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合作


  ---------..

  >  (第四个状元出现,感谢寄拔兄弟de热情捧场)

  等黄羲开车接肖明霞过来,谭启平就招呼大家进餐厅。**(..)

  没有人理会周明今天de◆◇不痛快,热热闹闹de围着圆桌吃过饭,谭启平说道:“客厅现在要让给妇女同志,那我们还是进房聊天……”

  沈淮不知道谭启平还有什么事情要谈,进了房,就直奔靠阳台角落de转脚椅坐下来,看到他去年送给■谭启平de那樽弥勒佛圆雕,还摆在那张木色沉郁de案头,似乎提醒着他,他曾经跟谭启平也有一段“甜蜜”时光。

  “你怎么坐那么远,怕我要吃了你不成?”谭启平笑问沈淮。

  沈淮从兜里掏出香烟○跟火机,说道:“我怕忍不住想要抽烟,凑过去叫谭记你抽我de二手烟,就太没礼貌了……”

  谭启平挥手一笑,一副随沈淮去de样子,要熊文斌、赵东他们坐到跟前来。

  房里没有太多de椅子,周◆明陪着苏恺闻端了两把椅子过来,看到沈淮真就把连阳台de玻璃门打开一条缝,坐到那里抽起烟来。

  谭启平不抽烟,故而就连熊文斌都不会在他跟前抽烟,苏恺闻、周明他们就更不用说了。只是市常委几个实在是烟瘾大de,有时候熬不过开会时间太长,还要趁谭启平心情好de时候拿出烟来抽——倒是沈淮悠然自在de享受着饭后一支烟de快乐,手里还把玩着那只看上去质朴,但也相当有质感de银制火机。

  周明将椅●子放在赵东de身边坐下来,也不得不承认,沈淮就算把他踩得浑身创伤,他都没有资格在谭启平跟前诉苦。

  “市钢厂跟富士制铁谈de合资项目,进行得并不顺利,”谭启平见沈淮二脚高跷de抽着烟,无意做一◇个垂耳恭听de小辈,也没有办法说他,就开门进山,直接进入主题,“也是市钢厂de人给你们梅钢抽得太狠了,富士制铁对合资后,市钢厂能否为合资工厂提供足够de基层管理技术人员及熟练工人,存有疑惑,现在有点打●退堂鼓……”

  “这个不能怨我们,国家规定大学毕业生都可以自由择业了,也鼓励人才自由流动,”沈淮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市钢厂留不住人,应该先自己反省,顾同总不会拿这个告我们de状,把☆合资项目谈不拢de责任归咎到我们头来上来?”

  “顾同还没有这么不要脸,”见沈淮也急着先把自己撇干净,谭启平笑道,“不过跟富士制铁de合作,市里还是要争取。**(..)要是市钢厂没有能力承接,□那就梅钢上。”

  沈淮这才知道谭启平这是要撮合梅钢跟富士制铁de合作,似乎还没有给他拒绝de余地。

  沈淮虽然对日本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生意归生意——富士制铁作为日本顶尖de钢铁企业之●nàjiùméigāngshàng。”

  shěnhuáizhècáizhīdàotánqǐpíngzhèshìyàocuōhéméigānggēnfùshìzhìtiědehézuò,sìhūháiméiyǒugěitājùjuédeyúdì。

  shěnhuáisuīránduìrìběntánbúshàngyǒushímehǎogǎn,dànshēngyìguīshēngyì——fùshìzhìtiězuòwéirìběndǐngjiāndegāngtiěqǐyèzhī★一,无论是在资本还是技术上,对梅钢来说都是庞然大物。

  要有跟富士制铁联合注资成立新公司de可能,沈淮也不会拒绝,这对梅钢在当前状况下资金缺乏、技术单一de情况,将能起到很好de弥补作用。
▲yī,wúlùnshìzàizīběnháishìjìshùshàng,duìméigāngláishuōdōushìpángrándàwù。

  yàoyǒugēnfùshìzhìtiěliánhézhùzīchénglìxīngōngsīdekěnéng,shěnhuáiyěbúhuìjùjué,zhèduìméigāngzàidāngqiánzhuàngkuàngxiàzījīnquēfá、jìshùdānyīdeqíngkuàng,jiāngnéngqǐdàohěnhǎodemíbǔzuòyòng。

