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宴酒


  看着四哥那涨得跟猪肝似的脸,好似受dào莫大的羞辱,宋文慧心里百味陈杂:换作是其他人,给儿子当面“有理有节”的驳斥,说不定心里还会有“这小子翅膀长硬了”的喜悦,谁会像他这般,竟然有羞辱的感觉!心想,他兴许压根儿就没有把沈淮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吧?

  田家庚作为外人,对沈淮当面驳斥宋炳生,只当是青年人应有的年轻气盛跟傲气,而沈淮举手投足之间所表现出来的从容自信,也叫他欣赏。倒是宋炳生这么大的反应是叫他很意外的,他奇怪的看了宋炳生一眼,难道心胸狭窄dào连给儿子当面反驳一下都受不了?

  田家庚心里对宋炳生暗生警惕,他比较不喜欢手下那些能力平庸、思想保守的官员,但更厌恶能力平◎庸、思想保守又心胸狭窄的官员,认为这种人不仅成事不足,而且还败事有余。

  “哈哈,田部长,我还zài想要不要给你打电话过来喝杯酒呢!”

  正僵持间,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廊檐方向传来。
▲   沈淮抬头看过来,看见二伯宋乔生大步走向,他一下子就认出这人就是二伯宋乔生来。

  二伯宋乔生虽然跟他父亲脸形很像,但且走路时手足阔摆,姿态十足,精气神完足,目光炯炯有神,给人一种时刻受关注○◎的存zài感。也是唯有二伯宋乔生的出现,才叫田家庚低调中透着张扬的姿态稍稍收敛了一下。

  作为宋系第二代核心人物,作为八年之后中央班子成员的有力竞争者,沈淮确切是能从二伯宋乔生身上感受dào超■过常人的气势;宋鸿奇应该是有刻意的学他的父亲,只是火候太浅,只学得一两分的形似而已。

  沈淮暗道:田家庚有他父亲跟小姑陪同进宴会厅,二伯也没有必要赶出来迎一下,心想或许是为了表示他跟田家庚并没有因争位而闹不快。

  宋乔生走过来跟田家庚握手,看了沈淮一眼,问道:“zài聊什么呢,这么兴高采烈?”他从宴会厅出来时,刚好看dào田家庚跟沈淮zài握手,而老四一脸窘态,眼前的情景叫他好奇。

  沈淮回头瞥了宋鸿义一眼,说道:“我跟鸿义哥正讨论梅钢的融资问题,鸿义哥不相信梅钢有能力消化三亿规模的产业资本,正好叫田部长听dào了。我倒没有想dàozài梅溪镇做的那些工作,田部长也知道,正打算跟田部长汇报梅钢的工作……”

  “鸿义啊,这浑小子整天不学无术,他懂什么经济?”宋乔生又往前走了一步,按着沈淮的肩膀,献宝似的跟田家庚笑道,“田部长,怎么样,我men老宋家小辈里,也有●一两个出色人物吧?”

  “嗯,宋家人才济济,鸿奇、鸿军有能力,我是早就知道的,我也知道梅溪镇跟梅钢,但是宋部长你没有告诉我沈淮是你宋家的子弟啊。”田家庚摇头说道。

  “哈哈,”宋乔生说☆道,“我是巴不得告诉所有人,我这个侄子有多出色。只是炳生对沈淮要求更严格,怕这时候把他捧上天,对他成长反而不利……”

  沈淮今天给宋鸿义挤兑了半天,本来想把他拖进来,叫他出出丑,没想dào二伯连拨带打就把这事给挡了过来,还顺带给他父亲宋炳生搭好能下的台阶。

  这种短时间里就洞悉局面、掌握局面的能力,也叫沈淮暗暗心惊。

  气势给宋乔生压住,而此时的场面也不允许沈淮有出格的表现,他身子一矮,从宋乔生的手下挣扎出来,笑道:“一听dào严格要求,我就头痛三分。得,我还是跟鸿义哥、鸿奇他men走一块,免得二伯你跟我爸逮dào机会,对我再提严格要求……”

  沈淮跨步就退dào宋鸿义的身边,也不管他的脸跟煮熟的虾似的,热情的揽过他的肩膀,好似一对亲密无间的堂兄弟zài说家常。

  宋乔生眸子敛起来看了沈淮一眼,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改,跟田家庚摇头笑道:“现zài的小子就是滑头……”似乎是zài为一个顽皮而狡猾的后辈感dào无奈,伸手邀田家庚一起进宴会厅。

  田家庚哈哈一笑,看了沈淮一眼,才跟宋乔生往台阶上走。

  唐建民看了妻子一眼,外人不知道宋乔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作为宋家女婿,跟宋乔生接触有几十年,知道宋乔生是能让人感dào不舒服也说不口的一个人。

  唐建民还担心沈淮会给宋乔生的气势压住,没想dào他会如此狡猾的挣脱出来,硬跟鸿义凑d◆ào一起去。

  看着鸿义那别扭的脸,唐建民想想心里都觉得好笑,也不能怪沈淮得势不饶人、故意折腾他,只能怪他刚才太不知进退了。

  **************

  总理zài寿宴开□席过来代表中央祝寿,待总理告辞离开后,寿宴就正式开席。

  跟寿星老爷子同桌的,要么是昔时zài战场同生共同的老战友,要么是跟老爷子一样退居幕后但zài党内依旧有着大影响力的老一代人物。

  这些个老人,即使不能都算宋系,也是跟宋系同气连枝;那些个跟宋系不大和睦的老人,大多是发一封贺电了事。

  正当权的贺寿官员里,以国务委员、国家计委主任贺相怀地位最高,田家庚以及电力部部长戴成国则与宋乔生地位相当。

  贺跟戴都是老爷子提拔起来的人,与宋乔生一起,给视为宋系的中坚力量,但贺相怀今年已经六十五岁,戴成国今年也有六十一岁了。

  如今老一辈对中央领导层年轻化的共识越来越明析,三年后的换届,贺相怀差不多就要退下来;戴成国跟宋乔生一样有着没有地方覆历的短板,想再进一步的难度颇大,较为理想的就是三年后dào地方干一届封疆大吏退休。

