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夜难眠


  在睡梦里听到手机醒,沈淮困得睁不开眼睛,隔陈丹的玉体伸手去摸手机。手机本就放在床头柜的边缘,给沈淮手指一碰,就“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谁这时候打电话过来?”陈丹睁开惺松睡眼问道,她伸过身子低头帮沈淮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机。

  窗外的有淡淡的月辉洒进来,陈丹穿着一件月牙色的绸质睡衣,睡前欢爱过里面就没有再穿内衣。

  手机掉得有些远,陈丹欠过身子,睡衣的下摆给掉起来,半截雪白的臀拱蹶出来,丰满圆润如窗外的美月,与丰腴修长的双腿将中间那饱满如桃的唇蕊给挤露出来,仿佛鲜嫩的蛤肉,暴露在月辉之下,有柔软稀疏的绒毛。

  沈淮拿指尖在唇蕊轻轻拔挑了一下,陈丹身子往前一挺,痒痕难忍,回头将手机递给沈淮时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娇嗔的骂道:“作死。”

  沈淮见是刘卫国的电话,心想刘卫国这个点打电话过来,应该是案情有重大进展,便坐起来接电话。

  虽然时近七月,但凌晨还有些微凉,但沈淮光着身子坐起来,陈丹拿了件衣服给他披上,但没见沈淮说几句话就脸色凝重的挂了电话,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潘石贵在青龙湖畏罪跳湖自杀了……”沈淮说道。

  “怎么可能?潘石贵怎么可能会跳湖自杀,”陈丹吓了一跳,“会不会有其他隐情?”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沈淮将手机放在床头柜,躺下来,将陈丹搂在怀来,让她不要多想什么,说道,“晚上已经把案子转给唐闸区分局,青龙湖又在新津,就算潘石贵畏罪自杀有疑点,也是唐闸区分局派人到新津县协调的问题……”

  “这可是一条人命啊,潘石贵虽然可恶,但也罪不至死啊。”陈丹心思单纯,一时间难以安静的面对这个消息。

  “人命关天,这话是不错,但世间的不平事那么多,谁管得过来?”沈淮摇头苦笑道,“你也不要觉得我心硬,我也只能尽可能叫梅xī镇这片土地少些罪恶……”

  “你今天逼潘石华将潘石贵交出来,会不会他们之间起了争执才使潘石贵那样?”陈丹想到这里,心里陡起寒意。

  “除非公关机关能找到明确的疑证了,不然就只能当潘石贵是畏罪自杀了。”沈淮说道。

  “潘石贵虽然死了,但潘石华会不会对你不利?”陈丹又担忧的问道。

  沈淮看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说道:“潘石华要有勇气面对我,潘石贵就不用畏罪自杀了……”

  陈丹看着沈淮在月光下冷峻,伸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颊,说道:“想想,有时候人真是太脆弱了;要不是遇上你,我想,有些坎我也许没办法撑过去……”

  沈淮看着陈丹在月光下的眸子,亮晶晶的,仿佛藏在黑夜深处的星辰,乍听到潘石贵“畏罪自杀”的消息,他的心里也是充满的寒意,唯有这样眸光的凝视,才能叫他冰冷的心一点点的解冻。

  庸俗的社会本来就是残酷而现实的,官场尤是如此,潘石贵的死,仅仅是把官场的纸醉金迷的面纱揭开一角来。

  沈淮倒不担心潘石华会对他不利,说到底潘石华根本没有勇力面对他,才会叫潘石贵“畏罪自杀”。也不需要明确的罪证,只要潘石华摆不脱潘石贵“畏罪自杀”跟他的疑点,沈淮相信谭启平也会一步步的把潘石华边缘化掉,从今之后,潘石□华就将成为过去式。

  不过事件的影响远不止如此。

  潘石华经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调任唐闸区区长,是出于谭启平的提名,近来也给深深的打上谭系官系的烙印。

  就没有一点明确的罪证,只要◆市里有人认为潘石贵的“畏罪自杀”跟潘石华有关,对谭启平也会有不小的负面影响。

  要是谭启平是心胸开阔的人,也许会认为这次事件对谭系来说是一次自我净化的机会,避非谭系给潘石华一个人拖入更深而没法断臂自救;但谭启平会是心胸开阔的人吗?

  沈淮心里对此cún在着巨大的疑问。

  给这件事岔开,沈淮也就没有睡意,便索性打开灯披衣坐起来;梅钢技改还有一堆材料要在回京之前看完。

 ■ 陈丹也穿衣起来,帮沈淮整理回京的行李。

  除了换洗衣物,更多是土特产,陈丹拿着大号的行李袋,将这些土特产整整齐齐的码进去,沈淮看了头疼,说道:“不用这么夸张吧,我一个人挤火车回燕京,这么两大●堆东西,你想把我累死啊?”

  “胡说八道,”陈丹瞪了沈淮一眼,娇嗔着不让他说不吉利的话,说道,“你家里的亲戚多,富贵人家虽然也不会缺什么稀罕物,但你要显得有诚意,你就得把这些东西背回去……”

  “要不你陪我回去吧,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吃这份苦。”沈淮说道。

  “你这次回去是希望得到家里人的谅解;我跟你回去,你是想跟你家里翻脸吗?”陈丹停下手里的事,看着沈淮,说道,“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也早知道我们不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当然,我相信你放弃一切娶我,但是,你觉得那样就能让我快乐吗?真的,我对现在很满足了,你也知道在遇到你之前我是什么样子,我要还不满足,我就太贪心了。”

  沈淮面对陈丹对自己如此残酷的冷静,他只能抱以苦笑,拉她坐到自己的怀里,说道:“我们不说这个了,把我说得跟陈世美似的,我们说说别的吧?”

