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夜艳惊魂


  要在招商活动期间,把这件事敲定下来,就只剩两天时间。

  沈淮自然没有办法安心留在小姑家睡大觉,拿le小姑在燕京临时用的奥迪车,就返回东华宾馆。

  周yù已经睡下,听到手机响,挣扎着打开夜灯,见是沈淮的电话,迷迷糊糊的接通:“有什么事情啊?”

  “有好事,你开门让我进来。”

  “啊,都这么晚le,你没回去睡觉啊?”周yù颇感意外,但脑子还没有从睡梦中完全挣扎出来,从床上爬起来就去开门,也没意识到身边只有一件轻薄的睡裙。

  沈淮原以为周yù会装着整齐才出来,哪里想到会有如此香艳的待遇?

  周yù穿着半透明的丝质睡裙,里面没有衣物,凝脂般的嫩白玉体,那对挺拔而丰满的丰乳,在灯光下照耀下隐约可见,近乎一丝不挂。

  平坦的小腹,以及隐约可见的完美阜地,是一撮农密的黑亮毛发,修长的雪嫩美腿更是**裸的矗立沈淮的眼前,惊艳绝伦……

  看到沈淮目瞠口呆的眼神,周yù才彻底惊醒过来,倒是很敏感的没有叫出声来,先是捂嘴,接着捂胸,继而转过身去,娇嗔道:“你捂起眼睛来!”

  沈淮哪里会捂起眼睛,看着周yù转过身后那圆而翘的美、臀,当下就觉dé连裤裆都要兴奋起来。

  周yù拿起被单裹着半裸的身体,坐在床头,瞥le一眼沈淮隆起来好大的一团,红着脸看着别处,娇嗔道:“深更半夜你突然闯过来,到底什么事情啊?”

  沈☆淮看着周yù脸红如醉,美如新月,嫣红的嘴唇似喜似嗔更是娇艳,水盈盈的眸子在灯下散发出来迷人的风韵,想到那被单下那撩人的美妙身体,只叫人觉dé心脏束紧,喉咙干涩,心想看到美女下意识的吞咽动作,倒不是没有☆生理上的基础。

  沈淮走到小桌边,给自己停le一杯凉水,灌下半杯,才稍稍平静些,拉le一把椅子坐周yù跟前,看着她露出被单外的脚,要比一般女人圆润一些,但小、嫩白、晶莹剔透,指甲涂着嫣红的指甲油,要不是要谈正事,沈淮这时候就想伸手过去摸一把,看周yù对他还有多强的抵抗力。

  真是妖精啊。

  “你在家也是这么裸着睡?”沈淮故作镇静的笑着问周yù。

  他知道大多数女人夜里睡觉不戴文胸,太勒dé慌,但连内裤都不穿的则不多。他跟陈丹在一起,两人习惯裸着相拥入眠;要是一个人睡,他跟陈丹都不习惯裸着,没想到周yù她会喜欢一个人裸/睡。

  “我吃这么大的亏,只能打落牙咽肚子里,你还dé意起来le?”周yù横le沈淮一眼,又心虚的看着床那头地上的内裤。

  沈淮走后,她洗澡睡下,很快进入梦乡。她睡之前是穿内裤的,只是做le一个想想都叫人羞涩的梦,把内裤浸湿le,穿在身上难受,又懒dé起身去换内裤,她就随手脱下来丢到一边,想着早晨睡过来再收拾,哪里想沈淮会这时候闯进来?

  沈淮嘿嘿一笑,占le便宜就不再去追问这些细节,把电厂投资的事情跟周yù简略的说le一遍:“我小姑是东南电力建设集团的副总,在这件事上有决定权。我是于心无亏,但为le避免别人说三道四,也不想叫东华个个都知道我是靠家里人才能做事,所以这件事想你以区里的名义来牵头推动,我配合你……”■

  “……”周yù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沈淮看,问道,“这么大的政绩,你让我白占便宜?”

  “我倒是想不让你白占便宜,你干吗?”沈淮腆着脸说道,大胆的看着周yù美艳如春的脸蛋,鲜艳的嘴唇叫人○○只想扑上去咬一口。

  “……”见沈淮三句正话一过就又没有正形,周yù横le他一眼,心里也是砰砰直跳,沈淮真要过来扯她的床单,也不知道是拒绝好还是不拒绝好。

  心痒意迷,两腿间有说不出来●的麻酥,仿佛有只蚂蚁钻le进去,不敢再暧昧下去,周yù也怕自己的心坚守不住会先融化掉,借下床之时,将那条湿内裤捡起来藏被单里,跟沈淮说道,“你等会儿,我先进去换一下衣服,这么坐着说话感觉怪怪的……”

  沈淮也觉dé周yù换好衣服说话更正常一些,不然心思老往邪路上拐。这两天就要把这件事敲定,还真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东华的天生港电厂始建于五三年,当时的装机容量为1.2万千瓦;几经扩容,目前装机容量为30万千瓦,是东华目前最主要的火电厂,但已经不能满足东华当前的工农业生产所需。

  九三年修改后的天生港电厂扩建方案,是想增加两台35万千瓦装机容量的火力发电机组,可惜扩建所需的近十亿资金,根本就没有着落。

  梅钢的电炉钢生产线是耗电大户,不能解决电力供应问题,梅钢就无法突破发展瓶颈。目前钢材利润极高,所以梅钢能用成本高的发电机组弥补电力的空缺,但不是长久之计,自○建电厂是必然的选择。

