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共识


  更新时间:2012-10-18

  面对沈淮抛回来的问题,宋鸿军也陷入沉思,要说对金钱的渴求只是为了享受人生,他这十年积攒的财富,足供他灯红酒绿的挥霍一生:

  要豪车有豪车,要□豪宅,他在燕京、广城、香港等地都有多处,趋炎附势的追随者以及那些虚情假义的漂亮女人,在身边也如云。

  宋鸿军也清楚的知道,仅有的这些,并不néng叫他满足。

  面对沈淮抛回来的问题,宋☆鸿军说道:“wǒ近年也常常在想这个问题。或许努力成就一番事业并且成功所带来的振奋gēn喜悦,其精神上的享受,要比单纯的物质享受更叫人着迷。通俗的说法,这叫有事业心。财富的积累有时候也许仅仅是手段,而非目的……”

  “这世界,有很多人为生存而挣扎,不过你wǒ都不属于此列。在wǒmen之间,有人更在意金钱的积累,有人则更向往做更大的事业。有时候néng兼而有之,像你;有时候不néng兼而有之,像wǒ,在接手梅钢时以及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lǐ,都要做出一个选择,”沈淮说道,“wǒ是可以等梅钢完全破产后接手,甚至不用花一分钱就将梅钢变成wǒ个人的私产。不过,真要如此,梅钢不可néng这么快的摆脱困境,也不可néng这么顺利的取得今天的发展格局。梅钢走到现在,克服了很多困难;未来要做得更大,要进入国内一流甚至世界一流钢企的行列,有更多、更大的困难要克服。远的不说,梅钢要真是wǒ个人所有,wǒ这次néng推动东南电力拿出一亿五千万资金gēn梅钢合作建梅溪电厂吗?”

  宋鸿军收敛起他玩世不恭的态度,盯着沈淮看,说道:“要不是实地走一遍,你的这一番话实在是没有说服力啊。gēn你比起来,wǒ发现wǒ这十年算是活狗身上去……”

  沈淮笑了笑,说道:“国内néng有你这身家的,大概也就三五百人的样子。要是你这个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那除开你men这一小撮人,其他人还要不要活了?今天的梅钢néng有稍有成绩,也是之前攒下很厚的底子,只是之前没有人néng充分的发挥出其潜力来罢了,wǒ只是适逢其会。真要wǒ白手起家,给wǒ十年时间也未必néng做到今天的地步。这也是wǒ没有攫取梅钢为己有的一个原因,wǒ不néng昧着良心说,梅钢néng今天小有成绩就都是wǒ的功劳。做事情,首先心态要正,想太多只会有害而无益……”

  “哈哈……”宋鸿军哈哈一笑,说道,“这话wǒ听了对胃口。前些年,wǒ一直都在做转口贸易,也积累了一些资金。转口贸易虽然赚钱容易,也有很多gēnwǒ差不多的人,转进来钱更快的证券金融。他men总想着赚更多的钱、赚更快的钱。wǒ对这些事总提不起更大的兴趣来。要没有厚实的实体经济支撑,贸易、金融、证券什么的,都是虚头,纸面上的数字游戏只是浮华,前年gēn风进海南做房地产,感触尤深。所以这两年来,wǒ也想做实体,不过一直在找切入点,wǒ想wǒmen兄弟俩现在才真正认识,也不算晚……”

  “wǒ就等着你的灯具厂什么时候在梅溪建起来。”沈淮说道。

  沈淮对宋鸿军并不熟悉,短短几天接触也谈不上有多深的了解。

  虽然一番话谈得彼此愉快,但沈淮也无意就立即与宋鸿军展开更深层次的合作。信任总要逐步的去积累,他对宋鸿军如此,宋鸿军对他也应是如此。

  “wǒ在东华玩两天,回去打发真正干事的人过来谈正事。”宋鸿军笑道。

  “生产线刚刚改造完成,观察运行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wǒ下午还得去车间耗一段时间,到四点钟还要去区lǐ谈两镇合并的事情。wǒ只néng晚上陪你,也顺便拉一些人拜见拜见你这个大老板,”沈淮说道,“下午,wǒ就让老邵开车带你去看看东华的几处景点,你来一趟东华,也不néng光考察夜店了。”

  “好。”宋鸿军哈哈一笑,知道沈淮不可néng像他这样有闲时间,有车有人陪他就成。

  下午沈淮让邵征开车送宋鸿军去游玩东华的景点,不过他在车间也不得安生。两点钟左右,已经担任副镇长但还兼任党政办主任的黄新良打电话过来,说有两个女孩子找上门来点名要找他。沈淮接过电话,才知道是辛琪拖着熊黛玲过来找他,说是想调研梅溪镇,做她有关乡镇经济的暑期论文。

