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绕指柔


  周裕挣扎时,不注意发夹掉dào车座底下,头发散乱披在她红彤彤的脸蛋上,微微喘着气,幽香扑鼻。她一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既然没有办法让沈淮的手从她的大衣里拿出来,只好压着他不好大dòng。

  “我又不是老虎,你紧张什么?”沈淮轻轻在周裕红润的嘴唇啄了一口,笑问道。

  “你不是老虎,可你是色狼啊。”周裕手里不松劲,娇嗔道,“喊你出来是找你说会话的……”

  “前座说话不方便,我们dào后面好好说会话,好不好?”沈淮把摸在周裕胸上的手收回来,一本正经的说道。

  周裕瞥了沈淮一眼,说道:“你当我三岁小女孩这么好骗?”

  前排有换档手柄横在两个位置之间,虽然沈淮将她搂在怀里,但néng挪dòng的空间狭小,dòng作施展不开,鬼才相信沈淮要dào后座是为了néng好好说话。

  周裕虽然也想跟沈淮温存一番,但不好意思主dòng转dào车后座去搂在一起,她知道她要是主dòng一步,鬼才知道这家伙要dào哪步才会收手。

  沈淮倒是不管,直接下了车,绕过来打开车门,拉着周裕下车dào后座,说道:“你又不是三岁小女孩子,你都说了好好说话,我还néng不好好说话吗?”

  周裕半推半就下了车,刚转dào车后座,见沈淮猴急的钻进来就要压她身上,慌得推他:“都说只是说话了……”

  沈淮的手已经不满足隔着绒线衣摸她的胸,而是直接将她的绒线衣及内衣拉出来,贴着她嫩滑细柔的腰腹摸上去。

  周裕隔着衣服抓住沈淮的手,但沈淮的另一只手也已经过来解她的牛仔裤扣;周裕又慌得抓住牛仔裤不叫沈淮扒下来,但是全身上下说不出的酥软,嘴里只是说道:“你还再dòng手dòng脚,我就要走了……

  “那你往里面坐一点,让我也进来。”沈淮说道。

  周裕身子往里缩,叫沈淮也坐进来,好把车门关上。

  沈淮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跟周裕说话,将周裕抱坐dào自己的大腿上来,手贴肉摸上她的身子,问道:“冷不冷?”

  “有点,你手这么冰,也好不意思拿人家捂暖。”周裕声音有些抖,身子侧坐着,跟着猫似的蜷在沈淮的怀里,这么坐着倒真是比刚才在前座给换档手柄隔着要舒服。

  周裕的身子温热滑软,沈淮的手钻进去,将她的文胸从背后解开,叫那对大白兔解放出来,一只手根本就握不过来,又大又软,摸着无比舒服,又忍不住拿手指去夹那尖头上的樱桃粒。

  周裕叫沈淮搞得浑身又痒又麻,说不出的舒服,脑子也是一阵阵晕眩,搞了一阵索性自暴自弃的搂着他的脖子,伏在他怀里的假寐,也知道这么冷的天沈淮在车里没办法对她做什么,就由着他胡摸折腾。

  沈淮当然不会只限于探索周裕的上半身,左手往她的牛仔裤上摸了一把,周裕刚才将他的手挡开,倒没有将牛仔裤重新扣上,省了他一道手续,叫他的手灵活的钻进去。

  周裕又要过来抓沈淮往下探的手,但奈何沈淮的另一手在她的胸尖樱桃上又捻又捏,叫她舒服忍不住要呻吟起来,头脑一晕,手里就犹豫起来,叫沈淮的手指探dào腿间,像蛇一样滑触dào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从心尖尖深处一个颤打出来,叫周裕陡然又清醒了一不少:“不要,不干净……”也不知道她是说沈淮的手摸那里不干净,还是那里不干净不让沈淮摸。

  “我下楼时洗过手。”沈淮在周裕的耳畔轻语,又去吻她的唇。

  倒是催眠似的,周裕的手松开◆,微吐香嫩舌尖叫沈淮含住,浑身柔弱似无骨,只是闭眼双眼任沈淮的手钻下去轻薄。

  沈淮从周裕没有一点赘肉、香滑似脂的小腹上摸下去,周裕的内裤已经叫水洇湿,叫棉质内裤腻腻滑滑仿佛给油浸透的丝绸,叫○沈淮的喘息也渐沉重,下边硬得厉害。

  虽然隔着内裤,但沈淮的手指时轻时重、时转时划,端的是让周裕叫两根手指弄得欲仙欲死,娇艳的红唇里也忍不住流泄出宛转**的呻吟来。舒服dào最后,也顾不得羞意,左脚蜷起,让两腿间的空隙更大一些好方便沈淮的手指更方便活dòng,也感觉dào沈淮顶着她臀腰的硬起是那样的硕大——周裕终究是不好意思直接伸手去摸那巨蟒,但也忍不住挪dòng身子,叫更丰满的臀更好的压贴上去。

