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梅园酒家


  邵征前脚刚领人走,周明后脚就走guò来。

  看到邵征把下午聚众闹事的农民工领走了,周明疑惑的问苏恺闻:“这就放他们走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责任不追究了?这以后要是有些芝麻大的小事都有★样学样,工作就不好做了……”

  苏恺闻朝室内呶了呶嘴,周明才看到他岳父跟潘石华坐在里面,黄新良跟朱立,跟一个脸瘦巴巴的小个子中年男人站在里面,都朝他看guò来。

  “你不是在陪同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怎么还没有回市里吗?”熊文斌轻轻咳了一声,招手让周明jìn去,问他怎么还在梅溪镇。

  “下午陪山崎先生等人到现场看地形,山崎先生他们晚上想留在梅溪镇用餐。这不刚选好地方,我就想guò来看这边事情有没有处理好,请潘书记、沈淮、恺闻一起guò去吃饭,”周明也无尴尬,跟黄新良、朱立打guò招呼,解释他这时候找guò来的缘由,又问道,“爸,你怎么guò来了?”

  “谭书记要我guò来看一眼。”熊文斌说道,事情到这一步,责怪周明没事硬凑guò来也没有意义。

  “沈淮人呢?”周明探头看了看,没看到沈淮的身影,奇怪的问道。

  “沈区长晚上要为这五个农民工摆酒压惊●,怕是没有工夫陪我们了。”潘石华脸色还没有缓guò来,只是故作平静的跟周明说起,是沈淮执意要把折腾了大家一下午的这五个农民工带走。

  周明耸耸肩,明白他刚才问为什么不处理那五名聚众闹事的农民工●,苏恺闻为何会有那副表情了。

  人都给沈淮派邵征接走了,潘石华也不多说什么,看向熊文斌,问道:“山崎先生那边,熊秘书长是不是一起陪一下?”

  熊文斌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山○崎信夫这次到中国,我还没有陪他吃guò饭呢。”

  黄新良、朱立带着朱有才告辞;朱有才离开之前,犹不放心的拉住苏恺闻问道:“锻压厂的欠款,明天我是不是就是找苏秘书你帮忙解决?”

  这事沈◇淮是**裸的将皮球踢到他怀里,朱有才看着人长得老实,倒是牛皮糖似的粘guò来就不肯再松手,苏恺闻脸色很难看,但想到这事情解决不好,指不定沈淮会当成小辫子揪他多久,心想市锻压厂拖欠朱有才也有二十万工程款,不算什么大事,就点头说道:“好的,你明天到市委办来找我,我到时候帮你们再协调一下。”

  这边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熊文斌给谭启平打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又说了陪同富士制铁代表吃饭的事情,就一起坐车往梅溪老街方向guò去。

  渚溪大桥还没有通车,不guò渚溪大道两侧的路灯已经竖起来,入夜就散发出明亮的灯光,照在新铺的柏油路面上,两侧还有工人正连夜移种道木。

  虽然学堂街改造工程还没有全面启动,但学堂街从老街牌楼往南到梅gāng北厂门的这一段两百来米长的地段,是随裤汊子河桥、渚园、老街一起先jìn行了改造。

  渚园小区内的庭院还需要修饰,还需要移植更多的林木,但大体规模★已经成形。一栋栋主体贴砖红色面砖的小洋楼矗立在渚溪大道的北侧,掩映在林木之间,已经叫人完全想象不出这片曾经的破落跟陈旧。

  在裤汊子河桥南西侧,在学堂街、渚溪大道跟渚园及裤汊子河之间,正造一座◎绿地广场。靠路边已经有几个停车位已经铺上草坪砖,熊文斌他们就把车停在这里,走路穿guò两侧皆是石栏杆的裤汊子河桥。

  熊文斌记得入秋前经guò这里,这里还没有桥。

  梅溪镇最初修学堂街时,为了节约造路费用,把裤汊子河拦腰截断填土直接造路。到沈淮决心建渚园小区、改造老街、清理裤汊子河,才把学堂街重新挖开,使河道重新跟外侧的通江竖河相通,又新修了河桥。

  裤汊子河桥北面就是老街,位于学堂街的北侧,清末遗存在的石牌楼经guò翻修,xiàng子口也用青砖新铺了地。

  站在xiàng子口往里看,大约只有七八米的狭窄xiàng道,都用青砖新铺了地。有工人连夜在竖铸铁的路灯柱★,这些路灯柱竖在xiàng道的当中,就直接限制任何车辆jìn入。

  老街的改造规划示意图,用一块铜牌铭刻,竖在石牌楼下。从示意图上能看出梅溪镇是要把老街改造成步行街,限制车辆jìn入,消防车道▲分布于老街的两侧,裤汊子河北岸还要造木制长廊。

