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茶楼夜话


  刚从谭启平家出来,接到潘石华电huà时,都快十点钟了。

  熊文斌知道唐闸区常委今天会召开会议讨论两镇合并的事情,也知道潘石华这时候打电huà过来,是说周明的职务安排。

  熊文斌想起刚才从谭启平家离开时,谭启平也提起周明的职务问题,谭启平所说的“周明到梅溪镇锻炼一下也是好事”的huà,叫熊文斌琢磨了半饷。

  熊文斌心里是有些bú想理会这事,bú过就算没有谭启平的huà,女婿的事情他bú能一点都búshàng心,便在电huà里跟潘石华约好,在住处附近的一座茶楼见面。

  到地方,熊文斌就让开车送他回来的黄羲先回去,他走进去,看见周明、黛妮、黛玲以及黛玲的同学辛琪也在茶楼大厅里打牌,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人,看着眼熟,想bú起是谁来,还以为黛玲或辛琪的同学。

  “爸,你怎么过来?妈告诉你我们在这里打牌的?”熊黛妮看到她爸走进来,好奇的问道。

  ★熊文斌还没有从机关宿舍搬出去,住的地方很狭小,家里要有什么客人,都习惯到这边的茶楼来坐坐。

  “我跟潘区长约好在这边见面;周明在这里最好……”熊文斌说道。

  “熊秘书长,你好。”
  年轻人站起来很正式的打招呼,熊文斌颇为奇怪:“你是?”

  “我是梅溪镇资产办的办事员小褚,”褚强招呼道,“今天熊秘书长你女儿跟辛琪到梅溪镇搞diào研,沈书记要我负责陪同。晚shàng送她们回来,周处长客气留我吃饭,又过来一起打牌。”

  “哦,小褚,我记得你,你父亲是褚宜良,”熊文斌还是没有记得这个年轻人具体的名字叫什么,疑惑的看了周明一眼,倒有些琢磨bú透他的心思,难道他想通了?

  褚强听到熊文斌说要跟潘石华见面,他就告辞要离开。

  辛琪回过头来问他:“明天我们去梅溪镇还找你?”

  “要是沈书记没有其他安排,你们过来还是找我吧;就算我bú在,沈书记也会安排其他人接待你们的。”褚强说道。

  看着褚强离开,熊文斌问小女儿:“你们去梅溪镇做什么?”

  “熊伯伯,我要写一篇关于乡镇经济发展的论文,梅溪镇是个很好的diào研对象。”辛琪▲说道。

  “嗯,”熊文斌看熊黛这同学落落大方,bú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点点头说道,“东华市值得研究的几个典型乡镇,梅溪要算一个,”又跟熊玲说道,“你们去梅溪镇diào研可以,bú过也要注意b▲ú要影响别人工作……”

  “我可没有影响人家工作,是人家热情的硬要开车送辛琪回来,我只是随便坐车回来;bú知道人家是bú是在打别的主意呢?”熊黛玲“咯咯”的笑道。

  熊文斌摇头而笑,他妻子总是担心女儿刚进大学bú应该谈恋爱,但是他跟妻子还就是在学校处shàng的,所以对年轻人之间的情感,他既保守也bú保守。

  潘石华很快赶了过来,熊文斌在茶楼大厅挑了个角落跟他说huà。

  区常委会议决定支持两镇合并,支持两镇先搞工业园区,bú管最终能bú能得到省市的批准,至少近期内bú能将周明送到鹤塘镇担任镇长,而鹤塘镇一切bú利两镇合并的行政行为都会给暂时冰结起来,等待最终的◇◎
  区常委会议决定支持两镇合并,支持两镇先搞工业园区,bú管最终能bú能得到省市的批准,至少近期内bú能将周明送到鹤塘镇担任镇长,
  qūchángwěihuìyìjuédìngzhīchíliǎngzhènhébìng,zhīchíliǎngzhènxiāngǎogōngyèyuánqū,búguǎnzuìzhōngnéngbúnéngdédàoshěngshìdepīzhǔn,zhìshǎojìnqīnèibúnéngjiāngzhōumíngsòngdàohètángzhèndānrènzhènzhǎng,érhètángzhènyīqiēbúlìliǎngzhènhébìngdehángzhènghángwéidōuhuìgěizànshíbīngjiéqǐlái,děngdàizuìzhōngde结果。

  周明的组织档案已经diào到唐闸区,他要在先挂着闲职等两镇合并的最终结果,要么就是安排其他的具体职务先干起来。

  唐闸区自然无需要给周明什么交待,但都要给熊文斌一个解释,所以杨玉权才要潘石华亲自过来走一趟。

  听到袁宏军也主动要求到新镇担任副书记,熊文斌颇为意外,这年头大家都巴望着往shàng走,主动退一步的人实在罕见。

  熊文斌看了周明一眼。

  昨天从工地回来,在车shàng简短的说过两镇合并的事情,看到周明受到的触动很大,也有抵触情绪,熊文斌想给他些时间消化一下,也是怕他脑子拧住拐bú过弯来,今天还没来及得找他谈huà做思想工作,潘石华就找□shàng门来了。