  原先只是火车顺口提起的一句话,倒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当真gēn着熊黛玲跑到东华来了,还找上门来。

  沈淮连宋鸿军都不néng全程陪同,自然没有★时间去理会熊黛玲gēn辛琪这两个女孩子,但也招架不住人家找上门来,便把褚强推出去应付她men。反正也是找些资料给她men,方便她men写一篇论文就好。

  到下午三点多钟,袁宏军又打电话过来。 ●
  在电话,袁宏军的声音很爽朗:“沈书记,你的步伐真是快啊,wǒmen甩开胳膊的大步跑,也未必néng赶上啊。杨书记通知wǒ去区lǐ谈两镇合并的事情,wǒ刚经过梅溪镇,你去不去区lǐ?”

  “wǒ也要去区lǐ见杨书记,手边没有车,还正愁怎么去呢,正好可以搭袁书记你的便车。”沈淮说道。

  虽然说有些仓促,但为了将谢海诚、孙启义挤兑住,沈淮昨天夜lǐ,还是直接就将两镇合并的事情捅到水面上来。

  在到区lǐgēn杨玉权、潘石华谈两镇合并的具体问题时,沈淮还是想gēn袁宏军沟通一下,让袁宏军过来接他。

  “沈书记,你拿四十万给李社、蔡家桥两个村合并办学,把鹤塘镇的人心全勾过去了。wǒ都不知道,现在鹤塘镇上,大家早就嚷嚷开了,想着要不鹤塘整个的都并过去好了,也néng一起享受梅溪镇高速发展的福利,”袁宏军看着沈淮从厂区lǐ走出来,笑着说道,“没想到啊,沈书记你下这个饵是早就有用心的……”

  沈淮gēn袁宏军握了握手,说道:“这时候突然提两镇合并,有些仓促,不过好几家企业的投资近期内就要敲定,而工业配套的布局,又必须要在此之前拿出一个具体的规划来,也必须要很快的得到执行。所以,即使很仓促,昨天wǒ也把这个问题直接提了起来,也是为了néng打消投资商的一些顾虑,也没来得及gēn袁书记你沟通一下,要说声对不住啊。”

  “没什么,没什么,”袁宏军连连摆手道,“沈书记你有发展的战略眼光,站得比wǒ高、看得比wǒ远,梅溪镇的成绩又摆在那lǐ,是wǒ之前没有更主动的找你虚心学习。”

  看袁宏军脸上并无不悦,看来对两镇合并发展的事情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抵触,沈淮暗lǐ心想这点还真要感谢潘石华这次定点将周明空投到鹤塘镇当镇长呢;要不是周明给袁宏军这么大的压力,心想袁宏军大概也不可néng一点都不抵触两镇合并之事吧?

  “哪lǐ,wǒ也就是仗着年纪轻,不怕栽根头,敢胡乱闯而已。”沈淮边笑着说话,边坐上袁宏军的车,一起往区lǐ去见杨玉权gēn潘石华,他这时也未必有十全的把握断定区lǐ就没有一点阻力,但nénggēn袁宏军取得共识,只要袁宏军不公开抵触两镇合并,阻力就néng减少许多。

  沈淮就趁着坐车到区lǐ这点时间,把他关于两镇合并发展的一些想法,gēn袁宏军沟通了一下。

  说实话,袁宏军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感到很○突兀,心lǐ也很是不快,但不得不去考虑更现实的状况。

  昨天沈淮是在市委书记谭启平面前直接提到两镇合并发展这个问题,无论是通过还是不通过,他这个小小镇党委书记插话的余地其实很小,区lǐ也不会特◆别重视他的意见。

  袁宏军心lǐ就想,两镇合并发展的问题,要是潘石华或杨玉权这样的人物提出来,他还会不会感到愤怒?袁宏军知道,那样的话,他虽然会抵\制,但不会有资格去气愤什么。

  这段时间来,无论是车轧高小虎,还是扳倒英皇王子亮,还是叫潘石华的堂兄潘石贵走投无路、“畏罪自杀”,就算高小虎、潘石华、葛永秋等人在某种场面上都不得不向沈淮低头认栽,袁宏军也知道他要是仅把沈淮看成gēn自己同等级、同等地位的普通镇党委书记看待,那就太愚蠢、太不知死活了。

  这么想,袁宏军的心lǐ就平衡了许多,就néng以相对平和的心态去看待两镇合并发展的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