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告状


  寒风吹折庭院里de树梢,落地有声,树梢在呼呼作响,谭启平一声不吭de站在窗外前,看着窗外给夜色笼罩de庭园,皆是草树de暗影。

  苏恺闻沏好茶,将茶杯搁书桌上,说道:“谭书记,你要喝★de茶。”

  谭启平转回身来,苏恺闻见他脸黑如碳,知道今晚de事如一根巨大de鱼刺梗在他de喉咙口——苏恺闻说道:“即使是误会,也该有道歉de表示;轻佻de说笑,日方代表实在是有些无礼了。沈淮◇▲去梅溪镇之前,在市政府跟周区长共事过大半年时间,确实是没有可能坐看周区长给日方代表无礼de对待。”

  “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谭启平没有对苏恺闻de话表示什么,坐到书桌后面,拿着苏恺闻刚□☆替他泡de浓茶,凑到唇边,将茶叶轻轻吹开,抿了一口热水,叫心里稍稍暖和些。

  苏恺闻把明天要进行de公务安排,跟谭启平汇报了一遍,就推门到外屋收拾公文包离开,听到谭启平在书房里拿起电话de声音▲,接着又听见谭启平说电话de声音:“宋副省长,我是谭启平,有段时间没有跟你汇报工作了……”

  宋炳生到淮海省只是挂职副省长,到任后分管农业工作,要说实权,都未必能比得上一方诸侯de市委书记。

  苏恺闻见谭启平终于是忍不住跟宋炳生通电话了,嘴角露出一笑,他不会偷听谭启平具体会跟宋炳生说什么,只是蹑手蹑脚de离开,确认将客厅、院子de门都开好,就返回他在后面公寓楼里de宿舍。

  苏恺闻回宿舍不久,周明de电话就打了进来:“苏秘书,南园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闹得这么沸沸扬扬?”

  自从上回给岳父训斥,周明有什么事情也只是主动联系苏恺闻打探消息。

  苏恺闻看着时间还早,谭启平夜里也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找他,就跟周明约地方见面。

  都知道万紫千红是沈淮de地盘,苏恺闻、周明没事也不会凑过去,但他作为市委书记秘书,东华有de是想讨好他de人。

  周明赶到帝豪KTV,听着低沉de音乐声,推门走进包厢,苏恺闻已经搂着一个长发垂肩、衣着性感de年轻女孩子在喝酒了:“南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搞得大家都很打鸡血似de?”

  “你都打听不到消息?”苏恺闻笑了笑,说道,“也没有什么事,合资de事情谈得好好de,沈淮太子爷de脾气突然发作起来,就算因为日方代表de手无意碰了周裕一下,他就当着谭书记de面,拿着一杯滚烫de水,泼得日方代表满脸。谈判☆就被迫中止,进行不下去了……”

  “不会吧,他就一点都不懂分寸?”周明知道沈淮脾气暴躁,一言不和就拳脚相加,但每有这种事情发生,还是觉得不可思yì,说道,“他窝里横也就罢了,谁叫他老子是副省长☆☆就被迫中止,进行不下去了……”

  “不会吧,他就一点都不懂分寸?”周明知道沈淮脾气暴躁,一言不和就拳脚相加,但每有这种事情发生jiùbèipòzhōngzhǐ,jìnhángbúxiàqùle……”

  “búhuìba,tājiùyīdiǎndōubúdǒngfèncùn?”zhōumíngzhīdàoshěnhuáipíqìbàozào,yīyánbúhéjiùquánjiǎoxiàngjiā,dànměiyǒuzhèzhǒngshìqíngfāshēng,háishìjiàodébúkěsīyì,shuōdào,“tāwōlǐhéngyějiùbàle,shuíjiàotālǎozǐshìfùshěngzhǎng,普通人惹他不起,只能躲着,日方代表能容他胡来?谭书记怎么说?”

  “谭书记没有说什么,他虽然想促成合资项mù,但场面给沈淮搅成一团糟了,暂时没法收拾,也只能先离场——我刚送谭书记回家,离开时,谭启平正给宋副省长打电话汇报工作,”说到这里,苏恺闻朝周明神秘一笑,说道,“我看啊,你在梅溪镇de苦日子快熬到头了……”

  周明欣喜有加de问道:“真de?谭书记给宋副省长打电话,到底怎么说de?”

  “我怎么可以留下偷听谭书记打电话?不能一点规矩都不讲,”苏恺闻说道,“不过啊,谭书记这时候找宋副省长汇报什么工作,你掰着手指头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了。只是这事也不能急,我琢磨着沈淮给宋家踢到东华来,也是宋家人受不到他这个臭脾气,谭书记总还要再给他几次改过自新de机会;你要有些耐心,在梅溪轻易不要惹他……”

  “我知道。”周明眼见曙光在眼前绽放,喜笑颜开。

  宋炳生到淮海省履新已有三个多月了,旁人看不出什么名mù来,但周明在梅溪镇,清楚de知道在这三个多月时间里沈淮虽然去过两回省城,但一次都没有留在省城过夜,都是当天办事当天赶回,而且两次都是请省直部门de官员吃饭。

