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少女的心(一)


  “沈淮,你看寇萱送我的连衣裙好不好看?”

  沈淮刚走进后院,xiǎo黎就跳着走过来,迫不及待的摆弄寇萱送她的连衣裙。

  裙子白底大红点,质料上乘,裙摆到膝盖而止,不短也不长,露出纤白xiǎo腿。xiǎo黎身材纤细修长,穿这一身连衣裙,再穿有一双浅蓝色的板鞋,恰能展示她少女的青春活泼。

  “少卖弄了。”沈淮笑着拍了拍xiǎo黎的脑袋,看了安静站在一旁的寇萱一眼。

  寇萱在初夏季节里也穿一身连衣裙,款式跟xiǎo黎身上的一样,但白底绿纹,跟xiǎo黎站在一起,仿佛双胞胎美少女,但要细看的话,xiǎo黎是那样的天真活泼,但寇萱身上有着一种十六少女难见的沉静跟冷冽。

  见寇萱看到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慌张,沈淮心里暗道:这女孩子心机真深,跟xiǎo黎说道:“寇萱打工也不容易,你也好意思收她的礼物?”又问寇萱,“你的心意xiǎo黎领下来了,不过你们不能乱花钱买什么礼物,这衣服你多少钱买的?我把钱给你。”

  “没有多少钱,看到有人摆摊,我看着好看,就买了两件,一件我自己穿,一件送给xiǎo黎……”寇萱说道。

  “女孩子的友谊,你又不懂,”xiǎo黎显然不想听沈淮唠叨,说道,“我也送寇萱礼物的……”她觉dé她跟寇萱的友谊给沈淮这么一说就搞生分了,没觉dé跟寇萱之间互送礼物没有什么,反而觉dé沈淮当官拒礼拒dé太敏感了。

  沈淮看着xiǎo黎拉寇萱走开了,哑然失笑,原来他两头都不是人,xiǎo姑娘的事他还真不能瞎管。

  “怎么,这衣服有什么不对劲的?”陈丹也觉dé沈淮太敏感了,几十元钱一件连衣裙,下回找机会买件礼物还回去,没有必要搞dé这么生硬,真要折钱退给人家,还要不要让xiǎo黎跟寇萱处朋友了?

  “江湖代有人才出啊,老娘真是老了,”孙亚琳打了个哈欠,无情的揭穿道,“一件两三千元的连衣裙,xiǎo姑娘■睁着眼睛愣说成地摊货。要不是沈淮确认一下,老娘也都差点信了……”

  “啊,真的?”陈丹难以相信寇萱送xiǎo黎的一件连衣裙能值两三千元,“不会吧,她哪里会有钱买这两身衣服?”

  沈淮心▲里轻轻一叹,寇萱出手这么阔绰,他怀疑她在英皇已经下水了,要是这样的话,他就绝不能再让xiǎo黎跟寇萱继续接触下去。

  见陈丹不相信,孙亚琳说道:“我这次去省城,也给你带了几件衣服,你过来看看就知道我的话是真是假了……”拉着陈丹去她房间看衣服去。

  沈淮见xiǎo黎跟寇萱进了储物间就没有再出来,一时间也不能去硬生生的拆开她们,便跟着孙亚琳、陈丹进屋看衣服。

  孙亚琳刚让人把她的行李都搬过来,就打算在这里正式住下来。

  孙亚琳打开半人高的旅行箱,里面码dé整整齐齐的都是没有拆封的新衣服。

  陈丹吓了一跳,笑问道:“你回一趟省城,就买这么多衣服,不会打算回来开时装店吧?”

  “……”孙亚琳拍了拍额头,说道,“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哪有心情慢腾腾的在商场里试衣服?看着合意就买下来,所以逛一次街总免不dé要扫一堆货,真应该克制一下。”

  “普通人逛街是卖东西,有些人的骚包境界自然跟我们普通人不同,她们那叫‘扫街’。”沈淮知道孙亚琳zuò什么事一向奢侈,到国内后应该要收敛一些了,主要也是国内的高端商品还很匮乏,东华的大型商场只有百货大楼一家,经营风格还很老土,没有多少孙亚琳能看dé上眼的衣物。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意思是质问“你以前能比我好”?

  孙亚琳挑了两件衣服,递给陈丹,说道:“这两件衣服你穿合适,送给你……”

  陈丹接过衣服,看了看吊牌,跟沈淮说道:“跟xiǎo黎身上那件,真是一个牌子……”再看吊牌标价,吓dé要吐舌头,即使款式不同,但同一牌子的衣服,价位总是相当的,疑惑的问沈淮,“寇萱从哪里有这么●多钱买这么贵的衣服?”

  “或许是捡到钱了吧?”沈淮说道,他还是想给xiǎo姑娘liú些颜面,没有把事情说透,有时候不让xiǎo黎知道实情会更好一些。

  陈丹要把手里的衣服放回去,孙亚●●多钱买这么贵的衣服?”

  “或许是捡到钱了吧?”沈淮说道,他还是想给xiǎo姑娘liú些颜面duōqiánmǎizhèmeguìdeyīfú?”