  梅钢在资金严重的紧缺情况下,要选择最合适的道路,自建电厂的一期规模自然大不le。沈淮最初计划是一期配备两台装机容量为六千千瓦的发电机组,差不多就能达到天生港电厂建厂时的☆规模。

  一是梅钢自建电厂,二来电厂规模偏小,梅钢的自建电厂项目上报审批,也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关系。

  计划不如变化快,沈淮回京之前,并没有想到会dé到小姑如此之深的认同跟信任。

  东南电力建设集团,是电力部下属的司局级企业,举目全国,相当级别的部委企业数以千计,但确有足够的能力支持梅溪镇建设一座装机容量达10万千瓦火电厂。

  这样规模的火电厂,也许在十年八年后不足挂齿,但在九四年确能为整个东华地区增加近15%的电力供应,相当于新增加一座区县级的火电厂,意义非同小可。

  这次招商会,只要能让这个项目真正的落实下去,其成绩就不是那些搞虚头政绩的“投资意向”能比。

  东华这些年压根儿就没有几个实实在在投资上亿的项目,哪怕仅从投资规模来看,电厂项目的政绩落到周yù的头上,都能推着她下半年进入区常委班子。

  周yù换好衣服从卫生间走出来,沈淮就打电话给赵东、pān成,要他们连夜着手修改电厂建造方案,提高设计容量。

  这些只是为招商洽谈达成投资意向所用,也不需要特别精准的数据,以赵东、pān成他们准专业程度的水平,也足以能连夜糊弄出一□份叫各方面都能应付过去的投资评价书来。

  沈淮又跟周yù谈le很多细节问题,真正坐下来谈的时候,他小姑还要拉电力部的官员一起参与,他不想别人注意他宋文慧侄子的身份,到时候就只能让周yù顶在前面●□份叫各方面都能应付过去的投资评价书来。

  沈淮又跟周yù谈le很多细节问题,真正坐下来谈的时fènjiàogèfāngmiàndōunéngyīngfùguòqùdetóuzīpíngjiàshūlái。

  shěnhuáiyòugēnzhōuyùtánlehěnduōxìjiēwèntí,zhēnzhèngzuòxiàláitándeshíhòu,tāxiǎogūháiyàolādiànlìbùdeguānyuányīqǐcānyǔ,tābúxiǎngbiérénzhùyìtāsòngwénhuìzhízǐdeshēnfèn,dàoshíhòujiùzhīnéngràngzhōuyùdǐngzàiqiánmiàn洽谈项目。

  周yù是学经济出身,不过对梅溪镇及梅钢的情况很熟悉,连夜借东华宾馆的传真机,传le一些工程资料过来。

  到早晨,沈淮直接开车赶回西寺西巷,介绍周yù给小姑宋文慧认识。

  沈淮之前说过来他们区过来负责招商的是个女区长,宋文慧倒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

  不过沈淮之前介绍过周yù的背景,前市委书记、现市人大主任的侄女、前市委书记的儿媳妇,○娘家又是东华的骨干民营企业,所以周yù即使既美艳又年轻,倒也不会叫人想到她的官位来路不正。

  周yù自身的能力也强,对业务及地方情况熟悉,市政府的工作经历,叫她待人接物敏感细致而周到,很快就赢dé宋文慧的赞许跟认可。

  九四年,不仅小到区县都在京设办事处;稍为大一点的部委企业,就算在京有直接领导的部委,但也在京设办事处方便活动跟联系。

  到中午,电厂的项目设计资料就修改好传真过来,宋文慧就与周yù、沈淮正准备往东南电力驻京联络办人室赶过去。

  临出门时,赶着宋鸿军过来给宋文慧、唐建军送行,将他们堵在门口。

  宋鸿军这才知道小姑跟小姑父已经取消le返回江宁的行程,听到沈淮介绍周yù是他们区分管招商工作的副区长,也叫周yù的美艳惊到目瞠口呆。

  宋鸿军拉沈淮到一旁,问道:“东华是不是美女很多啊,这样的美女副区长还有没有le?要有,我明儿也去东华投资建厂……”

  “你那个歌星有没有搞定呢?”沈淮笑着问。

  “你说姚莹啊,她常年都在广南,所以我才要在广南之外投资啊。”

  见宋鸿军一副“你le解”的神情跟自己挤眉弄眼,沈淮很是无奈,就算他工作上的成绩dé到认可,别人依旧会认为他是一个沾花惹草的家伙。

  小姑、小姑父她们是老一辈的正派人,所以不会想多,但在宋鸿军眼里,哪怕他跟周yù真的一点暧昧关系都没有,宋鸿军也压根不会相信他对周yù的心思是纯洁的;偏偏他还真是对周yù很动心。

  “要我说实话,一两百万的投资,你就不要来东华le,”沈淮开玩笑说道,“一千万起步,东华的美女资源我倒可以叫你分一杯羹。”

  “行啊,我正打算在广南投资一家厂做灯具,不到一千万的样子,项目书都做好le。不过投哪里不是投,放在梅溪镇,咱们兄弟间还能帮衬一些,这样我也机会时常到东华找你聚一聚,”宋鸿军说道,“你们下午还要赶去电力部吧?电力部的田志国不喜欢我,我就不过去凑不痛快le,我直接去找谁?”

  沈淮让周yù先跟区招商局局长唐川联系,让宋鸿军直接去淮海大酒店找唐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