  不过,沈淮de头脑也是清醒de,天下从来都没有你想要什么,别人就给你什么de好事。梅钢整体上还是太弱小了,他前期还是想集中精力发展短流程de电炉钢,还不想一下子把摊子铺开。

  不过,面对谭启平de要求,沈淮摸着下颔,考虑了一会儿,说道:

  “市钢厂一直都封锁他们跟淮钢跟富士制铁谈合资项目de具体内róng,但就富士制铁以及当前日本钢铁产业发展de大背景来说,富士制铁可能更需要能帮助日本钢铁产业整体往海外延伸de合作者,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梅钢都不大可能会是他们最好de合作伙伴——国内比梅钢强de钢铁企业又有那么多,梅钢可以去配合市里去争取跟富士制铁合资,但市里不能对梅钢抱太大de希望……”

  谭启平看了熊文斌一眼,说道:“沈淮跟你de说法倒是一致,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合资项目,我们还是要尽一切可能争取,”又跟沈淮说道,“具体事情你约个时间找梁市长谈,唐闸区★招商部门最好也一起参与进来……”

  “好,我明天先找梁市长了解情况……”嬉皮笑脸de在谭启平跟前抽烟,这种细枝末节de小事即使会叫谭启平心里不快,他不会表现出来,但见谭启平对待跟富士制铁de合◆◆作颇为期许,沈淮即使感到头痛,也只能先应承下来,先跟富士制铁de代表接触一下再说其他。

  看着时间到九点钟了,沈淮就与赵东带着肖明霞先告辞离开。

  熊文斌与妻子,还是周明、熊黛妮稍后也☆告辞离开,谭启平亲自送熊文斌到门口,在廊檐下,跟熊文斌说道:“我本来考虑过让你回市钢厂,但你在市钢厂培养de人,像赵东他们,似乎又都沈淮挖到梅钢去了,我就没有耐心让你回市钢厂重新做起;沈淮这小子啊,挖市钢厂墙角de本事还真厉害,也愣是让他把梅钢做起来了……”

  熊文斌知道谭启平到现在还是认为沈淮最厉害de地方,是把赵东这一拨人从市钢厂挖过去帮他经营梅钢而已,只是他除了一笑了之,还能回应什么?

  谭启平说de有一句话也对,赵东、徐闻、潘成等一批人给沈淮挖走,形成梅钢此时de骨干力量,市钢厂此时de管理及技术力量,已经空心化了。他就是再回市钢厂,也会因为基层管理及技术人手de匮乏,而难以叫市钢厂很快就起死回生。他需要重新去发掘、培养新de管理及技术力量,这也许需要两三年甚至更久de时间,才能叫市钢厂走上快速发展de正轨。

  很显然,熊文斌知道即使他自己愿意回市钢厂,谭启平也没有这个耐心,他也不能说什么。即使谭启平不再提拔他,他从政研室副主任de冷板凳上给调来做市委副秘长、市委办主任,他也不能埋怨,毕竟对很多官员,那样de一次提拔,人生遇到一次就应该知足了。

  没有让黄羲开车送,市政府机关宿舍离北阁小区也没有多远,就在路灯下散步走回去。周明这时候倒是恢复正常,问岳父:“谭记不是一直都对梅钢de成绩很满意吗,怎么今天又特别肯定了一下?”

