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伯明翰


  徐城还没有直飞英国伯明翰的航班,沈淮与孙亚琳xiān去香港,xiān要跟在香港的宋鸿军见面为节约花销,邵征没有随同一起出国

  孙启义避而不见;宋鸿军在香港倒是帮忙召集le一些圈nèi人相聚,给沈淮推介项目的机会,不过成效也不大

  港台华商虽然看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但以外向型生产贸易为主的投资,在整个九十年中前期还主要流向广南、江东等经济基础相对较好的东南沿海地区

  似乎就是以渚江为界限,从渚江口往北的沿海地区,在九十年代中前期,从港台地区吸纳的投资就急剧减少再往北就是山东半岛以及辽东半岛沿海地区,能较幅度的吸引从日韩过来的投资,偏偏淮海省卡在当中,在招商引资方面成为低洼地

  宋鸿军也是很帮忙鼓吹,但很多生意人都注重实际

  几乎没有人会认为,一个人均gdp都不到两千五百港元、人均收入都不到两千港元的地区,投资环境能好到哪里去?

  沈淮与孙亚琳在香港呆le两天,只谈不到一千万港元的投资

  这一千万还只是投资意向,有那么几个人抹不开宋鸿军跟孙亚琳的面子,答应抽时间去东华考察一下,最终能不能落实,还说不定

  宋鸿军也无意再对项目追加投资,甚至在送沈淮、孙亚琳去机场的路上,还劝他放弃:

  “你爸能混上副省不容易,他的心情你要理解,也是怕你把事情做砸le,他只能得个教子无方的罪名——现在你要是放弃从西尤明斯引进二手炼钢线,我那一千万还会继续投在梅溪镇我觉得,就此时的梅钢来说,你把gōng作做扎实le,钱跟政绩都少不le,何苦再去博险?”

  “这个项目对梅钢、对东华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再多苦,再大的难关,我也要克服;要是轻易放弃的话,梅钢也不会有今天的gé局,”沈淮说道,“鸿军哥,你要是其他业务需要资金,我也不会怨你什么……”

  “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我就是把那一千万白送给你又怎么样?”宋鸿军笑道,“我也就说说,你要是觉得从西尤明斯引进炼钢线可行,我那一千万肯定会如期到帐,我这边你不用担心”

  沈淮也知道肯定是他父亲给宋鸿军打le电话,宋鸿军能不把他起初答应投入的一千万资金抽走,已经是顶住压力le

  到飞机上,沈淮也不由的对此行有些悲观,问孙亚琳:“你说你二叔孙启义会不会也提前把风声放去le……”

  孙亚琳横le沈淮一眼,不屑的说道:“你说以你的德性,还需▲要我二叔放什么风声?你说说看,孙家现在有哪个人会跟我一样傻大胆,敢拿着钱都砸你身上?”

  沈淮笑le起来,又问道:“那你爸呢?这次怕也不能在伯明翰见面”

  “就看他有多想见我这个女儿l◇e?”孙亚琳说道,“也是怪你啊,我现在跟你走这么近,在孙家也快成异类、成怪胎le,”又说道,“想想人心也怪啊,要是你那个二傻子爹,若还只是副司级官员,他指定不会奢望这辈子能挡上省长、部长这过去一年多时间,他连着跳两级,一下子跳到副省长,就算无数人都说,这是别人安慰你宋家的,也经不住你二傻子爹奢望稳上几年,能捞一任省长或部长干干哪怕是实权副省部,也比现在强啊偏偏又摊上你这么一个惹事生非、不听管教的儿子,叫他不省心,你说他心里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倒霉?”

  沈淮笑le笑,他也不愿意去揣测他“父亲”的心态到底是什么,但又不得不承认,孙亚琳有时候说话就是一针见血:

  他父亲要是不想简简单单的挂两年副省长再回部委捞个副部级的闲职混到退休,那很可能在淮海省会跟苏唯军、谭启平有紧密的结合,在政治上也可能会往省长赵秋华那边靠拢,跟田家庚唱对台戏,麻烦的事还在后面……

  沈淮跟空乘人员要来毛毯,裹身上睡觉,不再去想这些头痛事,赶到英国伯明翰,xiān跟周知白、赵东他们汇合要紧

  伯明翰位于英gé兰的中部,作为gōng业革命的发源地,gōng业体系早在十六七世纪就渐成规模,如今■已经是英国的第二大城市,是全英制造业中心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金属加gōng区伯明翰的gōng业部门繁多,从黑色冶金、有色冶金、机床、仪表、车厢、飞机、化学,到军gōng、汽车等gōng业规模都很大

  目前英国差不多有30%的出口产品,都在伯明翰区域nèi制造西尤明斯gōng业集团,只是伯明翰众多gōng业企业之一

  然而整个西欧经济从八十年代之后,就陷入疲软,伯明翰的经济也正往第三产业、金融业、旅游以及能源产业转移,使得伯明翰的传统gōng业集群都面临着剧烈的调整

  梅钢意图购进西尤明斯将淘汰的电炉钢生产线,西尤明斯方面的态度是欢迎的这条电炉钢线是计划马上就要淘汰的部分,离报废期也就剩下两年,要没有厂商愿意接手,就只能直接作为废钢送到炼钢炉里去

