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绕过潘石华


  接下来几天,潘石贵连着打电话过来,追问入股的事情,沈淮都推搪过去,后来给催得不行,就直接把手机关掉不用,潘石贵有什么电话只能打到党政办转接,都叫黄新良都挡掉。

  吴海峰虽然不会以市人■大主任的身份直接为改制一事摇旗呐喊,但他在东华多年身居要职,他以及周家在东华的影响,yī旧不容他人小窥。特别在梅溪钢铁厂改制一事,高天河、谭启平都保持沉默,周家的作用就变得更加突出,唐闸区常委成员,除●非有特别的利益冲突,不然也都愿意卖周家一个面子。

  沈淮不知道周家跟杨玉权背后有什么交易,虽然潘石华没有得到沈淮明确的答复,有意将表决的事情拖下去,以增加对沈淮的压力,但在五一节过后的第一个周末,杨玉权则直接把沈淮喊到区里,明确表示对改制方案的坚持,会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常委会议上进行讨论。

  杨玉权能在区常委会议之前,就明确表态,沈淮心知这一只靴子总算shì落地了,潘石华就算公开反对,也不会起决定性作用。

  “这段时间,区委党校组织街道、乡镇及区属机关及企事业的青年干部补经济课,但名师难求啊。我知道你曾经shì省经济学院的名师,有理论知识,又有实际的经验跟成绩,愿不愿意到党校讲几天的谭?”说完正事,杨玉权又提起希望沈淮到区委党校讲课的事情来。

  “之前在陶书记、现在在杨书记的正确领导之下,梅溪镇才稍有些成绩,我个人实在没有几把刷子。我胆子不小,怕就怕站到讲台上去会误人子弟啊。”沈淮说道,他虽然不喜欢到处兼职,但梅溪镇划并到唐闸区以来,这shì杨玉权首次对他表示亲近,沈淮自然不会拒绝。

  “年轻干部要有傲气,你不要太谦虚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杨玉权嗓门很大,就算两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对面交谈,他的大嗓门还shì让人误以为在对着谁喊话。

  “那我先打个预防针,我要shì讲课不好给学员轰下讲台,杨书记不要把我批评得太狠。”沈淮说道。

  “……”平时不言苟笑的杨玉权难得的“哈哈”一笑,从办公桌角上拿了一份文件过来,见沈淮也很知机的起身告辞,便站起来送他出办公室。

  杨玉权从门缝里看到沈淮待他关上门才转身离开,心想:倒不算太难接触。

  从三楼下来,沈淮敲门走进周裕的办公室,二脚高跷的坐下来,从兜里拿出烟跟火机来;周裕指了指桌角上摆着的禁烟标志。

  沈淮不理会周裕,抽出一根烟叼嘴里,问周裕:“你到唐闸区后,见过杨书记露过笑脸没?”

  周裕说道:“你刚从杨书记办公室出来,就在背后编排他,就不怕传到他耳朵里,叫他对你的脸色更难看?”

  “没有,”沈淮咧嘴笑道,“杨书记刚刚对我笑了,我就在想,shì不shì就我享受到这待遇?”

  周裕见沈淮故意摆出小人得志的样子,就知道跟他严肃不起来,见没有办法阻止他抽烟,只得委曲求全的走过去把窗户打开,又拿了一只纸杯子递给他。

  “对了,周家到底答应杨书记什么条件,能让杨书记这么干脆的支持改制?”沈淮问道。

  “杨书记一向都支持改革开放,梅溪钢铁厂这次改制,把这两件事占全了,杨书记没理由不支持。”周裕说道。

  沈淮把烟点上,吐了一口烟,看着周裕的眼睛,表示不相信她的话。

  周裕莫名给沈淮看得心虚,侧过脸去,说道:“我也没问你众合投资的事情,好像也没有到彼此交底的程**……”

  “众合投资shì我拉过来的私人公司,有外汇实实在在的投进来,占股比例小,又不干涉钢厂经营,人家要保持神秘,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沈淮赖皮的说道,“其他常委,周家shì怎么说服的?”

  沈淮知道,杨玉权要没有跟其他几个有表决权的常委通气,不会在正式常委会议召开之前,就跟他明确表态。杨玉权shì吴海峰提拔起来的,他受周家影响支持改制方案,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在潘石华沉默之际,其他常委这么快就表态,沈淮多少还觉得有些奇●怪。

  “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周裕说道,“虽然我还怀疑你所谓的五十万吨扩张计划shì你抛出来的饵,但唐闸区能有一家跟市钢厂比肩的钢企,确实shì一个很大的诱惑。就算没有太深的利益纠葛,大多数人○还shì希望唐闸区经济能有大发展的……”

  沈淮点点头,知道有些事可能shì他想多了,虽然官场倾轧shì常态,但发展经济、振兴地方,yī旧shì少数人难改的大势。

  市钢厂目前产值在十五六亿左右,虽然经营效益很差,但这么大的基数在,除了每年上缴逾五千万的税款外,还提供了好几千人的就业岗位。

  唐闸区一直都缺乏大规模的工业企业支撑经济发展,梅溪钢铁厂在唐闸区就显得分量很重。就算没有灰色利益,梅溪钢铁厂发展起来,地方财政得到壮大,yī赖于地方财政的党员干部福利待遇也就水涨船高。

  见沈淮沉默起来,周裕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他,心里暗想,倘若梅溪钢铁厂真如他所豪言,三年内达到市钢厂的规模,不要说区里,便shì市里也没有人再能忽视他吧?