  熊文斌看了周明一眼,他知道在金峰纸业de事情上,周明应该是给沈淮打击了一下,但他无意替周明打抱不平。

  也不是谁对谁错de问题,他现在就是希望周明不要跟沈淮正面起什么冲突,即使周明在梅溪镇有可能会给坐冷板凳,熊文斌也早就考虑过,这对周明de心性是个磨炼。

  见周明也没有再提金峰纸业de事情,熊文斌心知他心里就算有些不痛快,但还是知道分寸de,说道:“谭记以前对梅钢满意,那是看梅钢生产整顿得好,厂区环境改造得好,职工精神面貌好,对梅钢到底能出多大de成绩,还不是很有底。梅钢七八月份de缴税数据刚刚出炉,连续两个月de总纳税额都在四百万以上。要是这种情况持续到年底,加上梅溪镇在梅钢摊占de可能利润,梅钢今年de利税总额,就很有可能跟市钢厂打平。这个成绩叫谭记很意外,所以才又特别肯定了一下……”

  周明毕竟还是在基层实干过几年,听岳父这么说,也就大体知道是什么意思。以往梅钢生产整顿得好、厂区环境改造得好,职工精神面貌好,说到底还是表面上de东西。很多务虚、玩虚头de人,做得未必就比沈淮差。唯有纳税额这个数据很难造假,毕竟要把真金白银交上去,叫人再不能无视梅钢de成绩。

  周明对梅钢具体财务数据,一直都谈不上很了解。到梅溪镇之后,也没有谁把梅钢de财务资料拿给他看,这时候听岳父说,周明也是大吃一惊。

  照这个趋势下去,梅钢今年纳税总额,就可能突破两千万,明年更可能飚升到五千万——而东华今年de总财税收入都有可能达不到六亿,也就是说,梅钢一家企业今年对东华de财税贡献比例就达到3%,明年可能翻倍达到6%。

  市钢厂即使不盈利,但在东华de地位也没有降下来,说到底市钢厂即使不盈利,每年还给地方政府及国家上缴四五千万de税收。

  就凭着市钢厂近年来对东华财税做出de贡献比例始终在810%左右,谭启平就算对顾同很不满意,还一时不敢将他硬揪下来。

  谭启平要是硬揪顾同下来,把市钢厂de生产搞得崩溃,叫东华财税收入突然缺掉一大块,谭启平拿什么跟省里交待?

  省里现在对下面地市也是给财税上de硬指标;硬指标达不到,党政正职想保住位zhì就要很费一番工夫了。谭启平之前能到东华来,还不是主要因为省里对东华de经济工作极不满意?

  周明这才想明白,谭启平为什么在看到市钢厂跟富士制铁合作希望不大后,急着把梅钢顶上去——就东华来◎说,想要把富士制铁合作项目留下来,梅钢是最后de希望。

  当然,梅钢de成绩叫无法忽视,但梅钢成绩de获得,这里面就有一个谁功劳更大de问题。

  周明感慨道:“我说谭记怎么特地把赵东也○shuō,xiǎngyàobǎfùshìzhìtiěhézuòxiàngmùliúxiàlái,méigāngshìzuìhòudexīwàng。

  dāngrán,méigāngdechéngjìjiàowúfǎhūshì,dànméigāngchéngjìdehuòdé,zhèlǐmiànjiùyǒuyīgèshuígōngláogèngdàdewèntí。

  zhōumínggǎnkǎidào:“wǒshuōtánjìzěnmetèdìbǎzhàodōngyě请过来吃晚饭——de确,要不是赵东等一批当年爸你手下培养出来de老班子,梅钢怎么可能出成绩?”

  见周明也是这种看法,熊文斌只是无奈一笑:

  即使赵东等人在梅钢崛起中发挥了相当重要de作用,但是把赵东等人挖过去,跟梅钢原有de管理层融合在一起,又使他们恰到好处de发挥出自己de才能跟专长,又怎么可能是简单de事情?

  “韩信善将兵,刘邦善将将”,有些道理古人都说得很透,但要○是就此认为韩信比刘邦de功劳更大,那就是本末颠倒了。

  熊文斌也无意跟周明多说什么,有些认识不是亲自zhì于其中是感悟不到de,只是周明要是认为沈淮完全是靠着家世才有资格在东华横行霸占de话,◇那他de认识就还需要磨砺。

  ---------(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