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斗字


  (新书近期会上架,支持更俗的兄弟们,现在就可以充值准备订阅了……)

  看着沈淮自信而从容的给贺、戴、田等大佬宾鹏敬酒,唐建民转头去看妻子,恰看到妻子不经意的抬手抹了yī下眼角,不想叫◆别人看到她眼睛里的泪花。

  唐建民心里感慨万千,这些年来,几乎宋家所有人都认为沈淮无药可救,唯有妻子对沈淮有着近似宠溺的信任,从未放弃过要把他从泥淖里拉出来。

  唐建民心想,大概眼前这◎yī幕没有谁能比妻子更激动万分吧。

  唐建民不喜欢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仕途上也没有大发展,但他没有吃过猪肉,不等于他没有见过猪跑。

  唐建民能知道沈淮此时的表现,已经不是在强势人物miàn前怯不怯场的问题,而是从他突然插过去向田家庚敬酒开始,宴会厅那yī角接下来的局miàn其实都在受他巧妙的牵动。

  可以说沈淮有讨巧借势之嫌,但这恰恰也说明沈淮有着掌握局miàn的能力跟自信。这yī刻,堵在宴会厅中间的宋家小辈,相形之下,反应迟钝、神情呆滞、不知所措,整个的仿佛就是衬托沈淮存在的鸡群。

  沈淮的表现,自然也引起宴会厅大多数人的注意,唐建民就听见身后就有人问起沈淮是谁。他回头看了yī眼,谢佳惠跟谢海诚兄妹坐隔壁桌,那人正好问的是谢佳惠。

  唐建民见谢佳惠脸色苍白而僵硬,盯着沈淮,很失态的没有理会那人的问话;谢海诚以及孙家这次过来祝寿的代表孙启义,也是脸miàn僵硬的饮酒,仿佛将眼睛遮住,就可以当眼前发生的事实并不存在。

  说到yī起去给老爷子敬酒祝寿,兄弟姐妹yī大群人起身来,但走到半途,沈淮突然岔过去给田家庚敬酒,宋鸿军、宋鸿奇等人都给搞得很被动。

  宋鸿奇迟疑着,不知道是不是要凑过来给田贺戴三人敬酒,征询的看向父亲宋乔生。宋乔生微微摇了摇头,宋家yī群小辈拥到贺戴等人跟前,就太不像话了,要他们都去给老爷子敬酒,不要过来凑热闹。

  虽然这会叫沈淮在贺戴二人跟前突显出来,宋乔生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是轻轻的按着沈淮的肩膀,说道:“你也跟鸿奇他们过去,给老爷子们敬yī下酒……”

  宋乔生坐下来时,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沈淮背景yī眼,想起yī年前他突然打来的那个电话,暗道:老四家这小子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心想他这么做的用意,大概是想引起戴贺两人的注意吧?

  沈淮突然间甩开宋家其他小辈,单独岔过来给田家庚敬酒,确实是想引起戴贺两人的注意。

  作为宋系的核心人物,贺相怀是国务委员,戴成国是电力部部长,资历都在二伯宋乔生之上。虽说此时老爷子宋华才是宋系的核心人物,但老爷子毕竟是八十岁高寿了。要是过两年老爷子撒手而去,宋系这个派系还能勉强维持下去的话,那贺、戴二人就是派系宿老,他们才是决定派系内谁能上、谁不能上的主要决策人。

  回京虽然才两天时间,沈淮也意识到,想要讨好宋家所有人的欢心,是不现实的;与其讨好别人的喜欢,还不如叫他们不得不重视自己。

  ********

  由于岔过去给田家庚他们敬酒,走过来给老爷子祝寿,沈淮就落在宋鸿军、宋鸿奇等人的后miàn。

  不过沈淮在给田贺戴三人敬酒时,已经引起注意,他虽然站在外围,挤不到老爷子身边去,这yī桌的老人都有注意到他。

  这yī桌老人曾经大都是共和国的风云人物,退下来在党内的地位也不低,但修心养◇性,反而不会像戴贺田这几个当权派那么拿架子,对孙辈青年要和蔼随便得多,也不会烦他们都凑过来敬酒。

  宋鸿军领头说过祝寿酒词;宋鸿奇站在yī旁,讨巧的说道:“这杯酒也敬各位老爷子延年益寿,长命百◎岁。”

  沈淮正要跟着yī起把酒喝掉,却见坐在老爷子宋华身边的yī个老人开声“教训”宋鸿奇:“老宋八十大寿,你这个当孙子的,不要以为就凭yī杯酒就想把老宋跟我们这些老家伙打发掉,我出个题目给你……”

  沈淮讶异的这老人yī眼,暗道他大概不愿意看到宋鸿奇的风光给自己盖住,才特意出题目给宋鸿奇yī个给众人跟前展示的机会吧?

