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意外的冲突


  ---------..

  (码字用的笔记本崩坏,早上用台式机码字,真bú适应;下午要去修本本,第二更就bú确定了……)

  沈淮看着赵益成僵坐在那里没有言语,知道管理层一律由委任改聘用叫他xīn里发毛,一时难以接受。

  作为市锻压厂厂长,赵益成同时又是副处级行政干部,要是后台硬些,他完全可以从久bú见起色的市锻压厂调到区县,或者调到市辖局委机关,担任副县局级的党政官员,而接受沈淮提出的改制条件,则意味着要完全将自己的退路堵死。

  沈淮笑了起来,说道:“围绕国营厂的进一步改革,股份制试点工作近两年来cái有一些实际性的进展,东华市更是滞后许多。但说到以产权改革为理论基础的股份制改革,在国内其实也早就bú新鲜。合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也有十多年的历史,像市钢厂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说到底是基到产权基础上的合营,而非是经营权基础上的合营。民营合股企业,也早就默rèn了按股、按产权分享经营决策权及盈利的事实——这一切延伸到国营厂可以说是必然。bú过,因为涉及到‘姓资’还是有‘姓社’的意识形态问题,国营厂的进一步改制工作迟迟得bú到突破。即使有些地区进行试点,但从根本上还是没有完全脱离‘二保一挂’的经营承包制范畴。目前市里拿出来进行试点的十一家国营厂,具体的改制进展有先有后,但有几家的改制草案,我有看过,说起来,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地方。”

  赵益成微微颔首,倒bú是rèn同沈淮的什么观点,而是相信以沈淮的能力,要看到市锻压厂提交给市里的改制初稿,实在bú能算什么困难的事情……

  “从早就存在的事实,到正式颁布《公司法》以及中央在十四届三中全会明确可以按资本进行分配,也明确城乡居民可以将储蓄等个人资金投入企业参加收入分配,经历了十来年的时间,”沈淮说道,“而当下国营厂改制,要是一切都在现有的框框里转,又谈何试点、谈何实质性的突破?十四届三中全会明确国内可以按照资本进行收入分配,虽然没有明确将国营厂纳入其中,但也没有将国营厂排斥其外。对国营厂管理人员的奖惩激励,一直以来都是改制工作的重要内容,但多年来没有实际性的进展。承包制的‘两包一挂’,也只是要求企业职工工资总数与企业效益挂钩,但说到对管理人员的奖惩,大体还是执行八六年推行的规定,rèn为管理层个人收入可以bǐ职工高出1到3倍。想更一步的拉开差距,则变得困难而苛刻。要深度进行产权方面的改革,要从根本上让管理人员跟企业自身的发展息息相关,同生死、共进退,要从根本上改变管理人员的奖惩办法,要使管理人员有可能获得普通工人十倍甚至百倍的薪资收入,管理人员放弃国家干部的身份,则是必然的前提条件。虽然现今社会,既当官又大发横财的bú在少数,但在明面上,从现行及即将推行的体制,则bú存在既当官又发财的好事。我这么说,赵厂长能够理解?”

  听过沈淮一席话,赵益成cái略为明白,沈淮之所以强调改委任为聘用,实际也是要在现行的法律法规及现实基础之上,寻找国营厂进入深入产权改革的可行道路。

  谈到厂领导层个人收入的问题,赵益成是深有感触。

  他作为市锻压厂的厂长,昧着良xīn,一年捞几十万的黑色收入,bú是太困难的事情,但他明面上可以从市锻压厂拿到的工资跟奖金,通常最高只可以bǐ普通工人高出三倍。

  “关于当下经济体制改革的原则,其实早就确立,就是‘效率第一,兼顾公平’八个字,而bú是反过来说‘公平第一、兼顾效率’——改革,就是要寻找一条新路,既bú能严重抵触现行法律,但又要有所突破。拿一句骂人的话来说,就是要‘钻法律空子’。‘钻空子’,能把企业办好,能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就是改革成功。想踩着现有的、安全的道路去走,那bú叫试点,也bú叫改革……”

  赵益成跟沈淮没有过什么接触,只是从站在远处看着梅钢的业绩鲜明,看着沈淮依仗市委书▲记谭启平这个大后台在梅溪镇、在唐闸区横行无忌,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叫他rèn识到背后没有那么简单。

  而听沈淮一席话,赵益成也能知道沈淮看上去年轻,但对国内经济体制的利跟弊,有着bǐ他们深入得□多的思考,以及有着bǐ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的目光。

  说到厂管理层使用的委任制与聘用制,利弊关系bú难解释。

  bú过,中国跟西方发达国家在社会体制上有着根本性的bú同,照搬西方国家的企业治理经验,很可能会跟国内的现行法律、法规严重冲突,从中寻找出合适、能对现状进行有效突破的道路,cái能彰显出改革人cái的可贵。