  “临时给沈淮插了一杆子,梅溪跟鹤塘两镇要进行很大的人事变动,周明的任命虽然通过区常委会议,但暂时只能冻结起来。bú过区常委会议的权威性,我们还是要维持的;再个,周明的组织★档案也diào过来了,就算我们唐闸区的人,安排好是我们的责任,”潘石华说道,“现在区里要安排一个正科级位子,要多方协diào,要是周明bú介意,可以先进区政府办干一段时间的副主任。”

  唐闸区政府办,看shàng去跟市计委办平级,但这是一个进退两便的位子,权力相对也大许多,人数编制也灵动机动。

  一时间挪bú出更好的位子,潘石华就想周明到区政府办担任副主任过渡一下,等区里或乡镇有好位子空出来,都能让周明迅速补shàng去。

  “谢谢潘区长的关心,”周明笑着说道,“职务bú职务的,我没有十分的在意,要是有可能,我还是想到乡镇锻炼一下。”

  潘石华暗道:今天真是邪门了,疑惑的看了熊文斌一眼,说道:“梅溪镇怕是没有办法再安排一个正科级的副书记,仅仅是副镇长会bú会……”

  沈淮是梅溪镇的老大,自bú用说,何清社是副书记,是镇长,自然是正科级;袁宏军bú能降级,去担任副书记,自然也是要享受行政政科的待遇,这是沈淮认可的。接下来就是副书记李锋,在梅溪镇也是劳苦功高,bú过还是副科级。

  区里一定要把周明以正科级别硬塞到梅溪镇去,梅溪镇就将有四个正科,而且周明跟李锋的位子排序也会出现混乱,沈淮很可能bú愿意区里给梅溪镇这么乱安排。周明一定要去梅溪镇,那只能是普通副镇长,连党委委员都未必能排进去。

  熊文斌心里还奇怪,明明昨天周明还有抵触情绪,今天就拐过弯来了?

  熊文斌知道shàng午周明跟苏恺闻过见面,心想或许苏恺闻做通周明的工作。

  再想到谭启平的huà,熊文斌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也就顺口说道:“周明还年轻,职务bú职务真的bú重要,关键是要得到锻炼。趁着年轻,要能积累到丰富的工作经验,这对他以后的发展有好处,还希望唐闸区组织部门能为年轻干部多从这方面考虑……”

  “行啊,现在年轻人比我们要有志向得多,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潘石华哈哈一笑,既然周明都bú介意这次升迁给意外阻断,愿意平diào到梅溪镇当副镇长,他自然更bú介意,还省去一桩麻烦事,说道,“我明天就跟杨书记汇报。bú过这么一来,唐闸区的年轻精英,可都跑到梅溪镇去了,梅溪镇想得bú到发展,都没有可能了……”

  潘石华没有多留,就告辞离开,熊黛玲与辛琪也先回去休息,熊黛妮要跟丈夫回自己的家去,就陪周明留在茶楼里跟父亲多说一会儿huà。

  熊文斌让茶楼老板拿包金叶烟shàng来,刚想拆开点shàng,就给大女儿熊黛妮抢过去,告饶道:“在家里你妈管得厉害,我连烟屁股都碰bú到。你要管,管周明去,给我留条活路……”要把烟抢过来。

  周明笑道:“黛妮怀孕了,闻bú得烟味,倒bú是想管爸你。我在家里已经全面禁烟了。”

  “是嘛?”熊文斌高兴的问道,便缩回手bú再抢烟。

  又添了一回茶,熊文斌才回到正题shàng来问周明说道,“你决定去梅溪镇做副镇长,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昨天乍听到两镇合并的事,我是有些想bú大通,但今天静下心来想想,沈淮在梅溪镇修货运mǎ头、修梅鹤公路,又先将李社、蔡家桥两村划并过去,应该是早就有两镇合并的想法,所以无论我这次去bú去鹤塘,他都会推动做这件事,而无论是对两个乡镇,还是对唐闸区,两镇合并实际也是利大于弊的,那就更没有道理去阻止,”

  周明语气平静的说道,

  “东华三区七县两百来个乡镇,未来几年大概bú会再有哪个能有比梅溪镇更好发展的。我想,即使到梅溪镇做个副镇长,也应该比在其他大多数乡镇干一把手有更多锻炼机会吧……”

  见周明深思熟虑的说着huà,熊文斌点点头,说道:“你能这么想,那是再好bú过了。这次招商引资,市开发区几乎没有什么实际成果,梅溪镇的三个大项目则都能落实下来,等货运mǎ头、梅溪公路以及渚溪路桥等工程相继建成,梅溪镇的发展前景相当可观,也许三五年后的经济总量未必会比西北三县少多少。你要能务实的去做一些工作,去梅溪镇的确是最适合的……”

  东华市整体经济滞后,但就是如此,东华市三区七县还分三六九等,偏西北山区的三县则是真正意义shàng的贫困县。

  梅溪镇今年财政收入很可能会破两千万,而西北三县每个县的财政规模,也就在四千万到六千万之间,梅溪镇只要保持当前的势头再加把劲,也许明后年就能超过去。那边才是真正的穷地方,除了稍微像样一些的城关镇,那边就是有乡镇一把手的职务空缺,一般人也是bú会愿意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