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周明的心思


  suī是深夜,天气依旧臊热,叫人心里仿佛塞了团茅草里急躁难安。

  “真真奇怪的,我爸不会是胡说八道吓唬人吧?”熊黛妮倒不是不相信她爸的话,只是习惯性的用这种语气来表达她对沈淮家世的不可思异,“我看沈淮平时待人挺和气的,怎么会是前副总理的孙子呢?那不就是传说中的太\子爷吗,他能到东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还到乡镇一呆就是一年?”

  熊黛妮刚洗过澡出来,湿漉漉的头发贴在她白皙的脸蛋上,更xiǎn得脸蛋娇艳,身上只罩着一件宽松的睡裙。才怀孕两个月,熊黛妮还不xiǎn怀,保持着好身材。只是此时的周明完全没有心量去看妻子的美丽,他的心脏仿佛给一只手紧紧的捏着,那无形的束缚叫他到现在都喘不气来。

  “你怎么lā?”熊黛妮见丈夫失魂落魄的样子,从茶楼回来小半天都没见他正常过来,担心的问道。

  “没shí么?”周明声音干涩的说道,“你先睡吧,注意把风扇朝墙打,我到浴缸里泡一下……”随手拿了盒烟进了洗漱间,打开热水,坐在浴缸边上点烟抽起来。

  熊黛妮心知沈淮的身份对丈夫会有些打击,看他拿着烟进洗漱间,也没有说shí么。

  浴缸狭小,人躺里面只能屈着脚。

  岳父熊文斌刚把这套房子让出来时,对能在自己家房子里就能泡热水澡、不用每天早上起来跟整栋筒子楼的人争厕所,周明心里还是相当满足的。

  不过,在最初满足感跟新鲜感过去之后,特别是看到那些个科级、处级、早早就分到房子,把家里装潢得很酒店似的,周明就越来越觉得这浴缸狭窄的叫人难以忍受了。

  周明今天的心思不在浴缸上,他失魂落魄的抽着烟,黛妮对沈淮的身份感到不可思异,难以相信,他更不想相信这个事实。

  suī然很长时间里,他都能知道沈淮的身份不简单,但依旧感觉之前的自己像个小丑似的在那里跳舞。

  周明既觉得自己可笑,又有深深的担忧,他以前针对过沈淮,他到梅溪后,沈淮会不会对他伺机报复?

  周明之前不明白为shí么别人会让着沈淮,为shí么会畏惧沈淮,他这时候知道是为shí么了,但就是知道为shí么,他心里的不甘心就更压不住。

  周明坐在浴缸边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

  熊黛妮睡不踏实,不见周明回卧室,穿着拖鞋推开浴室的门,给缭绕的烟雾呛得直咳嗽,见浴缸里的水都开溢出来了,周明还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走过去把窗户打开,说道:“你怎么还不洗澡啊,都几点了?”

  “人也真是奇怪,你说沈淮要不是仗着身份特殊,有shí么本事嚣张跋扈,有shí么本事叫千人畏他、万人哄他?”既然知道沈淮的身份,有些话就再不能在别人面前说了,但周明心里始终横着一根刺,有些话梗在喉头不吐不舒服,抬头问妻子。

  见丈夫跟入了魇似的,也不单是今天晚上给这件事搅得心神不宁,好像长久以来沈淮就是他的心魔——熊黛妮有时候也不知道丈夫到底是怎么了,对他这样子有些担心,只能宽慰的说道:

  “沈淮有本事也好,没本事也好,咱毕竟不能跟人家比。这人比人还不得气死人啊?我们比上不足,但比下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在单位里,满单位的人都还在说你年轻有为呢。你还不满意,你叫那些比你差的、年岁、学历跟你差不多的,还就不活了?”

  “……”周明欲言又止,他不得不承认妻子的话有几分道理,心里的不甘心似乎淡了一些。

  “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你也不要担心shí么,我觉得沈淮还是蛮好相处的一个人。苏恺闻都说谭书记的意思也是希望你去梅溪镇,我爸也没有反对,我想总归是有shí么道理在里面。你到梅溪镇也不争shí么,把自己的份内事做■好了,沈淮总不至于会欺负你,”suī然开着窗户,但没有shí么风,熊黛妮受不到浴室里的烟味,一边扬手驱散鼻前的烟,一边往后退,说道,“你不要多想shí么了,想太多反而不好,洗好澡快睡觉吧!”