  听着沈淮谈得这么深入,赵益成xīn里对他的抵触,也仿佛给一杯杯入腹的温热黄酒融化……

  企业改制是个大话题,聊到凌晨两点钟,几人喝下四热水壶的黄酒,也cái揭开冰山一角。

  bú过防雨布搭的棚子里,其他食客也都离去,店老板夫妇也是耐xīn专等他们离开。沈淮看了看腕表,对赵益成说道:“今天就喝到这里,改天再揪住海鹏请客,痛快的喝一顿——我考虑让鹏海贸易也从其他人手里收购少量的债权,这样cái有光明正大的借口,把海鹏揪出来请客。”

  “杨总要是bú担xīn市锻压厂身上烂债多,可以直接借钱给我们啊。说实话,市锻压厂现在就缺少周转资金……”赵益成说道。

  “说实话,”沈淮听着赵益成的口气也没有起初那么强烈的抵触,知道找他来喝这顿酒还是起了作用的,说道,“市锻压厂当前是要把债务关系、财务关系理顺过来,暂时还bú宜新增加债务。等改制工作以及这两件事做好之后,多增加一两百万的周转资金,也就bú会成什么大问题。而市锻压厂只要能稳定运营一段时间,且有持续改善的迹象,到时候直接启动债转股,也会相对容易很多……”

  管理层持股、亦或对国营企业的债转股等在国内出现的新形式,都基于国营厂股份制改革之上,也源于中央十四届三中全会对社会收入分配形式的补充说明。

  梅钢早初改制,由于其乡镇集体企业的身份,相对bǐ国营厂要灵活一些,阻力要少一些。沈淮拖后一年,决xīn借债务问题,将手伸到市锻压厂头上来,也是由于田家庚到淮海省担任省委书记以来,以下发正式文件的形式,对各地市国营厂股份制改革提出几点突破性的意见,cáibú用担xīn阻力有多大。

  梅钢那边,沈淮考虑会让钱文惠作为代表,参与市锻压厂的债务重组及股份制改革工作。bú过,沈淮又担钱文惠人单力微,而此前又明确要推选出五名债务人代表出来,他就想着让杨海鹏出资收购市锻压厂三五十万的债权,以便能更有效的主导市锻压厂的改制工作,确保梅钢的影响力能多方位往市锻压厂渗透。

  等到合适的时机,梅钢的影响力亦可以延着市锻压厂的债务链,继续延伸下去……

  一席话,赵益成也知道沈淮的视野bǐ他要开阔得多,此时对沈淮的建议,即使有那么一些bú确定,当面还是默默的听从。

  杨海鹏从默默无闻的小建材商到今天在钢材贸易商群体中崭露头角,实质也就经历了一年多时间而已——赵益成早在杨海鹏还在市钢厂里就rèn识他,对他还是熟悉的,倒也bú排斥他参与市锻压厂的债务重组。

  掀开帘子,走到棚子外,叫冷空气一吹,醉意倒是清醒了很多,但浑身暖洋洋的,也丝毫bú觉得寒冷——借着从防雨布棚里透出来的灯光,沈淮蹲下来挤鞋带。

  巷子里有**人从另一座简易食棚里吃饱喝足走出来,好几个人酒醉得厉害,走路歪歪斜斜。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走到近处cái看到前面路边蹲着一人,吓了一跳往边上闪开,但脚还是在沈淮身上绊了一下,人摔倒在路边。

  沈淮后背给踢了一下,身子失去平衡,单膝跪地,但没有什么事,刚站起身要去扶那个女人,后面就冲上来一个男的,手顶着他的肩膀就往后猛推,怒气冲冲、满嘴脏话:“你妈逼眼睛瞎了,黑灯瞎火的蹲这里吃屎啊!”

○  沈淮侧让了一下,那个男的用力过猛,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那男的bú依bú挠,追过来就要打沈淮,bú过,邵征跟杨海鹏反应很快,冲过去揪住那男的就推一边去,厉声喝斥:“你们还讲bú讲理,你▲们眼睛bú看路,撞倒人、自己还摔倒了,还能冤别人头上来?”

  “你妈逼,要打架是bú?”那男人冷bú防给推开,边退好几步,又冲上来想揪邵征的衣领子,却bú想手腕给邵征拿手擒,给往后拐得嗷嗷直叫。

  他们中有个小青年,看到同伙给欺负,就要冲上来帮忙。杨海鹏没有邵征那样的身手,但他长得人高马大,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体重一百七十几,身体也结实,跨步上去,揪住那个小青年的衣领子,就叫他没有办法动弹。

  对方**人,有男有女,他们这边有邵征当主力,还真bú怕这伙人敢动手。

  邵征也bú想把事情闹大,让那男的退了两步就与杨海鹏都松开手,又退回到沈淮的身边。

  那男的却像给激怒的野兽,嗷嗷大叫:“你妈逼敢动手,你妈逼知道我爸是谁?”

  沈淮将膝盖上的灰尘掸尽,看到赵益成推着自行车走过来,跟他笑道:“在东华市,还bú知道有谁的名头能让我听了抖一抖的……”

  p

  ---------

  <<官场之风流人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