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接受


  图穷匕首现。

  熊文斌拿起办公桌上的香烟,眼睛看着烟,不说什me话,在这办公室里拿主意的人,还是常务副市长梁小林——梁小林要是拿不定主意,也自rán由tā来决定要不要跟谭启平、高天河★汇报请示。

  梁小林手指间还夹着半截烟,tā负责经济工作多年,现在又分管市计委,虽说能力算不上多强,但多少也知道一些实务,不像苏恺闻那般没有太多的实际工作经验。

  扣除银行贷款不说,市锻压厂拖欠外债也就一千万左右,在市属国营厂层面,算不上特别多。

  一千万的债,分二十四期归还,一期也就四十来万样子。

  梅钢拿出资金来,把所有债权人的前三期债权买断,转化为梅钢对市锻压厂的债权,实际也只需要花费一百二十万资金——整个还债计划由梅钢深度参与进来,自rán能获得其tā债权人的信任,但梅钢也只是花费一百二十万的资金额外持有市锻压厂的债权,并不需要为整个还债计划背书什me。

  也就是说,还债计划将子要是出了什me问题,中途不能执行下去,梅钢就能几十万资金陷到里面,而不用为市锻压厂的整个债务问题承担什me额外的责任。

  但是,沈淮的条件也是明确的,就是市锻压厂所谓的“生产经营改善方案”要得到梅钢的认可,或者说同意让梅钢插手市锻压厂的经营。

  市锻压厂作为市属国营厂,业务上归市计委管理,赵益成本人的使用任命,甚至要通过市委组织部。

  田家庚到淮海省后,就推动国营厂及集体企业的改制工作。东华市也把包括市锻压厂、市钢厂在内的一批国营厂先拿出来进行改制工作。

  沈淮嘴里说是要插手生产经营改善方案,说到底实际上就是要插手市锻压厂的企业改制——这本该是由市计委直接负责,受梁小林工作分管——换作别人,梁小林早就变了脸色,只可惜tā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到东华后就一直都气势凌人的沈淮。

  沈淮的话也明确,要是梁小林不能接受tā的方案,tā拍拍屁股就走,就当今天晚上没有来过。

  看着熊文斌在那里玩烟盒,沈淮伸手过去拿过来,笑道:“到东华后,还是金叶烟抽得带劲,中华、熊猫什me的,太软了……”

  “那是nǐ烟瘾重。”熊文斌笑着说,又将一边的火柴盒递给沈淮。

  沈淮取烟点上,又把烟跟火柴盒递给苏恺闻,说道:“nǐ也来根?”

  苏恺闻的心里恨不得把烟跟火柴盒砸沈淮脸上去,tā上午还信心十足的过来主导市锻压厂的债务问题,而到这一刻,压根儿就彻底给边缘化了,看着梁小林眼珠子打转,满脸迟疑,却没有要跟tā商量一下的意思……

  沈淮明着是客气递烟给tā,又何尝不是提醒tā,tā还没有资格参加这场游戏。

  梁小林犹豫了一下,tā也不能就这me让沈淮走了,看向市锻压厂厂长赵益成等人,问道:“nǐ们几个,觉得沈区长提的方案怎me样?”

  赵益成能感觉到现场气氛比刚才要凝重。

■  市锻压厂这些年元气大伤,连工人工资都发不足,今天也给苏恺闻、马波、梁小林等人骂得跟孙子一样,赵益成也没有办法拿捏姿态,所谓国营厂也不是一个空壳身份而已——赵益成上午跟苏恺闻发狠,说撤了tā的职也无○◎谓,倒不是纯粹耍无赖,而是看不到前路有太多希望,心里也是很有些沮丧。

  赵益成蹙着眉头,想了一阵,问沈淮:

  “沈区长的话,nǐ话里的意思我是明白的,但说到具体的改变,我想问一下,市锻☆压厂究竟要往哪方面改变,要怎me改变,才可能叫债权人对我们重新有信心?”

  “我这点水平,也就能说个大概,”沈淮见赵益成问到关键点子上来,抽着烟笑道,“空头许诺是换不来什me信任的,一定要有实际行动,就是定期归还部分债务。为了不影响市锻压厂的正常生产运营,整个债务的归还周期会比较长,要叫债权人对市锻压厂维持长时间的信心,最好的方式不过于积极的引导债权人参与企业经营的持续改善过程中,积极的听取债权人的意见。债权人数太多,可以叫tā们选三五个代表出来。只要市里及市锻压厂有这方面的诚意,我想还是能获得信任的。另外,跟市锻压厂有债务纠葛的债权人,也跟市锻压厂有业务上的往来,彼此的信任能建立起来,我想对市锻压厂尽快走出经营困境,也是有很大好处的。但说到具体要怎me改,梁小林、熊秘书长,都是搞经济的行家,赵厂长,nǐ应该向tā们请教……”

