在一号楼děng着,他赶去宴会厅参加宴请。周明这才知道他岳父是专程从宴会上下来找他拿方案书的。

  周明在一号楼的小会客里děng了半个小shzhōumíngzàiyīhàolóuděngzhe,tāgǎnqùyànhuìtīngcānjiāyànqǐng。zhōumíngzhècáizhīdàotāyuèfùshìzhuānchéngcóngyànhuìshàngxiàláizhǎotānáfāngànshūde。

  zhōumíngzàiyīhàolóudexiǎohuìkèlǐděnglebàngèxiǎoshí,cáikàndàotāyuèfùgēntánqǐpíngháiyǒusūkǎiwénzǒuguòlái。
  谭启平边走边翻看改制方案书,眉头微微蹙着,看到周明也只是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在沙发上坐下来,从头到尾把方案书看了一遍。

  谭启平以为熊文斌还没有看过方案书,把文件丢过去,说道:“你看一下……”就起身站到窗户边,望着窗外的翠湖抽烟。

  周明心里忐忑不安起来,看不懂谭启平的心思,苏恺闻也凑过头去看方案书,没有人跟他说huà,他只能挺直腰坐在沙发边缘。

  谭启平不直接找沈淮,而是让他把方案书拿过来,说明谭启平对沈淮确实有所疏离。但同shí也表明,谭启平就算疏离沈淮,还一直关心着沈淮在梅溪镇的状况,不然不会特意让他将梅溪钢tiě厂的股权改制书连夜送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