  沈淮含住周裕微吐香嫩的舌尖,借着周裕腿蜷起来空间稍大,两根手指拔拉开内裤的边缘,开始触摸根部那给洪水淹没的潮湿埠地。

  沈淮的手指还想往洞里钻,周裕就抓着不放,**的叫着:“别,别伸进去……”只是让他在洞口的嫩肉上揉划。

  也不用多时,周裕整个人就绷紧起来;沈淮感觉他手给周裕的双腿紧紧的夹住,再难dòng弹,俄而有一股水直冲他的指掌之间,异样的肥滑;再接着,周裕绷紧的身子松懈下来,埋头在沈淮的怀里,看也不敢看他……

  待那股子劲过去,周裕才挣扎着从沈淮的怀里坐起来,但不胜娇羞,不敢看沈淮的眼睛,娇嗔的骂道:“你个浑蛋,都说了约你出来只是说说话,你就知▲道做那肮脏事,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连手带脚的推踹他下车。

  沈淮被迫下了车,却见周裕没有下车,而是直接在车里从后座钻dào前排,坐在车前排整理衣服跟头发——沈淮绕dào副驾驶室要上车,周裕从里◎面拉住车门,气还没有喘平,说道:“心脏都快停了,你让我再歇一会儿,”看着沈淮下面还隆起一团,笑着说,“陈丹昨天在你那里给你折腾了一夜,你还没有满足,又来折腾我;你个浑球先在外面冷静一会儿……”

  沈淮上不了车,只néng举手退dào边上的湖堤上表示外面的冷空气叫他很冷静。料不dào周裕狡黠一笑,发dòng车直接就出了林荫道,把他丢在文山公园里。

  沈淮哭笑不得,没见过这样过河拆桥,但周裕死活不肯停下车来叫他上去,他只néng灰溜溜的走回去。

  他赶下楼来见周裕时,没有穿外套,拿了钥匙跟手机就下了楼,坐周裕的车进文山公园,两个人一直都在车里亲热,也不觉得冷,这会儿走夜路回小区,给寒风一吹,冻得直发抖。

  **************

  沈淮第二天早上,先赶去区政府露个面。

  他现在是唐闸区副区长兼梅溪镇党委书记、梅钢董事长兼总经理,区里归他分管的招商引资、教育两块工作也要负责起来。

  区委、区政府办主任罗毕带他dào周裕原先的办公室里,接着又把几个副主任及科室负责人喊过来介绍他认识。虽然这些人以前都陆陆续续的见过面,彼此认得,但毕竟不那么正式。

  罗毕上午还要陪同潘石华去竹社乡视察工作,也就先告罪离开,一些交待工作只néng压后移交给沈淮。

  沈淮乐意清闲,拿起桌上的电话拔打周裕的手机,手机响了一下就给接通。听d○ào周裕的声音,沈淮笑道:“怎么知道是我给你打电话?”

  “我之前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我总归还记得的,”周裕在电话笑道,“怎么,新官dào区里一上任,霸占了人家的办公室,第一个念头就耀武扬威来了▲?想听旧人哭啊?”

  “这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要说耀武扬威得说昨天夜里某人那么不抵用。”沈淮笑道。

  “死去,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挂电话了。”周裕嗔骂道,不让沈淮再说昨夜叫人羞死的事。

  “昨天夜里你把我丢在文山公园,我都没有穿外套,差点冻坏了;我打电话就是跟你说这事,想着让你内疚一下。”沈淮说道。

  “活该,谁叫你不老实来着,”周裕在电话那头笑骂道,“把你冻坏了,正好少些大姑娘、小媳妇给糟踏。”

  这时候门给人从外面敲门,沈淮说道:“进来……”见是区招商局长唐川的肥头大耳的探头进来。

  唐川见沈淮在打电话,身子就没有进来,说道:“我来跟沈区长你报道,沈区长你在打电话啊,我先在外面等着。”

  “没事,唐局长你进来吧……”沈淮招呼唐川进他办公室。

  周裕在电话那头听dào这边的招呼声,自然知道是唐川过去找沈淮,就先挂了电话。

  沈淮挂了电话,拿起椅子上的外套,说道:“这样吧,你陪我去一趟梅溪港工业园,区招商局的工作,你在车上跟我简单汇报一下;有什么事,我们dào梅溪港工业园接着谈。你说,好不好?”

  “我听沈区长的。”唐川说道,跟着沈淮直接走出区政府大楼,赶往梅溪港工业园去。

  沈淮这才是从外面回来第二天,昨天就为工人爬塔吊的事情耽搁了大半天,都没有时间dào工业园走一走。当前唐闸区néng大片招商引资建工厂的,也只有梅溪港工业园,区招商局的工作重点,实际也就是为梅溪港工业园服务,区招商局的事务,dào梅溪港工业园现场讨论,更有效率。

  赶dào梅溪港工业园综合办,看dào朱立也在那里,沈淮问他朱有才去市锻压厂讨工程款的事,朱立回道:“黄镇长早上陪朱有才先去市委找苏秘书了,现在应该赶dào市锻压厂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