  熊文斌与潘石华不急着jìnxiàng子,而是凑guò去研究灯下的规划图,这才知道从xiàng子口jìn去另一头就是老河码头。正沿梅溪河东岸修筑的沿河路,将从渚溪大桥下通guò,将老街及老河码头再跟渚溪大道接上去。

  “梅溪也真是手脚大得很!”潘石华话里有说不出来的怨气。

  熊文斌负手身后,老街以及学堂街才改造了一小部分,但就从这一小部分能够看出端倪,看出梅溪镇政府对学堂街及老街的改造起点很高,甚至要超guò市里对中心街区改造的投入。

  杨玉权调离唐闸区前,通guò了对梅溪镇jìn行财政转移支持的决议,使得唐闸区九五、九六年度的财政开支,将大幅度的往梅溪镇转移,使得潘石华虽然身兼区委书记、区长两职,但掌握的财政权力,都不及沈淮、何清社两人,这哪能叫他心里平衡?

  虽然九五、九六年度,梅溪镇可能会占用唐闸区一半的财力搞镇区建设,但这部分财力也是由梅溪镇自身做出来的贡献,倒不能说梅溪镇就占了多大的便宜。

  熊文斌、潘石华他们在周明的引路下,往老街里走。

  老街从八月才jìn行改造,现在也才是刚刚有个雏形,仅有xiàng子口有几家店重新装满guò开张营业;这几家店除了一家旅舍外,其他都是餐饮。

  熊文斌、潘石华、苏恺闻、周明等人,走jìnxiàng子口第二家名叫梅园酒家的餐馆里。

  餐馆内墙都用青砖贴饰,底楼不营业,从暗红色的木楼梯拾阶而上,二楼的装修风格古香古色,看上去规模不大,围着中庭也就几间包厢,但格调不俗。

  一个漂亮女人走guò来,皮滑肉嫩的脸也不能算年轻,但颇有风韵,脸上笑意盈盈的站在栏杆边迎接他们jìn去,看着像是酒店的经理或其他什么工作人员。

  熊文斌也没有特别在意这个女人,倒是潘石华连连看了她两眼。

  走到包厢里,跟山崎信夫等富士制铁的代表见面入席,那个漂亮女人又亲自guò来替熊文斌、潘石华、苏恺闻整理餐巾、碗碟。

  待她离开时,潘石华也禁不住多看那个女人的迷人背景一眼,低声问坐他身边的周明:“她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哦,”周明随意的应道,“对,是这家店的老板娘,姓何。”

  富士制铁的代表坐一边,熊文斌他们坐一边,彼此之间的交流多通guò翻译jìn行。寒暄guò之后,倒是各自聚堆谈话的多,毕竟通guò翻译交流有很多不方便。

  熊文斌见日方代表私下聊天时多往这边看来,低声问市gāng厂的翻译小何:“他们在谈什么?”

  市gāng厂派出的翻译,也是合资项目筹备小组的成员何海洋,是早初经熊文斌手jìn入市gāng厂的老员工,在熊文斌面前也比较随意。

  这时候听熊文斌问起日方代表的谈话内容,何海洋尴尬的看了周明一眼,见周明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这边,才压着声音跟熊文◇斌解释:“他们很好奇沈书记怎么没有guò来?他们知道沈书记亲自爬上塔吊劝工人下来的事情,他们似乎颇为期待沈书记能代表中方担任合资工厂的总经理……”

  熊文斌知道沈淮上回在南园借题发挥,使得富士○制铁的代表对他印象一度变得很差,但多次接触下来,富士制铁方面对沈淮的管理及领导能力还是有理性认识的。

  熊文斌只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知道一方面是沈淮无意插手合资项目,二来谭启平也不会让沈淮guò多插手合资项目,双方似乎就在合资项目上较着劲。熊文斌他不清楚,合资项目能在周明手里做成什么样子。

  ****************

  沈淮在渚溪酒店陪五名工人吃guò饭,又让镇政府派了辆面包车直接送他们去车站坐车。

  看着五名工人老泪纵横的离开,沈淮手插在大衣兜里。

  陈丹走guò来,把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子,问道:“熊文斌他们也在梅溪镇吃饭,你不guò去招呼一下?☆”

  “不去了,我还要去厂里,哪有那么多在酒桌上应酬?”沈淮摇了摇头,说道,“厂里要外派员工去伯明翰参加设备拆迁,但签证才签下三十人。赵东下午就去了江宁跑这事,我晚上还要代他给外派员工上两节培◆训课……”

  沈淮跟陈丹分开,坐车让邵征送他去厂里,经guò老街牌楼下,往xiàng子口看了一眼,他知道熊文斌、潘石华他们晚上跟富士制铁的代表,一起在何月莲新开的梅园酒家里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