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认同


  沈淮也搞不清楚小姑宋文慧de情绪为什么突然变得恶劣,他把一摞书都把搬到卧室里,再出来看到小姑宋文慧跟小姑父唐建民从书房里出来,说道:“我还要到我们市de驻京办走一趟,怕是不能陪小姑跟姑父你们□俩吃晚饭了……”

  宋文慧见沈淮不想他们为难而找借口离开,心酸不已,摇了摇头,说道:“今天本来是老五请我跟你姑父过去吃饭,不过我有些不舒服,刚打电话跟他们说了,不过去吃饭了。你也不要出去了,就陪我们留在家里吃饭吧……”

  沈淮疑惑de看了小姑父一眼,他知道宋家有些人不待见他,不希望他出现,但想到小姑跟小姑父难得回京一趟,他实在是不想妨碍她们因为自己而少了姊妹兄弟相聚de机会。

  唐建民见沈淮有些迟疑,便说道:“昨天买de菜,还有很多剩在冰箱里,今天不能吃掉,明后天基本上是没有机会在家做饭吃de,到大后天,我跟你小姑就要回江宁了,这些菜怕是都要进垃圾篓了……”

  沈淮有些不确定小姑、小姑父为何突然放弃跟宋家其他人难得团聚de机会,既然小姑、小姑父决定留在家里做晚饭吃,他也只能留下来,不然他还真没有什么好地方能去。至于东华市驻京办那边,沈淮至少也要等明天过了老爷○子de八十大shòu再去露个脸,才能不叫别人看出什么疑惑来;周裕也要等到明天下午才会坐飞机过来。

  宋文慧跟唐建民都是平时使唤保姆使唤惯了de,疏于庖厨,做饭时只能给沈淮打下手,摘菜去泥、剥葱■zǐdebāshídàshòuzàiqùlùgèliǎn,cáinéngbújiàobiérénkànchūshímeyíhuòlái;zhōuyùyěyàoděngdàomíngtiānxiàwǔcáihuìzuòfēijīguòlái。

  sòngwénhuìgēntángjiànmíndōushìpíngshíshǐhuànbǎomǔshǐhuànguànlede,shūyúpáochú,zuòfànshízhīnénggěishěnhuáidǎxiàshǒu,zhāicàiqùní、bāocōng切蒜、拿碗递碟,也有一搭没一搭de问起梅钢及梅溪镇de事情。

  沈淮也是有一搭没一搭de跟他们聊梅钢及梅溪镇de事情,起初还觉得奇怪,昨天小姑、小姑父虽然都说知道他在梅溪镇做出一些成绩,但绝口不问细节,这会儿倒问得详细,恨不得把梅钢de方方面面都打听清楚。

  宋文慧七十年代末回城,虽然那时女儿宋彤已经出生,她还是先进大学读书,然后再进电力部工作。在电力部,宋文慧也先从基层de工程师做起,再逐步走上处及司局级de领导岗位,然而到东南电力建设集团主管火电建设业务,她de学科底子要比普通人扎实得多。

  梅钢此时所进行de电炉钢生产线改造,增加高频电流de电力供应是关键de一步;这又是宋文慧熟悉de领域,渐渐就往深里谈。

  唐建民学医出身,对工业了解甚少,但听妻子跟沈淮不厌其烦de详细tǎo论电力扩容更多de可能性方案,以及各种方案de技术实现手段及优缺点,他也能肯定沈淮对钢铁等产业de了解是远在水准之上。

  这哪里是不学无术?

  唐建民见过电力部及东南电建下面de工程师,在妻子面前给质问到哑口无言、脸面通红de场面。

  但见沈淮跟妻子谈工业改造方案,手里不停de给锅里添油加醋试咸淡,这一刻,他也禁不住de怀疑:沈淮三年前给赶回国,是不是另有隐情?

  宋文慧也抑不住心里de震惊,跟丈夫对望了一眼。

  唐建民这时候也只能承认,妻子de怀疑不是无de放矢。

  唐建民跟宋文慧是早就知道沈淮过去一年在梅溪镇做出不小de成绩,也知道他在一些期刊上发表几篇学术性很强de论文。

  不过,由于之前关于沈淮不学无术留在他们脑子里de印象太深,下意识de认为沈淮在梅溪钢铁厂碰巧用对了人,才是取得发zhǎn成绩de关键因素,并不认为沈淮他自身de能力或专业水平、知识结构真就足够高到能管理一家中等规模钢铁厂de程度。

  他们甚至认为沈淮过去半年时jiān里,在期刊上陆续发表de一些学术论文,应该是他请人代写、装点门面de小手段而已;这种事在国内已经屡见不鲜,通常上不会认为领导在期刊上发表了文章,就真de具有如此de水平。

  宋文慧即使对沈淮再溺爱,再偏心,也不认为今年才二十五岁de沈淮,就有足够强de业务能力及专业管理水平去真正de管理一家钢铁厂。

  她跟丈夫也是怕沈淮给戳穿后难堪,所以昨天宋文慧跟丈夫才避免跟沈淮聊太具体de产业发zhǎn及乡镇治理de话题。

  今天也是偶然机会,看到沈淮买了一大外文书籍回来,认识到沈淮可能不像谢佳惠所说de那么“不学无术”,宋文慧这才有意识de去试探沈淮在专业领域de水平到底有多高,去考量沈淮de知识结构有多深、多广。

  谈到后来,宋文慧都觉得话题在她这头难为继,她de心已经叫她所看到de“真相”所撼动。

  也正是如此,她心里对谢佳惠三年前召集宋家人指责沈淮在法国不学无术、胡作为非一事,就尤其de怒焰沸腾:

  要是这样都能说不学无术,但宋家这么多人里,还有谁有颜面活下去?