  虽rán国内并没有什me企业破产或债权人组织方面的法规跟先例,但是相关的概念,梁小林还是知道的。沈淮表面上没有说具体的改制方案,但直接提出要把债权人联合起来,参与企业改制及监督经营,这本身就是对现有制度的突破。

  要是梅钢仅仅持有市锻压厂一百来万的债权,就想主导市锻压厂的改制过程,这多少有些咄咄逼人了,在道理上也说不通;梅钢要是作为所有债权人的代表,主导市锻压厂的改制过程、插手市锻压厂的经营,这个道理就又能说得通了。

  梁小林看了熊文斌一眼。

  熊文斌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沈淮并没有要求对市锻压厂提出参股、控股或者直接吞并市锻压厂,很可能是新项目的资金问题也叫沈淮头痛,但很显rán,要是市锻压厂在沈淮的主导下进行改制,或者直接照搬梅钢的模式获得成功,沈淮不仅在这一大群大多由中小企业主构成的债权人中,获得极高的声望,对市锻压厂拥有直接的影响力,tā的影响力还可能直接在市属国营厂层面扩散。

  梁小林心想沈淮总归还是要算体系内的一员,虽rán气势上咄咄逼人,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方案能叫隔壁办公室那一群讨债人认可,知道推来推去、再拖延下去也没有什me意思,只会叫tā这个常务副市长也丧失威信,问熊文斌:“是不是我们分头跟高市长、谭书记打电话汇报一下当下的情况?”

  熊文斌不担心高天河,高天河是巴不得把一些包袱丢出去,但tā不知道谭启平会不会点头。

  “好吧,我给谭书记打电话汇报一下当前的情况。”熊文斌说道,拿起手机走出办公室,到过道里打电话去。

  不管怎me说,tā都不可能让沈淮直接通过tā打电话看到谭启平的反应。

  熊文斌走到阳台角落里,给寒风吹得透骨寒,拔通谭启平的电话,汇报沈淮提出的解决方案。

  谭启平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既rán梅钢这一两年的业绩这me出色,市属国营厂的改制,也确实要尝试着学习一下梅钢的经验,这个无可厚非。要是成功了,还可以进一步的推广;nǐ就将我的这个意思跟梁市长说……”

  熊文斌也不知道谭启平是什me心情,也不想猜测谭启平心里真实的想法是什me,但整件事既rán是苏恺闻做砸了,眼下总归要在影响扩大之前,把局面收拾好。

  梁小林那边也给高天河打了电话。高天河的意见很明确,就是解决问题要灵活。言外之意就是主意tā不拿,责任tā也不背。

  熊文斌把谭启平的意思跟梁小林沟通了一下。

  市锻压厂的规模不大,在市属国营厂里位于中游,年产值也就一千万左右。偏偏这等规模的国营厂,三角债加上银行贷款,负债规模竟rán有-< >-到底就是市里的包袱,在市里的地位远远不好跟年产值十五六亿◆的市钢厂比。

  作为包袱,甩就甩掉了,究竟是市计委或者梅钢作为债权人代表来主导市锻压厂的改制,区别都不是很大,梁小林不跟谭启平请示,当下就拍板,也不会引起多强烈的议论。梅钢再怎me说,毕竟还是梅溪镇政府控股。

  至于谭启平或苏恺闻,或者以及梁小林tā本人,心里对这事有没有吐不出来的梗,外人是看不见的,也不会过多的问什me。

  赵益成等厂负责人,即使不清楚市锻压厂会给梅钢牵着鼻子往哪方面去改变,但在梁小林、熊文斌等人,甚至背后的市委书记谭启平都接受沈淮的方案,就更没有tā们说话的余地,只能是被动的接受。

  当rán,tā们心里还是有所安慰的。

  一是梅钢这段时间以来奇迹般的崛起,叫tā们知道梅钢确实有那me一批做事业的人。在改制问题上,是接受市计委那些官员的指令,还是接受更专业的人士的指导,如果必需要做出选择,赵益成还是倾向梅钢的。

  二是梅钢□崛起之后,整个梅溪镇都渐形成产业规模,市锻压厂往梅钢靠拢,无论是发展业务,还是需要其tā额外的资源支持,无疑会有更多的便利条件。

  梁小林、熊文斌以及市计委副主任马波,跟赵益成等市锻压厂负责人■简单讨论了一下,先统一口径,rán而就由梁小林出面向所有债权人先初步做出三点承诺:

  一、市锻压厂将制定两年分期归还债款的计划;

  二、分期归还债款的前三期债款,由梅钢出资偿还,转化为梅钢对市锻压厂的债权;

  三、市锻压厂企业经营改善及改制工作,将学习梅钢经验,将在债务偿还期内,接受债权人推选代表参与、监督及指导;(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