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周明的喜悦


  人跟人的目标是不一样的。

  沈淮二十四岁就担任镇党委书记,此时才二十五岁,在整个东华市都要算是最年轻的乡镇正职,但要不是有梅钢的光环衬着,叫宋家人看一眼都嫌浪费力气。

  周明却为三十岁之前到乡镇担任党政正职而得意洋洋。

  想想看,他一年前在市计委好不容易蹭到一个副主任科员,他大学本科毕业进入市钢厂,就算进入国家干部,等同进入市直机关里的科员。整整折腾了六年时间里,○周明才往前挪了一小步。

  而当下组织部门刚规定,研究生毕业的新生,进入党政机关工作,就可以直接担任副主任科员,两三年一过要没有大的问题,就可以提拔主任科员。

  看到诸多能力、学历都不如○●自己的同龄人,纷纷当上科长、处长等领导职务,在去年之前,周明苦苦熬不出头的焦虑、窘迫,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陈铭德因病猝逝,既而谭启平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东华官场震荡,周明才迎来真正的转机。 ○
  虽然计委办公室副主任的行政级别跟副主任科员同属副科,只是后者属于非领导职务,前者则一步跨入统治阶层,意义自然同日而语。

  但不管怎么说,计委办公室副主任,只能算是官僚队伍里最不起眼的■小头目,平时大家都“周处长、周处长”的喊得亲热,当他是个人物,也是看着他老丈熊文斌的面子上。

  市计委自副市长兼计委主任梁小林以下,在周明之上的科处级官员有二十来个,而且大多数皆年富力强,正当●◇壮年。要不走捷径,周明根本就看不到他在市计委内部有出头之日在哪里。

  从市计委到乡镇,层次看上去是降低了,但从市计委内部小小的办公室副主任到乡镇党政正职领导岗位,则是一步大跨越。

  不▲好跟沈淮、周裕这种根正苗红到发紫的人比。

  就算是在干部年轻化的大前提下,目前国内主持乡镇工作的,大多数依旧是像杜建、何清社这些四十到五十岁之间、年富力强的中年官员;三十岁以下的青年官员也没有超过一成。这一小撮人,自然都是地方官场上的明日之星。

  党政机关里的很多普通干部一生都孜孜求不到的目标,周明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就连续两次大跨步,意气风发也是在想象之中。

  沈淮心想,周明怎么今天会对自己这么亲切,还以为他改性子了呢。

  周裕虽然不是区常委成员,但区常委会议的内容对她不是什么秘密,倒是区招商局唐川颇为意外,笑着拍周明的肩膀:“周处你在飞机上还跟我打马虎眼呢,今夜得找个好的场子,让周处你破费破费……”

  唐川也是可怜人,刚从建设局长的位置上给调整过来负责招商局,就因为他之前在区计委负责过招商工作,明面给的说法是他有能力做好招商工作的合适人xuǎn。

  也没有办法,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往上走的,唐闸区的肥差就那么几个,建设局等位子,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唐川也不能霸着区建设局长的位子坐太久遭人jì恨。

  唐川看不到上升的希望,就想着能到哪个乡镇干一任党委书记,也没有想过要去负责区招商局的组建工作。

  沈淮如此年轻就能手握实权,自然也离不开叫人看不透深浅的背景,但沈淮强势到碾压一切的性格跟背景,实在是叫人下意识的都避免跟他为敌。

  不过对周明的意气风发,唐川心里就多少有些不舒服了,再看风韵迷人的熊黛妮在灯光下端是美艳,心里的嫉妒就更多了一分,心想周明吃女人软饭倒也罢了,偏偏还吃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唐川挤兑请客,周明笑呵呵的也没有推挡的意思,问沈淮、周裕:“沈淮对燕京熟悉,你先个地方;周区长也一起赏个脸?”

  意气风发多少能人能变得宽容些,周明此时也能念到沈淮的好,心里对他的敌意就淡了许多。再一个,鹤塘镇目前的格局对梅溪镇的依赖很大,周明一心想着到鹤塘镇干一番事业,也想跟沈淮修复关系。

  沈淮对鹤塘镇此时的镇长印象很模糊,也不关心他会给调整到哪里去,只是周明突然空降到鹤塘镇担任镇长,跟他的计划有些不合,也叫他有些担心。不过他不会把这些担忧说出来,说道:“我也好几年没回燕京了,这两天也是给长辈盯着,实在不敢出去风流快活。这边有什么场子适合,我还真不知道。要不,我给陈主任打电话问一下……”