  周明点点头,就没有再说shí么……

  ***************

  沈淮自然不会理会周明的想法,接下来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推动,甚至没有时间专程陪同宋鸿军游玩东华。

  宋鸿军说是悠闲,实际也没有办法一直在外地逛荡,算上在燕京祝寿的时间,他离开他在南方的老巢也有一周时间。借口要在东华好好的玩一下,他实际上也只是想跟沈淮有个单独深入的接触机会。

  目的达成之后,宋鸿军也要赶回去处理积累下来的事务。沈淮脱不开身,次日就委托周知白、杨海鹏专程送宋鸿军到省城转乘飞机返回南方。

  周知白、杨海鹏跟宋鸿军倒是气味相投。

  宋鸿军suī然现在有意往实体上◆转,但他早年是靠在南方做转口贸易发家的,对金属制品及矿产的进出口贸易业务也有涉及。在很多方面,杨海鹏、周知白suī然还达不到宋鸿军的层次,但跟宋鸿军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沈淮目前对宋鸿军的信◎任,还没有深到让他直接参加梅钢核心业务的程度,但杨海鹏的鹏海贸易以及周家的鹏悦集团,跟宋鸿军进行废钢以及钢材贸易上的合作,沈淮还是乐意促成的。

  宋鸿军回到南方老巢之后,过了两天,就直接取消之前在广城建厂的计划,将整个团队都打发到东华来筹备建厂。

  有现成的建厂方案,有完整的筹备管理团队,原料材及产品的进出也能依赖年后将建成的梅钢码头,故而鸿基灯饰有限公司的勘测选址、厂区设计及水电工业配套规划等筹办进行非常迅速。

  梅溪镇、鹤塘两镇合并方案,很快就提到市常委会议讨论。

  无论是大的趋势,还是中央对地方政府层层下发的要求,机构jīng简是一直都在反复强调的话题。

  jīng简说起来简单,但真正要落实下去的时候,机构jīng简意味着位子的减少,意味着更多等着上位的人非但上不去,还必须要把一部分人死命的jīng简下来,这对整个只有膨胀动力的官僚体系来说,是一个很难自发推动的治愈过程——机构jīng简的阻力主要根源于此。

  唐闸区既然能消化两镇合并可能会产生的人事问题,市委是没有道理阻力的;相反的,两镇合并还能帮助市里完成今年的部分机构jīng简目标。

  市常委会议讨论通过后,最终还是要提交省政府批准,这个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走完的程序——最先进入实际运作的,就是在八月下旬就正式挂牌的梅溪港工业园。

  九二年之后全国渐掀起兴办工业园及开发区的热潮,suī然很多人对此表示有过度征地及土地资源浪费的担忧,但到九四年秋季,中央暂时还没有对此进行降温、清理的意思。

  乡镇行政区域的调整跟划并,需要上报省级政府批准,然而各地批准兴办各种工业园及开发区则要随意混乱得多。梅溪港工业园区的成立,自然也没有遇到shí么阻力。

  在此之前,渚溪路桥工程也正式得到审批通过,八月中旬大桥选址完成拆迁工作,分包建设单位淮建集团为渚溪大桥打下第一根桥桩。

  由于几乎是选择了梅溪河下游最宽的水面建桥,建桥成本暴涨不说,仅桥桩基础工程最快也需要三四个月才能完工;整个渚溪路桥工程完成通车,最快也要等到明年入秋。

  海丰实业与长青集团计划合作投资的机电企业,到八月中旬才未见有实质性的动作,不过这个也不能怨谢海诚、孙启义拖延。宋鸿军那边有现成的方案跟团队,只是挪一个地方执行而已,动作自然迅速。

  海丰实业与长青☆集团合作投资要建的机电企业,要完成市场调研、财务分析等一系列的前期工作,还要就厂址、电水排水、排污等工业配套及税费优惠跟东华进行接触后再进行规划设计,这些工作做一遍也不是一两个月就能顺利做完了。
◆jítuánhézuòtóuzīyàojiàndejīdiànqǐyè,yàowánchéngshìchǎngdiàoyán、cáiwùfènxīděngyīxìlièdeqiánqīgōngzuò,háiyàojiùchǎngzhǐ、diànshuǐpáishuǐ、páiwūděnggōngyèpèitàojíshuìfèiyōuhuìgēndōnghuájìnhángjiēchùhòuzàijìnhángguīhuáshèjì,zhèxiēgōngzuòzuòyībiànyěbúshìyīliǎnggèyuèjiùnéngshùnlìzuòwánle。
★   沈淮也知道谢海诚、孙启义不会叫话柄落在他手里,对机电企业的投资不是特别的担心;即使机电企业的投资落空,对梅溪镇的影响也不会特别的大。

  整个夏季,沈淮集中jīng力所主要推动的,还是对梅▲钢及梅溪港工业园未来发展都至关重要的梅溪电厂项目。

  在宋文慧的推动下,东南电力建设集团很快就派出副总工程师为首的队伍到东华进行项目选址考察,洽谈具体的合作事宜;宋文慧同时也通过老关系,帮沈淮督促省电力设计院也是加班加点的修改电厂方案设计,重新进行厂址的勘测。

  除了跟东南电力建设集团洽谈外,又由于是装机容易达十万千瓦规模的火电项目,同时还需要得到省计委及电力局的批文。

  □在一个来月的时间里,沈淮就在省城、江宁与东华三地之间,就在梅溪港工业园区正式挂牌的那天,沈淮才正式拿着省计委与电力局的项目批文。

  沈淮是恨不得早一个小时半个小时拿到批文,推动工程正式启动,他◆提前一天赶到省城住下来,第二天等着省电力局上班,拿到批文就往回赶,参加工业园区的挂牌仪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