  沈淮不知道小姑对谢棠de妈妈成见那么深,以致认为他受了很大de“冤屈”,但是小姑愿意跟他tǎo论产业上de话题,他也乐意更深层次de谈下去。

  虽然这段时jiān在梅溪开创出一番局面,但沈淮清晰de认识到,他能在梅溪做☆出这些事,跟他身为宋家子弟de身份,有着直接de关系。

  沈淮同时也认识到,在未来发zhǎnde道路,依旧存在着种种坎坷跟阻碍:跟谭启平de关系怎么处理,苏恺闻对他de成见到底有多深,戴乐生父◆子会不会恨他入骨,高天河父子会继续蛰伏多久才会有新de动作?

  哪怕这次回京给老爷子祝shòu不受宋家所有人de待见,沈淮这次也一定要硬着头皮回来参加宋家de“大团聚”,消弱谭启平心里他对宋家抛弃de印象。

  要说有更进一步de目de,那就是能获得宋家,哪怕是小部分人de认同。

  对沈淮来说,情感上de认同仅仅是很小de一个因素,他毕竟是借着别人de躯壳而活,即使受到之前沈淮很深de影响,但当真给宋家人拒之门外,他在情感上也不会受伤太严重。

  在他de心里,小黎、陈丹她们才是他真正de亲人。

  沈淮心里还是更奢望宋家有人对他de能力有所认同,这样他不仅可以继续在东华扯着宋家de虎皮做事,还有可能获得宋家de直接支持。

  小姑今天愿意跟他更深层次detǎo论梅钢及梅溪镇产业发zhǎnde问题,沈淮心里是很高兴de。

  就算宋家其他人都不待见,只要能获得小姑de认同,他这次回京就是大有收获。

  沈淮把最后一道菜做完递给小姑父端上去,他洗过手,在围裙上抹了两把,跟小姑宋文慧说道:“我带有一份梅溪镇de产业发zhǎn规划图来,小姑你帮我参详一下……”

  宋文慧接过沈淮回卧室找来de规划图,不是设计院出de正式蓝图,而是一张手画图稿,但标有准确de地理数据,图例也相当正规,空白处还有密密麻麻用钢笔写下de注释,问道:“这是你自己画de?”

  “嗯,”沈淮点头笑道,“现在de规划设计院不大愿意给乡镇做产业规划,在他们看来,乡镇服从区县即可,根本就没有必要独自搞什么规划。与其求爷爷告奶奶,我还不如自己先硬着头皮琢磨这事儿……”

  餐桌上已经放满碗碟,宋文慧就把图稿铺在餐边柜上阅看,唐建民de好奇心也早给勾引起来,凑过头来看。

  唐建民虽然长期只在医疗系统工作,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跑得地方多了,对乡镇产业de发zhǎn还是有着普通人不及de见识,他凑过头来看图,讶异de说道:“好大de规模啊!东华市经济偏落后一些,我看下面de区县经济要是做规划,也就这样子吧……”

  沈淮给梅溪镇在梅鹤公路西侧规划de工业区面积只达四千亩地,不过实际在这副图稿上,还把梅鹤公路以东属于鹤塘镇de区域也标示起来,加上下梅公路南北两侧de预留地块,仅这副图稿里,显示出来de工业区规划面积就高达八平方公里,甚至要远超过当前一般de县域工业园区规模。

  沈淮解释道:“东华de经济发zhǎn在东部沿海来说是相当滞后,所以做产业经济规划要有一个更高de全局目光,才有可能拉近、而不是拉大跟平江等地de差距……”

  江东跟淮海两省就隔着渚江,宋文慧虽然人长期在江宁市工作,但淮海省de电建投资也是归她分管,她对淮海省乃至下面东华市de经济发zhǎn状况都很清楚。

  现在江东省de一些地市,如平江、江宁,都进入良性发zhǎn阶段,而淮海省de地域经济发zhǎn整体滞后。宋文慧也认为,需要淮海省de地市级党政官员要有更高de产业发zhǎn眼光,进行全局性de产业规划,才有可能缩小跟渚江南岸地区de差距。

  而很显然,淮海省十三个地级市,目前并没有出现这样de党政官员,宋文慧倒是没有想到沈淮虽然身处乡镇,目光却能放得这么远。

  就在唐建民为沈淮de见识跟能力震惊之时,而打心里就把沈淮当成自己孩子看待de宋文慧则理所当然de认为宋家子弟就应该如此de杰出,之前什么话都是谢佳惠在搬弄是非、胡说八道。

  宋文慧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爸爸过两天会去淮海省挂职副省长?”

  沈淮记得他“父亲”在年前才提了正司局级,没想到才半年时jiān就到地方挂副省长,也难怪崔向东提起这事里,说他父亲“捞”到位子。

  -< >-提供最快最新de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