  燕京也是潭深水浑,要都是男人,随便找个场子喝花酒都没有问题,关键是周裕、熊黛妮姐妹都要一起过去,合适的地方就难找了。

  陈兵接到电话,很快赶过来,说了一个热闹又相对正规的卡拉ok厅,说道:“我让小吴给你们带路……”

  “陈主任一起吧。”周明说道。

  陈兵说道:“这次就算了,梁副市长还留在省驻京办开会,他赶回来应该还有事要找我。”

  市驻京办负责招待工作,陈兵这时候当然走不合适,让驻京办的小吴找了一辆商务车送他们过去。

  不过沈淮没有轻松的命,地方xuǎn了一个豪华包厢进去,沈淮刚拿起话筒想唱歌,陈兵的电话就找了过来。

  副市长梁小林从省驻京办回来,要区县这次出来带队的负责人都赶回去开会,还点名要沈淮参加。

  沈淮是真不想去开会,不过副市长梁小林点了他的名,也不能推却,对要开车送他回去的小吴说道:“外面有很多出租◎车,我跟周区长打车回去,你负责陪着唐局长、周处长……”

  唐川不跟沈淮争着地位,不通知他开会,真好偷闲。周明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这等于在老婆跟小yí子面前一下子挑明他还是远不如沈淮。

 □ 沈淮才不管周明怎么想,就与周裕起身离开,走到外面招手喊出租车。

  “周明到鹤塘镇,对你还有些不利吧?”周裕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沈淮点点头,说道。

  “你考我啊?”周裕笑着问。

  沈淮见周裕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在夜色下,妩媚迷人,叫人心动,只是不敢对她太轻慢,笑道:“就算是啊……”

  “梅鹤公路两侧分别归梅溪、鹤塘所属,但我想在你的计划里,大概是想作为一个整的工业区去规划发展的吧?”周裕理了理眉前给风吹乱的散发,说道,“所以保持鹤塘弱、梅溪强的格局,才能对你的计划有利,这大概也是你跟袁宏军这几个月时间来保持的默契。要是周明早就跟袁宏军搭班子,就算袁宏军同意,我想周明也不大可能这么顺当的同意将蔡家桥、李社两村划给梅溪镇吧?”

  “我是不是该感慨一句‘知我者周区长也’?”沈淮笑着问道,又轻叹一口气,“鹤塘的基础差,但货运码头及梅鹤公路建成,鹤塘也就很容易出政绩。在这个问题上,我想熊文斌等人是看得清楚的,把周明空降到鹤塘当镇长,我也能理解。不过我担心,周明多少有些心高气傲,可能他的能力跟学历都要比袁宏军强,但他未必如袁宏军那么务实,确实有可能打乱我的节拍……”

  “你打算怎么做?”周裕问道,“还是看周明的表明再说?”

  “我在想,我要是在这时候推动两镇合并,周明会不会恨我入骨?”沈淮说道。

  “现在就搞两镇合并,会不会有些难度?”周裕问道,“你有把握吗?”

  “现在全国有近十万个乡镇,精简,搞乡镇合并是大势所趋,也是王源副总理一直都在强调到的事。东华那边走快半步,可以说是走在cháo流的前头,实际的阻力不大,”沈淮说道,“另外,这次我爸会到淮海挂职副省长,就算是狐假虎威,这次我也能浑水摸鱼做点事情……”

  “啊!”周裕吃惊的看着沈淮,大家都早知道沈淮家世深厚,但沈淮对自己的家世一直都保持沉默,相信整个东华市除了谭启平之外,应该都没有几个人知道沈淮的家世。她倒没有想到这次到燕京来,会亲口听到沈淮说及他的家事。

  “我跟家里关系向来不怎么好,所以一直都不想别人知道我是前副总理宋华的孙子,”沈淮说道,“现在也就跟你说一声,”见周裕还微张着嫣红的嘴唇一副难以置信的震惊样子,笑着去捂她的嘴,“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周裕的唇跟脸颊叫沈淮的手心轻轻的捂了一下,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让了一下,说道:“人家根本就没有想到呀,惊讶一下也不可以?”又觉得这么说,太小女人了,看着沈淮在夜色下的眼睛,亮得跟天上的星辰,脸有些微烫。

  周裕在外人面前一直都努力装出官场女强人的形象,难得流露出小女人的糯软语气,倒是有另一种娇媚,听着沈淮心里荡漾。

  这时候出租车过来,沈淮抓住周裕的小手往身边拉了一下,说道:“小心车。”

  出租车明明离得还有一步远,见沈淮故意摸她的手,周裕心里也是一荡,轻轻抽回手,横了他一眼,倒没有点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