  二叔找杨玉权谈梅溪钢铁厂改制的事情,周裕也在场,多少知道杨玉权的心态。

  潘石华走谭启平路线调到唐闸区担任副书记、区长,杨玉权担心给替代,对同为谭系的沈淮自然shì警惕防备。

  沈淮在英皇,差不多跟熊文斌、苏恺闻等谭系官员公开决裂,杨玉权shì绝对欢迎这个结果的。

  沈淮跟潘石华不投,杨玉权支持沈淮对★梅溪钢铁厂改制,实际上可以用沈淮牵制、消弱潘石华,以达到他的区委书记地位不受潘石华威胁的目的。

  只要市里对梅溪钢铁厂改制一事保持沉默,不明确表态,仅从这个目的出发,杨玉权都会支持梅溪钢铁厂改★制、支持沈淮坐大。

  至于其他区常委,跟谁都没有利益冲突,也琢磨不透潘石华、沈淮跟谭启平之间,到底shì什么关系,态度自然更容易给杨玉权牵着走,周家的影响自然也有,改制的事情就这样给敲定下来。

  不过想到沈淮在英皇的那次故作姿态,很可能就shì为了要达成这样的效果,周裕也暗感他的算计很深,这个倒跟他在陈铭德病猝逝中的表现符合,想到父亲对他的评价:沈淮即使从谭系孤立出来,也绝非池中之物……

  周裕细打量着沈淮,心想:他真非池中之物吗?

  “我脸上长花了吗?”沈淮抬头见周裕盯着他的脸在看,抹了一下脸,疑惑的问道。

  “……”周裕有些窘,移开视线,不跟沈淮对视,岔开话题,说道,“区里会调整分开,我可能要负责区里zhāo商工作。你对经济这么在行,又不动声色的给梅溪镇拉到上百万美元的投资,大概能提供一些建议吧?”

  “怎么,区里要成立zhāo商局吗?”沈淮问道。淮海省有些地区已经成立专门的zhāo商机关,不过东华市各区县zhāo商工作还shì计委的职能。

  计委shì区政府最重要的职权部门,除非周裕能担任常务副区长才有可能分管,单听她说要分管zhāo商工作,更大的可能shì将zhāo商处从区计委独立出来。

  “嗯,”周裕点点头,说道,“杨书记shì有这个想法,会在这次常委会议上一并讨论……”也暗自感慨沈淮对政务工作极为熟悉,也不◇清楚他明明要自己年轻好多,进政府工作也才一年多点时间,怎么会对政府的门道这么熟悉?

  “厂商投资实体,地方税费优惠只shì一方面。现在各地为了争投资,恨不得把所有的税费都免得,把投资商当在大爷□◇,但忽视最根本的东西,”沈淮在周裕面前没必要太收敛,随意的说道,“投资商办实体,核心目的还shì要赢利。要shì各地的优惠条件都一样,哪个地区能叫他们有更稳定可靠的收益,自然就能在zhāo商工作上有更◇,dànhūshìzuìgēnběndedōngxī,”shěnhuáizàizhōuyùmiànqiánméibìyàotàishōuliǎn,suíyìdeshuōdào,“tóuzīshāngbànshítǐ,héxīnmùdeháishìyàoyínglì。yàoshìgèdìdeyōuhuìtiáojiàndōuyīyàng,nǎgèdìqūnéngjiàotāmenyǒugèngwěndìngkěkàodeshōuyì,zìránjiùnéngzàizhāoshānggōngzuòshàngyǒugèng突出的成绩。说到底还shì一个软硬环境的建设问题。这个我们以后再找机会深入探讨,我还赶着回梅溪去……”

  “谁要跟你深入探讨?”周裕说道,又觉得这么说给沈淮带得有些语气轻佻,敛起笑容来,说道,“好走不送。”

  沈淮还shì愿意跟美女区长插科打诨厮混时光,但在周裕办公室太久,就会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从周裕办公室出来,过区政府大厅里,看到潘石华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从外面走进来□,沈淮笑容洋溢的打zhāo呼道:“潘区长刚回来啊?”

  潘石华脸阴阴的,再没有前几次看到沈淮时的那种笑脸,微微点头,算shì保持表面上的客套。他没有想到沈淮这些天一直都晃点他,实际上已经走了杨◎玉权的路线,等他有所觉察,梅溪钢铁厂改制的事情已成定局。

  潘石华再没有办法对沈淮保持以前的笑脸,感觉再笑一下,简直就shì抽他自己的脸,但实在又不清楚沈淮跟谭启平之间到底shì怎么回事,谭启平shì疏远沈淮的,但谭启平与高天河同时默契的在梅溪钢铁厂改制一事保持沉默,这事就太叫人难以捉磨了。

  没有搞清楚这一点,潘石华不单不敢轻易跟沈淮翻脸,甚至还不能在梅溪钢铁厂改制一事上投反对票,心里窝着那痒痒的、无法消止的恼恨。www..

  www..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