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鸠占鹊巢


  更新时间:2012-09-12

  之前是老宅有三间正屋,后面还建了一排四间披棚当牲口圈、厕所、柴禾棚以及厨房,外建青砖院墙。

  青砖院墙倒没有拆掉重建,不过在临河塘de南墙外建了一座遮雨停车棚,彩钢瓦自然嫌差,而是用钢化玻璃跟不锈钢梁柱搭设而成,显得简洁而有现代感。

  推门进去,已不再是空荡荡de农家院子,而是卵石、水磨石、防腐木铺径、树荫浓密de私园。左手有一座用松木搭设出来de葡萄藤架子。架子下是防腐木铺成de小径,往里通过去,则是一座在西层前头搭出来de玻璃阳光房。内侧de墙角建有浅水池,水面之下摆有两盆沈淮jiào不上名来de水生植物。

  堂屋de门庭已经完全改变,给改成古色古香de木格子玻璃门。

  屋里没有开灯,庭院灯柔和de光通过木格子玻璃照进来,落在堂屋水磨石de地面上,给分成一块块de光影。

  农村建房,总是图大、图高,但实际de生活并不需要如此。

  三间正屋,除堂屋改成起居室外,东屋、西屋都改造成带洗浴间de套间。因为之前de房子过高,主梁净高有三米四五,人住里面,就显得太空荡,故而在檩梁之下,又加了一层檩梁为装饰,也保持传统de中式建筑传统,但风格更细腻、更有格调。

  后面de披棚,一间作为设备间封闭起来,一间作为杂物储存间,一间兼作厨房跟餐厅,一间改造客卧,在客卧与正屋之间,又搭出一间作书房或娱乐室。

  沈淮前后转了一圈,心想着,要把活做细做完了,怕是还要个把月才够,忍不住担心de问了一声:“四十万够不够你折腾?”

  “还行,有些东西要向海外厂商下订单,怕要三四个月才能寄到国内来,我这人没有什么耐心,只能拿国内de东西凑和,因此节约了不少;再有十来万也就够了吧?”孙亚琳不确定de问了朱立一声。

  “要再没有大de改动,差不多够了。”朱立附和dào。

●  他见识广,东华还谈不上富裕,但身家上千万de富豪也不是绝然没有,花一百多万建私宅de人家,他经手就有好几家。说起来,这些人家,富则富矣,但总是一副暴发户de嘴脸,论及格调,拍马都比不上这栋宅子所体●现。

  都说“积宦三代才成世家”,朱立到现在也不是清楚孙亚琳、沈淮到底是什么家世,但从他们对改造这栋宅子提出de苛刻要求,朱立也能知dào,沈淮、孙亚琳背后家庭或者说家族de层次。

  孙亚琳对老宅改造如此苛刻、挑剔,换作别人,也许早就失去耐心,朱立倒是好脾气,十分有耐心,有设计师、施工经理在这边干不下去,他就换其他人来,孙亚琳亲自找他,他也把其他事情先丢下。

  沈淮摊摊手,表示无语。

  如今农村建一栋小楼,七八万也够用了,孙亚琳在老宅里投入将近十倍de资金进行改造,在普通人de眼里,自然是奢侈到极点,但比起孙家在海外纸醉金迷de生活,这又算不上什么。

  不过这么一来,沈淮觉得他是彻底不能住进来了,不然传出来,不晓得会给多少人指着脊梁骨骂。

  沈淮怀疑孙亚琳de意图就是这个:她想一个人霸占老宅。

  沈淮也没有打算揭穿孙亚琳de野心,这些○天请她做了不少事,也得让她占些便宜,不过想想这么漂亮de宅子,他不能住进来,真是觉得可惜。

  孙亚琳看了看腕表,天刚刚才黑下来,不明白沈淮怎么会这个时候赶过来凑热闹,问dào:“你怎么这个点过☆◎来?”

  “刚从区里回来,没有地方能去,就过来看看。”沈淮说dào。

  孙亚琳知dào沈淮不大喜欢跑区里去,一些会议也是让何清社去参加,他通常是在一些重要事情上,不得已才会出面跟区里打●交dào,问dào:“为是股权改zhì还是行政区域调整de事?”

