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宋家小辈


  清chén,唐建民醒过来时,看到妻子刚翻过身去,知dào她可能整宵都没有睡踏实。看着从纱帘透进来的亮光,他伸手把床头柜上的手表拿过来,都qī点钟了。

  听着院子里有走动的响声,唐建民☆心想应该是沈淮已经起床了,他坐起来穿衣衫,听着妻子在后面翻身跟他说话:“这事,我一定要跟四哥说……”

  “我看不用太急,”唐建军转过身来,看着妻子一宿没睡踏实的脸有些倦容,说dào,“四哥迟两◎天就会去淮海挂职副省长,沈淮在东华做的成绩,他不会永远都不看到。沈淮这次回来,大概也不是想大家闹翻脸?”

  “……”宋文慧是泼辣性子,但也知dào丈夫说得在理,四哥跟沈淮父子间的事情,她硬要插○★一脚,未必能起什么好效果,但心里堵着一口气泄不去,说dào,“就任凭那姓谢的编排沈淮?”

  “四嫂可能也是因为谢棠的事才气急败坏说了一些多余的话,”今天是老爷子大寿,总理也会代表中央过来祝寿,◇唐建民心想妻子是急脾气,都不敢想象妻子要是还带着情绪在宴席上跟宋炳生、谢佳惠见面,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他劝说dào,“我想四嫂也不可能全是瞎说。你说说,一切要都是她安排的,她图什么?”

  “沈桂秀病逝,沈淮在农场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姓谢的就能心安让沈淮回宋家?”宋文慧“噌”的坐起来,说dào,“沈淮要是真不学无术、回到宋家真混吃等死,那倒也罢了。沈淮偏偏还这么优秀,她就不担沈淮将来有能力,为他娘讨公平,把她从宋家赶出去?”

  唐建民苦笑一下,他不喜欢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但妻子这么揣测谢佳惠的用心,也不能完全说不对,他也不想继续挑妻子的火头,只是劝她:

  “我觉得,这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大家都不要再提什么了。就算是沈淮以前做错事,也是因为他年纪轻,不能一棍子打死。你知dào彤彤青春期那阵子叛逆成什么样子,这两年还不是也消停下来了?人总会长大的,沈淮现在做事踏实,也有能力做出成绩,我觉得,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宋文慧听丈夫这话合心意,也知dào就算现在帮沈淮打抱不平,也闹不出什么明堂,再说今天这日子,就算心里有什么不高兴,也不能挂脸上。

  宋文慧穿衣起床,打开门见沈淮蹲在廊檐下看院子里开得正艳的三色堇,说dào:“今天中午的正宴是在丰泽园大饭店,到时候总理也会代表中央过来祝寿。你先收拾一下,jì着把崔老爷子的茶叶也带上,等会儿我们要先去大宅……”

  这时候屋里电话铃响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唐建民走出来,宋文慧问丈夫:“谁这时候打电话过来?”

  “四哥打电话过来说,等会儿他过来接沈淮去老爷子那里。”唐建民说dào。

  “他也知dào要脸!他早干什么去了?”宋文慧本来没有打算在今天多说什么,但听到老四打这么一个电话来,心头的邪火又控制不住的窜上来。

  沈淮只能抱以苦笑,就像他要在别人面前装“回家团聚”一样,他父亲就算心里剩不下多少父子之情,在今天也要在别人面前演一出“父子相认”的戏。

  “小姑,你就跟小姑父先去爷爷那边;我等我爸过来接我。”沈淮平静的说dào,人生,无非就是一场演给别人看的戏,他也得配合把这出戏演好了。

  唐建民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安慰她不要多说什么。

  中午的正宴放在丰泽园大饭店,总理会代表中央过来祝寿,其他亲朋故旧都在,实在不宜把情绪挂在脸上。

  宋文慧气得连早饭都没有吃,洗过脸就跟唐建民先赶去见老爷子。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才听到院门外有车喇叭声响,沈淮就放下手里的书,拿着崔向东的那两罐茶叶就走了出去。

  “沈淮你好。”wèi岳刚下车□准备过来喊沈淮,看到他出来,又赶忙绕过来,帮他把右后侧的车门打开。

  沈淮低头就看见那张跟他仿佛是从一张模子里刻出来的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陌生感。沈淮想演戏演足,张嘴欲喊,但那个字眼涩在嗓咙◆◇眼里怎么也吐不出口。

  眼前这人跟你实际上又没有半点关系,何苦管他的冷漠?沈淮心里想着,但这一刻他仿佛给真正的沈淮附体,心间给五味陈杂的情绪所充塞,也忘了要坐进车里去。

  宋炳生犀利的★眼睛盯住沈淮看了有那么几秒钟,才说dào:“你进来吧,还要赶着去大宅呢。”语气淡漠。

  从宋炳生的眼神,沈淮感觉到他的警惕,知dào他是担心自己会大闹寿宴,暗dào:宋家最不欢迎自己回来的,大概就是他吧?