  “huòxǔshìjiǎndàoqiánleba?”shěnhuáishuōdào,tāháishìxiǎnggěixiǎogūniángliúxiēyánmiàn,méiyǒubǎshìqíngshuōtòu,yǒushíhòubúràngxiǎolízhīdàoshíqínghuìgènghǎoyīxiē。

  chéndānyàobǎshǒulǐdeyīfúfànghuíqù,sūnyà琳说道:“真送给你了,总不能白住你们的房子。”

  “那我就谢谢你了。”陈丹跟孙亚琳也没有太客气,只是寇萱送xiǎo黎这么贵的衣服,就太怪异了,问沈淮,“你觉dé怎么说才好?”

  沈淮说道:“这事就不要跟xiǎo黎说了,这xiǎo丫头正是青春逆反期呢,跟她话说重了反而不好。我等会儿送寇萱回去,把钱还给她就是……”

  陈丹点点头,想到上回学校发生的事,虽然不能怪寇萱,但毕竟跟寇萱这女孩子还是有些关系。

  孙亚琳要收拾房间,沈淮跟陈丹去后面的储物间找xiǎo黎跟寇萱,刚走到后院,就听见断断续续的笛声传过来。

  听着笛声,沈淮的心仿佛给狠狠的撞了一下,站在那里。

  陈丹看到沈淮的异常,说道:“刚才收拾房间时,xiǎo黎看到她哥liú下来的长笛,正试着吹呢。我还不知道她哥以前会吹长笛呢……”

  “哦……”沈淮暗暗吐了一口长气,之前他还是孙海文时,没有告诉别人他不再吹长笛的秘密,他现在就更不可能再去提那段往事了。

  沈淮将往事按下,推门走进去,见xiǎo黎坐在堆杂物的竹榻上,双腿交叉伸在竹榻前,又长又白,正拿着一支青黄色的长笛横在唇边试着吹响,不过生疏dé很,吹dé断断续续,也吹不准几个音。

  “我吹dé太差;我哥教我时,也没有好好的学,不过再也听不到我哥吹长笛。”xiǎo黎见沈淮跟陈丹走进来,惆怅的说道。

  看着屋里都是旧物,沈淮知道xiǎo黎今天跟陈丹过来收拾东西,难免会触景伤心,看着她手里的长笛,伸手拿过来,说道:“我以前倒学过长笛,不过也好久没有吹了……”

  沈淮把竹笛按到唇边,试着吹一段“姑苏行”,宽厚而圆润的音乐如水流泄而出,吹了一段便停下来,说道,“生疏了,记不住谱子了,这里有没有谱子,我照着再吹给你们听……”

  xiǎo黎却出乎意料的,一把将竹笛从沈淮手里抢过去转头直接跑了出去。

  沈淮看到xiǎo黎跑出去时眼角有泪光,吓了一跳;陈丹、寇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追了出去。

  沈淮看着满屋子以后可能再也不属于他的旧物跟书籍,心里也是感慨。

  “刚才那笛子是你吹的吗?”

  沈淮转回头,见孙亚琳依着门框盯着他看。

  “……”沈淮摊摊手。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吹长笛呢?”

  “你认识我好像没有超过十年吧?你喜欢女人的事,要不是偶尔听到,我还真不知道,”沈淮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孙亚琳再狐疑,又能怀疑到哪里去?忍不住拿她的性取向xiǎo刺激她一下,笑道,“不要一种事事都想看透的样子,这社会我们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

  “谁要看透你?”孙亚琳不屑的说道,“只是没想到你藏起来的两把刷子还真不少。我这么说,你也别dé意。我只是好奇,你有这两把刷子,怎么当年没亮出来勾搭女孩子?”

  “zuò人总要有点内涵,”沈淮跟孙亚琳斗嘴道,看见陈丹拿着长笛走回来,问她,“xiǎo黎没什么事吧?”

  “都怪你把笛子吹那么好,xiǎo黎猛的想到她哥了,哭了稀里花拉的,”陈丹将竹笛塞沈淮手里,说道,“xiǎo黎让我把长笛送给你;以前怎么没听你吹过?”

  “也好久不吹了,谱子都忘了,xiǎo黎她哥有没有曲谱liú下来?”沈淮转回身看着一堆旧物,经陈丹跟xiǎo黎整理过,他也不知道有好些年没有触摸的曲谱到底在哪里。

  “有几本曲谱,不过都叫xiǎo黎收起来了,她说要学吹来着。不过这会儿把笛子送给你了,等她情绪缓过来,我再帮你找她要。”陈丹说道。

  竹笛尾有用刀刻着两个字,他没有去看,只是用手指在那两字上摩挲着,不想让孙亚琳跟陈丹看到他内心的波澜,脸上只是笑着说道:“算了,我改天去书店看看吧,”又问孙亚琳,“你今天就住这里?”

  “哦,”孙亚琳应了一声,说道,“你过来一打岔,什么东西都还没有整理呢,怎么睡?我过会开车带陈丹跟xiǎo黎回镇上;那个xiǎo姑娘,你先应付。不过,我还是怀疑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沈淮无奈的一笑,说道:“你用你的脑子使劲的想吧……”掏出车钥匙,就去找寇萱。

  寇萱跟xiǎo黎坐在前院浅水池的葡萄藤架子下,看到沈淮走过来,哭红眼的xiǎo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吹dé很好听,我刚才不是不让你吹……”

  沈淮怜惜的伸手在xiǎo黎的脑袋揉了揉,克制住要把她搂进怀里的冲动,跟寇萱说道:“xiǎo黎还要在这里收拾东西呢,不过时间也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你爷爷就要担心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