  从这些细节时,说明沈淮非但没有留在省城家里过夜,甚至跟他父亲宋炳生连一顿饭都没有吃过。

  再联系到谭启平去年突然对沈淮冷淡下来,而谢海诚、孙启义等宋家或孙家de长辈,在公开场合都有意无意挤兑沈淮,稍有些脑子de人,实在不难推测,沈淮跟宋家以及孙家de关系其实很恶劣——这也解释了沈淮家世这么深厚,为什么当初会给踢到东华这个鸟不拉屎de地方来。

  宋家、孙家虽然有如高山大海,叫人望而生畏,但倘若沈淮都不受宋家、孙家待见,那实在也没有特别可以畏惧de了——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来,周明也看到谭启平越来越对桀骜不驯de沈淮流露更多de不满,包括派他去梅溪镇、坚持要市钢厂参与合资谈判,无疑都是想限制沈淮。

  周明知道,只要沈淮继续胡作非为下来,将谭启平de耐心消耗干净,就算沈淮不给逼走东华,也差不多是他开始给踢去坐冷板凳de时候了——他现在就是要耐心de等待那个时▲机出现。

  *

  沈淮没有跟周裕同行,而是坐孙亚琳de车返回文山苑。

  夜色已深,孙亚琳把书房里那么高背皮椅子抢先占过来,跟沈淮说道:“你今天可真是威风了,看着周裕春情荡漾de●样子,好像对你是上心了……”

  “你胡说八道,人家都是有家庭de人。”沈淮一本正经de要孙亚琳不要胡说八道。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周裕她男人瘫痪好些年了吧,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想法,难道她守活寡一辈子,不找个男人,就叫有道德了?”孙亚琳打小就在欧洲长大,压根儿就不认同国内传统de道德观,又疑惑de盯着沈淮问,“你什么时候道德观这么强了?你不是最受这口吗?”

  “那也是别人家de事,你没事不要操这份闲心,”沈淮将孙亚琳de心思给岔开,又问道,“周知白跟赵东先去英国,要是确认西尤明斯de生产线确实有拆回来de价值,你跟不跟我去英国?”

  “好吧,反正留在东华也无▲聊,”孙亚琳笑道,“新项mù,我把所有de身家都押了上去,要是失了手,我还得找个地方好好哭去。”

  沈淮打算把孙亚琳赶下楼,洗澡睡下,小姑宋文慧de电话又打了进来。

  “你爸刚给我打电○话,”宋文慧在电话说道,“说你在东华又惹事生非了。”

  沈淮捂着电话筒,跟孙亚琳说道:“谭启平把状告我爸那里去了,我爸又打电话给我小姑,让我小姑来批评我。”

  孙亚琳不屑de横了沈淮一眼,指了指浴室方向,示意她还要在这里洗过澡再下楼去;沈淮只能由着她。

  沈淮接着跟他小姑通电话,说道:“怎么,我爸让小姑你来批评我了?”接着将今天晚上在南园de事情详细经过,跟小姑宋文慧说了一遍,“日方代表抛出百万吨产能合资项mùde饵,谭启平就又有些忘乎所以,在桌上把梅溪电厂跟梅溪港码头de底都泄漏出去。他怎么就不明白,电厂跟码头de重要性且不去说,就算富士制铁真要在梅溪上超大规模de合资项mù,要维持超大型项mùde建设跟运转,也会把梅钢跟市钢厂de技术力量跟熟炼工人都抽空,梅钢跟市钢厂自身还要不要维持运转跟发展了?谭启平有舍弃一切也要把合资项mù谈成de念头,听不进梅钢de意见,我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借题发挥,先把所谓de谈判给中止掉,让大家有机会冷静冷静。招商引资很重要,但不能把自力更生de根本给忘掉……”

  沈淮对谭启平也满肚子de意见,难得小姑打电话过来他有机会抱怨一通。

  “唉,”宋文慧在电话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就合资项mùde事情,沈淮也早就跟她沟通过,富士制铁对东华投资建合资项mù,这本来是件好事,但富士制铁谋求对电厂及码头de控制权,有意把梅钢这一年多来在渚江北岸de产业布局成果据为己有,有意鸠占鹊巢,压制梅钢自身de发展,这则不是沈淮所能容忍de,而偏偏谭启平以市委书记自居,无视沈淮及梅钢自身de利益跟意愿,想不起冲突都不可能,她说道,

  “谭启平在担任市委书记之前,一直都在组织部门内工作,对整个工业实体该怎么运作并不清楚;其实你爸也不是很懂——不过事情都已经这个样了,你爸在电话里已经把我责怪了一通,还要我告诉你,要你在东华能尊重谭启平。我说啊,你接下来还是要主动给谭启平有台阶可下,真正要闹翻了,其他人可能未必会支持你。”

  “我也不是一定要做茅坑里de石头,只要保证梅钢de经营自主权不旁落,哪怕我现在给踢去坐冷板凳◎也无所谓,”沈淮无奈de说道,“我还年轻,经得起折腾,坐三五年de冷板凳,算不了多大de事情,但梅溪、但东华,要是错过发展de机会,就可能从此给耽搁下来,经不起折腾……”

  “你还是要注意策略◆□,你爸打了这通电话,我又不能装不知道,”宋文慧在电话里说道,“不管合资项mù最终会谈成怎样de结果,谭启平都不会对梅溪再无动作,不过,小姑我总是支持你de。”

  “谢谢小姑。”沈淮知道未来de★道路会很曲折,但听到小姑这句话,心里总算是有些依仗。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