  西尤明斯对这个电炉钢线的报价也不高,就比废钢价gé稍高一点

  西尤明斯也不是蠢蛋,对他们来说,把整个电炉钢线以废钢价gé转让给梅钢,看上去没有占什么便宜,但他们可以节约大量的拆除费用以伯明翰的劳动力价gé计算,拆除费用就要好几百万美元

  转让给梅钢之后,就将由梅钢负责拆除

  无论是炼钢线的拆除还是运到国nèi重安装,以及将来的生产线调试,梅钢都要从西尤明斯聘请相当数量的gōng程师,能帮西尤明斯缓解一部分当前所面临的裁员压力炼钢线的设施便宜卖给梅钢不算,炼钢线要运转起来,还有西尤明斯gōng业集团的一些技术在,技术的转让也能叫西尤明斯获得一笔额外的收益

  为le节省费用,赵东、潘成与周知白xiān期率队到伯明翰,确认炼钢线能用,而且初步接触中西尤明斯gōng业集团也表现相当的诚意,就直接租下西尤明斯的一栋gōng人宿舍,作为项目在海外的筹备处使用

  西尤明斯方面,也是直接委派钢铁厂的总经理戴维.艾伦等人,专门负责跟梅钢接触

  戴维.艾伦才三十五六岁,是■典形的英gé兰白种人男子,高大的个子,金发的头发如此年轻的他,能在风gé保守的西尤明斯gōng业集团nèi部**负责一家年产四十万吨钢的钢铁厂的运营,也算是年少有为、颇有背景

  不过,这条生产◎线在给梅钢拆迁之前,钢铁厂绝大多数员gōng就要都给裁员掉戴维.艾伦即使能在西尤明斯gōng业集团nèi部获得的职位,但也不会太理想

  戴维艾伦的专长,是在传统gōng业的运营管理上,而整个伯明翰的传统gōng业集群,都在萎缩;西尤明斯的另一家钢铁厂,过两年将有可能会拆除,戴维.艾伦的专长继续留在伯明翰也将罕有用武之地

  故而沈淮过来后最初几天,戴维.艾伦倒是颇尽职业经理人的本份,但也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些意志消沉来,谈不上特别的热情

  戴维.艾伦这样的外籍管理人员,年薪动辄要十几二十万英镑,梅钢现在是用不起的

  当然,就算沈淮愿意长期聘请,人家也未必乐意

  戴维艾伦及其他西尤明斯参与洽谈的gōng程管理人员,对梅钢的行为充满疑惑跟不解,他们心里充满着疑惑,把一条再过两年就要报废的炼钢线这么费心的拆回去干嘛?真能装起来再运营十年八年吗?

  穷人想象皇帝整天用的是金扁担,皇帝则疑惑穷人何不肉糜

  也不知道是不是孙启义在背后放出什么风声,孙亚琳的父亲没有抽空到伯明翰来;沈淮也没有时间去巴黎去见孙家故人,也知道这次过去不会有什么理想的结果

  由于赵东、潘成、周知白他们前期带队,做le大量的细致gōng作,沈淮赶到后,做决策也就迅

  也le赶得巧,西尤明斯的这条炼钢线计划圣诞节之后就正式停止运转,沈淮还能抓住最后的两三天时间,能在炼钢线运转时,好的观察设备的实际状况

  梅钢现在运行的主力电炉钢线,就是从英国引进的八十年代初期技术;跟西尤明斯的这条线在技术上很接近——这也是沈淮一定要拿下这条线的主要原因

  以梅钢现有的技术力量,运营好这条线有非常大的优势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家店,沈淮也只能咬牙而上

  沈淮爬前爬后用le三天,与周知白、赵东、潘成一起,把一些前期不大能确定的疑点敲定,就在伯明翰郊外的gōng人宿舍里,正式决定上马项目,跟西尤明斯gōng业集团展开拆除以及相关技术引进的谈判

  沈淮决定生产线拆迁跟gōng厂基建同时进行

  整条生产线的设备拆下来,装船运回到国nè☆i,差不多需要四到六个月沈淮显然不会让这四到六个月的时间,让国nèi坐在那里空手等待

  沈淮决定由赵东xiān返回国nèi进行gōng程前期建设的筹备gōng作,他与潘成xiān留在伯明翰,就★在伯明翰郊外的gōng人宿舍里,跟西尤明斯gōng业集团一边进行谈判,一边把钢铁厂的图纸翻译过来

  沈淮也是想要国nèi的设计院能直接套用西尤明斯钢铁厂的基建方案,然后在建设过程当中,才做技造方面的考量,这样能最大限度的节约费用,节约时间,加快项目的建设进度

  周知白有鹏悦的一摊事要负责,不可能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这个项目上由于鹏悦跟英国方面有废钢贸易业务上的往来,他会额外负责将来设备运输的事宜

  孙亚琳则飞往法国,继续负责资金的筹措

  要没有多的资金进入,前期凑出来的一亿资本——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拿土地折算出来——就算从业信银再贷几千万,这点资金也不够三四个月的消耗

  三四个月,要没有的资金进来,连拆下来的设备都没有办法运回国nèi,项目自然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沈淮在伯明翰住le二十天,等把协议细节敲定,让潘成等人继续留在英国,他则独自返回国nèi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