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脏活


  更新时间:2012-09-24

  下méi公路以méi溪dà桥为界,西段虽然也是城郊地区,民居错杂,但较早划入城区,两侧都竖有路灯。

  车过méi溪dà桥时,下望去两列路灯,○仿佛两串微微往北倾斜的项链,不过dà部分区域,除了星星点点的居家灯火,则陷入更深的夜色之中;而身后更是一片黑暗,只有钢厂方向有一片辉煌的灯光,显示着异常彰目的繁荣。

  在渚江酒店是不得不强颜欢▲笑,离开méi溪镇之后,周小白dà部分时间都沉默着,因为长期在海外接受教育,tā有时候也不赞同tā父亲的经商理念,父子俩在一起时,话也很少。

  周家的司机倒是很适应周家父子俩之间的这种气氛,也只是沉默的开着车,要是有人看见这情形,还以为车里装了消音器。沉默一直持续到翠湖西的周家dà院也没有打破,倒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除了翠湖西北角的常委别墅楼以及翠湖南岸的旧式洋楼群外,环湖周围并没有成片的别墅区。相反的,由于城市建设的滞后,翠湖沿岸还有dà片的老式民居没有杂挤在这里。

  周家就位于翠湖东岸狭窄的巷子深处,外表与普通民居院子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二层合围的院子,之前是由五户人家挤在一起的公租房,如今这栋院子都给周家都买了下来,成为别有幽静洞天的一所居所。

  这处院子,平时也就周炎斌夫妇以及周家老太太及保姆、司机居住;周知白不愿受拘束,在东华另有住处,司机自然先送到周炎斌回家。

  巷子虽然能容轿车进去,但很不方便,周炎斌通常都在巷子口下车,司机也就早习惯将车停在巷子口。

  周炎斌倒没有急着下车,司机知道tā有话对周知白说,便知趣的下车站在巷子边抽烟去。

  看着巷子里昏黄的灯火,周炎斌通过后视镜看着儿子沉默着的脸,知道tā心里依旧摆脱不了对沈淮的排斥感,说道:“早年我骑辆三轮车,穿家过巷的收破烂,你心里也有委屈。别人家的父母,要么是工人,要么是教师,要么是政府官员,偏偏你的父母是个收破烂的,干着别人眼里的‘脏活’,你年纪小,心里委屈也很正常。不过你在国外受到这么多年的教育,回过头来看这段往事,你有什么感想?”

  “我能出国读书,都是爸爸你收破烂挣出来的。现在鹏悦主要经营的也是废钢贸易,要说你是东华的‘破烂王’,我就是东华的‘小破烂王’,”见父亲提起往事,周知白心里也感慨得很,说道,“没有爸爸早年干的那些脏活、累■活,就没有我的现在、鹏悦的现在。就算有些事,我不赞同你,不过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尊敬你……”

  “……”周炎斌见儿子跟tā说话还这么有保留,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我当年干的脏活,不给人家理解★,你年纪小觉得委屈;你再看看,沈淮干的何尝不是‘脏活’?”

  “……”周知白没想到父亲突然扯到这个话题上来,一时间也琢磨不透父亲的意思。

  “从表面来看,沈淮蛮横、不讲究规则,甚至肆无▲忌惮的破坏规则,像只疯狗一样的到处乱咬,”周炎斌说道,“不过你想想看,要没有沈淮这般作为,méi溪镇及méi钢有没有这么好的发展环境。不过我也理解你的心情,鹏悦这些年没有低过头过,竟然给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处处逼得只能选择与其合作,心里是不会好受……”

  “我没有这么不理智。”周知白争辨道,突然又发觉没有办法把姐跟沈淮之间的事情说给tā爸听,只能沉默着不吭声。

  “我对沈淮这个人,开始印象也是模糊的,看不透彻,”周炎斌语重心长的说道,“不过,你觉得褚宜良、朱立、杨海鹏以及méi钢那几个管理层怎么样?”

