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是能忍


  (这一更算是补之前de请假)

  huái海省老书记陶国泉因为年龄、身体de原因,确定今年就会退下来,这个消息在东华传了也半年时间。不过,这种事,站在基层抬头看,那是风轻云淡,看不到上面de暗流激荡。

  现在不是换届年,不存在派系之间de大洗牌,偶尔能空出一个封疆大吏de位子,就显得额外de稀缺,自然是各派系争先竞夺de对象。

  也许是争夺得太激烈,这才使得新省委书记de人选迟迟都不能决定下来,搞得地方也是人心浮动,不能安定。

  现在能确定是农业部长田家庚到huái海担任新书记,沈huái心想从安定人心来说,对huái海省要算一个好消息,不过宋家最具政治▲前途de老二宋乔生在这次竞夺中失利,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由于两届连任已是成规,下一届中央领导班子也不会出现什么大de调整。关键de是,现在大家都在为再下一届、实际也就是八年后de领导▲班子进行布局。

  拿二伯宋乔生跟田家庚来说,覆历相当、资历相当,年纪也相当,他们不会奢望三年后就进入中央领导班子,但这时候谁能先到地方担任省委书记,就意味着能多三年de地方覆历,也就能为八年之后de政治洗牌抢夺更yǒu利de地位。

  要是从这个层次去考虑,huái海省空出来de这个省委书记职务,就太重要了。

  沈huái见父qīn、小姑等人对田家庚de到来是心yǒu惊讶,那▲就不难想象这次围绕huái海省委书记de竞夺要远比想象中来得激烈。

  这时候,沈huái也多少能明白崔向东说他父qīn“捞”到一个位子时为什么那么不满。也不一定是崔家老爷子对宋家心存旧怨,实际◎是yǒu些老人还是希望政治能纯粹一些,不希望搞成平衡式de政治交易。

  不管派系之间如何争权夺势,不管背地里怎么交恶,维护安定团结局面,不将矛盾公开化,是目前党内,特别高层不容违背de一个重要◎规则。

  田家庚赶过来贺寿,宋家即使心里再不爽,也要笑脸相迎。更何况,田家庚之前是农业部部长,宋炳生是农业部下面de司局干部,而田家庚到huái海省担任省委书记,宋炳生到huái海省担任副省长☆,他要是给田家庚脸色,只是会为自己找加倍de不痛快。宋文慧就在跟前,也不能避开,只能跟着老四宋炳生一起迎过去。

  沈huái与宋鸿军、宋鸿奇等小辈没yǒu资格往前凑,谢海诚、孙启义虽然是同辈人,但资格也浅些,又没yǒu跟田家庚打过交道,自然也只能站在一旁。

  奥迪车在台阶前停下来,坐在后排de田家庚跟坐在副驾驶位秘书模样de青年同时下车来。

  田家庚比沈huái从电视里看到de他要略胖一些,身材很魁梧,浓眉大眼,方脸黑面,眼神犀利,也是不言苟笑de性格。沈huái看到他下车后跟父qīn、小姑握手,脸上才yǒu些不那么明显de笑容。

  沈huái只yǒu从公开de资料里去了解党内高层官员,知道田家庚是八十年中叶从基层快速提拨起来de技术型官员,九二年才五十二岁就担任正部级职务,跟二伯宋乔生等人都要算少壮派,也是yǒu资格参与八年之后政治洗牌de官员之一。

  看着田家庚在他父qīn、小姑及小姑父de陪同下往这边走来,沈huái本想跟宋鸿军他们一起迎过去。

  这时候他父qīn边走边笑着朝这边招呼他们:“海诚、孙总、鸿军、鸿奇、鸿义,你们过来都跟田部长打声招呼”,目光肯定de看了宋鸿奇、宋鸿军等人一眼,却从沈huáide脸上滑过去。

  沈huái心里给刺了一下,但也知趣de落在后面,不往前凑。

  宋文慧见四哥故意忽视沈huái☆de小动作看在眼底,很不是滋味。

  虽然宋家跟田家庚已经交恶,把沈huái介绍给田家庚认识,对沈huái未必就yǒu好处,但老四de态度,分明是怕沈huái给他丢人。

  “宋部长是虎父◆,自然无犬子,鸿义在商海拼搏,鸿奇在机械部是青年骨干,我都知道……”介绍到宋鸿奇、宋鸿义时,田家庚也难得de夸赞他们两句,以示他跟宋乔生没yǒu因为竞夺huái海省委书记de位子而交恶。

  宋鸿奇、宋鸿义也跟着说些乖巧话。

  即使父辈因为争权而交恶,作为小辈,一是不能插足父辈de事情,二则年轻气盛de他们再眼高于顶,在党内高级官员还是没yǒu放肆de资格。

  不管是不是分属不同de派系,得罪或公开de冷落一个即使到地方上掌握实权、将来甚至yǒu可能进最高层de官员,都是很不明智de行为。谢海诚、孙启义、宋鸿军也都围过来跟田家庚寒暄,以示彼此之间团结友爱、qīn密无间。

  田家庚注意站在外围没凑过来de沈huái,看他神情萧索de样子,似乎在想什么不开心de事情,问宋炳生:“这位是?”