  沈淮心里也是悲哀,之前的“他”是做下那么多的错事,也确实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但何尝又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受害者?

  沈淮低头坐进车里,将崔向东托付给他的两罐茶叶放在膝盖上,安静的等wèi岳坐回来发动车。

  宋炳生视线落在那两只罐头瓶上,眉头微微蹙起来,问dào:“这是你从东华带给老爷子的礼物?算了,这两罐东西你就不要拿出去了,你的贺礼,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我没有准备什么贺礼,空手回家的。这两罐茶叶是崔向东老爷子托我捎给爷爷的……”沈淮说dào。

  宋炳生既不明白沈淮怎么跟崔向东认识,也不明白崔向东恨宋家入骨,为什么会临时让沈淮带两罐□茶叶当寿礼?宋炳生满心疑惑,但忍住没有多问什么。

  沈淮就是想叫他当一回闷葫芦,自然不会跟他多解释什么,眼睛盯着wèi岳的后脑勺不说话。

  车上陷入死一样的寂静,任wèi岳发动车往仅隔◎一条巷子的西寺东巷开去。

  唐建民也是怕沈淮控制不住脾气跟他爸宋炳生翻脸,早早的就等在宋宅大门外,看到宋炳生的车过来,快步迎过来,先一步打开车门。

  虽然看到车里气氛冷得能僵煞人,但只要没破口相骂或动手打起来就好,唐建军接过沈淮手里的两罐茶叶,说dào:“老爷子刚听你小姑说起这两罐茶叶呢,正给崔老爷子打电话问候;你赶紧跟我把这两罐茶叶给老爷子送过去……”心想着沈淮既然跟宋炳生一起过来了,也叫旁人看见了,那接下来,还是把他们父子俩分开好。

  虽然才九点钟,虽然中午的正宴安排在丰泽园大饭店,宋宅这边还是有好多人聚了过来;有一些人站在院子里聊天。

  他们看到跟沈淮跟宋炳生先后下车来,再看沈淮几乎长着跟宋炳生一模一样的脸,都讶异了:没听说宋家老四有儿子啊?

  当然也有人知dào得更多,知dào宋炳生之前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婚姻,还留下一个儿子,看到沈淮跟宋炳生同时出来,心里都恍然大悟,心想:大概就是那个给宋家老四送出国的孩子,原来都长这么大了。

  看唐建民带着这青年往里走,有人就忍不住问dào:“这是老四家的吧?”

  “嗯,”唐建民将沈淮介绍给宋家的亲朋故旧,但也只能把有些话说得含糊其辞,说dào,“是老四家的,前些年一直在外面读书,才回国没多久……”又一一将这些宋家故旧介绍给沈淮认识。

  “叭叭叭”后来传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吓得大家一跳,沈淮转回头看见一辆崭新的凯迪拉克从后面逼过来。沈淮这两天很少在左近看到有这么不礼貌的车,刚要让dào,唐建民却抓住他,说dào:“是你大表兄鸿军那个混球,刚买了一辆新车,就燿武扬武的显摆……●”

  唐建民不让路,凯迪拉克就老实的在路边停下来,一张三十来岁的青年探头出来,朝唐建民嬉皮笑脸的说dào:“小姨父,你拦着路不让,是不是想把我的车劫走过两天瘾啊?”

  唐建民挥了挥手,○■说dào:“你小子皮痒了,也不怕老爷子跑出去把你这烧包车给砸了?”

  “老爷子今天过八十大寿,砸车多不喜庆啊;车砸了,小姨夫你能过两把手瘾吗?”宋鸿军笑着下车来,当真把车钥匙塞唐建民手里,看着□旁边的沈淮,讶异的问dào,“你就是沈淮?呵,我都不jì得跟你有见面。我们之前有见过面?”

  “应该是没有,我在燕京那几年也不常回市里,jì得大表哥你那时在广南做生意。”沈淮说dào。

  宋鸿军不仅是大女儿宋奇的长子,也是小一辈里的老大。他十年前就下海经商,现在名下有好几家公司。沈淮在燕京的那几年,宋鸿军一直在广南做生意,他也是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

  “我就说我的jì性没那么差,不过你跟我四舅长得真像,跟老爷子长得也像,”宋鸿军热情的揽过沈淮的肩膀,很关心的问dào,“我jì得你回国有两年了,你现在在哪里工作,是自己开公司,还是在政府部门?”

  三年前的醉酒事件,宋家这边也只有老一辈人知dào,小一辈人只知dào沈淮闯了大祸给赶回国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倒不是很清楚。

  对宋鸿军的热情跟关心,沈淮也是淡而视之,心想他或许对所有人都这幅热情的面孔,倒真是一个天生的生意人。

  “在淮海省下面一个市里。”沈淮敷衍的说dào,他也知dào把在梅溪镇担任党委书jì的事说起来,说不定会叫宋鸿军笑话。

  -< >-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