  “说什么?”陈丹转过身来,跨、坐在沈淮的大腿上。

  “这片马上就会全部拆除掉,会划成宅基地出售,统一照规则建小洋楼。我算了一下,半亩大小的宅基地要三十万,镇上才不会贴钱进去。有事情必须要做给别人看,你拿钱买宅基地,我也不能便宜你一分钱,不过我建■议你买两块宅基地,反正陈桐以后结婚也要房子。这时候看上去是有些贵,但等渚xī路建成,周围环境一变,到那时候谁还想在这一片买宅基地,都没有可能……”沈淮说道。

  “我想帮小黎也买一块宅基地,”陈丹说道,“她孤苦零丁的,老宅又差不多给孙亚琳占过去了,要是没有一处落脚地,心里会不好受……”

  国人的思想也在于“根”,沈淮搂着陈丹,摇头说道:“小黎就算了,孙亚琳能在国内呆几年还不知道,哪天◇看她不顺眼,把她赶出去就是……”

  “你有能力把她赶跑?”陈丹看了沈淮一眼,对此深表怀疑,现在要是还有人能压沈淮一头,她觉得除了孙亚琳外也就没有别人了。

  沈淮摸了摸鼻头,不跟陈丹说这★◇看她不顺眼,把她赶出去就是……”

  “你有能力把她赶跑?”陈丹看了沈淮一眼,对此深表怀疑,现在要是还有人能压沈淮一头,她觉得除kàntābúshùnyǎn,bǎtāgǎnchūqùjiùshì……”

  “nǐyǒunénglìbǎtāgǎnpǎo?”chéndānkànleshěnhuáiyīyǎn,duìcǐshēnbiǎohuáiyí,xiànzàiyàoshìháiyǒurénnéngyāshěnhuáiyītóu,tājiàodéchúlesūnyàlínwàiyějiùméiyǒubiérénle。

  shěnhuáimōlemōbítóu,búgēnchéndānshuōzhè个,笑道:“过了今年,镇上会考虑把文化站大楼都收回来,你要是继续做餐饮,现在就要考虑另找地方了;我也是怕你资金有压力……”

  “渚xī酒店经营很好,我想贷些款问题也不会太大,”陈丹问道,“就是不知道老纱chǎng仓库能不能拿下来,毕竟窝在里面,车子都进不去……”

  陈丹所说的老纱chǎng仓库,位于安澜寺的西侧,紧挨着老街码头。

  梅xī老镇因码头而兴,民国时孙家就在梅xī镇建有一处纱chǎng,纱chǎng在老街码头边建有仓库堆场以供棉纱进出。这处仓库与安澜寺以及孙家的一处宅院,就成为老街上最大的三处建筑。

  梅xī老街,是老镇的中心,是石板街,但跟常人印象里那宽敞到能容几辆马车并行的石板街不同,梅xī老街实际非常狭窄,仅能供一辆小轿车出入,以往也主要是用马车或人力车拖运货物。

  梅xī大桥建成,梅xī镇区发展的重点移到下梅公路两侧,窝在里侧,不能◆让卡车通行的老街码头以及码头边的仓库自然也就废弃不用了。

  从实用性来说,这么狭窄的梅xī老街没有保留的必要,但这一片民国建筑保留完好,安澜寺又是市级文保建筑,拆除很可惜,但是想要一次的改造好◇,没有几千万做不下,梅xī镇暂时还没有这个财力。今年拨了一些钱,但也只能让老街的建筑境况不再恶化。

  沈淮点点头,说道,“梅xī老街的改造消息也公开了,所以也谈不上内幕消息,只是没有人能知道我的决心有多大,也就不会知道这一片区域的价值到底会上升多少。老纱chǎng码头虽然废弃不用多年了,又是民国时的老旧建筑,镇上统一规划不能推翻重建,改造成本又太高,但沿河路建成、老河码头改成休闲广场、老街改造、南片的洋楼区建成之后,这个老纱chǎng仓库的价值就会彻底的体现出来。看上去很远,实际也就这一两年的事情……”

  陈丹点点头,在沈淮过来之前,梅xī镇在镇区建设上每年投资也就几百万的样子,但今年,新梅新村最先动工,与货运码头配套的梅鹤公路由梅钢独立建设,渚xī路桥工程最快也要在八月份就动工,渚xī路北侧的棚户区将同时进行拆迁,梅xī老街也将进行初步的改造,建设投资额今年很可能达到一个▲亿,这是陈丹在此之前想不都敢想的事情。

  而整个唐闸区今年在市政建设的投入,也就一个亿稍多点。

  经济腾飞,会带来商业活跃度的大幅上升,陈丹经营渚xī酒店,对这个有着最直观的体会。

  以前何月莲承包经营接待站时,每个月能有**万不到十万的营业额,这在周边乡镇的接待站酒店已经是独竖一帜,但到今年初,渚xī酒店的月营业额就已经翻倍,之后又持续增涨,到这个月底,陈丹估计渚xī酒店这个月的营业额差不多能有三十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