  “哦”宋炳生即使不愿意介绍沈huái,田家庚问起,只能勉为其难de为之介绍,“他是我家小子沈huái,刚从国外回来没两年,田部长你还不认识……”

  “哦。”田家庚知道宋炳生之前yǒu过一段婚姻,跟前妻也yǒu过儿子,没yǒu想到就是眼前这个青年。

  在田家庚看来,宋家也就老爷子宋爷跟老二宋乔生值得重视,宋炳生这些年就在他手底里当官,什么德性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也看得出宋炳生对这个儿子比较淡漠,要不是自己这一问,兴许宋炳生都不会提这个儿子。

  宋炳生都如此,田家庚自然就更懒得跟这个小青年寒暄,视线从沈huái身上移开,举步就上台阶,想着跟宋华当面贺过面,算是完全一桩政治任务。

  沈huái往边上退了一步,给田家庚跟他父qīn及小姑他们先过去,但想在小姑父后面跟上去,却给从后面抢上来宋鸿义挤了一下。

  没等他yǒu什么表示,谢海诚就从后而追到他父qīn宋炳生耳根问:“鸿奇陪田部长de秘书;田部长de司机是不是也要找人陪一下?”

  得谢海诚de提醒,宋炳生停下步伐,眼神下意识de就落到沈huáide脸上。

  宋文慧再也忍不住,猛de拉了一下四哥宋炳生de衣袖,怒目相向,叫他不要太过分。

  宋鸿军、宋鸿奇、宋鸿义、孙启义以及唐建民落后半步,把这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唐建民心里在悲鸣:怕沈huái这时候发脾气而走,又想沈huái走了也好,不用再受屈辱。

  宋鸿军心里觉得奇怪,四舅怎么这么不待见沈huái?看沈huáide目光就多了一些同情跟可怜。宋鸿奇、宋鸿义、孙启义等人则多少yǒu些幸灾乐祸。

  田家庚de秘书看到这一幕,也很疑惑de看了沈huái两眼,又看向宋炳生,暗道☆:宋局长不会真要打发自己de儿子去陪司机老王吧?

  田家庚走在最前面,没yǒu看到身后de小动作,只是听到yǒu人提议派人去陪同他de司机,转身跟宋炳生说道:“老王不用人陪,他自个会去找魏大个◎,你还怕他找不到地方吃饭?”

  宋炳生也怕沈huái陪人陪不好反而惹出事端来,也就不提陪同司机这事,陪田家庚继续往前走。

  沈huái轻叹一口气,无意再给谢海诚他们羞辱自己de机会,就站在台阶上没yǒu跟上去。虽然他心里很想说,宋家跟他没yǒu半点关系,但别人或异样或同样de目光看过来,叫他心里并不好受。

  田家庚de秘书见沈huái站在原地没yǒu跟上去,很是同情de看了一眼,又忍不住问身边负责陪同他de宋鸿奇:“宋局长de儿子在哪里工作啊?”

  “他啊,牛、逼大着呢。说是管理一家叫梅钢de乡镇企业,还想着跑到香港融资三个亿!”

  宋鸿奇还知道收敛,不○想多说什么,但他弟弟宋鸿义见四叔都不待见沈huái,说话就更没yǒu顾忌。他直接就把沈huáide底向田家庚de秘书扒出来,还颇为期待de看着田家庚秘书de脸,希望他跟着一起鄙视这个只能吹牛比de家伙◇

  宋文慧怒火冲天,再也控制不住,瞪了老二家de鸿义一眼,厉声喝斥:“就你话多!”

  宋鸿义不怕宋文慧,耸耸肩,阴阳怪调de说道:“我又没yǒu瞎说,宋家小辈里好不容易出这么一个人物,还不拿出来在田部长跟前长长脸?”谢海诚就差点笑出声来,孙启义脸上de笑也是若yǒu若无,眼神只望沈huái脸上瞟……

  听着后面de争吵,田家庚也停下来,转头满脸疑惑de看着沈huái。

  宋炳生只当是田家庚在看他宋家de热闹,心里对沈huái则更不满意,蹙着眉头:“你去陪田部长de司机吧;你也这么大了,总要学着做点事了……”

  沈huái含愤欲走,田家庚喊住他:“等等,”指着他de脸,以一副难以置信de神态看着他,问道,“你是东华市梅溪镇党委书记、梅钢集团董事长沈huái?”又指着宋炳生大笑起来,“老宋老宋啊,你yǒu如此虎子,却藏着掖着,都当着面了,你也不介绍一下,是想到huái海后将我军de吗?”

  -< >-提供最快最新de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