  也确实,老爷子八十大寿,可以说是宋系人马大聚集。谁要是能在这时候大放光彩,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谁就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获得更多的支持。能留yī个好的印象,哪怕是下海经商,找正当权的父辈叔伯批条也会更方便yī些。

  “敬杯酒还要过这yī关啊,◆”宋鸿奇倒是自信满满的说道,“顾爷爷,你出题目吧,就算我不会做,我们兄弟姐妹十来人呢,可不怕给你nán倒……”

  “我知道你毛笔字写得好,写了yī副对子给老宋当贺礼,我们过来,老宋已经跟我们显●摆过来,”老人笑道出题,“这样,你再写yī副对子,凑个好事成双。”

  “顾爷爷,是不是我们都要做这题目啊?”宋鸿军笑着问,“要是这样,那得我们先写,不然叫鸿奇先落了笔,我们就没有勇气写了……”

  “随你们便,你们就斗个字,让老宋跟我们高兴高兴。”老人哈哈大笑。

  老yī辈人物,只要有文化,大都练过字,退休后更是拿习字画画来修心养性。老爷子宋华就写yī手好字,也以书法家自居,■也好题字。宴会厅这边就备好纸笔砚墨,就是等着老爷子宋华跟其他几个能写字的老人拿来给宴席助兴。

  沈淮看着宋鸿军过去招呼服务员把写字的长台搬过来,他端着酒杯就要往后退,自言自语的嘀咕:“这个我就●不上去丢人了,我钢笔字写得都跟鬼画符似的……”

  沈淮这声音说小不小,刚好能叫站在他前miànyī步远的宋鸿义听见。

  宋鸿义转过头,看到沈淮站在柱子后想要将自己藏起来,便走过来将他揪住。

  从田家庚出现,沈淮就把他挤兑得欲死欲活,刚才沈淮敬酒的风光,更是叫他心里又忌又恨。见好不容易逮到能让沈淮的机会,宋鸿义哪里肯会放过他?揪住沈淮的胳膊就往前miàn拉,朗声跟宋鸿军、宋鸿奇说道:“刚才田部长都夸沈淮是我们小辈里的出色人物,这贺寿词得叫沈淮给我们开头先写……”

  “鸿军哥你们先写,我等会儿再丢人不迟。”沈淮推却道。

  沈淮缩身要往后退,宋鸿义揪住他往前拉☆,其他宾朋也有围过来看热闹,都想知道宋家老四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儿子,到底有什么资格叫田家庚都刮目相看,都鼓动他先写。

  实在推却不得,沈淮就把酒杯递给宋鸿义,说道:“你帮我拿着酒杯!”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笔,跟老爷子宋华说道:“爷爷你身体老当益壮,也闲不下心yī直都在关心国家事业,可谓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就手录曹操的《步出夏门行》给爷爷你祝寿,也请爷爷指点……”

  “你快写,我们□可都排着队呢!”宋鸿义不耐烦沈淮这么多废话,推着他到长台前献丑。

  沈淮蘸墨起笔,凝神看纸,三五秒过去,才下笔触纸,隶书先写yī个“步”字。yī字跃然纸上,宋鸿义挤在沈淮身边,看了胸口似给打了yī锤,愣站在那里半天没能再吐yī口气出来,这妈的哪里是鬼画符?

  宋鸿义这时候才明白沈淮刚才那些姿态,不过是给他下的yī个套。

  他脸涨得通红,胸口仿佛给什么东西堵死,闷住yī口气怎□么也喘不出来,叫他心里异样的nán受。哥哥鸿奇站在对miàn,脸色nán看,宋鸿义也没有办法跟他解释,大家都看到沈淮刚才有意藏拙,大家都看到他幸灾乐祸的揪住沈淮不放、推沈淮到长台前,nán道他能跟别人■说这是沈淮这王八蛋给自己下的套?

  “好字啊!真是好字。”

  老爷子宋华坐着没动,但有其他好热闹的老人围过来看宋家小辈斗字,看到沈淮起笔yī字就形神兼备,写出不凡的功力,就忍不住的冲着老爷子宋华大声叫好,要他也过来观字。

  宋华本不欲看沈淮手书,但不能拂别人好意,也就走过来看。老爷子yī起身,这边贺戴田也就都围过来凑热闹,宋鸿军等小辈反而要退到边上让出位子来,唯有宋鸿义失魂落魄的站在沈淮的身边,仿佛是专门负责给沈淮端酒杯、打下手。

  沈淮这时刚好写到“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心意神皆在字上,也不理会围过来的众人。

  沈淮的隶书,要比寻常隶书厚重深涩,但写《步出夏门行》,则更能写出雄浑苍茫的意境。

  宋华虽然给称为书法家,也自知这是下miàn人哄着他,自知实际水平有限,倒为有几分看字的眼光而自诩,这时候也是为沈淮已具风骨的隶书惊住。他看两眼字,又端详沈淮两眼,这nán道真是老四家那个在国外不学无术、整天胡作非为、最后还祸害到小棠身上的浑小子?

  沈淮写罢最后yī字,又审视过yī遍,才意态踟蹰的将收笔,抬头跟老爷子说道:“小时候在农场,我跟小姑父练几年字,后来荒废了好些年,这两年才重新拾起来,倒写出yī些感觉来了。这次回来,没有准备其他礼物,就写yī副字给爷爷,祝爷爷延年益寿,长命百岁;再请爷爷给指点yī下……”

  “哦,建民的字是不错,不过你是青出于蓝啊,”老爷子回头看到女婿唐建民yī眼,知道唐建民也写不出这样的隶书来,又饶到长台后再端详这肆意苍茫的隶书,半晌才说道,“我八十大寿得孙儿赠这副字足矣,其他人就不要写了……”

  宋鸿奇知道他上去写字也会给沈淮比下去,但听老爷子这么说,无疑老爷子也是认定他们其他小辈的字差沈淮太低,不用上去献丑。这本是宋华照顾小辈的miàn子,只是这种“否定”,叫宋鸿奇心里更nán受。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点击进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