  “潘石华找我过去谈改zhìde事情。”除了朱立外,也没有旁人,沈淮直接说dào。

  “怎么样?谈妥没有?”孙亚琳这段时间也最关心这件事。

  虽然她背后de孙家及长青集团业大势大,但她作为孙家第四代子弟,在家族里de话语权实际上很有限,梅溪钢铁厂她将凑一百万美元以外商注资de形式投进去,也是她个人事业上de大突破,由不得她不关心。

  “还没有谈妥,不过市里已经明确把决定权下放到区里,”沈淮不介意让朱立知dào一些消息,但也不会把跟潘石华以及周裕之间de谈判细节让他知dào,也只是大而化之de跟孙亚☆琳说dào,“这样,我们多少能有些主动权……”

  朱立知dào一些股权改zhìde事情,也知dào一些事情不是他能知dào太多de,借口找施工经理谈几个改造de细节,便走开了。

  “要□是宋家跟孙家也领教到你这种手段,不知dào那些狂妄de家伙们,还会不会继续视你为不肖子弟?”孙亚琳盯着沈淮de脸感慨dào,“你这种手段,也会用到宋家跟孙家头上吧?”

  “……”沈淮蹲下来,看●着浅水池里de水生植物,看上去像是缩小版de荷叶,没有回答孙亚琳de问题,问dào,“这个jiào什么?”

  “jiào泽泻,要到六月才开花,细白de小碎花,漂亮得很,”孙亚琳摆出一副“原来也■■有你不知dàode事”de神情,不过她不想放过沈淮,继续问dào:“你这么做,对你来说,值得吗?”

  孙亚琳知dào沈淮不惜跟熊文斌翻脸,就是为了能让股权改zhìde决定权能下放到区里。
  梅溪钢铁厂de股权改zhì,从程序上来说,需要得到市计委de批准。

  谭启平对沈淮de疏离,除了沈淮对他隐瞒一些事jiào他不痛快之外,还主要de是担心沈淮会给他带去不可预知de政治风险☆。沈淮担心谭启平出于这层考虑,会主动要他放弃股权改zhì。

  沈淮不惜跟熊文斌闹翻脸,实际上是为避免在这事上直接跟谭启平起争执。谭启平即使再照顾他是宋家子弟,但要是有些话说出口,必然也是要维持●自己作为市委书记de权威。若是这样,沈淮与谭启平将没有转圜de余地,而沈淮此时还没有在东华直接对抗谭启平权威de可能。

  沈淮跟熊文斌摊牌,在周裕、周知白姐弟及熊文斌面前摊开三年建设五十万吨产能de计划,根本de目de,就是不给谭启平开口说话de机会。

  如今谭启平在梅溪钢铁厂股权改zhì一事保持沉默,高天河又保持妥协de姿态,将改zhìde决定权下放到区里,可以说沈淮de目de已经达成。

  决定权到区里,无非就是交易、收买或威胁,沈淮多少就能掌握到主动权。

  当然,这件事也带来一些严重de后果,沈淮主动选择从谭启平de圈子里孤立出来,苏恺闻公然闹翻脸不说,与熊●文斌之间,也没有再修复裂痕de可能。而且,沈淮有意误导谭启平以为梅溪钢铁厂改zhì背后有孙家及长青集团de支持,纸包不住火,即使将来谭启平知dào实情不会公开翻脸,也将不会再支持他什么。

  沈●淮在选择一条路时,激进de把另一条路给堵死,就算jiào同样傲慢de孙亚琳来看,这怎么也不能算是最好de选择。

  “……什么jiào值得,什么jiào不值得?”沈淮笑了笑,模棱两可de反问了一■句,“我只是小小de镇党委书记,我即使想妥协,我跟谁妥协去?在这个弱肉强食de世界里,小人物要不想给践踏、给吞噬,唯有张牙舞爪。”

  “原来小人得志还可以这么解释啊?”孙亚琳总是忍不住跟沈淮斗◎□嘴,定睛看了沈淮有两三秒钟,她又不得不承认,她打心底支持沈淮de这种傲慢,又问dào,“那区里到底谈得怎么样?”

  “潘石华要四百万de干股。”

  对潘石华de獅子大开口,孙亚琳只是吹○▲了一声口哨。

  “不要表现得跟个女流氓似de,跟你站在一起跌架子。”沈淮不屑de看了孙亚琳一眼。

  “你当场骂回去没有?”孙亚琳出乎其料de没有反唇相讥。

  “我能跟你一样幼稚★?”沈淮说dào,“周家还算有个合作de态度,但不知dào周家对杨玉权de影响到底有多大,所以潘石华那边我只能先拖着不回应……”

  “潘石华能孤立你,但也不会你跟当众翻脸,即使不支持,也不会公开反对改zhì——你怕他个鸟?”孙亚琳忍不住想怂恿沈淮对潘石华更强硬一些。

  “区常委有七个人,也就意味着在这件事上,就算潘石华弃权不表态,我们还是要拉到四票,才能使改zhì方案通过,怎么能不防备潘石华暗中做手脚?”跟孙亚琳这个女流氓没法交流下去,沈淮去找朱立,他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不想跑到渚溪酒店去吃软饭,又不想看孙亚琳de脸色,只能抓朱立请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