  宋乔生最大的优势zài于年纪轻,今年才五十六岁,就算将来明确中央级领导六十八岁必须退休的制度,他还有十二年的政治生命,也是宋系目前最有可能进入中央领导班子的人选。

  夹zài贺戴跟二伯中间,沈淮心想田家庚心里的滋味多半不会好受,但见田家庚坐zài桌前,跟贺相怀、戴成国谈笑风生,看着他men这桌还有空位,笑指着他父亲宋炳生:“炳生要与我一起去淮海任职,我得找他多喝两杯酒,才能叫他更好的支持我工作……”硬生生的把他父亲宋炳生拉dào他men那桌去。

  沈淮心想他父亲宋炳生的副省长任命就快要下来,勉强也有资格跟贺戴及二伯同桌,但他父亲坐过去,神态明确的拘束起来,气势给其他几个部委大佬压住,像个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这一下子就转移掉田家庚给贺戴及他二伯夹击的弱势。

  看dào这场面,沈淮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也明白为何二伯争淮海省委书记失利之后,田家庚背后的人物会给他父亲一个副省部作为安慰性的交易,实z◎ài是他men看得很清楚,就算把他父亲抬dào省部正职,也不可能对他men产生多大的威胁啊。

  哪怕当他小姑去顶这个副省长,对宋系的作用,也要远远强过他父亲。只可惜,宋家对此是有苦说不出的:都■给宋家直系子弟两个省部级了,总不可能还有什么不满足吧?

  沈淮自然只能跟宋鸿军、宋鸿奇以及田家庚的秘书一桌,宋鸿义今天丢尽了脸,本想躲开去,但是沈淮进宴会厅就紧跟他身边,做出一副要认真讨教产业资本问题的模样,哪里容他溜走?

  看着田家庚起身去给老爷子敬酒,沈淮跟宋鸿义说道:“鸿义哥,我men过去给老爷子祝寿去……”根本不容他拒绝,一手拿起酒杯,一手就拉宋鸿义起身。

  宋鸿奇看弟弟坐着不动,伸手踢了他一下,叫他站起来,也同时端起酒怀,招呼宋鸿军:“你是老大,你来带个头,我men小辈一起dào老爷子那边敬个酒……”

  宋鸿军知道鸿义今天是把沈淮惹恼了,但鸿奇又不会坐看弟弟给沈淮欺负,要他一起拉上,这样zài敬酒时才不会有沈淮发挥的余地。他虽然感dào头痛,但鸿奇都喊dào他头上了,也只能招呼同辈人都过去敬酒。

  沈淮也是不管,跟着一大群人往主桌走去。

  这时候田家庚zài宋乔生的陪同下,敬过酒返回座位,沈淮当即折向,径直走向田家庚,举杯说道:“田部长,以后我跟我爸,都要zài你领导下去开创淮海省的开新局面。我爸酒量不行,我代表我爸,敬田部长一○杯酒……”

  沈淮突然搞这么一出,宋鸿军、宋鸿奇也是措手不及,他men不能对田家庚失礼,只能停zài那里等沈淮先敬好酒。

  他men同时心里还犹豫着,等沈淮敬过酒之后,他men要不要一起向田家庚敬一下。但不管怎么说,沈淮是单独敬,他men是一起敬,这小辈里的风光也全部叫沈淮占去了。

  一大群小辈挤zài宴桌之间,唯有沈淮谈笑风声的朝田家庚举杯敬酒,想不引起宴会厅里众人的关注也不可能。

  宋炳生看着儿子,他这时候又不能训斥这个儿子,叫他退下去不要搞事,反而很被动,很措手不及的站起来,陪着一起敬田家庚一杯酒。

  田家庚站起来,招手让服务员将他手里的酒杯倒满,笑着跟贺相怀、戴成国说道:“宋老家真是出人才啊,沈淮年纪轻轻就带领梅钢集团做出一番叫人刮目相看的成绩。要是淮海省能多几个像沈淮这些的年轻官员,我dào淮海的担子就要轻多了……”

  田家庚站起来,宋乔生也不得不陪站起来,还不得不替沈淮向贺相怀、戴成国及其他同桌者介绍:“沈淮是炳生的儿子,现zài淮海东华下面的乡镇锻炼……”等沈淮给田家庚敬过酒,又跟沈淮说道,“你也给贺委员、戴部长敬下酒。”

  有时候同样一句话,不zài同的氛围下,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要是zài其他环境下,知道沈淮作为宋家子弟,仅仅是zài乡镇任职,多数人会认为他没出息dào极点。但zài田家庚、□宋乔生都郑重其事的说沈淮zài乡镇锻炼,别人就会想,这是不是宋家有意的安排?就想看沈淮dào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田家庚是站起来接受敬酒,贺相怀、戴成国也不能拿捏身份,也是站起来接受沈淮与宋★炳生两父子的敬酒。

  这一幕叫大厅里的人都看傻眼:这小子谁啊,敬一轮酒,叫贺相怀、戴成国、田家庚挨个站起来接受?

  便是寿星那一桌的老人看dào这一幕,也纷纷问老爷子宋华:“老宋,这是你哪个孙子啊,长得一表人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