  “能力跟专业水平都很高。”周知白跟褚宜良、朱立、杨海鹏三人接触较少,但跟méi钢有业务往来,跟赵东、汪康升、钱文惠等人接触颇多,即使心里还是难抑对沈淮的厌恶感,也不得不公正的说句话。

  “观人看其类,”周炎斌说道,“这些人能为沈淮所用,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一方面说明沈淮控制人的手段很厉害,另一方面也说明tā确实有折服人的能力。鹏悦当然不能毫无保留的信任别人,但相比较而已,我们现阶段也找不到比沈淮更好的合作者了。”

  “我不喜欢沈淮,不过我又不是意气用事的小孩子,该怎么做我还是清楚的。”周知白没想到父亲对沈淮的评价这么高,心里有些不服气,但也不会胡乱说什么赌气的话。

  “我说这些也不是要教训你,”周炎斌说道,“今天到méi溪镇走一趟,也唯有我们这样经历的人,才会生出诸事皆得来不易的感慨,有时候‘脏活’是必需要有人来干的。具体怎么合作,我就不参与了,不过这次我们要拿出些诚意来,就算吃些亏也无妨……”

  “我知道了。”周知白点点头,下车帮tā父亲打开车门,看tā走到巷子深处进了院子,才转头回头坐进车里。

  市区的繁荣总非城郊能及,周知白坐车回到位于开发区西陂闸的住所。

  这里是东华市少有的别墅楼盘,周知白不愿意拘束,回家通常都住在这里,tā让司机在小区门口就停了车,独自往小区里走去。周知白没有直接走到tā的住所,而拐到二号楼北角,站在树荫下点了根烟抽起来,心里感慨万千:

  周家选择跟沈淮合作,可以说是一步步被逼入无法选择的死胡同、无奈之下做出的选择。

  第一次陈铭德因病猝逝,tā二叔被迫跟沈淮交易,以减轻此事给周家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而沈淮得以定点空投到méi溪镇担任副书记分管经济、接手méi溪钢铁厂。

  第二次沈淮更以直接以鹏悦的废钢业务兴废为威胁,迫使周家在méi溪钢铁厂股权改制之上支持tā。

  即使这两次周家的利益并没有因为沈淮而受损,但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抓不住主动权的感觉,可不好受。

  这一次,周家看上去有选择,可以拒绝参与南线建桥方案,但又不得不考虑拒绝之后彼此关系走下坡路的后果,实际上也没有选择。

  不过,在昨夜英皇对峙事件发生后,也能更叫人看清楚沈淮的背景强硬到可以跟市委书记谭启平公开叫板的程度,这也叫周家屡屡被动的选择合作心情好受一些——人总是容易屈服于强者。不过再怎么样,给牵着鼻子走,心里总不会舒坦。

  即使抛开姐姐跟沈淮说不清的关系之外,周知白也不是一个心甘情愿给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而沈淮横冲直撞的风格更是叫tā不喜欢。

  只是听父亲一席话,周知白多少有些反思。

  即使在很多事情,tā不赞同tā父亲的观点,认为tā父亲过于保守,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很多事情上,才初中毕业的父亲比tā看得更深。

  要是说沈淮对外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为méi溪镇及méi钢赢得更好的发展环境,周知白也不得不承认沈淮迄今为止做得非常漂亮。

  周知白虽然从不甘落后于人,从不认为自己差过于人,但设身处地,也只能折服的承认,tā在去年秋季替代沈淮去主持méi钢,不可能做得更好。

  倒不是眼光跟见识不及,■méi钢要怎样才能发展,纯理论性的东西,周知白不认为自己差过于别人,关键要看到未必就能够做到;眼高手低是国人的一种通病。

  在去年入秋之后,谁都知道méi钢到了不整顿就会死的地步,但是除了沈淮●,谁能横扫一切阻力,使méi钢如此凌厉而迅速展开生产整顿?

  周知白也知道股权改制对méi钢的益处极dà,但在国内现有政治经济条件下,tā不觉得tā有能力推动méi钢成为东华市第一家股权改制shì点企业。

  周知白也知道当钢企产能上到一定规模后,运输方式对钢企成本控制的制约就会变得极dà,但是tā不觉得tā有魄力在méi钢年产量刚突破十万吨时就重资投建货运码头?

  这一桩桩事,就算看到想到下决心去做,倘若不能获得dà部分人的支持、压制住反对者的声音,也断无可能做成。

  这时候心平气和的回过头来看,沈淮对外蛮横、不妥协、肆无忌惮破坏规则、甚至胆dà妄为跟市委书记叫☆板的作风,才是méi溪镇、méi钢得以走到今天这一步最根本的保证。

  周知白抽着烟,忍不住长吁一口气,要将心里的郁结吐干净,这时候从幽暗处走出来一个女人,从身后轻轻搂住tā的脖子,问道:“在想◇什么事情,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抽烟?”

  “人有很郁闷的事情,比如说,你不喜欢一个人,却又不得不承认tā比你强,所以偶尔也需要抽一根烟消减一下郁闷的心情,”周知白回过头,温柔的抚摸女人的光滑脸蛋,为她迷人的眸子迷得神魂颠倒,笑着跟她说话,“今晚到我那里去睡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